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5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5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1次播音-北京時間6-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洛桑尼瑪回應北京西藏白皮書:中共在西藏實施“黨奴制”

作者
洛桑尼瑪回應北京西藏白皮書:中共在西藏實施“黨奴制”
 
中國暫時對外國遊客關閉西藏。 照片:警察在達勒喇嘛出生地Taktser村入口處的一個檢查站。03/09/19 REUTERS/Thomas Peter

中國國務院3月27號發表了題為《偉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書,除了前言和結束語外,主要內容包括十個部分,涵蓋歷史社會政治宗教和生態等主題。中國官媒稱,白皮書通過數據和事實,系統闡述民主改革60年來,西藏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但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中央政府官員反駁白皮書說,中共對西藏實施殖民專制雙重壓迫,認為中國政府用‘民主改革’這樣一個名詞來混淆視聽,其實就是“集體化運動”,這些運動讓西藏民族經歷了巨大的苦難。

西藏問題雙方可以說是各自表述,由於缺乏透明的媒體監督機制,西藏的實情難以為外界所知。正如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發表聲明說,如果西藏人民的情況真的像白皮書所說的一樣好,那麼中共應該向聯合國獨立觀察員、記者和外交官提供進入西藏的機會。而大家都知道西藏今年也是達賴喇嘛出走西藏60周年,,中國政府有以特殊的地理條件為由對西藏進行兩個月的對外封鎖, «自由入藏》的這個要求目前看自然是很難得到實現的。

本次專題我們請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事務聯絡官洛桑尼瑪先生來就中國西藏問題白皮談談他的看法,聽聽他對西藏現狀和歷史的了解。

法廣:首先是這個白皮書的標題,《偉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你如何看?

洛桑尼瑪:其實“民主”這個詞都是諷刺性的,因為中國到現在為止都是一個黨國,是一黨治國。所有的政府機構,軍隊和警察和人民都必須服從黨的領導而不是國家憲法領導,因此根本就沒有憲政可言。

所以(在白皮書中)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等等詞彙都是一種錯誤的概念,不存在民主也不存在改革,到現在為止,一直是由一個黨來控制這個國家,(在西藏)不僅是殖民和專制,還有宗教方面的洗腦,文化清洗和種族同化的政策。不僅是這些 ,共產黨從始至終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在西藏做什麼呢?就是對藏人的精神進行清洗和洗腦。但他們始終佔領不了藏人的精神領域,因此他們在西藏不僅僅實施殖民主義,而且在西藏對上千年的傳統精神信仰完全摒棄乾淨,用共產黨的思維來培養新的黨奴,就是黨的奴隸。他們平時說廢除了封建統治,但他們實際上是建立了黨奴制。

法廣:中國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被告知,西藏在解放軍進入前實施的是十分殘酷的農奴制,正是共產黨將農奴解放了出來,猶如中國內地的土改解放了貧下中農一樣,您了解到的有關歷史情況如何?

洛桑尼瑪:首先,雖然西藏當時是一箇舊的時代,跟中國在滿清統治下是封建制度一樣。但是西藏是一個以佛教精神為主的政權,因此更是具備慈悲精神和以慈悲為懷的治理方式。在中共進入西藏前,西藏從沒有出現過大饑荒,沒有出現過餓死人的情況。

其次,西藏在十三世達賴喇嘛時期及幾乎廢除了中共現在還在執行的死刑制。當時監獄裡的重罪囚犯都可以到街上乞討,只是受到一定的管控而已,西藏也曾有富戶統治下的農民比富戶更富的局面。所以,當時在西藏也不是共產黨形容的那種殘酷黑暗的封建農奴制。共產黨把他們所學到的俄國沙皇的農奴制照搬到西藏,目的是為了宣傳進軍西藏與統治西藏的合法性而採取的片面的宣傳。這根本就是違背了當時的歷史事實。

法廣:白皮書中說,在共產黨的領導下,解放和發展了西藏的生產力,西藏人的生活與當年也不可同日而語,有巨大的改善……您如何看?

