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六四祭

作者
六四祭
 
香港18萬民眾記錄六四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三十年前的六月四號,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場和平民主請願運動被一向視統治權高於人權的中共當局用坦克及重型武器碾壓,成千上萬年輕美麗的生命從此定格在紫禁城下,化作遊魂,在天安門廣場上空飄蕩徘徊,只要當局一天不為他們平反,一天不承認自己犯下的暴行,一天不為暴行懺悔贖罪,那些幽魂就會在每年的六月四號凌晨站立在紫禁城下,提醒朝堂上的統治者,你們無論披上什麼樣式的新衣,都掩蓋不了你們反人類反文明的暴虐本性,六月四號永遠是你們赤身裸體無處躲藏被世人鞭撻審判的日子。

“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這是本周各大社交平台傳播最廣的文字,一張點燃的蠟燭圖片,被勇敢的人冒着封號的危險傳上微信微博,圖片的下方配有作者啞河的詩句:
“今夜如此漆黑
善良的人們
請亮着燈
讓那些永遠年輕的孩子們
看見回家的路
讓那些過於年輕的遊魂們
在天亮之前
回到家”
--啞河

六月四號當天,牆內經歷了虛擬空間的二次屠城,騰訊微信對言論自由的侵犯與封殺堪比三十年前天安門廣場上的坦克清場,達到瘋狂可笑的地步,足以載入人類專制暴政打壓言論空間經典教程。這一天,微信個人賬號,群聊賬號大面積被銷號,有些群聊號一天被封數次。個人賬號頭像昵稱更改功能被關閉,私人聊天功能被定向關閉,微信電話,付款功能失靈,以至於微博熱搜榜上出現了“剛剛,微信崩了”的詞條。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有網友發帖說:“一夜之間,無數的優質群和優質微友就這麼陣亡了,可謂屍橫遍野。

網友徐之漢在其網文《烽火連城鼓聲急》中這樣寫道:
“在沒有狼煙的戰場上,網絡賬號網名就是虛擬生命,你的虛擬生命在為正義而戰;微信就是長槍短炮,文字音頻就是子彈。微信被封,就等於你為正義戰死一次,為民族犧牲一回。就在前天,我親眼目睹我自己和無數堅強戰士的虛擬生命,一個個一次次被殘忍射殺,大夥顧不上悲傷,哀嘆一聲,立即快速催生另一個虛擬生命。在這個沒有消煙的戰場上,我們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站起來,就是為心中那一份崇高理想。在此,向數以百千萬計的新老戰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華夏不亡,青史上一定會留下你們的名字,你們是子孫後代頭上永遠的光環和榮耀!”

正如網友程凌虛所說:“ 風  沙 ”越來越大,但沙漠中的駱駝依然在負重前行……有些鳥兒永遠關不住,有的靈魂永遠不會安息……”

有網友發帖說:“拉人、建群、轉帖、互相鼓勵,看着各大群主熱火朝天、手忙腳亂,他們中連一個停止建群的都沒有!根據混帳法案,他們因為當群主還承擔著一定程度的風險。在相當一部分國人都抱着無利不早起的觀念的今天,他們不圖名利、甘冒風險,意志堅定,難能可貴!感謝這些“平凡的小人物”,憑藉着自己的良知去做這些沒有油水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正因為有他們,很多人才能夠在黑漆漆的夜裡看到了一絲光亮和一線希望。他們就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儘管牆內網絡封鎖登峰造極,網民噤若寒蟬,但仍無法阻止悼念六四亡靈的文字以隱晦的詩文或錯別字替代的方式發表出來。

一位署名遠方的網友發文道:

“天近拂曉,腔聲(槍聲)傳恨,森森夜裡醉行,鄭義(正義)邪惡狹相逢,便史傷,人無數,皿組(民主)似水,制油(自由)如夢,人間鄭義終有時,不會是,白日做夢”

有網友發帖道:
他們是敵人嗎
不是
他們是朋友嗎
不是
那他們是什麼
是寶
是愛
是勇氣
是夢想
是流淌的血
是浸透的淚
是大地的傷口
是母親的悲哀
是俯瞰的星辰
是仰望的眾生
他們
必將是歷史
激勵着
一代又一代

網友杜明發帖道:

三十年了
那些追求自由的高貴靈魂
永遠在我的記憶中不曾遠去
只要這個國家還充斥着愚昧
盲從,欺騙,謊言
還把發膿的傷口捂得嚴嚴實實

他們有什麼罪呢
他們又是多麼年輕
安息
我知道你們還被拘在那
幽暗角落裡
每一年我的淚在今天為你們而流
每一年我在心裡祈盼為你們正名
能陽光下祭奠你們的英魂

網友張以榮發帖道:

30年,彈指一揮間
30年,這個國家又經歷了怎樣的風起雲湧
30年,這個民族又沉澱了多少的記憶
30年,曾經的青蔥少年,曾經的那些白襯衫
已是人生半百!
廣場,面對天空,依舊不語
街市,依舊太平,人來人往!

