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作者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新疆達坂城一座被稱作是職業技能教育中心的外牆景象。攝於2019年9月14日。 圖片來源:路透社/Thomas Peter/File Photo

最近一段時期,中國政府在新疆,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關押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大赦國際等國際人權組織根據多方收集到的個人經歷講述,認為大批失蹤的維吾爾族人其實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西方獨立學者及媒體也或者通過分析網絡上的官方公開文件,或通過衛星圖片,或者通過走訪少數得以重獲自由的穆斯林,證實了這一事實。據各方估計,這些所謂的再教育營至少關押着一百萬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當地的維吾爾族人,也有哈薩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數族裔。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2018年9月上任以來,已經兩次要求中國全面開放獨立調查人員進入新疆。

所謂的再教育營,更為新疆當地人熟悉的字眼是“學習班”。中國政府並不承認有再教育營。但綜合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可以看出,自2014年起,新疆當局開始在當地組織所謂的“去極端化培訓班”或“教育轉化中心”。2018年10月,中國政府首次在新修正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中增加了有關“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內容,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這些特別關押中心的存在。2018年底-2019年初,中國政府曾組織包括路透社在內的少數外國媒體參觀三處被稱作是職業培訓中心的地點,並通過官方媒體,報道這些中心氣氛如何其樂融融。

但國際人權組織以及西方獨立媒體獲得的經歷者證詞,描繪的則是截然不同的情形。這些中心不僅有虐待,還有酷刑。2018年10月,法新社在整理大量網絡上的政府公開文件時,注意到,許多中心的購物清單中,包含不少警棍、手銬、胡椒噴霧器等與職業教育完全無關的物品。一名39歲的哈薩克族女子3月初向法新社表示,她在被關押期間,曾被迫去不同的工廠勞動,領取的薪酬遠低於官方的最低工資。她的經歷與一些其他媒體獲得的證詞吻合……

中國當局並不否認這些中心之所以存在是反恐目的。但如果說這些中心早期目標確實是針對被看作是極端化傾向的人群的話,自2017年以來,這些中心數字猛增,其中被關押的人員數字也迅速變得龐大,反恐目標似乎正被一種強制同化政策所取代。

旅法維族青年Ali: "中國政府唯一的目標,就是把維吾爾族漢化"

一名旅居巴黎的維族青年近日在一次研討會活動中,接受了我們的採訪。為保護其安全,我們只稱他為Ali, 我們也對他的聲音進行了技術處理。

Ali的母親自2018年4月起被莫名送入學習班。作為維吾爾語文教師的她已到退休年齡,中國政府所說的職業培訓對她來說應該已經毫無意義。她與所謂極端勢力更無任何瓜葛。家人對相關情況閃爍其詞。Ali始終不知道母親究竟關在何處。而那些走出這些中心的人,有些變老,有些人帶病,有些人死亡,這讓他對母親的狀況更加擔心。

他還聽說有人在這些中心被迫吃豬肉。他對此簡直不敢想象。他說:“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敢。這不只是一個伊斯蘭教問題,而是一個民族的問題。我們以前也信過許多(宗)教,但那個時候也不吃豬肉啊!這不是宗教問題,我覺得只能是針對這個民族的問題。

至於母親被送入學習班的原因,Ali說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母親是母語教師,而現在在烏魯木齊沒有母語發展。

Ali 還表示,他在法國留學的朋友,80%在回新疆後,都被送進了這種學習班,如今再無法獲得他們的消息。

Ali說他早年在中國內地上學時,從未感覺與身邊的漢族學生有什麼民族問題。

中國政府為這些中心的存在辯護時,總是強調打擊極端勢力的必要性,但Ali身邊那些被送進學習班的人與極端勢力有什麼或多或少的關係嗎?Ali笑着回答說:“看看剛才站在那裡的人,一個是新疆醫科大學的教授、校長,是醫學博士,你覺得他有極端思想嗎?我覺得沒有。還有新疆大學的校長,你覺得他有分裂思想嗎?我覺得沒有。說實話,我覺得跟任何(極端思想)沒有關係。……這些都是一些有名的藝術家、寫作家、科學家……,他們全部代表這個民族。所以,他們(當局)要先把‘頭’砍掉,然後對小孩子全面漢化。中國政府唯一的目標,就是把維吾爾族漢化。道理很簡單。”

