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8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北京兩會沉悶詭異

media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人大會議上 路透社

今年兩會似不如去年那樣醒目,去年習近平要修憲,一開始就卯足了勁;去年開到會中間,冒出個“翻白眼”女記者,有點減弱習主席加冕的莊嚴。今年會期信息少,氣氛卻很沉悶,甚至有點肅殺,詭異。內里的東西暫且不清楚,外表的倒看到不少,比如習近平“早生華髮”,有人戲稱染髮染出“高級黑”;比如最高法周強院長躲記者;新疆代表團成員不報大名等等。

李克強伴君如伴虎?

全國人大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是總理的重頭戲,那還是在溫家寶當總理的時候,又做報告又見記者,口上還不離憲政。現在的總理做得很辛苦,嘴巴得收緊,做事得小心,李克強那天做報告不停擦汗讓外界感覺他身上負擔很重。

李克強的報告提出了一些務實的有關民生的東西,比如減稅減費等等,但民眾很懷疑他提出的能否落實。結果,只有他宣讀政府工作報告時的大汗淋漓留下難忘的印象。可能如他預測今年局勢“中美經貿摩擦給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市場預期帶來不利影響。我們面對的是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的嚴峻挑戰”“環境更複雜更嚴峻,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更多更大。”故而急火攻心,汗流如雨。

親北京的多維則認為,這份從格式上和內容條款上看似並無多大變化的政府工作報告,字裡行間透露的信息,和此前多次流傳的李克強因為官員為官不為以及改革屢屢受阻而發怒的傳聞相應和,結合報告宣讀現場的肢體語言,隱約讓外界捕捉到李克強終於通過這次政府工作報告釋放了自己憋了多年的“氣”。

高新則分析,李克強如此一是因為健康狀況不如從前,二是在讀出種種風險時想到其中哪一項失控都會被習近平當成替罪羊,伴君如伴虎,故急火攻心。

兩會氣氛這樣緊張,歸根結底跟習近平有關係,他要人臣服,他擔心七大風險。他的一位“近臣”曾說過:“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加之包括常委在內的都要向他書面述職,高官們也不自在。

周強躲避記者

最高法院長周強周二做報告,他沒有出現在部長通道,他好像在躲避記者。然而媒體的問題多多,尤其在聽了他做的報告之後,問題更多。

周強的最高法不久前發生千億元卷宗失蹤案的大醜聞,據指這失蹤的副卷裡面便有周強本人的批示。最高法在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和最高法主辦陝西千億元礦權案王林清聯合爆料下,被迫由最初的否認卷宗丟失到承認丟失,接受中共政法委員會聯合調查。周強最後似乎洗白了,原因是中政法的聯合調查報告稱所謂卷宗丟失案是王林清監守自盜,並讓涉案的王林清電視認罪,“王林清為什麼活生生自己賣自己?”結果,中政法的結論,在中國幾乎沒有人相信。

問題就在於周強照樣出來做報告,王林清被問罪,舉報最高法的千億元礦權案告發者趙發琦失蹤,崔永元什麼狀況天天有謠言伴隨。

周強在周二的報告中有幾點特別引人注意,第一,他強調法院存在“燈下黑”問題,司法作風不正仍有發生,監督機制仍有待完善,他這裡說的是不是指的是最高法,如果是最高法,他的責任在哪裡?他能不能對於民間所指控的最高法領導人徇情枉法的問題做一個解釋,他不能對千億元大案相關各方,包括陝西省委前後書記、前後省長的寫的條子,王林清、崔永元、趙發琦的處境或者下落做一個交代?

周強報告還有一點怪異的是他在報告中取消了“人權”二字,分析人士把今年的述職報告與去年比較,其中的第二部分去年的標題是“堅持嚴格公正司法,加強人權司法保障”,今年改成“依法懲罰犯罪、保護人民,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以人民取代人權,是否以習近平“人民幸福是最大的人權”來抵制具有普適性的“人權”?

陳全國一言不發 新疆代表團沒有名牌

全國人大新疆代表團12日下午開放境外媒體採訪,對國際媒體而言,這是一個難得的向外界解釋新疆百萬穆斯林被關閉在“再教育營”甚或“集中營”的好機會。

可是記者們立刻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新疆真正掌握大權,美國屢次點名譴責的黨委書記陳全國端坐台上,自始至終,一言不發。相關問題全由維吾爾族出身的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紮克爾回答,

更令記者驚訝的是,新疆代表團與其他代表團迥然不同,所有代表們的桌上,都沒有顯示自己姓名的名牌,媒體難以確定他們的身份。結果,記者們除了知道陳全國和雪克來提.紮克爾外,記不清楚發言擁護政府工作報告的代表是誰,也不清楚回答媒體問題的其他官員是誰。分析人士表示,這是因為新疆頗為敏感,不想給海外媒體提供更多可能的炒作機會。新疆一天到晚反恐防控,這也許是一種“防恐綜合症”?

對於記者提問,紮克爾回答很乾脆:新疆沒有“再教育營”或“集中營”,這些說法純粹是有些人在捏造、說謊,非常荒謬。他說這些“職業培訓”設施跟“寄宿學校”一樣。

香港『明報』記者3月3日在會場外採訪到新疆政協委員迪麗娜爾・阿布拉,可是記者一提出新疆勞改營的問題,她“臉色突變”,她對記者說新疆治安很好,“人們都懷着一顆感恩的心”,記者轉而問與她一起的另外一位代表同樣的問題,那位代表直接說:“你的問題我聽不懂”。

中共在新疆的鎮壓姿態引起國際輿論高度關注,有媒體記者從中午12時就開始在人民大會堂排隊,只為了搶到一個座位。大會堂的門一開,記者席頃刻滿座。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