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歐盟面對咄咄逼人的習近平

作者
歐盟面對咄咄逼人的習近平
 
法國總統馬克龍去年元月訪問北京 法新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開啟訪歐之旅,先到意大利,接下來訪問法國和摩納哥。法國輿論如何看待目前的歐中關係?世界報為此發表了一系列評論和報道。面對一個不顧盟友的美國,一個見縫插針的中國,孤獨的歐盟正設法整合力量應對中國擴張。

世界報在題為『面對中國歐盟語氣強硬』中指出,習近平對意大利、摩納哥、法國的雙邊訪問對歐盟極具意味,每一站原則上對習近平而言都是一場公關演習,努力推銷其“一帶一路”;但同時也是一個成員國整合應對的機會,面對中國的野心或者曖昧,歐盟需拿出一個統一的“行動計畫”。

習近平肯定會在意大利過節,意大利可能會成為七國集團中首位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框架協議的國家,中國人可能對歐洲心臟的里亞斯特海港發生興趣,它比起2016年全部由中國人掌控的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口,是無可置疑的戰略要地。至於摩納哥王國,來自中國的資本和遊客源源不絕,它對中國只是一個象徵性的勝利。摩納哥電訊集團已於華為簽署協議,這個懸崖之國將成為歐洲第一個全方位5G覆蓋的國家。

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與德國總理默克爾,要求與中國互惠對等。兩國是歐盟將在今明兩日推出的『十點行動計畫』的核心國家,這一針對中國的戰略措施建立在應對中國的戰略前景上,這是一份專門的、緊急起草的釐清“一帶一路”後果包括經濟的商業的技術的以及安全的計畫。

中國被第一次描述為“戰略對手”“尋求技術統領地位的經濟競爭者”,甚至中國對南海宣示的主權以及中國拒絕承認國際仲裁法庭2016年對菲律賓提出的九段線的裁決都被形容為“衝擊國際法律秩序”,使化解這一攸關歐盟海上利益的大通道的緊張局勢更加複雜化。同樣,對中方迅速增加的軍力和技術升級,“對歐盟中短期亦構成安全威脅”。

歐盟高級外交代表莫蓋里尼3月18日接待了前來公關的中國外長王毅,後者以其設想的面對美國,中國與歐盟共同擁有主張多邊主義以及氣候問題上的共同目標遊說公關,但並沒有說服歐盟。法國國際戰略研究所主任艾克曼認為,在華盛頓、布魯塞爾、巴黎和柏林的研究中心現在有共同的認知,西方與中國的鴻溝越來越深,國企改革沒有進展,市場准入限制重重,中國將要在海外採取的行動更強化了西方的憂慮。當然,應對的方式仍有分歧,美國選擇制裁,歐盟選擇在應對方式上達成共識。

對於漢學家高德曼來說,“十點行動計畫”構成一場哥白尼式的革命。歐盟首次限時中國開放市場,中國對此已經拖了七年。此舉旨在規範歐盟企業在中國投資時限縮可能的敲詐以及技術轉移,以及進入中國至今封鎖的經濟領域。

歐盟呼籲儘快實施的另外一個措施是“監督境內外國投資機制”,此案已於2月在歐洲議會通過,以不點名的方式對準中國,同時通過了“安全部署5G網絡條例”,針對中國華為,這些正是中國大舉倡導一帶一路同時設法逃避的束縛。歐盟委員會此前要實施此條例,但遭到英國及北歐國家反對,但脫歐之舉使得反對國喪失了重要的盟友,這次卻是意大利單獨行動。羅馬與布魯塞爾及巴黎的緊張關係,鼓勵意大利領袖打中國牌。但是高德曼認為,這不過是一個神話,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引進巨額中國資本?中國人承諾很多投資很少。

馬克龍擔心北京的霸權企圖

世界報在另一篇『馬克龍擔心北京的霸權企圖』指出,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演說中總是很小心地強調中國的份量以及稱讚中國在世界經濟所起的作用以及其為多邊主義所付出的努力。但在彬彬有禮的外交語言之外,法國總統在歐盟領袖中可以說是面對北京語言表達最為強硬的一位。中國人把他的名字翻譯成馬克龍,一匹馴服巨龍的馬,他毫不猶豫地發表一些激怒對方的語言。

馬克龍不點名批評意大利:歐盟應有一個協調的角度面對北京。法國特彆強調“監督境內外國投資機制”以及互相准入對方市場的對等性,馬克龍將在3月24至26日習近平到訪時,利用慶祝中法慶祝五十五周年建交的機會作出正式表述。

