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傅希秋:當局對王怡牧師的影響力感到懼怕

作者
傅希秋:當局對王怡牧師的影響力感到懼怕
 
資料圖片: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主任牧師王怡。拍攝年代不詳 圖片來源:對華援助協會

2018年12月9日,幾經騷擾的成都家庭教會  秋雨聖約教會遭遇更嚴厲的打壓:包括主任牧師王怡和妻子蔣蓉、其他教會領袖在內百餘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會被宣布取締,教產也被查封。三個月後,王怡夫婦始終未獲自由,而教會其他教友繼續不斷受到警方的騷擾。秋雨聖約教會的遭遇也許是近年來中國當局打壓游離於官方教會之外的家庭教會的一個縮影,但秋雨聖約教會與眾不同之處,也是其主任牧師王怡堅決而且公開的信仰立場。自2018年2月中國新的《宗教事務管理條例》生效執行以來,這種信仰獨立的立場與官方要求之間的矛盾顯得越發不可調和。

總部設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紹了12月9日之後秋雨聖約教會的近況:

這些教會受到的打壓是宗教迫害升級的一個縮影

傅希秋:“從去年12月至今,已經兩、三個月。到目前為止,王怡牧師以及其他的教會領袖所聘請的律師、法律代理人,沒有一位能夠會見到他們的當事人。也沒有一位(當事人)成功地根據程序獲得代理。甚至出現了可以說嚴重踐踏中國自己的法律的事情,就是律師在代理過程中,與當事人家屬簽約,都被阻止。王怡牧師的律師張培鴻律師在去與家屬簽約的過程中,被短暫傳訊,被指控所謂“非法宗教活動”。其實就是本人也是基督徒的張培鴻律師,在一個公園裡,為王怡牧師的孩子做了一個簡單的禱告,他於是被派出所傳訊幾個小時……“

法廣:就中國的法律而言,在一個公共場合,為一個孩子做禱告是否違法呢?

傅希秋:“沒有任何法律條文說,這樣的禱告(是違法的),而且完全是私下的,沒有用高音喇叭,沒有擾民,也沒有聚眾。這完全是很可笑的一種做法。分明是宗教迫害延伸到了律師。而且,不僅律師本人受到打壓,律師所在的各個律師事務所也都僅僅因為試圖與當事人家屬簽約(而受到壓力)。中國法律授予公民聘請律師的權利,結果(這項權利)被嚴重剝奪。各個地方的司法局紛紛向律師事務所施加壓力,要求事務所向律師提出嚴重警告,不準他們代理秋雨之福教會當事人。更有甚者,2月15日,一批國保、警察去抓捕了部分被捕人士、教會領袖的家屬,有三位(當事人)的太太和一位(當事人的)丈夫,甚至連哺乳期的小孩子也不放過,全部都抓到派出所訊問,從下午一直訊問到凌晨才釋放。國保還去一些家屬的家裡,進行威脅,罵他們是“垃圾”……執法人員用這種語氣,對這些完全無辜的民眾、尤其是女性、孩子和老人進行威脅,既是違法的,也可以說是駭人聽聞。“

《宗教事務管理條例》:王怡牧師公開宣布不合作

法廣:從網上傳出的消息來看,這個教會的信徒仍然不斷受到當局的騷擾。是什麼原因導致秋雨教會遭遇如此嚴厲的打壓呢?

傅希秋:“秋雨之福2018年受到的打壓只是40年來中國整體上宗教自由惡化最嚴重的一年的縮影而已。(2018年)9月,在北京,有1500多信友的錫安教會的主堂以及6個分堂全部被強行取締,並且被污為“邪教”,教會許許多多的會友受到各種各樣的威脅、威嚇、跟蹤;然後有12月9日的秋雨之福事件;12月16日時,又有廣州有5000人的榮桂里家庭教會,還有上海等其他教會,等等,這些教會受到的打壓是宗教迫害升級的一個縮影。”

