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六四三十年 北京死悄悄

media 2019年6月4日,警車窺伺的天安門廣場,森嚴死寂的北京。 路透社

六月四日這一天,在北京,幾乎什麼都看不到。要找到30年前那場屠殺的痕跡么,很難找到。天安門廣場的血跡早已擦乾,人民英雄紀念碑上的彈孔也已模糊不清。

報紙上沒有一條有關那場屠殺事件的報道,不管是正面的、反面的,一個字都沒有。『人民日報』六月四日頭條刊載着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垃圾分類作出重要指示,唯一的是胡錫進的環球報大着膽子慶祝:“可喜的是六四成為一個被遺忘的歷史事件”,但只是英文版,對外不對內。

此地無銀三百兩

天安門廣場四周增設了關卡,一些街道和地鐵站關閉,除了巡邏隊,到處是暗哨。外國記者被禁止拍攝廣場中國國旗升旗儀式。略略令人驚詫的是比較偏遠的北大校門口,也森嚴壁壘地立着幾個穿着制服的警察或者是准警察。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特派記者巴默手持六四事件照片,試圖在北京街頭隨機訪問,很快被警方發現帶走拘留六小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六月三日重新使用官方幾十年一貫語氣,指六四事件是一場“政治風波”,好像在糾正魏鳳和國防部長在新加坡所說的那是一場暴亂,但這些話在隨後公布的文字記錄上刪節的一個字不剩。六月四日,耿爽被記者追問的不耐煩,王顧左右而言他,記者追問六四事件,耿爽回答“中國所選擇的發展道路完全正確”,記者再問:所謂的“正確選擇”是什麼,耿爽反詰記者“打破沙鍋問到底”,把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講述了一遍。有記者問天安門事件是否可能重演,耿爽反問記者:“你有這方面的擔心嗎?”然後大談起中國夢,要如期“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稍稍有點異樣的是美國駐中國大使館,4日早上發推說:“1989年6月4日,武裝部隊衝進天安門廣場,強行驅逐要求民主的示威者,至今對死亡、受傷和被捕人數沒有官方說明”,推文還附上美國國務院資訊局網站製作的『天安門大屠殺後30年』英文版。美國使館經常把一些敏感內容發布在微博上讓中國網民知道,中國當局常常忍者不刪。已有許多中國網民留言,要求美國使館在微博推出上面的內容,讓中國人知道真相。

六四三十周年,美國以天安門大屠殺形容三十年前中國發生的那場流血事件,中方發言人嚴辭反擊,但發言人的話也只是讓外國媒體知道,當局小心翼翼全力控制,不讓自己的人民知道世界在發生什麼。也希望自己的人民忘掉三十年前發生的那一歷史性事件。

做得過分了,反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中央社援引北京軍區某干休所電子告示:“根據上級指示要求,6月4日是敏感期當天,人員車輛非急需不得外出,在外期間嚴禁到天安門周邊、使館區等敏感區互動。望老首長和阿姨諒解。”

微信微博據指“凡提了那事的,全封了。” 北京甚至迫使資訊供應商攔阻路透社有關六四事件的報道,儘管路透社的相關新聞在天下流傳,北京需要堵住的就是中國人的知情權。

可是,六四這件事很難就這麼擦掉,三十年前,幾千名外國記者站在天安門廣場,中國示威者的絕食、請願、抗爭,記者們留下來大量的圖片、文字記錄。鄧小平下令開槍後的血腥場面,都有大量視頻在全世界流傳。

中共當時慌亂了,在全世界的攝影燈面前開槍鎮壓徒手學生。鄧小平下令把坦克開進北京城,在舊皇朝的宮殿前,在新王朝的中南海門前,他們大開殺戒,且在全球記者眼皮底下,這在人類史上可謂首次。

被殺死的孩子,他們的父母還在,是故有“天安門母親”群體,她們每年在這個時候為死去的亡靈祭奠,今年也不例外。“天安門母親”群體發起人張先玲和十幾位罹難者家屬,周二前往北京萬安公墓祭拜,她們是在“公安安排下進行”,並且不準其他人參與拍攝,然而她們的悼詞、她們祭拜的場面自由亞洲電台都報道了出來。

六四屠殺後不少人逃亡在海外,許多是知識分子,學生領袖,三十年來,他們中許多幾乎不停地在向這個世界講述那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殺。曾參與六四鎮壓的前解放軍軍官李曉明,六四之日在台北紀念晚會上現身懺悔。

即便在嚴密控制的中國國內,也有零零星星的紀念。根據自由亞洲報道,中國各地悼念六四方式各出奇謀,有的以禁食方式,有的燃燭,有人做紙船,晚間放上蠟燭點燃,順流漂走。還有人在超市貨架上把貼有數字標籤的飲料瓶按照896430排列等等。當然,許多異議人士如北京的高洪明、查建國、何德普、齊志勇等人、獨立學者高瑜或被公安軟禁或被強迫旅遊。

在中國以外,不要說美國、法國、西方諸國每年都有許多祭奠六四死難者的活動和演講,在台灣和香港有盛大的祭奠,即便在被視為親中的泰國,也有人祭奠六四。周二,一群來自泰國法政大學和朱拉隆功大學的學生就在中國大使館前舉辦紀念六四活動。他們舉着泰文、中文、英文寫的牌子,上面寫着:“起身對抗不公義”,“我們記得1989”。

參與鎮壓的李鵬還在世

中共高層當年參與鎮壓的人,鄧小平已故,李鵬還活着,他有一個願望,把他包括記述六四前後內容的『李鵬日記』活着時出版,但當局害怕他的日記披露出不利的信息,不允許出版。六四事件,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4月15日之死是導火索,之前的1987年,中共召開黨內生活會,罷免了胡耀邦的總書記。那次既無國法又無黨法的“生活會”上,中共元老薄一波扮演了急先鋒,他指控胡耀邦親日,列出多條“罪狀”,就這樣幫助鄧小平砍掉了他的“左臂”。香港近日出版的『最後的秘密』一書,披露中共六四之後兩次秘密會議的27份文件,薄一波也出現在那次會議上,他沒有王震跳得那麼高,但比他陰險,他支持開槍鎮壓,抨擊趙紫陽,幫助鄧小平砍掉了他的“右臂”,當然,這些事不僅僅是薄一波的功勞,他的表現只是太過分,留下了痕跡,他當時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紅二代的“江山”還在,薄家的繼承人,最有希望入常的兒子薄熙來二十年後被送進了大獄,正式成為我黨的犯人。

這些事海外都知道,中國不願做傻子的人也多少知道,他們或者聽父輩講,或者自己翻牆,當然,當局的洗腦也很成功,有些年輕人對六四一無所知,這不能怪年輕人,怪當局洗腦,有一天,他們一旦意識到這點,可以想象憤怒的程度,在台灣讀書的大陸學生李家寶就是在知道六四及中共許多歷史真相後,挺身而出反共。他的做法有點像文革前被洗腦的一兩代人,文革中後期覺醒,意識到自己曾經受騙後非常憤怒,成為毛時代的掘墓人一樣。

不少觀察人士認為,關於六四,在全世界留下了這麼多資料,只要想思索,想聽想看的中國人,有一天都會知道。只是知道得越晚,對掩蔽真相的騙子越痛恨罷了。秦始皇曾焚書坑儒,習近平這個時代根本做不到。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