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8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三峽隱患 李鵬死了哪管洪水滔天

media 讓中國憂慮的三峽水庫 網絡照片

最近中國洪水泛濫,前一段因三峽大壩變形被壓下去的爭議又被提了出來,這一次主要質疑的三峽水庫的蓄水問題。就在這時候傳出前總理李鵬過世的消息,讓人們想到他除了六四,還有另一件出名的事,全力促成修建三峽水庫。三峽水庫開始聚水時,李鵬激動地慶祝“千秋大業”。

六四事件之後,李鵬雖未能如願當上總書記,但權勢熏天。他全力推動因各方反對而擱置的三峽工程。

“千秋大業”不久之後就問題連連。追溯更遠一些,從五十年代以來,三峽工程上馬不上馬,一直存在着巨大的爭議,一些堅決反對三峽工程的科學家比如水利專家黃萬里終生因此倒黴,但是終生反對不止,認為建造大壩將禍害中華民族。六七十年代文革動亂,此壩無從談起,八十年代,建壩之說再度興起,但是反對聲強烈,全國政協反對的聲音最大。當時主政的趙紫陽詢問鄧小平,鄧說了一句:上馬有政治問題,不上馬更有政治問題,支持建造。

但是爭論一直持續到六四之後,最後在江澤民六四後倉促上台定案。江當時權位不穩,李鵬咄咄逼人情形下,同意建造大壩。李鵬在黨內鬥爭勝利了,但在舉手機器全國人大表決時,僅以相對的最低支持率通過:1767票贊成,177票反對,664票棄權,這種情形不是絕無僅有,也是十分罕見。有分析指,可見三峽在中共黨內從來就沒有共識,只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一派,如李鵬者急於“建功立業名垂青史”。

三峽工程自始至終爭論不休,從強制拆遷到遷移百萬沿河人民,從地質破壞環境污染到蓄水淹沒千年古城古跡,質疑聲從未間斷,大壩開始蓄水時,官媒新華社報道,大壩將預防萬年不遇之特大洪水,同一個官媒後來又說防的是千年不遇的洪水,最後倒退到百年一遇。央視後來又引述專家表示,不要對三峽防洪能力指望過高,這種翻來覆去的表述引發更大疑問。但即使能預防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也令人懷疑,今年湘江流域的洪水僅僅是五十年不遇,三峽似乎並未起到蓄水協調緩衝之功。

三峽大壩的建造質量也引起質疑,前水利部長李銳之女李南央引述專家說,當時的水泥強度嚴重不過關,三峽大壩的混凝土澆築至少需要410萬噸強度,可當時中國國內能實現的最高的強度是207萬。按理說不應立即上馬,但鑒於六四後形勢,還是上馬了。結果至今關於大壩質量的爭議不斷。

在幾周前三峽大壩變形照片谷歌公布後,舉世皆驚,唯有當局在起初欲掩蓋後終於承認變形,但又辯解這只是在彈性區間內的變形。這種迅即“滅火”的做法,雖能一時引導中國國內輿論轉向,但也讓許多人疑慮越來越深。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曾經一再指出,三峽大壩上馬,早晚還是要炸掉;長期研究三峽工程的王維洛博士也多次指出,未來,三峽大壩一定會出事。但是,對於急功近利的中共,未來不在話下,形象工程最重要。

三峽大壩引發如此嚴重深重的懷疑和憂慮,主要是因為壩下流域,是中國最富庶的長江流域,最蓬勃的經濟發展地區,有幾億生靈,人們擔心領導人短見釀成歷史大錯。即便是現在,也有專家認為,亡羊補牢,仍未晚矣,希望立即公開討論,進行獨立調查,與其存在大壩決堤禍害子孫的重大隱患,不如早點糾錯免除可能的悲劇。

有網民評論,說不定經過獨立調查之後,果真得出如官媒所報道的三峽大壩固若金湯的結論,幾億生靈從此可以高枕無憂?

三峽工程責任非李鵬獨自承擔,但李鵬在三峽大壩終於開建所起的作用巨大。許多人懷疑要真正展開調查恐怕很難,現在,三峽工程已經變成政治工程。習近平視察三峽大壩,特意帶上李鵬之子李小鵬,就有分析指出,這意味着習對李鵬修造三項工程的肯定,也意味着習對李鵬鎮壓六四的肯定;另外,習近平權力高度集中的同時,黨內暗伏敵人不少,他需要拉攏前朝大佬們的勢力。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