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視頻: 法專家談歐洲對一帶一路計畫應持何立場

作者
 視頻: 法專家談歐洲對一帶一路計畫應持何立場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上台後全力以赴推出的龐大計畫。 網絡照片

中國主席習近平訪問歐洲將一帶一路計畫推向歐洲輿論的風口浪尖,意大利作為七強國家中率先與北京簽署合作備忘錄受到歐洲輿論側目,觀察家注意到某些意大利政府官員似乎並不十分自在。與意大利政府關係緊繃的法國政府更是藉此機會高調呼籲必須謹慎對待一帶一路,要提防北京的霸權野心,要協調一致共同應對中國,而不要使一帶一路成為分裂歐盟的金蘋果。
那麼,歐洲在對待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問題上究竟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立場?如何評論一帶一路計畫實施五年多來的結果?我們請法國知名學者,法國國際關係學院(IFRI)亞洲中心研究員迪-羅謝女士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與 法國智庫托馬斯·摩爾學院(Institut Thomas More) 中國問題研究員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先生來談談他們的觀點,

法專家談歐洲應對一帶一路計畫持何立場

他們兩人近期推出新書:中國與世界,也可以翻譯成中國是世界。書中有重大的篇幅涉及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在東南亞地區的落實。

法廣: 我們知道,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引發不少東南亞地區國家以及非洲國家的反彈,世界銀行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紛紛擔心一帶一路沿路國家從長遠來看將不堪承受債務重負,另外,國際非政府組織也頻頻譴責中國企業的投資工程缺乏環境考量。那麼,包括法國在內的多個歐洲加入中國牽頭組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是否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認為一帶一路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規畫,它已經被寫入中國的憲法,歐洲當然不應該對此置之不理。而且,一帶一路計畫也存在現實意義,因為東南亞地區許多國家在基礎建設上確實存在需要。所以,一帶一路規畫符合某些國家的需求。因此,我認為歐洲國家,例如法國完全應該加入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參加一帶一路計畫。當然,重要的是旨在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帶一路計畫如何能夠對其他國家帶來實際的利益。這是關鍵所在。因為一帶一路計畫推出六年以後的今天我們發現許多投資計畫,並不一定對投資國帶來利益。多個國家發現現實與投資時的承諾之間存在一定的距離,尤其是在地方就業以及技術轉移等領域。所以,關鍵還在於如何與中國展開談判,我們看到,馬來西亞,巴基斯坦,以及一些非洲國家已經開始同北京展開談判,我們必須密切關注這些談判,關注北京是否有能力調整立場,所以我認為為了拯救一帶一路計畫,習近平政權完全有可能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讓步,而這些讓步就會顯示出中國政府妥協的空間,歐洲應該也可以從中獲益。我們完全可以與中方展開談判,促使中方作出妥協。

法廣: 說到談判與妥協,但是,由於中國政府在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佔有超過四分之一的股權,西方以及其他國家又能夠擁有多大的談判籌碼?如何能夠迫使中方作出讓步?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我們從泰國的例子上可以看到,泰國就向中國政府提出了條件,不接受將鐵路附近的土地畫給中國。雖然中方確實試圖將其意願強加於人,但是中國的投資計畫必須獲得地方民眾的歡迎才能獲得經濟效益,所以,他們也必須考慮當地民眾的意見。當地民眾的意見在各個國家各不相同。我們從馬來西亞的例子上也可以看到。馬來西亞新政府就表示某些項目並不符合馬來西亞民眾的需要,因此必須取消。所以,中方還必須接受新的限制。我們在馬爾代夫,斯里蘭卡也都看到了類似的現象。所以,中國政府必須考慮投資國的反應,因為中國也不希望將自己的錢投資打水漂。中國並沒有那麼強大。比如說,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的財政陷入嚴重危機,巴基斯坦迫切需要資金,但是,由於一帶一路是通過貸款來運作,貸款受惠國也不能承受太高了債務,目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同巴基斯坦方面展開談判,因為他們拒絕給巴基斯坦提供貸款,倘若,伊斯蘭堡貸款的目的是償還北京的債務。所以,今天由於這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導致中方的投資並非毫無風險,所以,北京必須謹慎保護自己的投資。

法廣: 確實,投資國為了捍衛本國的利益必須同北京展開嚴肅認真的談判,然而,要談判好必須擁有籌碼,如果說,馬來西亞,巴基斯坦由於地緣政治因素可以與北京展開談判的話,東南亞以及非洲的一些小國卻似乎除了接受之外,並沒有別的選擇;比如說,東南亞的老撾....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老撾確實是一個十分悲慘的例子,這就是一個明顯的弱國強食的例子,老撾是一個面積人口都少得可憐的國家,七百萬人口,相當於中國昆明一個城市的人口。老撾政府抵抗了六年,甚至九年,最終不得不屈服於習近平。而今天老撾政府明確地意識到一方面高鐵僅僅對中國有益,對老撾民眾並沒有任何利益,而另一方面,老撾政府卻不得不用幾十年的時間來還債。

