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特金會破局 特習會不妙?

media 中美元首能再一次握手嗎? 路透社

第二次特金會中途中斷,取消午餐,取消發公報,擡腿開路,似乎隨意性很高。特朗普幾十分鐘前對這次峰會還抱着極大的信心,但是,談着談着“中途離場”了。特習會會不會發生這種“拂袖而去”的事?消息人士稱習近平對三月份去美赴會比較猶豫。

特朗普如此表現與他對金正恩的樂觀期待有關。他事先沒有料到金正恩會要求美國全面取消對朝制裁,這樣的話,朝鮮才會全面拆毀寧邊核設施,僅僅是寧邊核設施,其實西方情報早知道,朝鮮還有其他核設施和暗中提煉濃縮鈾的場所。

金正恩的胃口太大,特朗普蘇醒了過來。特朗普中斷峰會受到不少讚揚,寧肯失敗,也不再無謂地談下去。法國世界報為此祝賀:特金會中斷後的特朗普顯得“適度,從容”,與其為了不顧一起達成協議做出災難性讓步,不如毫不猶豫地中斷一個倉促投入的談判。特朗普的表現稱得上是一位“負責的國家領導人”。

現在不少觀察人士關心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峰會會不會出現類似的問題?特金會跟特習會談判的議題不同,但相似之處頗多。

首先,特朗普喜歡把外交個人化,迷信商業談判術,重視領袖個人直接談判。這一點他對待習近平和金正恩甚至普京並無二致。在談判之前高度讚揚對方。他讚揚金正恩是一個了不起的領導人,是“朋友”,讚揚習近平是一個了不起的領導人,而且也是他的“朋友”。

特朗普面對的談判對象性質也很近似,金正恩與習近平都是說一不二的獨裁者,都是共產專制的領袖。而且,兩國還是“血盟之國”。

在把國與國的外交關係高度個人化之後,特朗普對摸不清底牌---一般是來自獨裁製度的領袖,期待甚高。三月份特習會,也是特朗普提出來的,他以為中美談判不能解決的核心問題,留給他和習近平直接會談解決。在最後一輪美中談判時,特朗普為此放棄了雙方準備已久的備忘錄,他就要最終協議,不要備忘錄。而且這個最終協議由他和習近平來簽署。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認為:協議比備忘錄還具有法律效力,約束力也較大,可能需要國會同意和監督。他的看法是,這有利於特朗普對內“吹牛”,對內宣稱這是一個很大的勝利。

特朗普跟習近平能簽署這個協議嗎?為什麼拖了這麼久,關鍵是美國要求中方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且美國要求能夠對中方這次承諾的結構性改革措施有效核查。

現在,從美國方面看,好壞消息都有,從美方主談代表萊特希澤談話看,結構性問題仍然嚴重,用他的話說,“中國只是買買買並不足以達成協議”。他肯定雙方的談判取得了真正的進展,但還有好多問題需要解決。萊特希澤說得很明確,“總統想要的協議是這樣的,首先,要有可執行性,要能改變他們在強迫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大型產業政策補貼,以及各種各樣具體的,四處蔓延的行為模式和做法。”他再三使用“如果”,如果把所有懸而未決的重要的執行問題以及其他問題解決,也許能夠達成一項協議。

但特朗普的貿易顧問庫德洛周四卻表示,美國和中國即將達成一項“歷史性”貿易協議。他作這番表示時透露出一個重大信息,未來的協議包括北京承諾大幅削減對國有企業的補貼,規定不能操縱彙率,中國央行買賣外彙時必須報告,對市場的任何干預都應透明,並弱化北京在“中國製造2025”中列舉的有關主導新興技術的計畫。這意味着雙方在中國結構性改革以及如何監督中方承諾的程序上達成協議了?不少分析人士至今對此懷疑。

特朗普之前對特習會的成功有着高度期待,現在經歷了特金會意外失敗,還會這樣看嗎?特朗普在特金會之後的新聞會上很冷靜地表示:“我總是做好放棄準備,我從來不怕放棄協議。如果不成功,我也會對中國這麼做”。

要讓特習會成功,顯然,習近平要做出重大讓步,用萊特希澤的話說,光靠買買買是不行的。金燦榮分析,對於3月份在佛羅里達州特朗普的海湖莊園舉行特習會,習近平“有點猶豫”。因為這對特朗普有利,特朗普既可對內宣稱談判勝利,又要習近平飛到美國來簽署協議。但有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壓力不輕,最猶豫的問題仍然是結構性改革。

有分析說,特朗普無心戀戰,急於同習近平達成一個協議,哪怕這個協議還不完備。假如有這種可能性,像目前的股市所期待的那樣,那恐怕也只是一個過渡性協議。金融時報社評分析,中美協議只不過是一場較長期戰爭中的短暫休戰。市場、投資者和許多企業低估的是,美中已進入戰略競爭的新紀元。這種競爭將全方位籠罩兩國關係的所有方面。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