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00點至20:00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6 11h00 GMT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作者
廖天琪:「一國兩制」在香港幾乎蕩然無存
 
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 獨立中文筆會




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會議剛剛在香港落下帷幕。像往年一樣,會議集聚了來自多方的中國人權衛士。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曾在會議召開前向本台表示:會址之所以選擇在香港,主要是將其作為一種探視中國國內政治的「風向標」。今年,這一「風向標」標出了什麼?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表述了她的看法。-

法廣:首先請簡要地介紹一下本屆會議的情況。哪些人出席了會議?會議是否完成了預期目標?

廖天琪:這次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舉行年會和頒獎典禮,香港方面來了很多的人。如:何俊仁律師、著名記者程翔、還有前政治家長毛(梁國雄)、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士,像香港原來的記協主席麥燕庭女士。當然,還有我們筆會的一些會員,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有些會員出來之前受到警告,他們就沒有辦法前來。但是,還是有一、兩個冒險提前數天趕到香港,可以說逃過這一劫,順利地來參加會議。也有幾個人在出關的時候被攔下來了。另外還有原來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女士,因為時間衝突,她剛好在馬來西亞,所以沒有趕上,但是發來了祝賀詞。台灣方面,我邀請的一位歷史學者,因為有安全顧慮,不願前來香港。


我們沒有把會議的目標設得太高,因為我們打算通過這個會議試一試北京的態度,是不是能夠讓我們順利地召開這次會議。然而這次會議還是並不特別順利,但是我們達到的目標遠遠超過預期。因為會議在香港受到了媒體方面的關注,有很多報道、受到很多重視。

在會上我們給何俊仁律師頒發了「劉曉波紀念獎」,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獎。是我們最近幾年開始設立的,把它頒給當年營救過劉曉波、以及後來營救劉霞、出過很多力的國際知名人士,包括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艾巴迪女士(Shirin Ebadi),她是伊朗的一位律師, 至今還流亡於倫敦,我們筆會兩年前在瑞典馬爾默 (Malmö)開會時,將劉曉波紀念獎頒發給她。這一次通過頒獎典禮引起了媒體很大關注。因此我認為我們達到了預期目標。

法廣:您曾在會前向我們表示: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舉行,是一種探視中國國內政治寬緊的「風向標」。請談談,本次香港峰會這個「風向標」測出了怎樣的結果?

廖天琪:我剛才已經說了,我們感到這次會議在準備期間並不順利。我和潘永忠(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先生是從德國過來的,還有從澳洲過來的齊家貞女士以及其他從各地趕來的人士。我們一到香港,香港文化界人士就跟我們說,現在香港的局勢越來越緊。各方面,包括出版業、新聞業都感到這種政治壓力。

為什麼說我們這次碰到了比以往更多的困難呢?首先,在開會的場地方面、租借場地就碰到了一些難題。以前我們有一些可能性,比如在香港的大學裡借到會場來召開會議。但是,這一次我們嘗試了很多地方,都沒有辦法。筆會舉辦的會議幾乎不大可能在大學這樣的正式學術機構裡面召開。我們也聯繫了其他方面,但是出於各種原因,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開會場地。最後我們在一個比較大的天主教的書店裡面舉行了這次會議。所幸這個場地非常地好,不僅寬敞,而且氣氛也很溫馨。另外,我剛才說過,我們的會員出來不是那麼容易,他們受到的阻力比往年更多。往年我們參加會議的人,有十幾、甚至二十個,但是這次來的不是很多,大概只有十、或者十一位出來了。在香港開會確實可以視為一種測試北京政治動向的風向標。

法廣: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邀請了香港銅鑼灣書店經理林榮基先生。他發出了怎樣的感言?

廖天琪:林榮基先生是一位非常敢言的出版界人士。大家都知道,當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幾位負責人都被抓了。包括出版人桂民海,是我們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到現在還沒有被放出來,我們都不知道最後會怎樣。但是林榮基和其他三位先後都被放出來了,其他出來的幾位不大說話。但是,林榮基不僅是這一次,他也出席了2017年我們舉辦的上一次會議。他說:香港的出版業,大家都可以感覺到,是愈來愈蕭條了,這與銅鑼灣書店當年發生的事情有直接的關聯。連我們外來的人在逛書店或跟業內人士談話時,明顯地觀察到香港的出版業每況愈下,有很多的書店關門,政治高壓直接扼殺市場經濟,沒有辦法經營下去。不僅出版業蕭條,同時有一些雜誌刊物也都出於各種原因停刊了。

林榮基先生非常敢言,因為從個人來說,他的後顧之憂稍微少一點,他沒有太多的家人受到牽連 。他表示,香港不說言論自由已經受到那麼大的打擊,如果這種政治高壓再繼續下去,真的就不知道一國兩制還有什麼意義,歷史上中英談判定下來的約定就變成了一紙空文。他的表述贏得大家非常強烈的共鳴。因為來參加會議的人都是文化界、出版界、新聞界的業者。大家對於這些變化是感同身受。

法廣:香港的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目前處於怎樣一種狀況?