* * * * * * * *

無論名稱如何,中國政府已經因為是否非法關押大批維吾爾人而在國際上成為眾矢之的。2019年3月,聯合國對中國人權狀況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審議程序中,有來自不同國家的346項提議涉及新疆話題。近百個國家要求就此話題發言。由於時間限制,只有十幾個國家抽籤獲得發言機會,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國家。

應該說中國政府面對來自各方的批評,也加強了外交攻勢及公關宣傳。在十幾個獲得發言機會的國家中,只有荷蘭和挪威對中國的新疆政策提出批評,10個獲得發言權的非政府組織中,有6個都立場傾向中國政府。中國政府同時在日內瓦組織主題邊會,宣傳政府新疆政策的成就。代表中國出席第40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的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回應各方批評,稱新疆的教培中心實際上是“寄宿學校”!

中國政府3月18日發表《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根據這份文件,自2014年以來,新疆抓獲暴恐人員近13 000人,懲處參加非法宗教活動者30 645人。


同一主題

  • 法國報紙摘要

    2018年以來新疆關押維吾爾穆斯林行動加速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世界報

    中國捍衛其在新疆的鎮壓政策

    想了解更多

  • 法國報紙摘要

    法國GEO月刊:新疆—中國式地獄

    想了解更多

  •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這一天,她被當局以“現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槍決。那一年她還不滿36歲。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滿腔熱情、虔誠地擁抱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但卻最終成為這個政權堅定不屈的反叛者。半個多世紀之後,屍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顯然仍然是當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區。她的檔案80年代一度開放之後,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獄中寫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書,50多年來,始終挑戰着置他於死地的體制,也開始鼓舞着當代中國越來越多的抗爭者。中國網絡上的紀念文字或討論平台不斷遭遇刪除,但林昭的故事開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國歷史學者、國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國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屬的近代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 4月18日起在香港舉行,會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因此本次會議主題確立為“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會議前夕,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五四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1919年5月4日,北京數千青年學生彙聚天安門,抗議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絕在戰後巴黎和會達成的協議上簽字,喊出“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學生運動引發民眾以及工商業界積極響應,罷課、罷工、罷市等多種形式的抗議活動接踵而來。北洋政府最終未在巴黎和約上簽字,中國共產黨則在1921年應運而生。1949年以後,5月4日正式成為中國青年節,五四運動也被官方定義為“偉大的愛國主義運動”。百年之後再回首,中國官方話語始終高舉五四旗幟,但究竟什麼是五四運動?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樣的內涵?五四精神在當今中國得到怎樣的傳承?我們電話採訪了北京獨立學者、近代史專家章立凡先生。他認為,當今中國的怪現狀,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幟,閹割五四精神。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中美貿易戰談判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中美貿易戰談判

    經過多輪會談的中美貿易談判於4月4日結束了第九輪會談。種種跡象顯示:這場貿易談判已非常接近達成協議。如何評判這場談判?如何解讀雙方在談判中做出的讓步和姿態?對此,旅法學者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人類社會逐漸步入互聯網時代。網絡的迅猛發展徹底改變了人們的溝通和交流方式,無限大地擴展了言論空間,也為傳統媒體帶來巨大挑戰。計算機與網絡進入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大大縮短了信息渠道。為了有效地控制輿論平台,中國政府建立了一套強大的網絡監控和審查系統。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寫的《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詳細地剖析了中國網絡世界的監控和審查制度、並揭露了相關措施引發的一系列冤案。

  •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如期於三月初在北京舉行。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兩會是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召開,經濟議題因此受到格外關注。與往年相比,今年兩會會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畫面卻凸顯了凝重的氣氛,引發種種猜測。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