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1次播音-北京時間6-7點
RFI法廣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1次播音-北京時間6-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5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5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作者
廖天琪女士談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會議
 
獨立中文筆會2016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 4月18日起在香港舉行,會期三天。2019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紀念,因此本次會議主題確立為“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會議前夕,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法廣:首先請簡要地介紹一下,今年香港會議的宗旨。

廖天琪:今年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這個新文化運動對二十世紀中國的政治、文化和教育等各個領域的影響,及對知識階層的思想啟蒙與碰撞,可謂至深至遠。五四運動標誌着青年學子將愛國、獨立思考的情操訴諸行動,為後世青年新生代走出象牙塔,投身社會運動,過問時政,豎立良好的榜樣。繼之而起的新文化運動更是中國知識份子向國家威權、陳腐的儒家思想、僵化束縛人的禮俗制度挑戰的勇敢舉動。

這次會議的前夕,收到了國際筆會會長Jennifer Clement 給我發來的祝賀信,祝我們筆會在香港的會議成功,連她這樣的西方人都知道五四對中國現代化發展的意義,她指出五四精神的再現對中國當代很重要。這令我十分感動。

二十世紀是一個動蕩的時代,世人不僅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也忍受專制獨裁的荼毒  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這兩種極端而反人性的意識形態非但還沒有完全消逝,新一類的危機又再出現。伊斯蘭恐怖主義,戰爭、暴力的影子擴散全球。尤其令人憂心的是打着共產主義旗號的中國,至今不肯放下這面腐朽的旗幟,讓中華大地的十數億人口生活在沒有自由、民主和法治的威權體制中。五四精神的傳承還是不能抵禦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嗎? 重新檢視歷史,回顧五四,前瞻未來,是我們的時代責任。這就是我們這次會議提出五四精神的主要目的。

法廣:今年恰逢“五四運動”一百周年。突出“五四”運動的話題有着怎樣的特殊意義?

廖天琪:本次會議的主題是「百年五四」,從五四到六四,中間有七十年,從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過去,到底五四先賢提出來的「德先生」和「賽先生」有沒有光臨華夏大地?至少在中國「德先生」至今還是蹤影全無。今天中國的民主化程度還不如當年德先生被提出來的北洋軍閥時代,那時候學生上街示威抗議,最多被警察用警棍追着打,事後北大校長一抗議,政府還要賠禮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機槍掃射示威群眾,死了多少人至今是個謎,是國家機密。 如今的中國是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聲音。這怎不令人興嘆今夕何夕,日子怎麼倒過來過了。

至於「賽先生」,大家都知道中國的科技發展十分迅速,電子電訊工業在許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方面,幾乎有超前其他工業國家的趨勢。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所謂的5G,中國的華為就在技術上比其他日本、韓國、美國、澳大利亞的都似乎有較多的優越性。無人駕駛的汽車已經不新穎了,美國、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測試。德國的幾家大汽車公司如奧迪、奔馳和跑馬都已經在中國的大城市北京、上海、無錫測試了,不用多久,無人駕駛汽車就會逐漸通行世界各地,它將改變我們的生活和環境。

我們的世界的確已經進入了數據化時代,「賽先生」的幽靈在中國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窺視一切,干預一切,判決一切。可怕的是「賽先生」只是一個面具,面具後面是專制獨裁老大哥。沒有「德先生」、沒有民主,只有「賽先生」、只有科技的中國,將是一頭噬人怪獸。這是每個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都應當明白的。

法廣:近年來,獨立中文筆會都將年會地點選擇在香港,這一選擇一定應該不是出於偶然吧?

廖天琪:當然不是。獨立中文筆會近年來,每年均在香港舉行年會,香港離大陸近,便利大陸筆會會員出席會議。香港前議員劉慧卿女士說:希望筆會每年來香港舉辦會議,「只要你們能來,就表示這裡還有一點點自由。」我們在香港開會,也是一種「造勢」,發出反對專制政體的「異音」。另外,看中共當局是否對我們會員們放行,也是一種探視政治寬緊的「風向標」。

法廣:2019年獨立中文筆會年會將頒發多個獎項,請談談設立這些不同獎項的初衷?

廖天琪:我們這次準備頒發三個獎項。每個獎項的設立都有一定的意義,鼓勵作家們拿出勇氣說真話,同時也鼓勵女性作家,因為她們的處境更加困難。

在介紹這三個獎項之前,我先說說今年頒發的特殊獎:劉曉波紀念獎。大家都知道,劉曉波先生是我們以前的會長。他死於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是為了自由、為了言論自由、為了中國更好的前途、為了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而貢獻出了他的生命。我們設立劉曉波紀念獎,就是把劉曉波的一個雕像頒發給得獎人。設計這個雕像的人是德國的一個雕塑家,他的名字叫Richard Hillinger。按照他設制的這個劉曉波的頭像,我們製作了好幾個,頒發給專門在最近幾年特別為劉曉波和劉霞的自由而聲援的人。今年我們把這個雕像頒發給香港的律師何俊仁先生。何俊仁律師多少年來都一直在為劉曉波夫婦奔走。同時他也支持中國的異議分子,為他們維權和辯護。這是一個特殊的獎。

