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RFI法廣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貿易戰 香港危機 習近平的極權優勢還剩多少?

media 6月14日,在吉爾吉斯坦出席上合組織峰會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路透社

中美貿易戰持續,香港因引渡法案深陷危機,在中美貿易戰尚未爆發的時候,有一種悲觀的說法,就是說北京有極權優勢,不怕打。香港危機現在爆發了,一般也很難想象有強大權力的習近平會後退一步。

為什麼出現這種認知?理由是美國或者西方民主國家,柴米油鹽醋貴一點老百姓就有可能上街嚷嚷,向政府抗議,政府不得不考慮民意。如此,打貿易戰,特朗普嚇唬嚇唬中國可以,但是打不了持久戰。而習近平則不怕,他有一個巨大的法寶,叫做“不怕代價!”這句話被北京賦予的正當理由是:為了實現中國夢,我們不怕付出代價! 去年貿易戰一步步逼近時,中共黨內出現異議,社會批評聲起,擔心貿易戰一觸即發,習近平視察經濟停滯不前的東北,發出“大不了自力更生”的豪言。這就更堅定了一些持中共不怕打論者的看法。一些分析人士把這概括為共產國家的“極權優勢”,也有稱之為“低人權優勢”,這一“優勢”,隨着習近平兼任中共核心機構幾乎所有小組組長而達到頂峰。

分析指出,所謂極權優勢就是建立在人民並不享有集會結社言論自由的基礎之上。從本質上講,極權優勢的最大特點就是不怕人民,以犧牲人民為代價, 不怕人民起來上街,不怕人民反抗,只要冒出零星火花立刻撲滅,互聯網有一點反對意見,立刻屏蔽,立刻讓異議胎死腹中。

但是,習近平的極權優勢真的有那麼強大嗎?等到去年十月份有關中國經濟將進入寒冬的說法甚至連官媒都無法迴避的時候,堅持消滅私有制“初心”的習近平忽然宣布與私營企業是一條心。12月1日阿根廷習特會,習近平面對特朗普連講四十五分鐘,承諾中國將進行結構性改革,讓準備一個月後對中國產品加稅的特朗普臨時改變了想法。

不過,習近平最後認定美國要求中國進行的結構性改革最終可能會觸及黨國特權階層,黨國經濟制度的時候,他又顯示出“極權優勢”所能做的----一個人說了算! 最典型的就是在中美即將簽署協議的最後關頭,習近平“我對一切負責”一句話把一個談判了五個月的中美貿易協議草案否定,讓白宮目瞪口呆。此舉唯一的後果就是特朗普的反應也超乎所有人意外,收到北京寄來的大幅度修改方案兩天後,下令把中國兩千億美元輸美產品關稅一下子從10%提升到25%,而且還準備要對剩下的3000多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課之以巨額關稅。

從貿易戰開戰至今,表面上看,“極權優勢”似乎發揮到了極點,人民日報連續發表如同當年評蘇共中央的“九評”式的“九論”,宣稱美國必敗,有網民指出:就差文革時幾千萬人上街呼喊打到美帝國主義的口號這一條了。

然而詭異的是,習近平前往俄羅斯訪問,被認為旨在“聯俄治美”,去之前,中國宣傳機構全力開動進行反美宣傳。可是,6月7日習與老朋友普京一起出席第23屆彼得堡經濟論壇時卻向特朗普喊話示好,習第一次破天荒稱呼特朗普是“我的朋友”,習近平說:“中美之間交往頻繁,利益融合,我也很難設想中美全部割裂開。我想,那種情況不僅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們的美國朋友也不會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總統,我相信他也不願意看到”。

更蹊蹺的在於,新華社向國內報道習近平這一段演講時,把習近平向特朗普示好的這段話刪的一乾二淨,到底是新華社心虛,還是習近平言不由衷?G20峰會習近平見不見特朗普,兩人談不談,習近平至今似在兩難中搖擺。有分析指,習近平向特朗普示好是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極為不利,有求助於特朗普的意思。

紐約時報評論,從貿易戰到香港剛剛爆發的大規模街頭抗議,“習近平及其手下非但沒有妥協或改變的意思,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做出專橫、強硬的決定,令執政黨共產黨所面臨的壓力愈發劇烈而複雜…..即便這些決定演變成意想不到的危機,他們還是為所不動”。

關於香港危機,香港時評人士林和立對紐約時報表示,香港當局退卻的可能性似乎很小,因為在習近平想要維護其權威的時候,屈服於公眾壓力是不識時務的做法。

可是習近平每一次的決定都導致把問題轉化為危機也令觀察人士十分吃驚。在對美貿易談判方面,習近平被指誤判,導致貿易戰不斷升級。在香港,一個引渡法案引發一場空前的危機,這是因為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北京當局已經對香港做足了文章,背棄香港回歸中國前所承諾的將直選特首直選議員的承諾,雨傘革命的年輕一代當選議員的統統被開除,銅鑼灣書店僅僅出版了一些涉及中國大陸政治鬥爭的書籍就讓五人失蹤,兩位香港青年被德國接受為政治難民也令人世人吃驚。可以說,香港人透過修訂『逃犯條例』,看到了北京強大可怕的陰影,他們害怕連最後擁有的一點自由都會被剝奪,所以豁出去反抗。

習近平的“極權優勢”還能撐多久?儘管主持中美貿易談判的劉鶴副總理剛剛表態,國內經濟形勢向好,但一個明顯的事實是,中國的經濟形勢並不太好,就業問題嚴重,民企凋敝,最新出台的一組經濟數字也很不好。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字,五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降至十七年來新低,前五個月投資增速則放緩至5.6!

網絡時代的年輕人能像習近平所希望的那樣在遭遇社會經濟動蕩的時候“自力更生“嗎,像毛澤東統治時期的那代人甘願做出犧牲的”代價“嗎?有分析指出,由於強力洗腦,極權統治的意識形態雖然可讓部分青年盲目,但他們很難像他們的父輩那樣餓着肚子去為虛假的意識形態獻身。

香港發生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百萬人大示威,顯然是習近平政權一步步壓縮香港自由空間遭遇的巨大反彈。當局如果要繼續維護極權優勢,強行通過修例,不難想象,惡果將無法估量。現在已經一目瞭然的是,香港年輕一代產生了一種巨大的離心力,這可能是極權優勢所始料不及的。在離香港不遠的地方,中國大陸的對岸,另一個華人社會----台灣已經完全進入現代社會,民主民選,那裡發出的自由的聲音一如香港社會的反抗在一點點向中國大陸波及。

習近平的極權優勢還能撐多久?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