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作者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新疆達坂城一座被稱作是職業技能教育中心的外牆景象。攝於2019年9月14日。 圖片來源:路透社/Thomas Peter/File Photo

最近一段時期,中國政府在新疆,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關押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大赦國際等國際人權組織根據多方收集到的個人經歷講述,認為大批失蹤的維吾爾族人其實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西方獨立學者及媒體也或者通過分析網絡上的官方公開文件,或通過衛星圖片,或者通過走訪少數得以重獲自由的穆斯林,證實了這一事實。據各方估計,這些所謂的再教育營至少關押着一百萬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當地的維吾爾族人,也有哈薩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數族裔。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2018年9月上任以來,已經兩次要求中國全面開放獨立調查人員進入新疆。

所謂的再教育營,更為新疆當地人熟悉的字眼是“學習班”。中國政府並不承認有再教育營。但綜合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自2014年起,新疆當局開始在當地組織所謂的“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中心”。2018年10月,中國政府首次在新修正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中增加了有關“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內容,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這些特別關押中心的存在。2018年底-2019年初,中國政府曾組織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少數外國媒體參觀三處被稱作是職業培訓中心的地點,並通過官方媒體,報道這些中心氣氛如何其樂融融。

但國際人權組織以及西方獨立媒體獲得的經歷者證詞,描繪的則是截然不同的情形。這些中心不僅有虐待,還有酷刑。2018年10月,法新社在整理大量網絡上的政府公開文件時,注意到,許多中心的購物清單中,包含不少警棍、手銬、胡椒噴霧器等與職業教育完全無關的物品。一名39歲的哈薩克族女子3月初向法新社表示,她在被關押期間,曾被迫去不同的工廠勞動,領取的薪酬遠低於官方的最低工資。她的經歷與一些其他媒體獲得的證詞吻合……

中國當局並不否認這些中心之所以存在是反恐目的。但如果說這些中心早期目標確實是針對被看作是極端化傾向的人群的話,自2017年以來,這些中心數字猛增,其中被關押的人員數字也迅速變得龐大,反恐目標似乎正被一種強制同化政策所取代。

旅法維族青年Ali: "中國政府唯一的目標,就是把維吾爾族漢化"

一名旅居巴黎的維族青年近日在一次研討會活動中,接受了我們的採訪。為保護其安全,我們只稱他為Ali, 我們也對他的聲音進行了技術處理。

Ali的母親自2018年4月起被莫名送入學習班。作為維吾爾語文教師的她已到退休年齡,中國政府所說的職業培訓對她來說應該已經毫無意義。她與所謂極端勢力更無任何瓜葛。家人對相關情況閃爍其詞。Ali始終不知道母親究竟關在何處。而那些走出這些中心的人,有些變老,有些人帶病,有些人死亡,這讓他對母親的狀況更加擔心。

他還聽說有人在這些中心被迫吃豬肉。他對此簡直不敢想象。他說:“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敢。這不只是一個伊斯蘭教問題,而是一個民族的問題。我們以前也信過許多(宗)教,但那個時候也不吃豬肉啊!這不是宗教問題,我覺得只能是針對這個民族的問題。

至於母親被送入學習班的原因,Ali說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母親是母語教師,而現在在烏魯木齊沒有母語發展。

Ali 還表示,他在法國留學的朋友,80%在回新疆後,都被送進了這種學習班,如今再無法獲得他們的消息。

Ali說他早年在中國內地上學時,從未感覺與身邊的漢族學生有什麼民族問題。

中國政府為這些中心的存在辯護時,總是強調打擊極端勢力的必要性,但Ali身邊那些被送進學習班的人與極端勢力有什麼或多或少的關係嗎?Ali笑着回答說:“看看剛才站在那裡的人,一個是新疆醫科大學的教授、校長,是醫學博士,你覺得他有極端思想嗎?我覺得沒有。還有新疆大學的校長,你覺得他有分裂思想嗎?我覺得沒有。說實話,我覺得跟任何(極端思想)沒有關係。……這些都是一些有名的藝術家、寫作家、科學家……,他們全部代表這個民族。所以,他們(當局)要先把‘頭’砍掉,然後對小孩子全面漢化。中國政府唯一的目標,就是把維吾爾族漢化。道理很簡單。”

* * * * * * * *

無論名稱如何,中國政府已經因為是否非法關押大批維吾爾人而在國際上成為眾矢之的。2019年3月,聯合國對中國人權狀況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審議程序中,有來自不同國家的346項提議涉及新疆話題。近百個國家要求就此話題發言。由於時間限制,只有十幾個國家抽籤獲得發言機會,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國家。

應該說中國政府面對來自各方的批評,也加強了外交攻勢及公關宣傳。在十幾個獲得發言機會的國家中,只有荷蘭和挪威對中國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評,10個獲得發言權的非政府組織中,有6個都立場傾向中國政府。中國政府同時在日內瓦組織主題邊會,宣傳政府新疆政策的成就。代表中國出席第40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的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回應各方批評,稱新疆的教培中心實際上是“寄宿學校”!

中國政府3月18日發表《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根據這份文件,自2014年以來,新疆抓獲暴恐人員近13 000人,懲處參加非法宗教活動者30 645人。


同一主題

  • 法國報紙摘要

    2018年以來新疆關押維吾爾穆斯林行動加速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世界報

    中國捍衛其在新疆的鎮壓政策

    想了解更多

  •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GEO月刊:新疆—中國式地獄

    想了解更多

  • 陳破空:蔡英文意識到“中國的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陳破空:蔡英文意識到“中國的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運參與者、倖存者及政治犯組成的中國民運代表團-“台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在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迎來三十周年的前夕抵達台灣訪問。代表團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等政要的會見。台灣方面向代表團介紹了台灣的民主化發展進程,同時期盼中國大陸儘早邁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團在台灣期間,還出席了在台灣舉辦的89六四30周年紀念活動。代表團名譽總顧問、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1989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規模青年學生爭民主和平示威活動曾意外地成為團結海內外華人的一條特殊紐帶。當時主權尚未正式回歸北京的香港迅速捲入其中,從捐款、送帳篷等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到5•21百萬人大遊行,港人始終滿腔熱情地關注和支持着這場自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街頭民主運動。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更成為眾多被北京當局追捕的民運人士的逃生跳板。來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幫助不少處境危險的學運領袖由香港逃往海外。這也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雀行動”。2014年隨香港爭普選和平佔領中環行動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線的朱耀明牧師,當年就參與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動。他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介紹了他參與救援行動的經歷,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對香港社會的深遠影響。

  •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門學運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這一天,大批中國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疾呼。這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而告終。三十年來,為“六四”平反的呼聲始終未斷、期盼卻年年落空;當年衝在運動最前列的年輕的學運領袖如今也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仍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際,當年的學運領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運動被看作是現代中國的一個重要起點,其意義遠超出了其發起者當年所追尋的目標。1949年以後,五四運動成為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教育的一個圖騰,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八幅巨大的漢白玉浮雕圖案的主題之一,就是五四運動。然而,五四運動也逐漸脫離了歷史、成為只有政府才有詮釋權的空洞符號。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和平集會50多天的青年學生,有感於前輩的歷史擔當,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會紀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繼續五四運動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們的努力最終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國的獨立學者王超華當年參加了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當時是中國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運中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常委會成員。六四屠殺發生後,她被列入當局首批通緝的21人名單。

  •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第九屆研討會,於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國科隆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圍繞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展開。2019年,因迎來“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運三十周年而成為一個特殊的年份。在這樣的背景下召開的本屆研討會更凸顯其重要意義。會議前夕,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