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響水經驗”

作者
  “響水經驗”
 
已造成至少68人喪生的江蘇響水化工廠大爆炸現場 路透社

3月21號下午,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目前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傷。根據官媒介紹,陳家港化工園區是蘇北第一家取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是響水縣的納稅大戶,但同時也是爆炸污染事故頻發的工業園區。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發生爆炸的這家工廠領導層、管理層均有刑事在案記錄,並多次受到當地環保局的處罰。早在2007年,該園區已經發生過一次類似的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多人受傷,當年各大媒體都曾報道過此事,人們不禁要問,為何當地政府沒有從以往的事故中總結出一套切實有效的防範經驗?

事實是,當地政府的確總結出了一套經驗,但不是如何防範工業事故,而是如何防範記者採訪,如何在重大事故發生時進行有效的輿論導向, 昨天,一篇響水縣宣傳部寫於2007年的經驗彙報材料,再度在網上引發熱議。這篇題為《沉着應對突發事件,全力做好輿論引導》的報告,總結了當年爆炸事故發生後,當地多個部門密切配合、“引導”21家媒體的69名記者採訪報道的若干經驗做法,被網友戲稱為“響水經驗”。   

原文中有如下內容: 2007年11月27日,我縣陳家港化工集中區發生一起重大爆炸事故。事故發生後,我們迅速啟動突發事件新聞宣傳工作應急預案,在市縣領導親自關心過問下,在市委宣傳部的直接指導下,全面展開新聞接待和協調工作。

現將我們的主要做法彙報如下:

新聞記者在第一時間接待到位。對所有來響水採訪的記者,一經發現並確認其身份後,一律將其邀請到五洲賓館安排食宿。

每日統計媒體記者情況,及時向指揮部報告,並提請指揮部控制事故現場,任何記者未經同意不允許進入採訪拍照。同時要求公安部門每日檢查縣城和陳家港大小賓館、旅舍,發現記者入住立即報告。

中央電視台《安全在線》欄目在事發後派出3名編導攝製人員到響水 ,在七天的時間裡,我們堅持以情感人,以理服人,,24小時陪同,先後四次成功勸阻了他們的私自採訪活動,最終使他們放棄採訪計畫。

新聞通稿在第一時間提供給媒體。在突發事件傳播中最可怕的不是記者搶發新聞,而是記者搶發的不是政府發布的新聞。誰第一時間發布新聞,誰就掌握了輿論的主動權,事件處理的主導權。

在事故第一現場,我們派駐的人員晝夜巡邏,嚴防死守,堅決勸阻記者私自採訪。期間,有3批記者試圖翻越聯化圍牆,深入現場採訪,被巡邏組及時發現,當即勸離現場。

新華社是國家通訊社,影響大,權威性強,我們在接待中作為重中之重,分管部長帶一個小組全天候陪同,全程服務,隨時掌握他們的採訪行動方案。

我們以指揮部名義強化縣人民醫院、殯儀館、公安局、安監局、環保局等單位的責任,要求他們積極參與和配合新聞宣傳協調工作,密切關註記者的行蹤並及時彙報;任何單位和個人未經指揮部批准,不得接受採訪。

在接待過程中,我們發現對記者實行集中接待有利有弊;利在便於集中穩控,弊在他們易於互相聯手,互通信息,給新聞協調工作帶來諸多不利。對此,我們採取了集中分散並舉的方法。

我們獲悉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欄目組準備來響水採訪。我們迅速弄清報料人姓名、手機號碼及其社會背景,通過其工作聘用單位施加壓力,同時與報料人取得聯繫,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要求他同央視記者聯繫,說明報料與事實不符,從而及時化解了一起可能發生的重大新聞採訪事件。

以上內容堪稱教科書級的新聞導向“響水經驗”。

2007年廠區爆炸後,《中國青年報》赴當地採訪的記者李潤文在一篇文章中寫道:“事故發生後,鹽城市立即啟動了一套禁止記者採訪的應急預案,不惜採用武力威脅、軟禁記者,重金收買、色相利誘等方式收買記者,阻撓採訪。”   

本次爆炸事件發生後,有網友發帖說:“每次發生公共安全事件後,我都傾向於責難體制,因為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我國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合乎現代政治文明的運行機制,你看看大量維穩,言論打壓,新聞封鎖,就知道這個國家走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如果有言論自由,這些工廠的隱患會及時暴露,如果有選票,這些瀆職的官員會立即下課,如果有司法獨立,這些工廠在不具備安全標準情況下根本無法開工。”

原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張雪忠發帖說:“其實,所謂的輿論引導,絕不是“響水經驗”,而是中國經驗,可以說在一個以言論壓制,輿論管控為基本特徵的國家,沒有任何地方官員敢開信息透明與輿論開放的先例。也許我們應該採取另一種策略了,那就是,通過誠實的思考和表達,直面這個國家的根本問題。”

  •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被禁聲被整肅被被清洗的名單在快速拉長,各種花式罪名開始以當年的文革風範粉墨登場,我們不妨先複習一下文革時期中共為清洗異己分子而曾經使用過的罪名,如:反動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陰謀反黨集團、反動學術權威、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馬克思主義、走資派、死硬派、頑固派、保皇派、兩面派、托派、黑幫、黑線、黑五類、黑爪牙、投降主義、分裂主義、官僚主義、教條主義、無政府主義、賣國主義、爬行主義、享樂主義、唯心主義,野心家、陰謀家、叛徒、特務、內奸、工賊、黨閥、學閥、 …

  •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本周,中國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製造高級黑的能力,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努力打造文明開放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領軍者形象之際,教育部卻傳出幾位教授學者相繼被整肅下課甚至遭軟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一時間,許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瘋轉,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這幾篇原本只迎合小眾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壓言論自由所賜,贏得了眾多讀者的關注和廣泛傳播。

  •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中國兩會期間,官媒與自媒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官媒就像人民大會堂,一片祥和一片自豪,滿滿正能量,什麼突發群體事件負面新聞一概免談,而自媒體反而變成攸關百姓切身利益的信息載體。

  •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中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本周在京召開,說北京進入“戰時”戒備狀態一點不過分。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聽北京“的哥”說,每天早上,從人大代表下榻的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這兩天刷屏社交網絡,畫面是一輛正在過橋的火車,車頂上坐着一頭舉杯自嗨的豬,火車所經之處,行人車輛為之讓路,一看就是配合越南川金峰會的諷刺畫。川金會不歡而散的結局似乎是中國網民意料中的事,只需看看這幅漫畫投射出的嘲諷與荒誕,就不難對八零後獨裁者金正恩做出一個基本判斷: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近日,中國東方衛視聯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檔政論節目,圍繞中國政治,社會,經濟敏感議題,邀請中國研究院特聘教授張維為,以討論會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這是中共文宣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又一次嘗試。為宣傳這套節目,編導組以編前會的形式拍攝了一個短視頻,這個視頻日前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爭議。首先看到的是獨立學者榮劍的發帖:“煞有介事,裝腔作勢,自以為是,一本正經地討論吃屎比吃飯好!”這話聽來粗糙,但觀看視頻後就發現這些用詞並不為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