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1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作者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清華法學教授許章潤“因文治罪”被撤職停課 推特

本周,中國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製造高級黑的能力,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努力打造文明開放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領軍者形象之際,教育部卻傳出幾位教授學者相繼被整肅下課甚至遭軟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一時間,許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瘋轉,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這幾篇原本只迎合小眾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壓言論自由所賜,贏得了眾多讀者的關注和廣泛傳播。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日前發文,稱許教授目前只是暫停教學和學術工作,接受校方調查,並提出在中國搞批評要守住三原則,第一,不能批評政治體制,第二,不鼓動對立;第三,既要做到微觀真實,還要兼顧宏觀真實。

有網友對這三原則做了個總結:第一,不批評黨,第二,不批評政府,第三,遵守前面兩原則。

有網友阿慶問胡主編:“辛亥革命是反體制不?推翻蔣家王朝怎麼算?”

同為清華大學教授的社會學家郭於華女士日前發表題為《哪有學者不表達?》的文章對許教授的遭遇表達憤怒。

文章指出:“不知許教授的哪一項表達違背了哪一條法律法規?我認為,作為一位法學教授,倡導憲政民主、強調依法治國,原是本職工作、何罪之有?何錯之有?哪有學者不表達?因表達觀點而獲罪,卻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確、不完備的觀點,也有表達的權利,這已是現代社會的基本常識。在一個法治昌明的時代,任何個人、機構都不可置身於憲法法律之上。”

一篇題為《捨得一身剮,誓把習近平拉下馬》的網文這樣寫道:“去年7月,許教授發表了《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宛如平地驚雷,許先生表達了當下中國人普遍存在的八種憂慮,提出八項期待,內容包括:杜絕援外大撒幣,取消特供製度,實施官員陽光法案,個人崇拜亟需剎車,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許先生指出,當今中國領導人毫無歷史感與現代政治意識,更無基於普世文明自覺的道義擔當,不懂時勢大道,卻深深打上文革政治烙印;狂傲之下背離歷史潮流,弄權有數,當官有方,而治國無道。

今年一月,許教授又發表《低頭致意,天地無邊》《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兩篇文章,指出中國是一個超大規模的極權國家,卻拒絕以優良政體升級換代,再度呼籲中共當局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文章作者張傑繼續寫道:“許教授的文章在萬馬齊喑的當今中國宛如一聲春雷振聾發聵,體現一名知識分子的錚錚鐵骨和傲然正氣。一個體制內知名學者敢於如此針砭時弊,是冒着丟飯碗甚至被捕入獄的風險,令人欽佩。比較一下那些打着人民代表旗號的三千代表,有哪一個不是戰戰兢兢充當投票機器?

許先生冒着殺頭的危險說出人所共知的道理,也不會讓習近平醒悟,只會加深中共對知識分子的迫害。習近平和中共的命運會如何?許先生說:話說完了,生死由命,而興亡在天矣。”

最後,用許章潤教授的話結束今天的節目:“當今之世,人民的出場不外三種方式。一是革命,可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會走此絕路。二是選舉。人民具體化為公民,公民換身為選民。萬千選民,養家糊口之餘,手拿選票,在挑選自家代言人的博弈中,表明自己的立場和訴求,實現自己的組織化生存。這是代價最小的政治存在方式。三是遊行示威、集會結社。藉由凡此方式,公民彰顯自己的存在,表達自己的選擇,於討要公道中可能促進公道。至少,它給予弱者以號哭的自由,哭聲震天之時,可能就是石砌的大牆轟然坍塌之際。

時至今日,凡此出場和講理方式,蔚為普世通則,無可避免,胡可閃爍其辭、王顧左右而言他哉!黨國一體的列寧主義式統治,既逆情理,復悖道理,為天理所不容,早已昭彰於天下矣!否則,真是不講理。

為了講理,法律人,站起來;為了過上講理的順暢安寧的日子,億萬同胞,站起來!”

  •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六月底以來,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據中國官媒7月14日引述中國水利部官員的說法,中國已有377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全國16個省市已發布1萬5干次山洪災害預警。中國大江南北暴雨洪災持續。 

  •  黨媒談人權

    黨媒談人權

    七月九號,中共中央黨建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會上提出,要把對黨忠誠納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隨後,一張照片在網上傳播,照片上,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委辦公室三名有身孕的女黨員手捧紅色黨章並排站立,照片配文是:“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月一號是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紀念日,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發文,做出一個大膽假設,他說:“歷史不能假設,但如果大膽地假設一下,中國沒有出現共產黨,後來會發生什麼?” 胡錫進自問自答地設想,如果沒有中共帶領國家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或將變成落後的印度或印尼。 

  •  G20 峰會備受關注

    G20 峰會備受關注

    在全球矚目的G20大阪峰會召開之際,牆內又遭遇一波網絡封號禁言,不禁令人懷疑,中共的四個自信是否確指的是這種每月來一次的封號大姨媽。

  •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在進入今天主題前, 先上一封“關於要求查處個別北京警察,隨意檢查路人手機,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的舉報信”,這封寫給北京市公安局的實名舉報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

  • 守住自由火種

    守住自由火種

    本周,當世界主流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時,國內媒體集體沉默,只有社交平台傳遞着來自牆外的零星信息與照片,於是一位小姑娘在一排警察防爆盾牌前盤腿而坐的照片,一位小男童手舉寫有“守護我的權利”紙牌的照片在牆內社交平台瘋傳。有網友“菁菁樂道”發帖說:“互聯網時代,全世界估計只有東西朝鮮的人才會對世界重大事件的發生一無所知,完全沉浸在意淫的強國夢裡。站在外圍看中國,你會感慨人類還有這麼龐大的一個群體被關禁閉七十年還渾然不知,還自信滿滿!”正如當日網絡最佳網語所說:某國改了憲法  …

  • 六四祭

    六四祭

    三十年前的六月四號,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場和平民主請願運動被一向視統治權高於人權的中共當局用坦克及重型武器碾壓,成千上萬年輕美麗的生命從此定格在紫禁城下,化作遊魂,在天安門廣場上空飄蕩徘徊,只要當局一天不為他們平反,一天不承認自己犯下的暴行,一天不為暴行懺悔贖罪,那些幽魂就會在每年的六月四號凌晨站立在紫禁城下,提醒朝堂上的統治者,你們無論披上什麼樣式的新衣,都掩蓋不了你們反人類反文明的暴虐本性,六月四號永遠是你們赤身裸體無處躲藏被世人鞭撻審判的日子。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