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嚴家祺希望王滬寧為六四翻案並自爆逃港期間住向華勝家

media 資料圖片:嚴家祺。拍攝年代不詳。 中文網絡照片 DR

曾經在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的嚴家祺,自六四事件後流亡海外已30年,他在美國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時說,他對當今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當年有知遇之恩,希望王能夠讓六四恢復真相,翻六四的案。在訪問中,嚴家祺坦誠道出他在逃港期間,曾居住有江湖背景的影圈名人向華勝的家,更形容除了中國大陸之外,香港是他第二個家。

嚴氏夫婦現居馬里蘭州的老人宿舍,環境優美,但記者認為,嚴心中悲痛似乎比10年前更深。傷痛,不只是回不了中國,更是源於悲憤中國正義不彰,源於對妻子高皋的內疚,源於毀了拯救者一生,亦源於舊友、中共七常委之一王滬寧埋沒良心。一度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的嚴家祺承認,他曾經在飛機喝酒發癲,在醫院附近大叫,儼如狂人,不是他做錯了事,只是認為中國一直懲罰做對事的人。“如果我不寫聲明?是不是對她們會有點影響”,嚴有時會在自責,心裡抑鬱。

嚴家祺說自己連累身邊人,連自己有時也責備自己,“一個是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她們,我一想到她們就感到,應該說共產黨害了她們,我看到如果……哎呀,如果我不寫聲明,是不是對她們會有點影響,我感到有一些對不起她們,像(前總書記)趙紫陽就對不起”。

在訪問中,嚴主動提起王滬寧這位他昔日的好友。嚴對王有知遇之恩,兩人多次共同外訪,沒有嚴的推薦,王根本無法認識江澤民及胡錦濤,更遑論後來的“三朝帝師”。嚴說:“我也希望他聽一聽:讓六四恢復真相,翻六四的案,六四不是暴亂,而是共產黨對人民的犯罪行為!我希望他能夠為中國、香港、六四恢復真相作出貢獻,如果不做這件事情,中國的問題,他個人,也都會出現新的問題”。

嚴越說越激動,再次差點哭起來:“六四的案不翻,我要發瘋,我希望王滬寧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看着我的眼晴,看着我流眼淚的眼睛,請他們去看看天安門母親,請他去丁子霖家裡去看一眼,你先不翻案,去看看人家可以嗎,都30年啦。”

嚴家祺自言有兩個祖國,一個是中國,另一個不是現居的美國,而是香港。六四後官方通緝23名知識分子,嚴想自首,但後來決定來香港,初時入住已故的永盛電影公司老闆向華勝家中。嚴坦言,當時有7人參與拯救,部份更是非親非故,“只要有一個人說是不管了,那我們就永遠被抓起來”。

嚴透露,6月4日當局鎮壓天安門後,他當日隨即離京抵達上海。當時身在北京的妻子高皋剛離家,便收到來自香港營救兩人的電話,但她沒意識到事態嚴重性,因此沒把電話號碼記下。後來官方公布通緝23名知識分子名單,嚴想自首,但已身處南方的他,得知香港方面一直想營救他們,他於是致電回京,經過種種聯繫,終於聯絡到香港有關人士。嚴回想:“這個(香港)電話救我們命”、“這個環境非常複雜,一個一個人,一共7個人,這7個人中間,只要一個人說不管,我們就出不來了”。

他透露這7個人,有很多都不認識,“他們是冒着生命威脅來救我們呀,所以我很感謝他們”。他透露流亡香港時,住在向華勝的家,“幫我們的幾個人有林道群、李志華、陳達鉦他們的兄弟,還有何俊仁”。他指出,何一直無透露曾幫過自己,他後來才知何有份幫忙。記者曾嘗試聯絡何,但他沒有回應。

嚴家祺同年6月19日抵達香港,22日離港。事緣當日明報頭版刊出了《喬石李鵬覬覦總書記,楊李力主處死嚴家其》的報道,香港亦變得不安全,法國及港英政府立即安排離開。港英政治部當晚將嚴氏夫婦打扮成警察,在機場“執勤”並出境,然後乘坐飛機正式到法國。儘管夫妻倆六四後只在香港短短三天,但他感激各界營救,說:“我把香港也當祖國。”

愛港之深,嚴家祺非常留意香港新聞,特別是近日引渡條例。他知道近年香港新一代對於六四沒有情懷,不覺得有意義,嚴認為今日香港司法正在動搖,正正與六四未有平反及伸張正義有關。他說:“(六四)這個案在美國是翻了,但要在中國的土地上翻,如果一個國家連這個都不能恢復真相的話,這不可能有法治。這麼多人死了,包括丁子霖的兒子,趙紫陽被軟禁10多年,導致這國家政權的更替,如果不恢復真相的話,中國就是黑暗,司法的黑暗。香港司法開始黑暗,這黑暗是中國的黑暗已到了香港,所以要翻案。”

他相信:“為了香港更好,為了台灣,六四是個關鍵,六四維園每年悼念,心裡有正義,國家沒有正義,國家能搞好嗎?”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