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一帶一路誘惑意大利 福兮禍兮

作者
一帶一路誘惑意大利 福兮禍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22日檢閱儀仗隊 路透社

意大利準備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這是一個碩大無比,但又爭議無比的計畫,由中國牽頭的橫跨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基礎建設計畫。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計畫?

這一計畫2013年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出,中文名稱“一帶一路”:陸路經由中亞,海路經由印度洋,把中國與歐洲與非洲鏈接起來。

這是一個巨大的計畫,在亞洲和非洲,主要是建設工地,主要由中國提供資金。這些工地包括高速公路、海港、鐵路、工業中心等等。

在北京主導下,“一帶一路”任意程度很高,包括各種投資,外交協議,以及極其多樣化的建設計畫,甚至延伸到拉丁美洲,延伸到極地…..

估計60多國在此框架下得到了中國資金,這是一個巨大的天文數字。據估計,中國已經花費了2000億美元。

從更廣泛的範圍看,中國在相關國家的投資從2014年到2018年中期增加了兩倍,達致4100億美元。根據摩根銀行,中國在“一帶一路”相關國的投資現在起到2027年,將會達到12000億美元。

為什麼充滿爭議?

西方強國,以美國為首,揭露北京的這一龐大計畫有着地緣政治的企圖,他們懷疑中國企圖藉此固化其影響力,控制原材料,消化其過剩產能。

法國總統馬克龍2018年元月警告,一帶一路“不能夠成為新的霸權之路”,將其沿途經過國家置於“附庸國”地位。

法國財政部九月份一份報告指出,超過96%由中國提供資金的建設最後落到中國企業手中,最後,將由中企壟斷其中一些基礎建設產生的紅利。

況且,在給予巨額貸款的同時,中國被指責使得獲其貸款的發展中國家金融“脫軌”,陷入“債務陷阱”,從而使這些國家更嚴重依賴北京,這背後被懷疑涉嫌巨大 的腐敗交易。

蒙古、馬爾代夫、巴基斯坦威脅要脫離一帶一路,而無力償還債務的斯里蘭卡只好向北京讓租其重要的深水港,租期99年。

歐盟指責中國計畫的不透明性,許多計畫被指嚴重缺乏通行的環保和社會標準。

意大利會從中贏得什麼?

參與“一帶一路”之後,意大利有可能增加其對中國的出口。這是意大利加入此計畫的操作者--意大利政府部長Michele Geraci所作的表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國前往意大利之前,在意大利一家報紙上載文讚揚“意大利製造”。

美國至今對此充滿懷疑。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白宮負責人Garrett Marquis說,“我們懷疑意大利會從這一計畫中得到持續的經濟紅利。可能反而使得意大利的名聲受損”。

一些專家認為,作為補償,羅馬應該對北京提出嚴格而具體的要求,從而避免其他歐洲國家諸如波蘭所遭遇的 命運。波蘭埋怨“北京的紅利承諾不過是一紙空言”。

為什麼美國和法國擔憂?

不少歐盟成員國,包括葡萄牙、希臘、匈牙利、波蘭已經和中國簽署了加入一帶一路計畫的框架性協議,但是,如果意大利簽署加入這一計畫,將是歐洲第三大經濟體、同時也是西方七國工業集團第一個成員國加入。

美法的質疑同時在於意大利如此行動將會對保護本國基礎建設會帶來的風險。一些專家指責中國圖謀意大利的戰略港口裡亞斯特海港及熱那亞海港,而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口以及西班牙的畢爾巴鄂及瓦倫西亞港現在已置於中國統領之下。

華盛頓坦率地表明反對:“意大利根本不需要去配合助長中國這一狂妄自大的計畫,使其計畫合法化‘。法國則呼籲面對北京歐盟應協調行動,以避免歐洲出現某種形式的分裂。

2017年,意大利曾站在巴黎和柏林一邊,贊成對外國在歐盟境內投資予以監督限制,尤其是來自中國的投資,現在,這一統一陣線面臨威脅。

不過,巴黎並不反對與北京在任何領域合作,只要這一合作能夠”滿足環保和金融可持續性標準“以及符合對等原則,特別是公共市場准入問題。


同一主題

  •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發大學生自發悼念並成為“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但這中間50天時間中,中共高層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我們今天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

  •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擔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當時震動了中國民眾,引發大學生的自發悼念活動,也成為之後“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以鄧小平為幕後指揮的“六四”鎮壓,徹底斷送了中國上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會氛圍和政治體制改革的最初嘗試,並以非正常方式將反對暴力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排除出局,逮捕了學生民主運動領袖。

  •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敢在習近平定於一尊之時公開發文批評,而遭校方打擊報復停職處罰。這之後,海內外學者聯手掀起的一波波聲援許教授的浪潮,可說是後浪推前浪。

  •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本月底將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論壇仍然面對國際質疑和挑戰,有的國家如馬來西亞警惕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而不斷砍價,有的國家如蘇丹因獨裁統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項目出現潛在風險。而美國政府已經宣布將不會派代表團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

  • 從蘇丹變天看阿拉伯國家街頭革命

    從蘇丹變天看阿拉伯國家街頭革命

    連續數月街頭抗議之後,統治蘇丹的巴希爾總統最後被其軍隊推翻,阿爾及利亞的情形有點類似,在連續數周抗議後,總統最親密的支持者軍隊倒戈,執政二十年的布特夫利卡被迫辭職。自2011年以來,街頭起義動搖着阿拉伯世界,有的推翻獨裁者完成轉型,一如突尼斯,有些則陷入暴力和戰爭而不能自拔,一如也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