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作者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2019年3月10日,西藏活動人士在台北舉行的紀念西藏反抗中共統治60周年遊行活中的祈禱。 REUTERS/Tyrone Siu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法廣:請您談一談310對藏人是一個什麼樣的日子?

達瓦才仁:其實310它本來是一個事件,這個事件就是中國政府邀請達賴喇嘛到軍區去觀看錶演,但西藏人認為中國政府這樣的邀請,是要去拘留或者是要逮捕達賴喇嘛,所以就雙方就引起衝突。那西藏人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疑慮,就要從之前,就要從好幾年前開始說起,就是因為中國政府從五六年開始在西藏的康區的,就現在的話  青海啊、四川、雲南那些藏族地區,他(中國政府)對當地的宗教領袖、部落酋長都是用開會,或者是會談,或者說去看錶演節目等等,用這樣的名義把這些人收起來,然後把他們一下子全部都逮捕。

所以,這個不是一個地方兩個地方,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是這樣,所以西藏人都知道中國的政府當他要去鎮壓西藏人的時候,他先會把西藏的那些宗教領袖、部落酋長等西藏人的領袖給用這樣的方式,先把你抓起來,然後再去鎮壓自己的人民。

所有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所有的西藏人都形成一個共識,都知道中國會這麼做,所以當聽說中國政府要邀請達賴喇嘛去看戲。而且還不允許帶警衛呀等等,還是很多反常的一些要求的時候,西藏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輪到達賴喇嘛了,所以他們要去保衛達賴喇嘛;雙方因此引起衝突,中國政府就強硬地去鎮壓,所以達賴喇嘛就躲避中國的暴力,就逃亡到印度,所以說它(310)象徵著其實是西藏人在跟中國八年前簽訂的十七條協議,剛開始,西藏人把十七條協議當成是保命符,希望十七條協議能對自己有一些保障,可那時(59年)西藏人已經完全地失望了,完全地失去信心,唯一剩下的就是達賴喇嘛,所以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去保護,然後中國鎮壓,然後雙方等於是攤牌;或者是,其實中國政府就她覺得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他不需要17條協議、不需要其他的,他可以鎮壓。西藏人就只能順着這個中國做這樣一個……,就是走到頭了。雙方之間的合作。所以它(310)也象徵著西藏人開始放棄一些幻想之後,嗯,去抵抗。

當然,它的意義很多,在後面,西藏人民因此就開始為了自己的民族、開始有了一些救亡的運動,西藏民族因此,從上千年之前曾經很統一地團結在一起以後,後來都是一盤散沙,在這時候,由在外夷的這樣一個入侵、壓迫下,又再一次的團結起來,西藏人就顯示出了他們的生命力。

當然第二個就是,因為這樣一個鎮壓,西藏人被迫的流亡世界,然後流亡的時候就必須要跟世界接軌,所以讓世界認識到西藏,西藏也因此去接受世界,所以說它(310)但是西藏人一個嶄新的一頁的開始,即使它是悲慘的一頁,也是重新走出,在整個我們已經延續了上千年的這樣一個文化,作出一個巨大的轉折,然後跟這個世界接軌的這樣的一個歷史事件,所以對西藏民族來說,310事件,你再怎麼評價,不管它是個悲劇的角度,或者說去上民族重新地、或者是再一次地向世界以及跟世界接軌,等等地、各個方面、新生的角度來講,都是不為過的。

法廣:310對藏人是一個轉折的歷史性事件,在大陸藏人談這個問題是非常容易的吧?

達瓦才仁:應該是不允許談,西藏人一般的來講,如果你要談就要按着中國政府的調子去談、口徑去談,那是西藏人不願意的。而西藏人用自己的口徑去談,你就會受到懲罰、甚至會逮捕;你就是分裂主義分子,所以說最好的方式就是裝成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是這是公開的了。

但在私下,互相之間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現在畢竟不是古代,現在信息互相之間流通還是很多,而且民智打開,不是你對隨便可以欺騙的,所以大家其實都知道是怎麼回事。

法廣:你是九十年代出來的吧?

達瓦才仁:

法廣:你是九十年代從西藏出來出來的,出來之前的有沒有跟藏人朋友一起談論過這件事?

