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中國“兩會”之際天安門母親再發公開信

media 圖為美國之音刊發美國加州樹立紀念六四紀念碑照片 網絡照片

中國“兩會”之際,由“六四”遇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組織發表祭文,要求為一九八九年愛國民主運動平反正名,並將“六四”問題納入法治軌道,公正解決“真相、賠償、問責”3項訴求。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年整,“天安門母親”在網站發表祭文以及致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公開信,指三十年前,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用機槍丶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但事後當局卻編造歷史,甚至在去年編寫的《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把“六四”標明是“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

 

公開信指,“天安門母親”秉持“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的原則,從1995年起就每年向歷屆中共“兩會”及中共國家領導人發公開信,提出“真相丶賠償丶問責”的3項訴求,並還提出與中共政府平等對話,解決六四遺留問題。然而,掛號信年年石沉大海、杳無音訊,更換來中共公安丶國安們更嚴厲的控制。

 

公開信指,隨着時間過去,群體中多名難屬已一個個離去,但她們深信自有後來人。雖然三十年過去,沒有為親人討回公道,還無法讓親人安息,她們無比愧疚,但她們會繼續堅守住“三項要求”的底線,維護生者與逝者的尊嚴,做堅定的守靈人。

公開信說,每當聽到電視中播放國家領導人的“為民”講話,允諾要讓百姓增加“幸福感”、“獲得感”和“安全感”時,她們就悲從中來,內心無比凄涼。因為“六四”罹難家屬就成了中國最為“安全”的一群。

公開信還說,一到敏感時期,她們家門口就被人和車站崗放哨,不得隨意外出和接待來客,即便被允許外出,也有警員(或便衣)、車輛相隨。電話被竊聽、電腦被駭。有的難屬居室內外竟被安裝監視器。有的難屬不只一次被警方傳喚、監視居住、刑事拘留、甚至上手銬關押到看守所。

公開信質疑,中共十八大以來一直強調“以法治國”,國家領導人多次講到“要讓每一個公民都能享受到司法的公平與正義”,但為何“天安門母親” 建議將“六四”問題納入法治軌道解決,卻至今得不到答覆?而中國領導人對台灣同胞喊話,表示“兩岸一家親”丶“自家人不打自家人”,卻不解決拖了三十年的“自家人殺自家人”冤案,又如何取信於彼岸的自家人?領導人說要讓百姓增加“幸福感”丶“獲得感”和“安全感”,但自從她們的親人被戒嚴部隊殺害,幸福感就離她們而去。

“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周四(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重申她們關於六四“真相丶賠償丶問責”的三項訴求,永遠不會改變。尤維潔說:“三十年了,如果跟現任政府應該是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執政黨是(同)一個,現任政府是有責任就當年的這一件慘案,對自己的國民有一個交代,對我們有一個交代,是不是?應該按照真相來賠償丶問責,這三項訴求不應該再這樣迴避,應該要答覆我們。”

尤維潔指,是次的祭文是作為清明前夕的祭文,選擇提前在兩會期間發布,是希望兩會代表能聽到她們三十年來的心聲。她指清明期間“天安門母親”不會組織祭奠,但各成員會和各自的家庭祭奠逝去的親人。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