“當然,秋雨之福教會受到嚴厲打壓,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對於2018年2月1日生效的《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條例》,秋雨教會公開發布聲明,表示拒絕配合,表示該部行政法規違反中國憲法,也違反基督徒自身的信仰和良心。所以,王怡牧師公開宣布不合作,並說,如果要打壓,他願意付出信仰上的代價。他公開發表了一份特別文件:《為基督信仰的聲明》,向當局公開表達他們的信仰立場,說明為什麼這些打壓違反中國憲法,和基督徒信仰和良心。幾個月以後,全國各地有430多位牧師簽名,公開表示支持。這很可能是當局把秋雨之福看作是眼中釘的一個重要原因。我想,最主要是他們(秋雨之福)能夠堅定自己的信仰立場,並且活出他們的信仰立場,在當局的打壓之中,一直不妥協地堅持他們的公共崇拜立場,導致當局對他們如此痛恨。”

“當然,全國各地,包括河南,在2018年2月1日所謂宗教事務條例生效以來,有許許多多的教會都遭到打壓,1月15日時,在河南,中國家庭教會一個很大的團隊:中華福音團契,他們150多位教會領袖參加年底聚餐的時候,被集體抓捕。這些人被拘留之後,目前都獲得釋放。”

法廣:王怡原本是憲政學者。中國公民維權運動興起時,他曾在2004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評為“最具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皈依基督教信仰、並成立秋雨聖約教會之後,王怡仍然堅持每年為六四死難者禱告。有人因此質疑這是政治行為。王怡曾回應說“不是人問我們憑什麼為六四禱告,那是政治。我說我沒看到政治,我看到的是殺人,是不公義,是人民被壓迫,在受苦”。

秋雨聖約教會自成立以來,就頻繁遭遇警方干預。2018年,教會計畫為十年前的汶川5•12大地震死難者組織禱告活動的前夜,警方再次入門搜查,王怡本人與許多教友一度被警方帶走。12月9日他再度被警方帶走之後,根據目前傳出的消息,他與妻子蔣蓉均被指控“涉嫌上煽動國家政權”罪名。

指控煽顛罪名顯示當局心虛

傅希秋:“官方當然希望把這個案子與國家安全等帽子強行掛鉤。王怡牧師和蔣蓉師母都被扣上“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王怡牧師早期是一個公共知識分子,並且是一個法律人,曾經是成都大學法學院的講師。我在2006年第一次邀請他來美國,參加在哈德遜研究所特別主辦的中國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方面的研討會。之後,他回國開始建立秋雨之福教會。他的第一個身份,根據他自己的宣告,是牧師,不是政客,也不是政治家,不是政治活動人士。從他每周在講壇上的講道,以及現在公布出來的講道錄音和錄像,都能看得出來,他完全是按照聖經的原則,以牧者的心態,來牧養教會的。當然,對於一個牧者,他也面對許多信徒在社會上遇到的各種各樣不同的問題,面對他們遇到的不公,或者打壓,受到的不公平的對待。他不是活在真空當中。基督信仰也不是需要藏在家裡的一種私人性質的信仰,從教會歷史到今天,教會本身就是一個公共性質的教會,是一個大公教會,在社會當中要發光。所以,政治事務是每個基督徒都應該關心的。關心政治事務不等於是以什麼政治目的,去挑戰現存的政權。他作為一個手無寸鐵的、在講壇上講道的牧師,怎麼可能去顛覆國家政權呢?!所以,我覺得這是當局心虛,然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當局對王怡牧師在中國公共舞台上、在家庭教會裡產生的影響力,感到懼怕。我想,這是核心原因。所以要強加給他一個政治上的罪名。”

“要看一個人,最好是看他所言所行。他在講壇上的講道,以及公開發表的宣言,都說得非常清楚:是為了基督徒的信仰。是為了宗教自由,為了信仰的獨立性,以及對聖經的真誠。他們受到的打壓也是可以預期的。王怡根據過去70年來,中共治下對教會的打壓,他也已經有所預見,有所準備。他發出的各種聲明,就是要公開的解釋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為了信仰。”

