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柏林電影節:王全安聚焦沉默的草原和女牧羊人

柏林電影節:王全安聚焦沉默的草原和女牧羊人
 
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2月7日開幕 路透社

第69屆柏林電影節2月7日開幕以來,柏林波茨坦廣場成為不夜城。排長隊買票,排長龍進電影院以及眾多影院里座無虛席是電影節每天都在搬演的場景。競賽單元的影片自然受到媒體的普遍關注。

國導演王全安在外蒙古拍攝的蒙語片《恐龍蛋》於2月8日在柏林電影節宮與觀眾見面。這是這部電影的全球首映,講述的是一個女牧羊人和一個18歲的警察在共同看守草原上的一個犯罪現場時,由女方主動而發生了一夜情,之後,兩人各奔東西。被人稱為“恐龍”的女牧羊人繼續過着她獨立和與人少有來往的生活。後來,她發現自己懷孕了。當一位來給母牛助產的男人來到時,她欣喜地告訴他,自己懷上“恐龍蛋”了。

穿着蒙古裝的王全安在柏林電影節宮向觀眾透露說,這部電影講述的是有關蒙古執行導演如何來到人世的真實故事。王全安因到處旅遊,很長時間沒拍電影。但當他得知科斯利克今年是最後一次擔任電影節總監時,他決定拍一部電影,來和科斯利克重逢和告別。當時手頭沒有劇本,沒有故事,於是,他選擇了團隊里一位同事講述的真實故事作為題材。這部電影的核心就是愛情。

柏林《每日鏡報》表示,王全安的這部喜劇片展示的是一個沉默的,無邊無際的,光亮的草原。在這個廣闊的草原上,任何急劇的情緒變化都不會引起大自然的反響。只可惜攝影師的鏡頭晃動太多,給人要“暈船”的感覺。

德國土耳其裔名導法提·阿金(Fatih Akin)的參賽片《金手套》也已與觀眾見面。《時代周報》認為,這是一部恐怖加香腸電影。該電影根據德國一本暢銷書拍攝,講述的是70年代漢堡一個連環殺人犯的真實故事。但導演捨棄了書中闡述兇手為什麼會去殺人的細節,聚焦於殺人犯的殺人、滅屍過程,從而加大了觀眾的恐怖感。阿金表示,他從小就喜歡恐怖電影,是通過恐怖電影才開始走向電影生涯的。《時代周報》認為,阿金這次能入圍競賽單元,是他的幸運。因為,他的下一個電影項目還沒有全部談妥。但後面既然是要根據斯蒂芬金的小說來拍電影,那麼《金手套》應該是一份良好的推薦信。

反映斯大林統治時期烏克蘭餓殍載道歷史的參賽片《瓊斯先生》也受到媒體關注。柏林-勃蘭登堡廣播電台表示:波蘭名導演Agnieszka Holland在這部影片里展示了真實所具有的清潔蕩滌虛假的能力,具有相當的說服力。不過,發現並報道烏克蘭饑荒和大規模死亡的記者瓊斯既不喝酒,對毒品和性交易也多次表示拒絕。他不屈不饒,純潔,高尚,但有點太神聖了。

擔任電影節總監18年的科斯利克(Dieter Kosslick)被稱為是好心情熊。他一年又一年滿臉笑容地陪伴明星走上電影節的紅地毯,確實給電影節帶來了不少歡快心情。但近年來,人們逐漸批評電影節缺乏新意, 但科斯利克可算是功成而退。科斯利克退位後,下一屆電影節的總監將由一男一女共同擔任。電影節審片小組也將男女各半,提升女性的地位。

中國導演王小帥等的華語參賽片要到本周四和周五才會與觀眾見面。而周六就將頒獎。中國導演今年能奪得多少獎項,自然成了中國影迷們期盼和關注的話題。

  • 德國廣播電台:中國正在成為技術強權

    德國廣播電台:中國正在成為技術強權

    本屆達沃斯論壇雖然沒有美國、英國等國的參與,但話題還是不少。中國的日益強大受到德國媒體的特別關注。

  •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美國和中國一月初的貿易談判落幕後,德國媒體很快感到失望,認為會談結果離真正解決問題還很遙遠。不過,中國副總理劉鶴一月底將赴美繼續會談,使人們對衝突可能得到解決又充滿期待。

  •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德國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黨主席職位後,她的政治生涯的終點就隱隱若現。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爾總理生涯將畫上句號的一年。

  •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風雲多變的2018年即將過去。在這一年裡,美國總統特朗普實行的美國優先、貿易保護主義和懲罰關稅等政策迫使德國和中國相互靠近。但即便沒有美國的推力,雙方也會繼續靠近。兩國在許多領域裡加強了合作,可謂是相當好的朋友。但體制和利益的不同使雙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中國副總理劉鶴11月25到28日訪問德國,期間會晤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財政部長舒爾茨,參加了中歐論壇漢堡峰會,在峰會上突出了共同利益,並許諾中國將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和德國交通部長朔伊爾也各各發表了主旨演講,會議以大家共同呼籲合作而告終。劉鶴還訪問了漢堡市政廳,推動了漢堡與中國的合作。劉鶴此行動作很多,但收穫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勢帶來了什麼效果?

  •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社民黨籍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訪問了中國。 這是他上任以來首次訪華。他會晤了中國外長王毅、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級官員,由此可看出中國對這位德國客人的重視。訪華首日,他批評了中國的新疆維族政策, 還參加了德中青少年籃球訓練,因此也被稱為籃球外交。訪華第二天,他沒再談人權,而是唱出了願和中國深化雙邊關係的主調。馬斯期望和中國合作的領域不少,貿易、未來科技、削減軍備、安全和氣候保護、強化聯合國等都在其中。馬斯的對華政策引起了什麼反響?德中關係進入了什麼狀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