艾克曼指出,對“多邊主義”以及“自由貿易”,馬克龍與習近平的表述完全不同,定義上存在着鴻溝。這就是為什麼法國當局要向中方盡量表述得更具體的原因。馬克龍在近日訪問內羅畢時明確表示,絲綢之路應該是雙向的。在對非洲東部四日訪問中,馬克龍解釋說,中國是一個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強權,它參與眾多國家的發展建設是一件好事,但必須建立在平衡和互惠的精神之上。在訪問吉布提時,馬克龍警告依賴一個投資者和一個債權人的危險性。

馬克龍的表述讓中國領導人感到不快,高德曼分析,中國人對馬克龍掌握不定,不知如何應對,在他們眼中,他要比默克爾更曖昧。同時,他們也能圓通,這是因為“法國在中國人眼中是歐盟的支柱,同時法國還是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法國的這種雙重性在他首訪北京的時候表現得再明顯不過,馬克龍宣布他至少每年訪問一次中國,與中國領導人一道重新創造多邊主義,但是他的經濟部長勒梅爾卻明確表示,法國拒絕了許多中國投資計畫,這些計畫看起來更像是偷竊性投資。法國與日本組織一個聯合軍演,向澳大利亞海軍出售潛艇,向印度出售先進戰機。2018年,他訪問堪培拉時,馬克龍語氣強硬地呼籲,面對中國,法國、澳大利亞與印度應該聯合起來,以保護建立在遊戲規則基礎之上的經濟繁榮。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保護海上自由航行,從而避免任何霸權。馬克龍沒有絲毫猶豫使用這些會激怒北京的語言。果然,環球時報立即諷刺這是“衰落的法國進行的一場投機外交”。

但是,這一主題不斷地出現在馬克龍的演說中,去年8月27日,在法國大使年度大會上,馬克龍稱“一帶一路是中國最近數年提出的最重要的地緣政治概念之一,我們不能視而不見”,但他同時警告:“我們不應向任何短見或有罪的蠱惑讓步:這是全球化的一種願景,它具有地區穩定的功能但它是霸權性的”。

還有一篇世界報的專欄文章指出,歐盟委員會終於指出中國是一個戰略對手。在一個很短暫的時期,歐盟曾希望與中國一道拯救被特朗普抓傷的世界多極化,這已成為過去;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歐洲曾希望與看透中國野心的盟邦美國共同抵抗中國的不良影響,這也已成為過去。一個注重美國優先的華盛頓不再顧及盟友,一個中國則在成員國的分歧中鑽空子,這就是強權的遊戲。捍衛自身的利益,歐盟已是孤家寡人。


同一主題

  • 斯里蘭卡連環爆炸襲擊讓數百人傷亡 誰人敢於在復活節作案?

    斯里蘭卡連環爆炸襲擊讓數百人傷亡 誰人敢於在復活節作案?

    全球的基督教徒在周日迎來了復活節的慶祝。依照聖經記載,上帝之子耶穌在公元30到33年之間,因為救贖人類罪行自願被釘死在十字架後,於第三天依照預言復活,重回天堂與造物主團聚,自此每年春分月圓之後第一個星期日成為了基督徒們慶祝重生與希望的節日。然而與世界其他地方的信徒和普通民眾所經歷祥和的一天不同的是,斯里蘭卡卻在當天迎來了一個在近代前所未有、血腥的復活節。

  • 朝鮮駐外使館遭罕見“諜戰”襲擊繼續發酵 背後主使真是美國政府?

    朝鮮駐外使館遭罕見“諜戰”襲擊繼續發酵 背後主使真是美國政府?

    今年2月22日,朝鮮駐西班牙馬德里大使館發生了一起情節類似好萊塢諜戰大片的大案。朝鮮駐西班牙使館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了10餘名武裝分子的持槍入侵,搶走了館內電腦、移動儲存設備(USB)、手機等多件物品。這些不明身份人士還一度將館內的一名朝鮮外交官帶到地下室,威逼利誘其叛逃朝鮮金家政權。

  • 聖母院火劫之後馬克龍對黃背心的回答

    聖母院火劫之後馬克龍對黃背心的回答

    法國總統馬克龍原準備好星期一發表電視講話,對歷時三個月的大辯論以及對黃背心危機作出一個回答,巴黎聖母院同日遭遇火劫,迫使法國政壇短暫休戰。悲劇之後,法國開始思考如何重建聖母院,法國政治重回以往軌道。現在是馬克龍表態的時刻了。

  •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國總統馬克龍誓言五年內重建,捐款雪球般滾滾而來,但是,圍繞着恢復原狀還是融進二十一世紀的新技術新概念,在“復古派”和“現代派”之間展開一場激烈爭議。所有的焦點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復完全燒毀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發大學生自發悼念並成為“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但這中間50天時間中,中共高層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我們今天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