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孫楊案再起浪 律師要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公開聽證

media 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池中資料照片 網絡照片

中國游泳奧運冠軍孫楊的律師團隊發表聲明說,孫楊要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舉行聽證會的時候,向公眾開放,以求公開透明,證明自己的清白。據德國之聲報道,眼下沒有哪位游泳好手會比孫楊招來更多議論。韓國光州世界游泳錦標賽之際,圍繞這位中國名將的爭議再度高漲,畢竟他有可能受到追加禁賽的懲罰。

據聯合早報今天報道,孫楊律師要求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聽證會公開受理,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報道引述中國官方的新華社消息,孫楊律師聲明中表示,有關中國境外媒體曝出的孫楊去年不配合興奮劑檢測事件,國際泳聯反興奮劑法庭早些時候給出了“無過錯”的裁決。這一本應是保密的內容,於14日被澳大利亞媒體在韓國光州游泳世錦賽游泳項目開賽前夕進行了報道。對此,孫楊的律師團隊批評其“公然違反保密規定”。

聯合早報說,此外,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對國際泳聯的裁決表示質疑,要求CAS舉行聽證會重新受理此事。報道稱孫楊的律師團隊指出,“WADA此次上訴CAS,只應由CAS受理,孫楊反對澳大利亞媒體對其進行審判,並在互聯網上煽動第三方對其產生負面和誹謗反應”。

報道說,有消息稱CAS將於9月舉行聽證會,然而在CAS官網上目前尚沒有相關信息。

報道說,孫楊律師聲明強調,有媒體表示去年9月孫楊在家中接受興奮劑賽外檢測時,不配合檢測,與檢測人員發生衝突,並砸壞了血樣,“這完全是錯誤信息。事實是孫楊全力配合檢測,但是他發現其中一名檢測人員在未經他許可的情況下,用手機拍攝視頻。此後他還發現進行血液檢測的人沒有檢測人員的證件和資質,也沒有護士證(這在中國是違法的)。此後,在醫療專業人士和中國游泳協會的指導下,孫楊要求興奮劑檢測機構更換有資質的檢測人員,不管多晚他都可以等待和配合,但是遭到了拒絕。最終,在場的興奮劑檢測人員決定停止檢測,並將血檢樣本還給了孫楊。”

該報道說,孫楊已收穫九枚世錦賽金牌,目前正在光州準備第七次征戰世錦賽,全力衝擊200、400和800米自由泳以及接力項目獎牌。

據德國之聲相關報道說,先拿金牌,然後禁賽?並指眼下沒有哪位游泳好手會比孫楊招來更多議論。韓國光州世界游泳錦標賽之際,圍繞這位中國名將的爭議再度高漲,畢竟,他有可能受到追加禁賽的懲罰。

該報道說,多天來,孫楊尤如一名觀光客,徜徉於韓國光州游泳競賽場館。本周日(7月21日),這位中國游泳巨人也將再一次以壞小子的身份親自登上世錦賽競技舞台。情緒甚佳的這位三度奧林匹克冠軍表示,他很興奮,就盼着投入比賽。    

該報道說,不過,大多數對手們卻是希望27歲的孫楊離得遠遠的。曾獲5次世界冠軍稱號的英國人皮蒂(Adam Peaty)強調,"我可不願看到這類人跟我的隊友競爭,他們為能到這裡來,付出了艱苦的努力"。他相信,其他人也不願與孫楊同場。

孫楊是首次摘得世錦賽和奧運會從200米到1500米自由泳項目所有金牌的游泳好手。因他而起爭議大有其原因。先前已因陽性檢測結果而成為重點懷疑對象的他有可能因又涉及一樁興奮劑醜聞而在光州世錦賽後被追加禁賽懲處,他的體育生涯也可能永遠告終。今年9月,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將重新審議該案--用錘子砸碎興奮劑取樣瓶。

德國之聲說,國際游泳聯合會(FINA)執行理事馬爾庫萊斯庫(Cornel Marculescu)對法新社證實了這一日程安排。他表示, 情況"不妙",因為,這位身高2米的游泳運動員將作為金牌候選人參加計畫中的200米、400米和800米自由式比賽。

在800米賽事中他也將碰上世界冠軍維爾布羅克(Florian Wellbrock)。不過,維爾布羅克倒並不願意在有關這位競爭對手是否合法、是否乾淨的問題上傷腦筋。他的教練和游泳隊負責人貝爾克哈恩(Bernd Berkhahn)說,"我們將把全副精力放到水中的拼比上"。

該報道說,若按國際泳聯的意願,這事情早就解決了 。今年一月,在首次聽證後,這個因其寬鬆的反興奮劑政策而一再受到專家批評的國際體育組織宣布孫楊沒有過錯,理由是,人們或許"永遠無法知道"全部真相。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稱這一裁定"難以置信、不能接受",並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    

德國之聲報道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2018年9月,在孫楊位於中國浙江省家中進行的一次未預告的檢查期間,一名保安用錘子砸碎了收集了孫楊血樣的那個玻璃瓶。在全球範圍活動的瑞典國際反興奮劑檢測與管理機構(IDTM)記錄下了這一事件,並就此撰寫了一份報告。孫楊的律師辯解說,檢測人員當時未能提供明確無誤的證件,證明自己的身份。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了這一事件。中國游協稱之為"假新聞"。

該報道稱,2014年,因檢查結果呈陽性,國際泳聯對孫楊只施以3個月禁賽懲罰,這也被批評為過於寬容。競爭對手們對這個中國人大加撻伐。2016年奧運冠軍、法國泳將拉古(Camille Lacourt)說過這樣一句話:"孫楊撒粉紅尿"。    

報道指圍繞孫楊,多年來麻煩不斷。有目擊者稱,2015年世錦賽期間,孫楊曾在試泳池對一名巴西女運動員動粗。作為衛冕選手的他以心臟不適為由放棄了隨後的1500米決賽。2013年11月,他無證駕駛一輛保時捷出車禍,被拘留7天。中國官方當時稱,懲罰嚴厲,但是為他好。孫應永遠是"中國體育的英雄而非罪人"。德國之聲說,不過他的眾多競爭對手們卻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