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8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暫緩修例被指是習近平強硬至此最大讓步 形勢逼問再讓步否?

media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年6月5日抵達俄羅斯訪問 REUTERS/Shamil Zhumatov

隨着反送中抗爭升溫,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紐約時報分析,這是習近平掌權後,北京在單一政治議題上最大讓步,港人恐因此認為暴力抗爭才能逼迫政府退讓。香港今爆發或是更大規模示威,要求林鄭下台,要求撤回修例以及要求撤回示威暴動定性,分析疑問是什麼原因迫使習近平做出掌權以來的最大政治讓步?習近平對此是否會再讓步?

據中央社消息,就港府暫緩修例,紐時指是習近平掌權後最大政治讓步。

該報道說,港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在立法會掌握多數議員支持,也獲得中南海高層力挺。但港人憂心中國司法體系的手伸向香港,9日估計多達103萬人參加“反送中”遊行,12日立法會外爆發警民衝突,導致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延後。為平息紛爭,林鄭月娥今天宣布暫緩修例。

報道指紐時認為,林鄭月娥這項決定,是2012年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以來,中國政府在單一政治議題上所做最大讓步。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從2003年反基本法第23條立法、到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都是港人抗爭升級才迫使港府退讓。該報道指出,港府暫緩修例的風險在於,香港民眾可能形成唯有暴力抗爭才能擋下惡法的印象,特別是年輕族群。

不過,港府並未撤回修例,只是無限期擱置。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例後,反對陣營並不滿足,宣告16日遊行將如期舉行,緊張局勢並未完全解除。

報道引述華爾街日報,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之際,習近平面臨多方考驗,除了中國經濟成長趨緩、美中貿易爭端難解,習近平強勢外交政策也引起國際社會廣泛反彈。該報道引述未具名知情人士說法指出,林鄭月娥與北京官員商量後決定暫緩修例,獲得中南海高層支持。該報道指出,暫緩修例有助香港恢復平靜,也為北京與香港當局思考下一步爭取時間。

前香港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直言,港府屈服於民眾要求純粹是為保全面子,無法滿足對管治團隊完全喪失信任的公眾。除非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否則民眾都不會接受。

曾任紐時駐香港分社社長柏凱斯(Keith Bradsher)撰文指出,上百萬人9日上街反對修例,過程平和。12日立法會外抗爭規模較小,但期間爆發警民衝突,警方動用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驅離,港府推動修例立場才開始動搖。

據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9日“反送中”遊行氣氛平和,不足以表達意見,這意味“如果沒有一點暴力和對當局政治施壓,終將一無所獲”。

據報道指出,港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惹出這麼大風波,凸顯北京治港一大難題:北京希望保有全面控制權,不想讓香港特區擁有充分民主,但少了民主,港府接二連三因低估或忽略民眾關切而深陷政治危機,每次都讓北京一定程度上背負罵名。

據曾任紐時駐香港分社社長柏凱斯認為,港府推動修例栽跟鬥,一切似乎從去年11月就種下因子。

報道說,習近平當時接見率團赴北京的林鄭月娥,談話中要求港澳“維護國家安全”,這番話似乎暗示,香港不能無限期拖延將叛國、顛覆等國安條文立法的工作。但16年前港府在逾50萬人上街示威後踩煞車,早已顯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有多麼困難。

該報道指出,北京在意的始終是基本法第23條立法,而非修訂逃犯條例。

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例後,更加欠缺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政治資本。這場風波使北京官員開始質疑林鄭月娥的判斷力,但港府鬧出修例爭議,正好凸顯香港行政長官(特首)對北京唯命是從,與北京曾承諾香港“高度自治”背道而馳。

紐時報道寫道,中共高層想要的是確保港府忠誠的政治結構,2014年才會斷然拒絕主張特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訴求。這套制度使得香港特首常誤判並忽視民意,又須在北京給予意見不多的情況下行事。

據高敬文表示,如果特首是由香港人民普選,而非北京欽點,當初或許就不會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