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RFI法廣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7月20日法廣第2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制度引發激烈爭議

media 山東大學留學生學伴制度引發激烈爭議 取自微博

周四,微博爆出山東大學“1個留學生配3個學伴,學伴以女生為主”消息後,引發激烈爭議。有的認為學伴制度對學生交流有益無害,有的則質疑同學聯誼何由學校組織?有的則惡聲譴責學校“拉皮條”。爭議也延伸到有人批評當局不顧質量大量招收留學生營造虛幻的“萬國來朝”。

新浪微博爆發爭議後,網上傳出『山東大學關於舉辦中外學生“學伴”活動的說明』,大意如下:“學伴”活動,合法且正當;中外學生‘學伴’活動是為促進學生學習而舉行的活動,自由報名,並已制定專門規章制度;這一活動並非山大獨有,南京大學、吉林大學、東北師範大學、中山大學、哈工大都舉辦過類似項目;現在把山大2018年發布的學伴活動通知“拿出來炒作,是別有用心”。“不排除是有組織和有預謀的炒作,背後有操縱的可能”。

根據微博公布的2018山東大學學伴結果公告,“截至目前,活動共接收共計270份報告信息,在報名的留學生和中國學生中,現已成功選播出141名中國學生與47名留學生組成47個友好學伴小組,其餘未入選同學將保留至學伴庫”,根據附件『學伴配對成組結果』,的確是1個留學生配3個學伴,從配對結果看出,學伴以女生為主。在山東大學學伴招收報名表中,還特彆強調學伴的性別,將“結交外國異性友人”列為選項之一。

有網友認為,從統計來看,大學女生比男生更熱衷於參加社交類活動,因此可能報名中就是女生比例高,最後也篩選出來女生較多,也不足為奇,但是問題在於,學校在報名表中對參加的目的列出了“結交異性留學生”這種選項,實在low,有默認鼓勵學生與留學生兩性交往之嫌。

山東大學的相關回答出來後,引發更大爭議,尤其對該校指有關爭議是“炒作”甚至有預謀的說法,不少人批評山東大學自以為是。

一位名叫韓春麗的山大校友以個人在大二曾作學伴的經歷說明:互相處得很好,對彼此國家的風土人情都有一定了解,彼此的外語水平都有大幅度提高。“但如果你非要把‘學伴’等同於‘性伴’,那就是你很滑稽了,你曲解和侮辱了孔孟之鄉的熱情”。

戴魯伊表示:“我在美國留學時也有學伴制度,但學校嚴正聲明,學伴間嚴禁發生戀情。在崇尚私權的美國,學校敢於對個人進行這樣的干涉,一是要確保制度的初衷是教育,二是要杜絕一條可能的熟人性騷擾渠道”。

一位名叫陳迪的時評人士則認為,批評山東大學學伴機制,先搞清楚憤怒的位置在哪裡。他認為:“學伴制度可以討論,但不少人的憤怒分明在於女生‘結交外國異性友人’,旨在促成男女交誼的聯誼會在大學校園大行其道,怎又不見多少人抨擊破壞純粹呢 ?如果憤怒僅在‘肥水不流外人田’,那這種群情激昂就是應該警惕的”。

但是號稱老李滔滔不絕的反批陳迪:“把主要矛盾往時下火熱的話題‘性別矛盾’上引,這真不是一個時評人應該乾的事情”。在他看來,山大學伴問題引發巨大的批評和爭議,“主要是這事就不是大學該乾的,而山大自己倨傲的聲明,才是此事件爆發的最重量級的原因,至於民眾對‘崇洋媚外’的反感,也是日積月累的,在相關事情是必然會得到爆發,怎麼能簡單的理解為‘肥水不流外人田?’簡單的畫分到‘猥瑣男人的想法?’難道眾多女性網友就沒有對學伴制度進行批評了?這就是在挑撥性別矛盾。”

還有人堅持認為:“這是一個帶有性別歧視性質的話題。問題背後,是部分網友色情的思維和對女性的極不尊重”。同一位網友還稱:“這些網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侮辱女性。也進一步體現中國社會男女仍然不等,女性仍然處於劣勢。”

但有人反駁他:“大家憤怒的是國外留學生的福利好,門檻低,甚至可以用生源垃圾來形容。大家憤怒的是教育部招這群學生的目的是啥?上有所效,大家憤怒的是國家到底怎麼看待教育。留學生招生就是個面子工程,萬國來朝。”

還有人批評一些人一邊罵山東大學物化女性,一邊表現出的卻是對優質性資源被剝奪被支配的憤怒,挺惡臭的。再說,留學生里女性也很多啊。

學者楊佩昌則在與“一位自稱山東大學的人”私聊時表示,“我在國外留學這麼多年,從未聽說過這樣的學伴制度,你認為這樣的制度有意思嗎?嫵媚的臉是不是太過了?”對方回答:“首先,這個申請都是自願的,有學生想練習口語順便還能拿補貼就去申了。其次,中國學生跟外國學生都是自願平等的交流,從何而來的舔呢?”楊佩昌接着寫道:“雖然是自願申請,但是你官方沒有組織嗎?沒有給補貼嗎?女孩子沒有人生經驗,你們這樣做,難道為女生負責嗎?”。楊佩昌後來又發出一段表示:“為了微博安全,我決定刪除剛才所發的微博。但我個人依然保留對山東大學學伴制度最嚴厲的批評。我看了山東大學國際部的聲明,似乎有人提出批評就是別有用心,是有人幕後操縱。我也聲明一句:沒有人操縱我,完全出於個人憤慨。 ​ ”

一位網民指出,留學生本來很正常,但是近年來留學生數量大增,質量大減,其根源無非是某大型對外戰略的衍生品。這位網民所指的大型對外戰略應該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幾年前推出的“一帶一路”。

有媒體則引用專家評述試圖釋疑。紅星新聞引述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學伴制度的意義不用贅述,但“質疑者”,也並不是質疑學伴制度,而是質疑給留學生當學伴。

他認為,中國大學重視留學生招生,從辦一流大學角度來看是對的,但是,儘管中國已成為第三大留學生輸入國,並沒有真正轉化為對國外一流生源的吸引力。據統計,中國留學生中,亞洲學生戰59.95%,非洲學生佔16.57%。這位專家還認為,發展留學生教育,就是促進大學多元化建設,就必須消除身份特權,所有學生平等對待,對留學不應再配專門的宿舍,進行專家的集中管理,而是當成普通學生的一員。

留學生配學伴的爭論又升級為對留學生特權的質疑。據指出,為儘快提升來華留學生數量,中國教育部採取了多種有力措施,如高額獎學金、強化對留學生數量的考核、靈活的錄取標準,等等,從而實現教育國際化飛速躍進。但由此了巨大爭議,例如:獎學金體系打破了與國內學生的利益平衡,留學生的中國政府獎學金1年6-10萬,而國內學生獎學金只有幾千元,且覆蓋率很低,除此之外,豪華宿舍、極低的招生標準、大幅降低的考核標準等,反差如此之大,引發本國學生和廣大民眾質疑。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