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作者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鮑彤(左)與趙紫陽(右)1986年合影 網絡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擔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當時震動了中國民眾,引發大學生的自發悼念活動,也成為之後“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
以鄧小平為幕後指揮的“六四”鎮壓,徹底斷送了中國上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會氛圍和政治體制改革的最初嘗試,並以非正常方式將反對暴力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排除出局,逮捕了學生民主運動領袖。

從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到“六四”開槍,50天中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這些都是每年“六四”紀念中的討論話題。

在今天的紀念節目中,我們採訪了在“六四”後入獄的最高級別中共官員鮑彤先生,他當時是中共中央委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書,中共中央政治改革研究室主任。他為我們復盤30年前這段歷史的起點,即胡耀邦逝世後,學生為什麼兩次上街?誰是“六四”鎮壓的策畫組織者?以下是鮑彤先生的談話內容:

很多人把學生上街說成是一次上街,不對的,其實是兩次上街。第一次是為了追悼胡耀邦,為什麼要追悼胡耀邦?因為胡耀邦是好人,這是一個理由,但是追悼好人不一定要上街啊?還有一個理由是什麼?就是因為胡耀邦是被鄧小平搞下去的。這麼兩個理由使得學生上街的,這是第一次學生上街。

第一次學生上街,是有組織有領導的嗎?沒有人領導,沒有人組織,自發的。為了悼念一個好人胡耀邦,為了這個好人無端地被廢黜了,大家更加沉痛,因此出來表示哀悼。就是為了表示“我認為:鄧小平是錯的,胡耀邦是對的。”就是這麼個意思。學生表達之後就滿足了,因此在胡耀邦追悼會後,學生們就陸陸續續回到學校里去了。當然也有一些學生還沒有回去,主要是外地的,他們可能要在北京探親訪友再看看。

第二次學生上街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第二次學生不僅出來上街了,而且人數更多了呢?因為是鄧小平要他們出來。我這個話,大概很多人不同意。鄧小平不是說不喜歡學生出來嗎?不對的,鄧小平要學生出來。鄧小平怎麼要學生出來上街的?就是通過4月26日的人民日報社論,說這是“動亂”,把悼念耀邦的學生說成是“動亂”。這是給學生戴上一個政治帽子,而且是一個可以鎮壓的政治帽子。

學生已經開始回到學校,而且大部分學生已經回到學校,本來這個過程是自然而然的,如果按照當時(中共)常委的決定,(學生上街)這個事情就沒了。

當時的常委決定是三條,是趙紫陽提出來的,他說:第一條,追悼會已經結束,我們要勸學生回校繼續上課。實際上這也是多數學生的要求和行動,他們正在回學校。

第二,趙紫陽說:千萬不要動用警察,除非發生打砸搶燒這類事情需要警察維持秩序,不能動用武力。動用軍隊?更是連想都沒想,沒有人想過要動用軍隊。

第三條,趙紫陽說,學生實際上是有些要求的,有很多要求。這些訴求怎麼解決呢?我們用開展“社會協商對話”這樣一種方式來解決。

紫陽說的“社會協商對話”,既是紫陽提出來的,也不僅僅是紫陽提出來的,而是中共13大決議的內容。

1949年以來毛澤東的體制是什麼呢?就是發生了社會矛盾,要在黨的領導下解決。紫陽則提出:應當通過“社會協商對話”來解決。什麼意思呢?即:不是在黨的領導下解決,而應該由社會各個群體間互相協商,根據大家可以達成的共識來解決。也就是說要建立一種社會協商的制度來解決社會矛盾。這確實是趙紫陽提出來的,但也不是趙紫陽個人的意見,而是中共13大決定裡面的話。

聽眾朋友,由於時間關係,我們明天再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內容。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鮑彤談六四(四):圍繞4-26社論我與紫陽的談話

    想了解更多

  • 習近平欣賞的胡錫進文風成中國官媒標配

    習近平欣賞的胡錫進文風成中國官媒標配

    中國文革時期,當時一言九鼎的江青扶植出八個革命樣板戲。半個世紀後時光倒轉,大陸官媒最近紛紛模仿《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文風語言,只因中國一號強人習大大看上了胡總編。

  • 法國黃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無可比性?

    法國黃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無可比性?

    2019年夏季全球多地氣溫高企,而在烈日炎炎的香港,從6月到8月,“反送中”運動的熱度更高。兩個月來,這一運動會讓人想起法國的黃背心運動。誠然,中法兩國國情無法相比,香港和港人也具獨特性,法國黃背心和香港反送中有無可比性?確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

  • 香港困局滑向危局:林鄭寸步不讓逼港人上樑山?

    香港困局滑向危局:林鄭寸步不讓逼港人上樑山?

    北京方面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最新表態已明白無誤傳遞出以下明確信息:第一是對兩個月來香港反送中運動的5個訴求,他們毫不讓步沒有任何餘地。第二:如果抗議港人被逼上樑山,香港走上所謂“不歸路”,責任將全在香港示威者一方,北京和林鄭自己卻毫無責任。第三,北京對香港示威的定性升級至“顏色革命”和“恐怖主義苗頭”的高度,為下一步鎮壓行動埋下伏筆。

  • 北京把“恐怖主義苗頭”威脅大帽扣向香港示威者

    北京把“恐怖主義苗頭”威脅大帽扣向香港示威者

    近來,香港反修例示威行動再升級,在持續幾天的“萬人機場接機”行動後,香港多區再有示威行動,警民衝突級別升高。港府仍然迴避港人的5項訴求,而北京則拋出“恐怖主義苗頭”的威脅大帽。

  • 愛潑斯坦自縊? 陰謀論甚囂塵上

    愛潑斯坦自縊? 陰謀論甚囂塵上

    愛潑斯坦不僅僅富比連城,而且與美國政壇關係密切,前總統和現總統、英國安德魯王子都屬於他的朋友圈。他被指控對未成年人進行大規模性犯罪交。8月11日,突然發現他在紐約監獄中上吊。他真的是自殺嗎?陰謀論鵲起。

  •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對法媒談香港危機及中美貿易戰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對法媒談香港危機及中美貿易戰

    澳大利亞前總理、中國通,在中美決策層有許多熟人現在在紐約擔任亞洲協會主席的陸克文接受法國『世界報』採訪,談了他對香港危機及中美貿易戰的看法,對前者,他認為中方不會冒着危險出兵香港;對後者,他認為習近平和特朗普都有年底前達成貿易協議的願望。

  • 特朗普被金正恩耍了?

    特朗普被金正恩耍了?

    特朗普在對待伊朗和朝鮮核問題的立場截然相反一直令人不解,對前者窮追猛打,“六加一”辛苦談判十幾年達成的協議也要撕毀;對後者,寬容過度,儘管最近朝鮮又在世人眼皮底下放彈,特朗普寬容地笑笑:沒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