另外我們還設了三個其他獎項。一個是原來叫做“自由寫作獎”,現在改成、前幾年改成“劉曉波寫作勇氣獎”。因為在中國要自由寫作是需要特別的勇氣的。今年獨立中文筆會將頒發「劉曉波寫作勇氣獎」給兩位非常勇敢的維權人士,一位是筆會會員、「民生觀察網」的創辦人劉飛躍,他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8年被判刑五年。另外一位是唐荊陵律師,本會榮譽會員。唐荊陵倡導公民不合作運動,於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今年六月他應當刑滿出獄。

第二個獎是“自由寫作獎”。“自由寫作獎”是獎勵一切能夠有獨立精神的、以中文寫作的作家。本屆的自由寫作獎得主是本會會員譚松先生。他以調查土改和研究右派歷史而著名。他的《長壽湖:1957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是一本向歷史取證意義非凡的作品。譚松先生現居美國。

第三個獎也很特殊,這個獎叫做“林昭紀念獎”。大家都知道,林昭是在六十年代被捕、受迫害致死的一位女性。她是一位非常非常勇敢的、敢於向獨裁政權挑戰的女性。為了紀念她,我們這個獎取了她的名字。本會會員劉艷麗多年來從事寫作,在網上公布與國保的對話,因言獲罪於2016/17被羈押八個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尋釁滋事」,今年1月庭審,但未宣判。劉艷麗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獲罪,在庭上為自己辯護,大義凌然,擲地有聲。她是本會今年「林昭紀念獎」的獲獎人。

  •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第九屆研討會,於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國科隆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圍繞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展開。2019年,因迎來“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運三十周年而成為一個特殊的年份。在這樣的背景下召開的本屆研討會更凸顯其重要意義。會議前夕,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亦武:子彈+鴉片獨裁模式讓西方面對一個關口

    廖亦武:子彈+鴉片獨裁模式讓西方面對一個關口

    八九六四30周年之際,旅德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推出《子彈鴉片 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法文版。書中記錄了9名因為六四而被中國當局冠以“六四暴徒”標籤判刑的當事人的故事。這些人原本只是安分守己的普通人,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他們只是或近或遠地關注着北京街頭那場和平卻也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但1986年6月3日軍隊開槍的消息讓這些普通人衝冠一怒。他們的命運從此被徹底顛覆。他們多被判以重刑,而出獄後面對的是一個已經全身心投入利益追逐的社會,他們當年的勇敢與付出已經被社會所遺忘。廖亦武希望以他的記錄為這些普通人留下一份歷史記憶,也希望警醒世人:子彈之後的鴉片不僅讓開槍者鞏固了政權,而由此形成的“完美獨裁”也正威脅西方的民主。4月初,廖亦武在巴黎接受法廣採訪。

  • 陳破空:一帶一路與惠澤於當地國家和人民的馬歇爾計畫南轅北轍

    陳破空:一帶一路與惠澤於當地國家和人民的馬歇爾計畫南轅北轍

    4月25-27日北京舉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從與會國家的數量看,與兩年前舉辦的首屆高峰論壇相比,今次“一帶一路”論壇的規模似乎有所擴大。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西方大國,如英法德及日韓等亞洲經濟強國,繼續保持上一屆的做法,沒有高層領導人出席、僅派出代表;美國則一改上屆做法、沒有派代表與會。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剛剛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樣,會議集聚了來自多方的中國人權衛士。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曾在會議召開前向本台表示:會址之所以選擇在香港,主要是將其作為一種探視中國國內政治的「風向標」。今年,這一「風向標」標出了什麼?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表述了她的看法。-

  •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法學者:林昭還沒有被真正平反

    4月29日是林昭的忌日。1968年的這一天,她被當局以“現行反革命”罪在上海秘密槍決。那一年她還不滿36歲。林昭原名彭令昭。她曾滿腔熱情、虔誠地擁抱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但卻最終成為這個政權堅定不屈的反叛者。半個多世紀之後,屍骨至今不知所在的林昭顯然仍然是當政者眼中的敏感禁區。她的檔案80年代一度開放之後,又再度被封存。她在獄中寫下的大量文字、甚至血書,50多年來,始終挑戰着置他於死地的體制,也開始鼓舞着當代中國越來越多的抗爭者。中國網絡上的紀念文字或討論平台不斷遭遇刪除,但林昭的故事開始走向世界。2018年,法國歷史學者、國家科研中心(CNRS)和法國高等社科院(EHESS)下屬的近代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Anne …

  •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章立凡:五四百年怪現狀:用科學打壓民主

    五四運動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1919年5月4日,北京數千青年學生彙聚天安門,抗議示威,要求北洋政府拒絕在戰後巴黎和會達成的協議上簽字,喊出“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學生運動引發民眾以及工商業界積極響應,罷課、罷工、罷市等多種形式的抗議活動接踵而來。北洋政府最終未在巴黎和約上簽字,中國共產黨則在1921年應運而生。1949年以後,5月4日正式成為中國青年節,五四運動也被官方定義為“偉大的愛國主義運動”。百年之後再回首,中國官方話語始終高舉五四旗幟,但究竟什麼是五四運動?五四精神究竟有怎樣的內涵?五四精神在當今中國得到怎樣的傳承?我們電話採訪了北京獨立學者、近代史專家章立凡先生。他認為,當今中國的怪現狀,正是打着五四的旗幟,閹割五四精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