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委內瑞拉變臉 人民幣外交遇險

media 委內瑞拉反對派2月12日在首都大規模集會抗議馬杜羅政府 路透社

中國作為全球第一大原油進口國,委內瑞拉作為全球第一大原油儲存國,雙方的合作似乎再自然不過。北京於是在委內瑞拉下了天文數字一般的巨額賭注。現在,委國危機深重,中國投入的500億美元金援是否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法新社發表評論稱,委內瑞拉事件凸顯“人民幣外交”帶來的巨大風險。十幾年前,中國向委內瑞拉提供的首批貸款是對方以原油形式逐步償還的,當時每桶原油價格接近100美元,中國希望開通拉美渠道,從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儲藏國大量儲備原油。當時這是一筆好生意,似乎對雙方都不錯。

但是華盛頓拉美問題智庫“美洲對話”專家馬麗娟(Margaret Myers)認為,今天,該地區其他國家從委內瑞拉的例子看到了警報,這就是中國與他國做買賣的方式很成問題。
僅僅十年,北京向委內瑞拉大舉發貸,成倍數地在該國增加基礎投資,雖然委國積債累累,北京認為這是一種共享共贏的關係。

2010年,中國開發銀行向委內瑞拉提供200億美元的優惠貸款。同年,當時的委國總統查韋斯得意地宣布,中國與委內瑞拉達成多項能源開發協議,總投資高達160億美元。
向中國供應原油的同時,社會主義政體的委內瑞拉當時宣稱從此可以大幅減輕對美國的依賴。但是,查韋斯2013年逝世後,委內瑞拉形勢很快陷入混沌狀態,原油價格瘋狂下跌,由原油獲得的收入跌至谷底,導致委內瑞拉外債爆炸,目前總計高達1500億美元,其中中國就佔了200億美元。

自此,人們的不滿和懷疑日漸增長,越來越嚴重的政治危機威脅着馬杜羅政權,超級通貨膨脹,食品奇缺,尤其是原油生產一蹶不振,因為採油設備陳舊,維修不足,出產量跌至該國三十年來最低水平。

這將足以威脅到中國的巨額投資嗎?威爾遜研究中心專家本雅明.熱當認為,政治危機將可能影響到向中國提供原油,從而使中國國企在委內瑞拉的行動嚴重受損。他表示,新的政治力量可能當權,他們可以決定不向中國償還債務。

委內瑞拉的例子凸顯習近平主導的巨大的“一帶一路”計畫存在的嚴重風險,這一穿越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巨大的基礎建設計畫,向一些常常已經債務累累的國家繼續提供巨額貸款。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陳懋修(Matt Ferchen)認為,北京在委內瑞拉扮演的關鍵角色,使得美國政府有關中國投資使得一些新型經濟體國家變得更加腐敗,並把這些國家的經濟封閉在“債務陷阱”的說法獲得可信性。

委內瑞拉見證着“人民幣外交”的暗礁,面對金融危機,委內瑞拉拋棄國際金融機構,轉而求助於沒有任何條件要求的北京和莫斯科。陳懋修認為,中國使得加拉加斯的錯誤經濟決策變得容易。

馬麗娟指出,中國貸款不要求貸款條件和應承負的責任。在委內瑞拉,數十億美元投資是出於政治動機,現在,這些巨額投資一個個蒸發了。

中國政府的確一直表示支持馬杜羅,同時對加拉加斯的償債能力表示無需擔心,但並沒有承諾向委國繼續提供貸款。

一份美洲對話的內部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開發銀行沒有向委內瑞拉提供任何貸款,僅僅在此之前,委內瑞拉是中國首要的貸款國之一。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正在遭遇挫折,10月份,塞拉利昂放棄4億美元建設飛機場的計畫,而馬來西亞一月份證實,中止龐大的債務難以承受的鐵路建設計畫。

陳懋修指出,中國似乎想讓世界相信,他們更懂得發展中國家的需求。但是,委內瑞拉的情形顯示:“中國正在眼睜睜地看着合作夥伴委內瑞拉所發生的一切,它宣稱與這個國家發展了一種特殊的關係,但是,當這個國家陷入政治、經濟和人道危機時,中國卻什麼也沒有做。”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