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FT: 特朗普會否介入孟晚舟案?

media 孟晚舟2019年1月在出庭後短暫露面 France24 電視截屏

特朗普會否介入孟晚舟案?根據英國金融時報今天刊登基蘭•斯泰西署名文章認為,對該案,律師們表示,美國總統確實有權干預針對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公訴,但這種干預將產生長遠的法律和政治後果。文章認為,特朗普習慣將想法直言表達,對此案都提供了關於政治影響指控的證據。

據英國金融時報刊登基蘭•斯泰西署名文章,在孟晚舟等待下一階段的引渡聆訊之際,她的律師可能會像關注溫哥華的事態一樣,密切關注華盛頓的事態。去年因美國的指控被捕後,她的案件正在溫哥華接受審理。

美國總統特朗普已多次暗示,他可以叫停針對華為首席財務官的起訴,作為與中國之間“大妥協”的一部分,結束兩國之間日益升級的貿易戰。

該文指,律師們表示,特朗普有權這麼做,但他們警告稱,這種前所未有的舉動將產生長遠的法律和政治後果。

據前聯邦檢察官、如今是King & Spalding律所合夥人的布賴恩•邁克爾(Brian Michael)說,“如果總統想要這麼做,他確實有權合法地介入此案。”布賴恩•邁克爾表示,“但這將開創先例,使外國政府認為刑事訴訟可能受到政治干預。”

報道說,孟晚舟去年因被指控破壞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而在溫哥華被捕,引發了涉及美國、中國和加拿大的三方國際危機。中國對此做出了憤怒的回應,指責美國和加拿大侵犯孟晚舟的人權,並在之後拘留了兩名加拿大人。

自那以來,特朗普提出他可以介入此案  如果這麼做有助於同北京方面達成一項貿易協議。過去幾個月,他手下的官員們一直在為達成這樣的協議進行談判。去年12月,美國總統對路透社(Reuters)表示:“這肯定會是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協議,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我認為這有利於貿易協議,有利於國家安全,那麼在我認為必要的時候我肯定會幹預。”

上周,特朗普的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在財經頻道CNBC上似乎發出了類似的暗示:“目前正在走一個法律程序。它可能會滲透到貿易事務  我不想做任何預測。”

報道說,美國歷屆行政當局都承諾,對於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將限制白宮與司法部官員的接觸,但都明確表示,國家安全擔憂可能壓倒這一政策。

美國憲法賦予總統確保法律得到維護的最終責任,而如果特朗普在想要行使這一權力時遭到地方檢察官甚至司法部長的反對,他可以解僱他們,用更順從的候選人取而代之。去年中期選舉後不久,他就是這樣迫使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辭職的。他批評塞申斯迴避了司法部對特朗普及其與俄羅斯關係的調查。

文章認為,白宮明白孟晚舟的案件使他們面對兩難,如果她在中美簽署貿易協議之前被引渡,可能會危及仍在持續的談判。

據智庫新美國(New America)的研究員薩姆•薩克斯(Samm Sacks)表示,“孟晚舟帶來了一個無法解決的二元對立。”薩姆•薩克斯說,“如果她被引渡到美國,北京方面會將其視作事態的大幅升級,需要做出有力的回應。而如果特朗普釋放了她,美國國家安全部門的體制內人士會強烈反彈。”

文章說,如果特朗普真的決定採取行動,他有兩個主要選擇。一是要求司法部長干預案件,撤銷刑事指控  律師們表示,這將嚴重破壞司法部門的獨立性。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法學教授古舉倫(Julian G. Ku)表示:“雖然總統為了讓自己受益而這麼做可能是違法的,但如果他相信這麼做符合國家利益就不違法……這不至於違法,但它將是極不尋常的。”

專家們表示,更有可能的途徑是,總統要求國務院撤銷引渡請求,同時保留刑事指控。

文章說,然而出於政治理由而公開干預引渡案件,可能使得外國將任何本國國民被捕事件都視為政治談判的一個事項。

前聯邦檢察官、如今是King & Spalding律所合夥人的布賴恩•邁克爾表示:“如果特朗普這麼做,那將開創一個先例,即美國抓捕外國國民被其他國家視為可以在貿易談判或其他類似政治考量中討論的事情。”

即便先例和慣常法律實踐的問題不足以約束特朗普,他也可能會因選擇干預孟晚舟的案子而引發預期的政治反彈而動搖。資深共和黨人士已警告他不要這樣做。

例如,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經常批評華為的馬克•盧比奧(Marco Rubio)在去年12月發推文稱:“#Huawei高管被捕與#China貿易戰無關。這是聯邦檢察官針對涉嫌違法行為採取的行動,而不是貿易糾紛中的籌碼。”

文章認為,除了他自己的政黨以外,特朗普還面臨著激怒加拿大的風險。

加拿大外交部長克里斯蒂婭•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在去年12月表示:“對加拿大來說,引渡協議不被用於政治目的是非常重要的。加拿大不會這麼做。而我相信像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顯然也不會。”

在美國總統考慮怎麼做的時候,律師們也警告說,他把想法說出來的習慣,正在讓孟晚舟更有可能贏得反對引渡的法律戰。她的律師已經在辯稱,逮捕她本來就是出於政治動機。

據加拿大跨境法律專家Henry Chang表示:“每一次總統提出他可能撤銷針對孟晚舟的案件以幫助達成貿易協議,都顯然使這起公訴聽起來像是受政治影響的。”他還說,“如果我是這個案子的辯護律師,特朗普的所有推文都將是證據A。”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