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突如其來恐怖: 瑞士人今天如是敘述30年前六四

media 1989年6月5日北京長安街照片

三十年前,瑞士廣播電視集團的記者在蘇黎世國際機場遍尋從中國回來的旅客。當時抵達蘇黎世機場的遊客描述了抗議者和士兵之間的對峙。一名遊客說:“恐怖真是突如其來。軍隊成批到來,學生則向他們扔石頭。士兵第一天沒有開槍,但在第二天,那個周日就開始了。”這場鎮壓震驚了許多外國記者、外交官、投資人,也導致許多國家政府,包括瑞士政府,開始重新思考與這個共產黨執政國家的政治及經濟關係。瑞士新聞說但在歐洲各國,最初的憤慨很快變成了漠視,之後便恢復了對中國投資與貿易的全盤支持,畢竟中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據瑞士新聞今天報道,銘記天安門事件,“恐怖,突如其來”。

三十年前,瑞士廣播電視集團的記者在蘇黎世國際機場遍尋從中國回來的旅客。這些瑞士遊客親眼目睹了1989年6月4日在北京及中國其他城市所發生的政治鎮壓。該報道說,我們翻閱檔案,旨在了解三十年前瑞士廣播電視集團是如何報道這些事件的。

據該報道說,那天清早,中國士兵對遍布各地的遊行進行了鎮壓。遊行訴求對執政的共產黨的權力加以約束,並效仿東歐實行政治自由化。然而中國卻走上了另一條道路,時至今日,三十年過去了,當時那場血腥鎮壓中殞命的人數依然不得而知。

當時抵達蘇黎世機場的遊客描述了抗議者和士兵之間的對峙。一名遊客說:“恐怖真是突如其來。軍隊成批到來,學生則向他們扔石頭。士兵第一天沒有開槍,但在第二天,那個周日就開始了。”一名遊客說,差不多有一萬人受傷,但他在醫院想要助一臂之力卻被拒絕了。“他們說沒問題,不需要幫忙。”

據該報道稱,這場鎮壓震驚了許多外國記者、外交官、投資人,也導致許多國家政府,包括瑞士政府,開始重新思考與這個共產黨執政國家的政治及經濟關係。在一段時期內,一切都受到質疑,包括兩國間總量雖小但增量可觀的貿易往來。

我們在檔案中找到的不全的記錄也反映了當時瑞士決策制定者的震驚、忐忑及艱難的考量。

據瑞士弗里堡大學當代歷史博士後研究員艾里阿娜·克努塞爾(Ariane Knüsel)指出,當時可能是瑞士第一次就中國內政問題加以公開譴責,認為其侵犯人權,同時,瑞士政府還公開懇求對抗議領袖從輕量刑。

據報道指鎮壓發生之後,瑞士政府立即下達了武器出口禁令,並中止了已商定的武器出口。

但瑞士官方很快說明將不會考慮經濟制裁。克努塞爾指出,瑞士從中國暫時的孤立中有所獲益,因為瑞士這一小國在中國處於國際孤立時依然保持着與中國官員工作層面的對話。  

據報道說,在鎮壓剛結束之時,各界人士對其結果都心存忐忑。瑞士外交部一名司長阿爾弗萊德·胡艾格(Alfred Rüegg)在鎮壓發生之後兩天的公開採訪中表達了他對於北京混亂局面的擔憂。當時他對瑞士公共廣播電台說:“不同部隊在北京及其周邊混戰造成類似內戰的局面,這種危險不可排除。”

當被瑞士廣播電台問及瑞士公司在中國的投資是否打了水漂時,時任瑞中經濟協會創始主席(之後就任瑞士駐華大使)烏里·希克(Uli Sigg)指出下定論還為時尚早。“如兩國關係破裂,將是兩敗俱傷。如由商界所希望的那樣由改革派掌權,我認為貿易關係將復蘇。”希克在6月6日如是說。

瑞士新聞指出,蘇黎世大學學生說話可不這麼謹小慎微。一名在檔案中沒有留下名字的學生告訴廣播電台:“用軍隊鎮壓自己人民的政府將不會長久。我希望他們(抗議者)不要放棄,我只是不知道能做什麼來助他們一臂之力。”一名中文系學生表示在鎮壓之後,他感到“憤怒、悲傷、無力”。“我之所以感到無力是因為在瑞士,在某些領域的壓迫也愈演愈烈。”

報道指出,1989年9月,瑞士廣播電台前往北京,報道瑞士投資者在北京面臨的經濟狀況的變化。受訪人一致認為至少在經濟方面,雖現狀堪憂,但正在改善。

一名記者告訴瑞士國內觀眾:“雖然政治狀況仍不明朗,瑞士與中國官員會友好寒暄,假裝過去四個月無事發生。中方要求項目需求得到滿足,因此大批項目正開工建設。”據說,北京當年新建的一座瑞享(Mövenpick)酒店在鎮壓之後三個月內沒有任何住客,但該連鎖品牌繼續在首都機場附近建造了另一座酒店,那就是後來被大眾所熟知的中瑞酒店。

該報道稱,在歐洲各國,最初的憤慨很快變成了漠視,之後便恢復了對中國投資與貿易的全盤支持,畢竟中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抗議之前的一年,瑞士對中國的出口額僅占瑞士出口總額的1%,現在則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自2010年以來,中國已成為繼美國與歐盟之後瑞士的第三大貿易夥伴外部鏈接。

今年早些時候,瑞士政府終止了唯一一項面向中國幹部的人權培訓。據稱,在最近就瑞士參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倡議的談判中,聯邦委員會放棄了人權的提法。

報道說,1989年在建的瑞享酒店最終在一年之後開業。它目前仍然在營業,但早已更名易主,現業主為一家中國國有集團公司。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