洛桑尼瑪:這是他們平時標榜的,但是出現過很多歷史性的笑話,比如三年大饑荒就是共產黨的統治下出現的餓死人的情況。他們說西藏發展了生產,我倒想問究竟發展了什麼樣的生產力呢?自從中共開始進軍西藏開始,就不僅屠殺了西藏當地的精英人士,而且還造成了很多動植物品種的滅絕,他們進藏後大量掠奪動植物資源,還摧毀和破壞了很多具有歷史價值的珍貴文物。

他們說的提高了西藏的生產力又指的是什麼呢?是提高了共產黨掠奪西藏資源的生產力。共產黨把大批的低端人口移民到西藏壟斷和開發西藏的資源,使西藏的生態環境惡化。

法廣:但白皮書在提到西藏生態狀況時也說,60年來,藏區的生態文明建設得到加強,森林覆蓋率,野生動植物的數量也得到提高等。這和您的說法完全相反......

洛桑尼瑪:先看看對西藏的資源掠奪。從我記事起就知道,整座整座的山上植被遭砍伐,通過大江把木材運送出去,導致原始森林成片遭到毀壞,後來種植的是單一品種的樹木,完全無法修復。

實際上,共產黨對森林的大面積開發不僅在西藏進行,在東三省和北方的老工業地區,礦產和森林資源也被大量開發,沒有進行生態方面的治理,導致了中國連年霧霾和沙塵暴,也導致中共中央領導的住處也遭到了環境污染。同時還有長江中下游地區嚴重的洪澇災害,原因也是長江上游地區的森林資源被毀壞的特別嚴重,礦產資源的開發導致水土流失特別嚴重,江澤民時代的總理朱鎔基才不得不採取恢復長江上游森林資源的措施。這是他們被迫所為,並非有所警醒,因為他們自己也成為了受害者。實際上,西藏的生態環境惡化的不得了,比如拉薩周圍鐵礦石的開發造成了飲水資源被污染,使牛馬飲後也成批死亡。

法廣:白皮書中說,中共進藏六十年保障了宗教信仰的自由,也實現了各宗教真正的和諧,您如何看?

洛桑尼瑪:宗教信仰自由在西藏根本不存在。說實話,提倡宗教自由對共產黨的權利基礎,也就是黨奴和愚民政策會產生直接的威脅,因此他們特別害怕人民擁有自己的信仰而變得難以控制,因此他們極力地將宗教變成“社會主義宗教”,讓寺廟的僧人都要學習共產黨的黨章和黨綱,這是非常荒唐的!甚至將領導人的照片都要放在廟堂中。

還有,西藏人最忌諱的還有共產黨的黨旗。中共自己標榜是用烈士的鮮血染紅的旗幟,但佛教最忌諱血紅色,因為這象徵屠殺聖靈,是對佛教慈悲情懷的褻瀆,共產黨還是強迫寺廟裡的僧人學習共產黨的思想,包括愛黨,要以黨的領袖和佛教領袖的畫像同時放在廟堂里,這完全是對宗教的褻瀆!另外,他們也肆意奪取選擇宗教傳承人的權利……

法廣:白皮書中說,到2018年為止,已經有91個活佛得到政府的批准和任定。既然已成事實,當地民眾如何和他們進行交流?民眾能否接受這些“按照自治區各級政府任命”的活佛?

洛桑尼瑪:他們選出來的這些活佛大部分是以統戰和共產黨的思路為基礎的。共產黨統禦一個宗教團體的人物和機構就是統戰部和政協。共產黨在選擇下一代活佛時最根本的原則是:必須以共產黨的思想,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為重要的指標。不能否認這些活佛中也有人具有很好的修養,有些活佛是共產黨直接參與選擇。

藏族人民自己也看得很清。由於尊者達賴喇嘛提倡所有的藏傳佛教信徒要當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信徒,首先要對自己的上師和活佛嚴格進行推敲,看看他們是否夠資格,不要盲目信仰。因此,在這一方面,藏人的修養也得到不斷提高。如果有一個對共產黨特別忠心,以共產黨的思路和他們合作,是所謂的“共產黨選出來的活佛”的話,老百姓根本就不會認同,因為他們進行的不是清凈的修行,而是一個參與世俗的爭權奪利的人,這一點老百姓很清楚。

不管共產黨選出來多少活佛,老百姓也會看他們和普通的僧人有沒有真正的修行和境界,或他們持戒如何,是否能達到真正僧人的境界。比如共產黨選出來的班禪大師被老百姓戲稱為“假班禪”,根本不信他。所以,有時候共產黨讓他去做宣傳他也無法拒絕,也是被迫的,到了西藏後就裝模作樣到處走走,共產黨也強迫當地的老百姓,尤其是公務員去朝拜,而且即使是下了命令,還是有人拒絕去。

所以這些都是他們自編自導的,根本無法控制一個根深蒂固的信仰。

感謝洛桑尼瑪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想了解更多

  • 要聞解說

    洛桑尼瑪:中國西藏問題白皮書對“中間道路”的解釋是主觀臆斷

    想了解更多

  • 要聞解說

    洛桑尼瑪談北京的西藏白皮書

    想了解更多

  • 《八九民運史》作者陳小雅:歷史應該有一種精神 但誰來把握?