法廣: 確實,這就是一帶一路項目的問題所在,由於中國政府在資金上的優勢,許多對環境造成災難性破壞,影響當地民眾生活環境的項目,例如印尼的巴丹托魯水壩工程等等在當地民眾與環保組織的強烈反對之下依然能夠啟動上馬,如今工程已經進展了將近一半,當地環保組織儘管已經多次致函項目投資銀行中國銀行,但卻受到一些千篇一律的官方回應:類似我們遵守綠色投資的規則,會對項目不斷進行評估等等。而與此同時,印尼北蘇門答臘島珍貴的瀕危物種卻面臨著被滅絕的威脅。為什麼印尼地方政府對如此危害環境的項目聽之任之?為什麼有些國家,類似馬來西亞,卻可以昂首挺胸地對北京說“不”?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的分析可以說是一語道破,點中了要害:

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其實我覺得應該根據各個國家的情況具體而言。有意思的是往往是獨裁國家最缺乏抵抗北京的籌碼。因為如果有民主換屆選舉的話,例如馬來西亞,反對派可以對北京的影響提出質疑。但是如果是類似老撾,或者柬埔寨這樣的國家,沒有反對派,政府官員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而且這些官員往往都貪得無厭,腐敗透頂,他們從中國投資者手中獲取巨額的賄賂。老撾前貿易部長就是因為貪腐過度而不得不遭政府辭退。還有一些非洲國家的精英階層也同樣對北京十分依賴。

感謝法國國際關係學院(IFRI)亞洲中心研究員迪-羅謝女士 (Sophie Boisseau du Rocher)與 法國智庫托馬斯·摩爾學院(Institut Thomas More) 中國問題研究員 杜波(Emmanuel Dubois de Prisque)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中共未來最大挑戰是導致分裂的內部衝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國著名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和遠東政治專家,現任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的系主任。他長期以來關注和研究中國政治和社會經濟等問題,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國的未來:民主或專制》,對中國政治體制及其走向進行深入探討。

  •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個人一小步 人類一大步:阿波羅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組的回憶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爾-阿姆斯特朗,巴茲-阿爾德林和米歇爾-柯林斯三名美國宇航員乘坐的阿波羅11號從地球的佛羅里達州啟程。它飛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腳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足跡留在了月表。50年過去了,這“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依舊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輝。

  •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王康:習近平和太子黨是六四鎮壓直接受益者

    在對八九六四民運鎮壓的過程中,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無疑是重要的決策者,這位從15歲開始到法國俄羅斯等地留學,在中共內部鬥爭中三起三落的的領導人為什麼會下決心對民眾進行武力鎮壓,給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陰影。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有對六四持何種態度?

  •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從地緣政治看習近平出訪朝鮮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乘專機攜夫人彭麗媛,在多位中國高級官員隨同下抵達平壤展開兩天的國事合作。習近平此行是中國最高領導人時隔14年訪問朝鮮,也被稱為是一次歷史性的訪問。報道顯示,朝鮮極為重視習近平的到訪,接待規格前所未有,習近平也成為第一位在錦繡山太陽宮廣場接受致敬的外國領導人。

  •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安琪:從“六四”出發,構建現代社會的個體尊嚴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專題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流亡報人安琪女士。安琪不僅談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際的感想,也特彆強調,目前紀念六四面對未來的關鍵問題是:政改與換人,誰指望誰?除了反抗專制集權對人的禁錮外,中國所有公民也都應該走出“感性良心價值觀”的禁錮,做有人格價值和公民意識的公民。

  •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大陸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過,香港將成法律黑洞

    繼6月12日香港民眾再度大規模集會,抗議港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之後,香港街頭目前暫告平靜。但6月12日集會活動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對集會活動的定性都進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經,新的抗議活動已在醞釀之中,而二十餘名香港學界和文藝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時發起的接力絕食行動還在繼續。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女士是這次絕食行動參與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這次圍繞港府修改《逃犯條例》努力變現出的堅持與決心。

  • 張倫:我與法廣

    張倫:我與法廣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發生四天之後,全球的中文聽眾第一次從短波收聽到了來自法國的中文廣播,法廣中文部(簡稱法廣)就這樣誕生了! 六月六日,法國世界媒體集團總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Cécile Mégie主持慶祝法廣中文部誕生三十周年活動,法廣中文部總編索菲向來賓簡介了本台創始經過。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了法國塞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社會學者張倫先生。多年來,張倫既是本台忠實的聽眾、讀者,同時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熱心地關注着法廣的發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