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默克爾要求中國裁減核武軍備 北京予以回絕

media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楊潔篪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自慕尼黑方面消息,為期三天的第55屆慕尼黑安全會議於周五召開。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周六發表演說,提出中國必須加入國際裁減核武軍備的進程當中。但她的這一表態則遭到了中方代表楊潔篪的堅決回絕。

有着“國際防務屆達沃斯”之稱的慕尼黑安全會議,於2月15日至17日召開。這一會議並受到了世界主要軍事強國,及來自歐洲和亞洲等地多國政府的重視。除了默克爾本人在會議期間親自到場並發表演說外,還有包括美國副總統彭斯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等,近40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以及近百名部長級官員到場出席。在周六的會議中,作為東道主的默克爾就與俄羅斯關係和歐盟與美國的貿易往來等一系列問題發表演講。她並在演講中還特意提到國際社會在探討裁減核武軍備進程時,中國必須參與其中。對此,她具體說到,“裁軍是我們大家都關切的問題。如果有關談判不僅是在美國、歐洲和俄羅斯之間展開,而是也把中國包括在內,我們當然會感到滿意。”

近日,美國國務院正式宣布美方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並啟動為期6個月的退約程序。而美方的此舉則遭到了來自另一條約簽署國俄羅斯,及中國外交部的批評。作為冷戰後期美蘇合作的一大成果,《中導條約》是由時任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與美國已故前總統里根,於1987年12月8日在華盛頓簽署的一項雙邊軍事協議。《中導條約》規定兩國不再保有、生產或試驗射程介乎500至1000公里的短程導彈,以及射程介乎1000至5500公里的中程導彈,包括搭載常規與核子彈頭的導彈、導彈的陸基發射器等。該條約是一份無特定截止日期的條約。它的簽署也預示着作為當時領先全球的兩大核導大國,美蘇雙方向彼此和全世界展現出,要避免核末日出現的態度和意願。這一可能也在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中一度達到頂點。截至1991年5月,美蘇共銷毀2692枚導彈。

美國之所以選擇在《中導條約》簽署30多年後,宣布有意退出這一重要的軍事協議,除了是由於對“俄方在過去4年來曾多次違反條約規定”表示不滿外,同樣也包含對非條約簽署國的中國在同一時期,於不受約束的情況下對其核導項目發展的擔憂。美國政府並於上月宣布將擴大其導彈防禦技術,以抵制來自朝鮮、伊朗、中國和俄羅斯的威脅。特朗普並在國防部發言稱,世界各地的敵對國家和 “無賴政權”始終在擴大其導彈庫,並致力於發展射程可以達到美國目標的遠程導彈。那麼中方的導彈發展是否真如美歐所形容的那樣令人擔憂呢?據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的最新報告顯示,如若中國同樣也是《中導條約》的簽署國,那麼中方近95%的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都將違反該條約的相關規定。該報告分析稱,“鑒於這一現狀,很難想象中國將在當下同意《中導條約》規定。”

對此,作為中國第一位軍事學女博士的退役少將姚雲竹在會上分析稱,如若各方要擬定一個新的裁減核武軍備協議,要使其成功則必須包括針對路基、海基和空基的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的全面限制內容。她指出,作為陸戰軍事強國,中國的軍事科技主要以路上科技發展為主,因此這樣做能不會使中國在導彈領域陷入落後之地。由於受到《中導條約》影響,及該條約並未包括對海基和空基導彈發展的約束,據稱美方與中國相比選擇發展了製造成本更為昂貴,但符合條約內容的海基導彈項目,而不是路基的各類導彈。

然而,作為參加此次會議的中國官方正式代表,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在大會的相關發言中,則延續了外交部此前拒絕中方參加《中導條約》的態度。他強調稱,中國拒絕將中導條約多邊化,也拒絕被納入這樣的約束軍備協議之中。中國的軍事力量僅僅用於自我防衛,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楊潔篪還指出,這份美俄雙邊裁軍協議曾經發揮過積極作用,也希望美國和俄羅斯能夠重新回到協議中去。對於中國加入此類條約的可能,姚雲竹則分析稱,“新的條約必須加入對海基、空基和路基導彈的限制,但這也將非常複雜。”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