    《八九民運史》作者陳小雅:歷史應該有一種精神 但誰來把握?

    今天的89六四特別節目的嘉賓是《八九民運史》的作者陳小雅女士。六四三十年過去了,但這段中國民主運動的重要事件依然被中國政府定性為“反革命暴亂”,有關歷史資料更是在中國遭到全面封殺,民眾難以知道真相。原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副研究員陳小雅用三十年的心血,歷盡包括被解職在內的艱辛歷程,經多次修改完善,終於完成的130萬字歷史研究巨著,可以說填補了歷史空白,也還給這段歷史一個真相。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二 )----與鄧小平對錶

    [提要]86年,鄧小平再提政治體制改革。這次鄧明確提出要研究政治體制改革問題。趙紫陽抓住鄧重提改革的時機,開始系統布局,從問題研究入手,分出長遠目標與近期目標,並且審時度勢,在不刺激黨內老人反彈的策略要求下,穩步推進。用鮑彤先生的話,這叫做“與鄧小平對錶”。

  • Charles Tesson:《春江水暖》是一部震動心弦讓人一見傾心的影片

    Charles Tesson:《春江水暖》是一部震動心弦讓人一見傾心的影片

    第72屆戛納電影節是中國電影入圍最多的一次電影節。從主競賽單元的金棕櫚大獎及一種矚目單元,到平行單元的導演雙周以及影評人周,華語影片無處不在。其中,中國大陸導演刁亦男以及台灣導演趙德胤的出現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他們兩位導演早已頻頻出現在多個國際電影節。而大陸導演祖峰以及馬楠的出現卻是中國影評人的一大驚喜。此外,對中國電影來說,本屆戛納電影節的最大驚喜應該是入圍國際影評人周的兩部影片,邱陽的短片《南方少女》以及顧曉剛的影片《春江水暖》。《春江水暖》還被選為影評人周的閉幕片,可見該單元評委對此一影片的偏愛,中國影片被挑選為閉幕片,這在影片人周五十多年的歷史上還是首次。中國影片上一次入圍此單元還是在2011年。

  •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首映片與有關阿蘭·德龍的爭議

    第72屆戛納電影節首映片與有關阿蘭·德龍的爭議

    美國導演吉姆·賈木許(Jim Jarmusch)的新作《The Dead Don’t Die》《喪屍未逝》將是今晚電影節的開幕片。該片同一天也將在法國全國上映。同往年一樣,電影節尚未正式拉開帷幕,相關的爭議卻早已經滿城風雨。

  • 第72屆戛納電影節中國影片首次入圍所有重要單元

    第72屆戛納電影節中國影片首次入圍所有重要單元

    第72屆戛納電影節周二將拉開帷幕,遠離了2017年的Netflix的喧賓奪主以及2018年演藝界么metoo運動的沸沸揚揚,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似乎終於言歸正傳。第72屆戛納電影節挑選了哪些精彩的影片?評委都有誰?哪些導演以及明星將參加今年的戛納電影節?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改歷程(一):政治體制改革的緣起

    六四三十周年回顧中國政改歷程(一):政治體制改革的緣起

    [提要]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曾有過一次走向現代民主政治的機會。但是隨着六四事件的發生,這個機會被徹底葬送。結果中國成為一個經濟發展、權貴集團任意尋租、政治全面回歸毛路線的怪胎。這樣一個中國,對世界力量的重組,對人類社會的走向,會產生何種影響,是一個需要認真思考的、迫在眉睫的問題。所以,回顧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歷程,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也是對八九年中國人民所煥發的政治激情和英雄行為的最好紀念。

  • 學者王康細談五四百年反思 :一場愛國青年運動的變質

    學者王康細談五四百年反思 :一場愛國青年運動的變質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感覺,越是熟悉的或者從小被灌輸的某些特定的概念,反而越少去進行更多思考,去探討其中或背後的真正涵義。比如,對那些從小在中國長大,經過少先隊、青年團乃至共產黨逐步培養的中國青年人來說,每年的五月四號就是“青年節”,紀念1919年五四青年運動。但會有多少人去真正思考五四究竟有何價值和意義?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