30年,所有的記憶
都凝集在那個夜晚
壯士扼腕,長歌當哭!

30年了,
歷史的傷口,依舊在流血
30年了
未曾忘記,未敢忘記!……

著名的六四詩人俞心樵在詩作《三十年》中這樣寫道

三十年的苦海漲潮
淹沒記憶力的沙灘
阿那亞,一個藝術空間
今天,是它開張的日子

我答應了這個日子
但我忘了這個日子
瞧,藝術空間開張了
藝術的空間又在哪裡

崔健問我,你在哪裡
我說,我在草場地
我問崔健,你在哪裡
他說,他在阿那亞

三十年後的阿那亞
我已經忘記了我答應的日子
三十年前的草場地
我忘不了我決不答應的日子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就算我的記憶力沒問題
我的三千年的心受傷了
我的三百年的腿受傷了

別再說三千年的瞎折騰了
也別再說三百年的空落落

要說就說一說三十年
瞬間的舊創新傷漲潮
要呆就呆在傷痛之中
三千年三百年三十年

就在石頭的傷痛中
我,突然笑出聲來

俞心樵在另一首題為《黃昏幽靈》的詩作中這樣寫道

黃昏幽靈,氣氛
有點兒不大對勁

黃昏幽靈,天氣驟變
就別再說低處的人了

連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也散發著低端的氣味

孤獨啊,我太孤獨了
我只剩下三個朋友了

親愛的墨索里尼
希特勒和斯大林。

作為一個愛國者,
我堅決反對佩洛西的提議。
不要言論自由、
不要通訊自由、
沒有選舉權,
讓組織決定我的生育權,
決定我的交配權
決定我的財產權,
這是人民的選擇,
是歷史的選擇,
是偉大領袖賜予我等的莫大的光榮
和無上幸福。
下一步,
我還要語重心長地教育兒孫,
主要是女性的兒孫,
讓她們把新婚初夜權交給那些用特殊材料鑄成的各級領導,
感謝父母官們對我們的諄諄教誨,懇求大大和麻麻
請把你們的優秀基因
植入我們的孩子身上吧,
把我們身上的劣質的反動的基因
統統清除,
為把中國
建設成為徹頭徹尾完美無瑕的
紅色帝國,
奉獻我們的一切。

(逸民)

  •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特大水災,官媒沉默

    六月底以來,南方多省市遭遇特大洪災,據中國官媒7月14日引述中國水利部官員的說法,中國已有377條河流超過洪水警戒線。全國16個省市已發布1萬5干次山洪災害預警。中國大江南北暴雨洪災持續。 

  •  黨媒談人權

    黨媒談人權

    七月九號,中共中央黨建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會上提出,要把對黨忠誠納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隨後,一張照片在網上傳播,照片上,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黨委辦公室三名有身孕的女黨員手捧紅色黨章並排站立,照片配文是:“學習黨章是最好的胎教”

  •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一建黨日與武漢陽邏“騷亂”

    七月一號是中國共產黨建黨98周年紀念日,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發文,做出一個大膽假設,他說:“歷史不能假設,但如果大膽地假設一下,中國沒有出現共產黨,後來會發生什麼?” 胡錫進自問自答地設想,如果沒有中共帶領國家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或將變成落後的印度或印尼。 

  •  G20 峰會備受關注

    G20 峰會備受關注

    在全球矚目的G20大阪峰會召開之際,牆內又遭遇一波網絡封號禁言,不禁令人懷疑,中共的四個自信是否確指的是這種每月來一次的封號大姨媽。

  •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中國地名整改運動

    在進入今天主題前, 先上一封“關於要求查處個別北京警察,隨意檢查路人手機,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的舉報信”,這封寫給北京市公安局的實名舉報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

  • 守住自由火種

    守住自由火種

    本周,當世界主流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時,國內媒體集體沉默,只有社交平台傳遞着來自牆外的零星信息與照片,於是一位小姑娘在一排警察防爆盾牌前盤腿而坐的照片,一位小男童手舉寫有“守護我的權利”紙牌的照片在牆內社交平台瘋傳。有網友“菁菁樂道”發帖說:“互聯網時代,全世界估計只有東西朝鮮的人才會對世界重大事件的發生一無所知,完全沉浸在意淫的強國夢裡。站在外圍看中國,你會感慨人類還有這麼龐大的一個群體被關禁閉七十年還渾然不知,還自信滿滿!”正如當日網絡最佳網語所說:某國改了憲法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