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1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我言說,故我在

作者
我言說,故我在 中國 路透社

四月五號清明節,是寄託哀思的日子,多年來,人們在這一天利用社交平台 祭奠追思那些在中共極權暴政下慘遭殺害的著名公知和反抗者,如林昭,遇羅克,馮春元,張志新等等,這份因言獲罪並慘遭槍決的名單可以很長,用網友的話說,人們祭奠他們是因為他們維持着整個民族的精神高度和道德底線。

今天,這份祭奠名單因中共對知識分子及言論自由的再度打壓又多了一項內容,有網友發帖說:“清明節,給我曾經的五個微信帳號燒紙錢,它們被人隨心所欲地殺死了,我沒能力為它們報仇雪恨,只能祝願它們在九泉之下安息。”

另有網友發帖,向3月27號以來瘋狂建群瘋狂傳播真相及瘋狂尋老友的死磕派們致敬。有網友將微信封面圖做成花圈,以緬懷那些再不會更新朋友圈的烈士。

近日,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重慶師範大學唐雲老師因被學生舉報而遭校方整肅事件在知識界引發巨大反響,告密和整肅已觸及到知識分子的底線,引發教師群體的反彈,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公開發聲,聲援遭校方政治迫害的教師們。

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教授楊濟余發表題為《我言說,故我在》的教師獨立宣言,公開支持他的同事唐雲教授,他在文中寫道:新“坑儒”運動或新“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短期內將一發難收,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 收擡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這不是什麼新玩意兒。

禁言令從2500年前的古希臘和中國幾乎同時肇始。蘇格拉底的對手在辯論中打了他一耳光,蘇格拉底笑道:‘他說不過我,另無他法,只好打我。”

41年前,說不過北大才女林昭的警察,也只好用槍彈讓她永遠不再說話,但述說林昭英雄事跡的歷史話語此後絡繹不絕,而劊子手被永久咒詛的審判詞也擲地有聲、字字泣血。”

清華大學許章潤教授的校友,著名學者資中筠先生日前發表題為《哀清華》的網文,對清華大學令人髮指的墮落深表痛惜,她在文章中寫道:“大約兩年前見到許教授,他已說起課堂上有一學生舉止可疑,詢問之下, 該生坦言是領受了任務,記錄彙報老師的講課內容。據說每月有一定報酬, 而且持續三年就可以保研,此職務還有一名稱日“信息員”。而這名學生並不意識到這種行為之不光彩,只當一份勤工儉學的工作(!)從那時起,這就不是個別現象,培養學生告密、揭發老師成為學校的“正常”“教育”內容。 至於新一輪焚書坑儒早已開始。在各個領域 劣幣驅逐良幣,豈止學校為然。”

一篇題為《許章潤教授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的恐懼》的網文這樣寫道:“當一個不得人心的領導人和他的政權違反常識地開歷史倒車的時候,他們常常並非不知道民眾的不滿;只是傲漫而又狹隘的不介意民眾如何想,他們需要的只是民眾的恐懼和服從。這是一個令人諫懼的政治局面,沒有人知道這個國家將走向何方,統治者需要的只是不惜代價地維持統治,而民眾卻只有無可奈何地服從和等待。一旦有人大膽地將絕大多數民眾心中的不滿和恐懼公開表達出來,它就會迅速變成統治者的恐懼。將民眾的恐懼變成統治者恐懼的人 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社會前進的引領者。 許教授就是這樣一個民族英雄,他說出了絕大數中國人想說而不敢說的心裡話。而清華大學對他的所謂處理,則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最高領導人和統治集團的恐懼。”

一篇題為《蘭生於庭下,不得不除!》的網文,直言新反右運動已拉開帷幕,文章寫道:“反右運動打斷了中國人的脊樑, 知識分子群體被剿滅,導致毛和中共發動荒唐的“大躍進”、‘,人民公社,以致最終造成國民經濟瀕臨全面崩潰,餓死四千多萬人的慘禍。
但習近平是不會汲取歷史教訓的,因為人民的生死與他無關,他關心的是他所代表的權貴集團,能否將父輩的紅色江山代代相傳, 能否永享榮華富貴?中共的紅朝與金家王朝是同一貨色,極權主義的結果就是奴役人民。但習近平的新反右運動必將以失敗而告終。理由為:一,40年改革開放已經讓人民接受了普世價值。中國人儘管自私、功利,但並不愚蠢 。二,中國社會已經是多元社會,與世界融為一體,沒有極權主義封閉的生態環境。中共與互聯網的戰爭結果只能以慘敗收場。中共的網上柏林牆崩潰只是時間問題。三,沒有辦法斷絕知識分子的經濟來源。四,習近平無法使極權主義自圓其說,也無法真正遏制腐敗。 習近平如果不將憲政民主自由人權、公平正義當成政治追求, 習時代沒有希望,也沒有出路。”

  •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六月底以來,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據中國官媒7月14日引述中國水利部官員的說法,中國已有377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全國16個省市已發布1萬5干次山洪災害預警。中國大江南北暴雨洪災持續。 

  •  黨媒談人權

    黨媒談人權

    七月九號,中共中央黨建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會上提出,要把對黨忠誠納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隨後,一張照片在網上傳播,照片上,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委辦公室三名有身孕的女黨員手捧紅色黨章並排站立,照片配文是:“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月一號是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紀念日,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發文,做出一個大膽假設,他說:“歷史不能假設,但如果大膽地假設一下,中國沒有出現共產黨,後來會發生什麼?” 胡錫進自問自答地設想,如果沒有中共帶領國家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或將變成落後的印度或印尼。 

  •  G20 峰會備受關注

    G20 峰會備受關注

    在全球矚目的G20大阪峰會召開之際,牆內又遭遇一波網絡封號禁言,不禁令人懷疑,中共的四個自信是否確指的是這種每月來一次的封號大姨媽。

  •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在進入今天主題前, 先上一封“關於要求查處個別北京警察,隨意檢查路人手機,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的舉報信”,這封寫給北京市公安局的實名舉報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

  • 守住自由火種

    守住自由火種

    本周,當世界主流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時,國內媒體集體沉默,只有社交平台傳遞着來自牆外的零星信息與照片,於是一位小姑娘在一排警察防爆盾牌前盤腿而坐的照片,一位小男童手舉寫有“守護我的權利”紙牌的照片在牆內社交平台瘋傳。有網友“菁菁樂道”發帖說:“互聯網時代,全世界估計只有東西朝鮮的人才會對世界重大事件的發生一無所知,完全沉浸在意淫的強國夢裡。站在外圍看中國,你會感慨人類還有這麼龐大的一個群體被關禁閉七十年還渾然不知,還自信滿滿!”正如當日網絡最佳網語所說:某國改了憲法  …

  • 六四祭

    六四祭

    三十年前的六月四號,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場和平民主請願運動被一向視統治權高於人權的中共當局用坦克及重型武器碾壓,成千上萬年輕美麗的生命從此定格在紫禁城下,化作遊魂,在天安門廣場上空飄蕩徘徊,只要當局一天不為他們平反,一天不承認自己犯下的暴行,一天不為暴行懺悔贖罪,那些幽魂就會在每年的六月四號凌晨站立在紫禁城下,提醒朝堂上的統治者,你們無論披上什麼樣式的新衣,都掩蓋不了你們反人類反文明的暴虐本性,六月四號永遠是你們赤身裸體無處躲藏被世人鞭撻審判的日子。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