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衝擊立法會真面目示人准博士梁繼平:明知有代價但不做不行

media 衝擊立法會而無懼以真面目示人的梁繼平,出席早前一次座談會。(Youtube截圖) 本文作者供圖-Youtube截圖

畢業於香港大學擁有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曾在巴黎政治大學作交換生、目前正於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的梁繼平,在反送中示威中,只是一個普通的面孔,但他在7月1日香港回歸日當晚衝擊立法會事件中,卻因為拉下面罩無懼以真面相示人讓記者拍照,而成為基督教箴言報形容為一個“代表性面孔”。

他接受該報訪問時說:“人人都知道(以真面相)在鏡頭前接受傳媒訪問是要付出代價的。”但他卻看到當晚的衝擊行動欠缺一個“道德真空,需要有人站出來”。

示威者在當晚衝擊立法會,並在議事廳牆上塗黑“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特區政府的區徽,現任和前任立法會主席的肖像也被塗鴉和踐踏。

該報指出儘管當時不少示威者希望能夠繼續佔領立法會,但大多數人卻在警方設下最後時限前離開,電視機前的觀眾看到立法會內一群人戴上頭盔和面罩,而梁繼平則脫下面罩敦促大家留下來。儘管要求未得到大多數人的同意,他的面孔卻立即成為該次抗爭的象徵圖像。

梁繼平透過兩個社交平台接受基督教箴言報的訪問,但他並沒有透露他目前身在何方。他說:“如果我們現在就撤退.......他們只會拍攝我們在立法會的破壞,指控我們是暴徒。我們整個運動不能分裂,如果我們贏,我們就一起贏,如果我們失敗,我們都會失去10年。整個公民社會都會倒退10年......因此,這一次我們必須要贏,而且是一起贏。”

報道指,梁深刻了解他所謂的分裂。香港上一次大規模的社會運動是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運動最後卻呈現策略和世代的分裂,有些人要繼續堅持,更企圖說服有些非激進的示威者放棄立場。

梁繼平儘管不是這場運動的重要人物,但他也具有相當名氣。在港大本科生的時候,是港大校刊《學苑》一個名為“香港民族論”的編者之一,負責撰寫“綜援撤限爭議與本土政治共同體”一文。時任特首梁振英在2015年宣讀施政報告時,更點名批評港大校刊,“對《學苑》和其他學生,包括佔中的學生領袖的錯誤主張,我們不能不警惕”。

直至今年6月中旬,梁是華盛頓大學的博士生,攻讀經濟、公民社會和民主學。6月16日,他毅然搭乘飛機返回香港,投身這場熱烘烘的運動。

基督教箴言報問他衝擊立法會到底希望向世界發出一個什麼樣的訊息?

梁:這是一大群年輕人渴望民主自由的絕望和沮喪累積而成的結果。他們沒有選擇。他們已經用盡一切和平的抗爭手段。我們嘗試100萬人遊行,200百萬人遊行,又在外國傳媒刊登廣告,我們嘗試過非合作運動。7月1日是這個沮喪與憤怒的延伸,因為政府對我們要求欠缺合理的回應。

問:為什麼選擇在7.1回歸假日當天議員們不在立法會時佔領立法會?

答:7月1日本是一國兩制的實施具有象徵性而又帶有標誌性的意義,是慶祝香港人擁有一個民主政府的日子......然而在回歸之後,(年輕人)卻被整個制度疏離、排斥。

問:你為什麼決定在立法會內向其他人發出要求“

答:我們假如在當晚沒有一個聲明或宣言來解釋我們的行動,我認將為運動帶來苦澀(bitterly)的結果。不只是北京陣營會批評我們,我們內部也會對這次行動的意義和合理性帶來內部的激辯。

問:你的決定(拉下面罩)是即興的嗎?

答:相當程度上,是的。我所看到的就是大家都在立法會內走來走去,人人都有各自表達不滿的方法,有人向政府徽號塗鴉,寫抗議標語,但我相信他們始終會離開,我覺得整個動力逐漸對我們不利,我看到一個道德真空,有人必須站出來。我從個人經驗知道,一場運動下來可以將社會撕裂好幾年.....我強烈認為,這場運動不能如此的收攤,即透過行動升級和使用激進手段仍然無功而返......而且又會造成公民社會分裂好幾年。

問:現在林鄭月娥已經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但決絕答應抗爭者要求的撤回,下一步將會有什麼行動?

答:這次運動的成功迄今靠的是很多伎倆,一個極具想象力和創意的武器庫,來發揮這次的抗爭成效,好像從中資銀行提走存款,杯葛親北京的企業......佔領行動等。但我們至少需要將部分的能量注入體制,威脅到親北京陣營的力量。

我同時預料將有更多針對警察暴力的動員,很諷刺的是,未來將有更多警民的衝突,因此也有更多的警察暴力,警察的壓力會越來越大,而香港政府則只會躲在警察後面。

問:你會返回美國嗎?

答:2014年,我曾對本土主義的信仰非常強烈,至今我亦有這樣的標籤,而本土主義的擡頭與青年政治在2014湊巧地相輔相成。過去幾年,大家對身份認同有一強烈共識,我們不贊成我們被逼接受的中國式價值觀......參與這場運動的人,基本上都同意我們是香港人,我們願意抵制中國式做事的方法,但我不形容我自己是支持獨立。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