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香港教育“有功”本地中學生正確描述六四輸給國際校生

media 全球網傳王維林北京六四阻擋坦克圖片 網絡照片

香港的初中中國歷史教科書涉及六四鎮壓民主事件,內容都用了“武力驅散”、“釀成流血衝突”,但沒有提及開槍或出動坦克,根據香港Now電視新聞報道,有中史老師因此認為傳承這段歷史的責任,落在老師的身上。在此同時,根據一項調查報道,香港本地學生正確描述六四事件者,較國際學校的學生還要少一成。

根據Now的調查新聞報道,很多時下的初中教科書都隻字不提坦克車清場以及解放軍向要求民主學生開槍。例如天行教育出版的教科書,只是指中央下令軍隊清場,釀成“流血衝突”;而現代教育研究社2014年出版的教科書,則以“武力驅散”形容清場,注釋中提及傷亡人數眾說紛紜。現代旗下的另一本教科書,只有約百多字提到軍隊進場後事件得以平息。

報道又指,有教科書改版後內容也有變,教學圖書出版的教科書2009年版提到,“事件平息後官場貪腐之風仍未遏止”,2014年新版就刪去此段。

報道指出,預計明年實施的初中中史科修訂課程大綱,繼續沒有包含六四事件,而教授中史科已有20年的老師陳仁啟都感到灰心,尤其擔心新一代老師不會主動抽出六四來教授。陳老師接受訪問時認為,傳承這段歷史的責任,顯然要落在老師的身上。

此外,根據蘋果日報報道,該報訪問了就讀本地及國際學校的中學生,了解他們對六四的認識與態度。

結果顯示,超過八成本地學生、以及接近七成國際學校學生都聽過六四事件,主要資訊來自學校。然而只有四成本地學校學生能正確描述六四事件,比國際學校學生還要少一成。

報道指,有本地學生誤以為六四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有關,也有人與南京大屠殺混為一談。調查又發現,七成國際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本地學校學生只有一半。全部受訪者中,僅一學生表示曾參與集會。

該報上月於上水、天水圍、中西區共訪問30名本地中學生,有25人表示聽過六四,但當中僅12位同學能準確描述六四事件,五人錯誤描述。有“胡說一通”六四的學生說,事件是1964年在九龍發生,當時有坦克車駛入香港;亦有上水學生回答六四背景時說:“中國被迫簽了一些不平等條約,所以他們想為祖國增多一點榮耀感。”

逾六成受訪學生表示,就讀學校有教六四。多名學生表示曾在周會中聽過教師講解六四。有上水中學生表示,教師每年六四都會穿黑衣回校向學生講解,更會在美術課講解六四藝術品背景。

調查發現僅一半本地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而且無人參加過。即使表示關心六四的學生,也有人表示沒聽過維園六四集會。另有學生缺席燭光集會的原因是“年年都遇到考試”、“第二天要上學”,或質疑集會過於和平:“好像坐完了就悼念完了,沒什麼用,中共都不會聽你訴求,也不會……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中共有沒有想認這件事呢?沒!”

當問及中國是否需要有民主,有25位同學表示需要,並能簡單解釋何謂民主,但仍有多名受訪同學聽到這問題時顯得猶豫,或不想回答。有上水學生的回應是:“我會不會被人斬頭?(民主)是需要的,那裡都需要嘛。”

記者連日來的問卷調查過程中,約三分二本地學校學生拒絕受訪,或趕時間,或一聽見是關於六四就表示不願受訪,亦有人受訪但不願上鏡。其中一次,當記者截停兩個學生詢問時,學生問:“可以講的嗎?”二人商量後表示:“這裡是上水。”說完便離開。上水屬新界北區,較其他受訪地區更接近大陸。

蘋果記者又走訪九龍塘、何文田及黃竹坑,訪問了31名國際學校學生,當中21人聽過六四,16人能正確描述事件,比例較本地學校學生高,甚至有九龍塘學生能清晰闡述五四運動的學生抗爭情況。另14人未能描述六四,其中一人指去過港大的國殤之柱,但不知道與六四有關。另有一位學生誤指六四為“日本人殺中國人”,與南京大屠殺混淆。

相對六成本地學校學生指學校有教六四,國際學校學生只有三成五表示歷史課中有教六四,當中一成半從教師、同學口中得知,有教師以六四解釋中國如何隱藏歷史。部份受訪學生表示從家人口中認識六四,一名來自北京的國際學校學生說,軍隊當年鎮壓清場時,其舅父於天安門廣場受傷;另有四人從互聯網得知事件;有學生因一張諷刺中國網絡審查的“坦克人”網絡迷因(meme),開始對六四產生興趣。

接近七成國際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僅一人去過,有學生更指“我住維園(附近)都沒特別聽過或見過”。

當問及中國是否需要民主,僅四成表示需要,另四成不確定,兩成拒回答。不過有學生認為中國正步向民主,亦有學生反問“什麼是民主?”同一個問題,來自內地的三名學生回答時,先用普通話商量,猶豫再三後才答“或者”。

記者另外問過十多名國際學校學生,中國是否自由,大部份人答不自由,僅一位指自由;另有數人認為一定程度上自由,有學生則妙答“有錢人就自由”,亦有學生說“香港應該保持現狀,不受中國干預”。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