達瓦才仁:從小就聽這些故事長大的,從小就聽了無數的故事。因為,像我的家鄉是在青海玉樹,我們家鄉的百分之百,我可以說百分之百、所有的男人都去上了戰場。

當然,他們沒有什麼武器?所以很多都當了俘虜,像我父親,很多人最後就被俘虜了,所以說,每個男人都參加過那場戰爭,大家聚在一起,從小,很小的時候,只要男人們聚在一起,談論的都是那張戰爭,他們各自在那場戰爭裡面,他們怎麼逃亡的、怎麼去作戰的,後來怎麼被俘虜的,某某人怎麼怎麼勇敢,莫莫莫人怎麼這麼懦弱。

都是講這些故事,我聽過無數這樣的故事。後來我也寫了一本書,其實就是寫這些人、這些內容;,這些故事大家都聽過,不管男的女的。女的可能聽的可能聽的比較悲慘的多些,都是某某人怎麼、怎麼悲慘,因為女孩和女孩談的時候,都談的是比較悲慘的那一方面。男人都喜歡談他自己,我在那戰場怎麼、怎麼勇敢,類似這些嘛。

所以,內容有點不一樣,但是大家都談的都是這事兒,基本上、普遍的,所以大家都知道!

法廣:九十年代從西藏出來之後,在達蘭薩拉,跟別的藏人有沒有就這個主題交流過呢?

達瓦才仁:當然是,這個就已經變成,我們工作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我是1992年到達達蘭薩拉,93年,我看到流亡政府要了招考公務員,我就去參加了,結果考上了,所以就變成流亡政府公務員。

那麼我後來就一直是從事這些研究啊,最重要的是這個問題一直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因為中國政府一直把中國對西藏的入侵、對西藏人的鎮壓說成是解放,說成是革命、說成是為了西藏人民,說西藏人民是怎麼樣地支持他,我們就是西藏人民,可我們知道我們不僅不支持,而且我們在這中間,還遭受到非常大的痛苦和苦難,以及被屠殺,我知道所有的西藏人,包括我們父母,我認識的西藏人,我們就是西藏人民,但是我們知道中國政府在說謊,中國政府在欺騙世人,也可能會欺騙我們的子孫後代。因為我們西藏人不太會去關心那些政治和歷史,西藏有很多的歷史書,但是描述的都是那些達官貴人、修行的僧人啊,喇嘛啊,他們的宗教修行的歷史。對政治和那些歷史都是比較不關心的,不關心的結果就是最後……真的可能就是……有一個叫血寫的歷史被墨寫的歷史所掩蓋,因為鮮血寫成的歷史被中國政府用墨水一寫,就是掩蓋掉了。所以說,你一定要給世人、給後代,留下歷史的真相。這個是我們還活着的西藏人義不容辭的一個責任。所以說我們經常會討論、經常會談。

法廣:聚會的時候都會談到310事件嗎?

達瓦才仁:有關的,不一定是310。其實310 只是一個日期的、一個代表。它其實代表的是1950年到1960年雙方之間的衝突、戰爭,以及之後雙方鬥智也好,鬥勇也好,通過簽訂十七條協議,西藏人怎樣想辦法跟中共配合,來能夠保全自己,在最後沒有保全的時候,西藏人又是怎樣地束手無策,到最後又怎麼樣揭竿而起,然後有怎麼樣失敗,但雖然失敗了,但是西藏人怎麼怎麼作戰了……等等。這些歷史。它是一整個、這樣的一個過程。

法廣:這是藏人的歷史!

達瓦才仁:對。一直在談論。而且大家都寫了一些相關的回憶錄,用藏文寫,很多當時的倖存者,他們有很多人都把自己的、當時的歷史過程,寫下來。其實這樣的書不少,只是因為,以前,每次印刷就印個六七百本,那些印刷的本子,我相信有一些可能資料會有保存,但是對市場上,就你現在去找,很難找到,但是當時不斷的有藏人在寫,不斷的有藏人在寫。

法廣:那寫出的書,一般都是藏文的呢,還是後來翻譯成別的文字了呢?

達瓦才仁:基本上是藏文,流亡政府沒有能力翻譯成其他文字。

法廣:現在流亡政府這邊有沒有做一些翻譯的工作,要把這些資料保留下來呢?