廖天琪:其實何俊仁律師和曾經入獄的程翔先生都對這些問題重複地強調:情勢非常地嚴峻。特別是香港前記協主席麥燕庭女士,她舉出了很多例子,從事新聞工作,會面臨巨大的危險。即便不是新聞從業者,一個普通人也會動則得咎。 香港目前正在醞釀修改一些法律,其中有一條叫做「煽惑罪」,根據這個罪名,任何人只要在網上散布或者散發一些文章或言論,讓中國官方覺得不合適的話,散發對象如果超過500人,你就要負法律責任。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有臉書等社交平台,絕大部分都超過500人,等於人人可以因言獲罪。這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法令,一旦獲得通過,可以說將人人自危。麥燕庭也提出來另外的法令問題,其中一個就是「引渡條例」。我們以銅鑼灣事件為例,銅鑼灣書店店長李波先生是英國籍,而發行人、老闆桂民海是瑞典國籍。這兩個人都不是中國國籍,也不是持香港證件的人。但是桂民海是從泰國被綁架回去、李波在內地被抓捕。也就是說,每一個人,包括外國人,都可能會被無理逮捕並引渡到中國。這是違反國際法的,非常厲害、而嚴重的法令。一旦通過,不僅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對新聞從業人員和寫作人員造成恐嚇,事實上也是對每一個公民的權利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別說言論自由,連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了。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電子時代,幾乎每一個人都有社交媒體,只要你喜歡閱讀,看到一些好的文章,願意傳給朋友,哪怕是一篇保健的文章,只要是不符合中央的意志的話,你就可能獲罪。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們把你暗地裡定罪了,並不告訴你,也不抓你。先放在那裡備案,到他們覺得有政治需要的時候,隨時就可以抓人,這變成了一個無法無天的恐怖社會。我真不希望看到事情走到這一步,現在是每一個香港人覺醒的時刻,大家要站起來,反抗這種套在每個公民頭上的枷鎖。總而言之,香港的「一國兩制」幾乎已蕩然無存了。

  •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陳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夠意識到:中國民主化是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運參與者、倖存者及政治犯組成的中國民運代表團-“台灣民主人權參訪團”,在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迎來三十周年的前夕抵達台灣訪問。代表團得到台灣總統蔡英文等政要的會見。台灣方面向代表團介紹了台灣的民主化發展進程,同時期盼中國大陸儘早邁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團在台灣期間,還出席了在台灣舉辦的89六四30周年紀念活動。代表團名譽總顧問、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廖天琪: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直接間接地催生了中國的公民運動

    “八九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今年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雖然並不算十分漫長,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謂不算短。當年投身這場運動的熱血青年,如今已進入中年,許多人流落他鄉,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壓力,有些人經受着精神鬱悶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壓,英年早逝。他們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願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朱耀明牧師與黃雀行動:港人做了一件很光榮的事

    1989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規模青年學生爭民主和平示威活動曾意外地成為團結海內外華人的一條特殊紐帶。當時主權尚未正式回歸北京的香港迅速捲入其中,從捐款、送帳篷等各種形式的聲援活動,到5•21百萬人大遊行,港人始終滿腔熱情地關注和支持着這場自1949年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街頭民主運動。六四屠殺發生後,香港更成為眾多被北京當局追捕的民運人士的逃生跳板。來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幫助不少處境危險的學運領袖由香港逃往海外。這也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黃雀行動”。2014年隨香港爭普選和平佔領中環行動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線的朱耀明牧師,當年就參與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動。他接受本台電話採訪,介紹了他參與救援行動的經歷,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對香港社會的深遠影響。

  •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王丹談“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記憶、再次出發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門學運迎來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這一天,大批中國學生與民眾走上街頭,發出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疾呼。這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後以血腥鎮壓而告終。三十年來,為“六四”平反的呼聲始終未斷、期盼卻年年落空;當年衝在運動最前列的年輕的學運領袖如今也已進入知天命之年。他們中的許多人至今仍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際,當年的學運領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廖天琪:科隆研討會首次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

    以中國人權與民族問題為主題的2019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不久前在德國科隆落下帷幕。本屆論壇為該組織舉行的第九屆研討會議。中國民運敢於直接面對港台問題與民族問題,構成本屆會議的特點。與會各方人士密切關注中國人權狀況以及台灣與香港面臨“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論壇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介紹了本屆會議的情況。

  •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訪王超華:五四百年紀念與八九學運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運動被看作是現代中國的一個重要起點,其意義遠超出了其發起者當年所追尋的目標。1949年以後,五四運動成為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教育的一個圖騰,天安門廣場上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八幅巨大的漢白玉浮雕圖案的主題之一,就是五四運動。然而,五四運動也逐漸脫離了歷史、成為只有政府才有詮釋權的空洞符號。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和平集會50多天的青年學生,有感於前輩的歷史擔當,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會紀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繼續五四運動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們的努力最終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國的獨立學者王超華當年參加了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當時是中國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運中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常委會成員。六四屠殺發生後,她被列入當局首批通緝的21人名單。

  •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談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

    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第九屆研討會,於2019年5月19-21日在德國科隆舉行。本屆大會的主題圍繞中國的人權狀況與民族危機展開。2019年,因迎來“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八九-六四”民運三十周年而成為一個特殊的年份。在這樣的背景下召開的本屆研討會更凸顯其重要意義。會議前夕,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秘書長、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接受了本台的採訪。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