* * * * * * *

秋雨聖約教會在12月中旬在網上公布了王怡在被捕前撰寫的一份聲明(《我的聲明  信仰上的抗命》)。王怡在聲明中寫道:“我對改變中國的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並不感興趣,甚至對中共政權迫害教會的政策何時會改變也不感興趣。無論我活在現在或將來的任何政權之下,只要世俗政府繼續迫害教會,戕害唯獨屬於上帝的人類良心,我就將繼續信仰上的抗命。”

旅德中國作家廖亦武2019年2月8日發表呼籲書《洗腦戰爭  為詩人牧師王怡呼籲》,認為王怡所面對的是一場“類似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等專制暴君發起的‘洗腦戰爭’,或稱‘靈魂戰爭’。”他呼籲“西方政治家和詩人、作家、學者、人權活動家、以及普通公民都關注這場對抗洗腦,對抗劫持中國人靈魂的戰爭。”


同一主題

  • 中國/

    中國牧師王怡被控顛覆政權罪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政治/宗教

    中共大舉抓捕王怡牧師及逾百信眾月底前將關閉成都秋雨之福教會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論壇

    王怡:中國實際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

    想了解更多

  •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這一天,她被當局以“現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槍決。那一年她還不滿36歲。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滿腔熱情、虔誠地擁抱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但卻最終成為這個政權堅定不屈的反叛者。半個多世紀之後,屍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顯然仍然是當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區。她的檔案80年代一度開放之後,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獄中寫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書,50多年來,始終挑戰着置他於死地的體制,也開始鼓舞着當代中國越來越多的抗爭者。中國網絡上的紀念文字或討論平台不斷遭遇刪除,但林昭的故事開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國歷史學者、國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國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屬的近代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 4月18日起在香港舉行,會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因此本次會議主題確立為“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會議前夕,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五四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1919年5月4日,北京數千青年學生彙聚天安門,抗議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絕在戰後巴黎和會達成的協議上簽字,喊出“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學生運動引發民眾以及工商業界積極響應,罷課、罷工、罷市等多種形式的抗議活動接踵而來。北洋政府最終未在巴黎和約上簽字,中國共產黨則在1921年應運而生。1949年以後,5月4日正式成為中國青年節,五四運動也被官方定義為“偉大的愛國主義運動”。百年之後再回首,中國官方話語始終高舉五四旗幟,但究竟什麼是五四運動?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樣的內涵?五四精神在當今中國得到怎樣的傳承?我們電話採訪了北京獨立學者、近代史專家章立凡先生。他認為,當今中國的怪現狀,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幟,閹割五四精神。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中美貿易戰談判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中美貿易戰談判

    經過多輪會談的中美貿易談判於4月4日結束了第九輪會談。種種跡象顯示:這場貿易談判已非常接近達成協議。如何評判這場談判?如何解讀雙方在談判中做出的讓步和姿態?對此,旅法學者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最近一段時期,中國政府在新疆,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關押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大赦國際等國際人權組織根據多方收集到的個人經歷講述,認為大批失蹤的維吾爾族人其實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西方獨立學者及媒體也或者通過分析網絡上的官方公開文件,或通過衛星圖片,或者通過走訪少數得以重獲自由的穆斯林,證實了這一事實。據各方估計,這些所謂的再教育營至少關押着一百萬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當地的維吾爾族人,也有哈薩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數族裔。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2018年9月上任以來,已經兩次要求中國全面開放獨立調查人員進入新疆。

  •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人類社會逐漸步入互聯網時代。網絡的迅猛發展徹底改變了人們的溝通和交流方式,無限大地擴展了言論空間,也為傳統媒體帶來巨大挑戰。計算機與網絡進入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大大縮短了信息渠道。為了有效地控制輿論平台,中國政府建立了一套強大的網絡監控和審查系統。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寫的《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詳細地剖析了中國網絡世界的監控和審查制度、並揭露了相關措施引發的一系列冤案。

  •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如期於三月初在北京舉行。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兩會是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召開,經濟議題因此受到格外關注。與往年相比,今年兩會會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畫面卻凸顯了凝重的氣氛,引發種種猜測。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