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北京破天荒指令香港就取締民族黨交報告 民主派反彈 評論稱再無一國兩制

media 北京首都向港府公開發國函要求交代事件 中國政府網

位於北京的中央政府首次向香港特區發出公函,要求行政長官就禁止香港民族黨許作一事提交報告。特首林鄭月娥強調,提交報告體現特首向中央政府負責的憲制責任,否認這是干預。建制派議員期望淡化事件,指北京表達關注是理所當然;不過,民主派則指事件破壞「一國兩制」的治港方針,更憂慮日後北京會發出更多指示,向香港施壓,令港人自由空間進一步收窄。

熟悉中國事務的評論員程翔指出,這是北京進一步箝制香港和突顯一國之舉,是表明「我(指北京政府)要你(指香港)做,還要你交報告」的上下級關係,為日後「向香港發出更多order(命令)」開了先例,這種做法令香港比內地省市還不如,「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他更批評特首和港府沒有勇氣與中央據理力爭,他舉例稱,中國政府在1999年把法輪功定性為非法組織,時任國家主席指它為邪教,當時的港府能抗拒中央的要求,堅持法輪功在香港是合法組織,但如今卻按北京指示,拒絕香港民族黨的社團登記,禁止其運作,面對這樣的特區政府和官員,日後有更多指令是可以預期的。

特首林鄭月娥昨(26日)午會見傳媒,交代中央公函,內容指中央支持港府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的決定,並重申維護國家安全和統一是港府和港人的共同義務。公函最後指出,特首依法向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負責,「請行政長官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等有關情況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

在記者不斷追問這是否北京施壓或干預?港府是否叩頭?,林鄭月娥均一一否認,認為中央要她交報告沒有問題,而在禁止民族黨運作一事上,中央政府並沒有任何指示或要求,她看不到有削弱一國兩制和損害高度自治。

有關公函同時在中國政府網的「政策」分頁中展示,訂明是今年發出的第19號「國函」,具法律效力。

至於事件會否影響陳浩天就禁止民族黨提出司法複核,陳未有響應,但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質疑,中央有意藉公函高調支持政府決定,是先下手為強地向法院施壓,「想一棍打死民族黨」,以免節外生枝。另外,中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更揚言,民族黨仍可就被禁止運作的政府決定提出司法複核,一旦敗訴,將成為先例,特區政府日後有很大可能性取締其他港獨組織。

建制派人士均認為,中央政府發出公函只是表達對港獨零容忍和對事件非常關注,不存在批評港府或向港府施壓,亦不影響高度自治。劉兆佳亦認同中央政府此舉是要表達對事件的關注,但亦承認,中央政府此舉是「參與」了香港事務。

民主派人士不滿北京政府的做法,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出,中央日後可藉公函直接插手香港事務,令香港儼如「無掩雞籠」,任由北京指令自出自入,日益肆無忌憚;該黨議員郭榮鏗直指中央此舉將破壞「一國兩制」,憂慮中央日後會繼續發出指示,向特區政府施壓,收窄港人的言論和結社自由。另外,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議員批評中央不尊重香港處理問題的程序,更憂慮中央對港獨問題的關注會激發更多人挑戰北京底線。

民族黨在雨傘運動後成立,黨綱訂明要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故此雖然成員不多,仍甚受政府關注,2016年欲登記成為公司時以「政治原因」被拒;到了2018年7月中,遭警方建議保安局禁止其運作;8月下旬,保安局長李家超在北京與副總理韓正會面後引述對方指,要依法處理民族黨;到了9月下旬,港府決定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作,並刊登憲報,以作公告;該黨發言人陳浩天隨即提出上訴,但於一星期前被駁回。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