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江蘇響水化工廠大爆炸 惡兆 悲劇 醜聞

media 已造成至少68人喪生的江蘇響水化工廠大爆炸現場 路透社

江蘇鹽城響水縣化工廠大爆炸死亡人數已知增至62人,超過600人受傷。這是繼2015年天津濱海新區化工廠大爆炸後又一慘劇,人們在痛悼死難者之餘,質疑兩大問題,這些年化工廠爆炸傳聞不斷,有多少響水一樣的定時炸彈還埋在中國城市中和人口稠密區?為什麼響水當局“屢教不改”,幾年前發生過一次化工廠爆炸事件,當局不但阻撓記者挖掘真相,反而總結出一套”響水經驗“?

 

厲害了“響水經驗”

根據中國媒體報道,這次發生爆炸的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可以說劣跡斑斑“,過去三年內,就受到六次行政處罰。而且,去年2月,中國國家安監總局一度通報該公司存在13項安全隱患,其中幾條設計危險源苯罐的操作不當,正是這次爆炸的源頭。但居然瞞天過海,一年後發生如此慘重的死亡事故。

在同一個響水,2007年發生過另外一起嚴重的造成多人死亡的聯化科技公司化工廠爆炸事件,政府當局硬是大事化小,隱瞞真相,“監視、規避、遣返記者”,網上一篇題為“防火、防盜、防記者”,厲害了“響水經驗”提到當年的響水縣委宣傳部把如此醜行如何轉化為治理經驗。“該文用官方語氣,詳細記錄了當地政府如何阻撓全國新聞媒體記者採訪的“先進經驗”。“好大的官威啊!“防火、防盜、防記者”,將處理安全事故的應急預案用在對付媒體和記者身上,恰恰說明部分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不足。怎麼就不見你拿防記者的法子來防爆炸呢?”

這次悲劇發生後,據報當局又在採取措施大力維穩,嚴控輿論走向,於是,中國網絡上把響水這地方發生的“陳年舊賬”翻了出來。

對記者跟蹤威逼 嚴防死守

這篇中共響水縣委宣傳部2007年12月24日寫的總結彙報題為『沉着應對突發事件 全力做好輿論引導---響水“11.27”事故新聞協調工作的主要做法』。

彙報得意地介紹,響水“11.27”重大爆炸事故發生後,21家新聞媒體的69名記者趕來報道。記者“一經發現…一律將其邀請到五洲賓館安排食宿…任何記者未經同意不允許進入採訪拍照,同時,要求公安部門每日檢查縣城和陳家港大小賓館,旅舍,發現記者入住立即報告。”

“新華社記者鄧華林因臨時有事要回南京,我們立即派專人專車全程陪同。在到達目的地後,仍然與記者進一步溝通,勸阻了他再次來響採訪的念頭”。

中央電視台來了三名記者,“我們在接到報告後,第一時間趕到並說服他們住到統一接待點,同時安排5名同志和一部專車跟蹤服務”,“先後四次成功勸阻了他們的私自採訪活動”,“他們回京時,我們還派車專程把他們送到連雲港,一直等到其登上火車後才返程”。

彙報稱:“在突發事件傳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記者搶發新聞,而是記者搶發的不是政府發布的新聞。”

為了防止記者不採用縣委提供的“通稿”,縣委抽調人員“晝夜巡邏,嚴防死守,堅決勸阻記者私自採訪”,“確保無記者進入傷員病區進行採訪”。11月27日晚,當新華社江蘇分社記者“強行”到縣人民醫院採訪時,該縣組織人員“把記者穩控在傷者病房外”。

該縣縣委除了設法阻礙記者採訪,還設法嚴控信息源。對試圖接觸媒體的市民也有一套控制辦法:“一方面向有關領導彙報,做好應對準備;一方面迅速弄清報料人姓名、手機號碼及其社會背景,通過其工作聘用單位施加壓力…同時,迅速與報料人聯繫…要求其同央視記者聯繫,說明報料與事實不符,勸阻其不來採訪,從而及時化解了一起可能發生的重大新聞採訪事件”。

色誘記者

『中國青年報』記者李潤文談“響水經驗”的舊文和第一財經的相關報道也在被“爭相傳閱”。第一財經日報核實,這篇文章是李潤文本人所寫。第一財政日報2011年2月15日的報道說,2007年響水爆炸發生後,李潤文和眾多媒體記者趕赴當地採訪,李潤文寫到:“事故發生後,鹽城市立即啟動了一套禁止記者採訪的應急預案,不惜採用武力威脅、軟禁記者、重金收買、色相利誘等方式收買記者,阻撓採訪。”

李潤文詳細記錄了自己在響水採訪的遭遇:2007年11月29日,“採訪結束後,記者晚上返回賓館,在正常洗浴後,記者正在休息,幾名濃妝艷抹的女子進入房間,響水縣宣傳部副部長極力攛掇讓記者選一個,到其他房間去做按摩,被記者拒絕。”他還寫道:新華社記者劉兆全也有同樣遭遇,前後有幾撥女子進入房間要為他做按摩,最終沒有得逞。

中國的城市還有多少個響水一樣的定時炸彈

響水新一起化工廠惡性爆炸發生後,很多人痛心疾首,質問,天津濱海化工廠大爆炸剛剛過去幾年,為什麼城市中間還有這樣危險的“炸彈”?還有多少真相被掩蓋?“還有多少人要去陪葬?”

幾年前天津濱海新區化工廠發生災難深重的大爆炸後,據中國媒體披露,中國三分之一的化工廠設在城市附近或人口稠密區。當局三令五申,要求搬遷,然後多年下來,並無多大進展。為什麼搬遷如此之難,據說這是因為層層利益交織,最後往往不了了之。

除了響水縣接連發生惡性事故,在響水所在的江蘇,這幾年也是爆炸不斷,2010年11月,江蘇大和氯鹼化工公司發生泄漏,導致30多人中毒。2011年,當地傳聞化工廠氯氣泄漏,可能隨時引發爆炸,導致當地數十萬居民連夜奔逃,混亂中引發交通事故,造成4人死亡。

一些網民說,響水的爆炸早有預感,但說出去就被當作“傳謠”治理了。有人警告:“那些大大小小躺在中國人口稠密區的化工廠,這樣躺下去,小心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