達瓦才仁:像我個人就寫了一本《血祭雪域》紀念那場戰爭的,戰爭的各個地方。這是我們在台灣出版的,翻譯成中文的有一兩本,但是絕大部分都沒有翻譯過來,那翻譯成英文的其實也很有限。

在美國那邊有個華人的、叫“老改基金會”,他們那邊出版了一兩本,那是中文。英文的好像叫也是這家出版社,他們好像也出了一兩本,但是出版的好像都不多,翻譯。因為你用藏文翻譯成英文,也要翻譯費、要付很高,然後流亡藏人沒辦法承擔。

法廣:有關這一段的歷史,雖然有一些這個藏文資料保留下來了,可是相對來說還是流傳的不是很廣。

達瓦才仁:因為是這樣,英文裡面還是應該會有,因為我不懂英文感覺到,好像因為中國老是在分析說,因為在英文裡面有這樣一些資料,醜化說把他們解放西藏的努力,說成是鎮壓西藏,類似這樣一直在譴責,好像英文裡面有一些資料,現在在中文裡面,開始越來越多。

我到台灣以後,我們基金會下面有一個“雪域出版社”我們也會致力於出版相關的書,希望能把歷史留下來。所以說有一些了,有一些,但是還不夠,相對以前沒有來說,應該好一點。

法廣:今年是達賴喇嘛流亡六十周年的紀念日子,藏人政府或者是基金會有沒有做一些紀念活動呢?

達瓦才仁:當然,我們在世界各地都會去做,在達蘭薩拉都會有很多活動,但是主要就是集會了,世界各地來的議會的議員,或者是支持西藏的一些團體和代表啊,或者是一些華人,支持西藏的人,他們會有集會,具有會有什麼樣的活動我不是很清楚,他們反正一直在做,還有幾天,他們(藏人政府)並沒有公布很詳細的議程,這個好像西藏人都是這樣,沒有很固定的議程。

在台灣的話,我們會有遊行、我們會有展覽,展覽的話介紹60年的西藏,還有一些我們在台灣的20年的歷程。這些做一個展覽,展覽的日期大概是兩周左右,然後我們也會去寫一些文章,來紀念或者說一個是簽訂十七條協議,一個是3月10日60周年,對這些我們都會去做,寫一些文章,然後做展覽等等。

 

 

感謝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學生接受本台的採訪。

 

 

 

 

 

 

 

  •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阿波羅登月50周年:登月讓人類能夠探索更遠的太空成為可能

    50年前的7月美國成功發射阿波羅11號首次將人類送上月球,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為踏上月球第一人,隨後阿爾德林跟隨,在登月艙外採集標本。美國太空登月計畫出於與蘇聯的太空競爭。那麼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成功對現在人類探索太空產生了什麼影響呢?中國積極尋求在太空的發展又會如何影響國際關係呢?就在美國阿波羅11號登月50周年紀念日當天,全球不少國家舉行慶祝活動。

  •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國著名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遠東政治專家,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系主任。他長期以來關注和研究中國政治和社會經濟等問題,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對中國政治體制及其走向進行深入探討。

  •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阿爾德林和米歇爾-柯林斯三名美國宇航員乘坐的阿波羅11號從地球的佛羅里達州啟程。它飛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腳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足跡留在了月表。50年過去了,這“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依舊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輝。

  •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在對八九六四民運鎮壓的過程中,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無疑是重要的決策者,這位從15歲開始到法國俄羅斯等地留學,在中共內部鬥爭中三起三落的的領導人為什麼會下決心對民眾進行武力鎮壓,給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陰影。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有對六四持何種態度?

  •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乘專機攜夫人彭麗媛,在多位中國高級官員隨同下抵達平壤展開兩天的國事合作。習近平此行是中國最高領導人時隔14年訪問朝鮮,也被稱為是一次歷史性的訪問。報道顯示,朝鮮極為重視習近平的到訪,接待規格前所未有,習近平也成為第一位在錦繡山太陽宮廣場接受致敬的外國領導人。

  •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專題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流亡報人安琪女士。安琪不僅談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際的感想,也特彆強調,目前紀念六四面對未來的關鍵問題是:政改與換人,誰指望誰?除了反抗專制集權對人的禁錮外,中國所有公民也都應該走出“感性良心價值觀”的禁錮,做有人格價值和公民意識的公民。

  •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