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朝鮮核武器會否反向威脅中國國土安全?

作者
朝鮮核武器會否反向威脅中國國土安全?
 
根據2017年9月16日朝鮮中央通訊社發布的新聞圖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觀摩火星12 中程導彈試射。但圖片拍攝日期不詳。 圖片來源:路透社轉自朝中社/File

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隨着金正恩政權接二連三的導彈試射和核試驗而不斷升級,美國總統特朗普偏重軍事解決方案的傾向更使得發生衝突的危險與日俱增。中俄兩國雖然一再堅決表態,反對對朝動武,但卻顯然也未能阻止金正恩政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聯合國一次比一次嚴厲的國際制裁措施同樣於事無補。朝鮮半島無核化的願景如今不得不面對朝鮮擁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實。亞洲因此成為全球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最集中的地區,而中國正位於這個地區的核心。作為平壤當局的重要盟友或昔日盟友,中俄兩國利益考量是否一致?這兩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朝鮮危機中是否能有所作為?隨着中朝關係降溫,北京又在何種程度上還能影響平壤當局的決策?我們電話採訪了中國清華大學、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先生。

朝核危機:俄羅斯乘虛而入?

法廣:朝鮮不斷試射導彈、進行核試驗,俄羅斯雖然也同中國一樣,發出譴責,但俄羅斯在朝鮮核危機中的立場究竟是怎樣?中俄兩國在朝鮮核武開發問題上的利益考量是否一致?

趙通:我覺得中俄兩國在朝核問題上很多基本觀點是一致的。比如說,(兩國)都認為應該着力於解決引發朝鮮希望發展核武器的原動力,也就是朝鮮的威脅感知。(因此)要設法降低朝鮮的威脅感知,這才能從根本上、既治標又治本地解決朝核問題。雙方也都認為,進一步對朝鮮施加壓力,不管是經濟壓力,還是軍事壓力,都只能使得朝鮮的危脅感知進一步上升,這與實現朝鮮棄核(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但同時,俄羅斯也同意朝鮮的核和導彈開發及試驗項目明確違反國際法、明確違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所以,俄羅斯最近幾個月來也多次同意聯合國安理會推出更加嚴厲的、更加全面的對朝經濟制裁。在這個過程中,俄羅斯一直(表現出)與美國等西方國家、與中國等地區國家非常合作的態勢。

西方國家有些擔心:隨着中國逐漸與朝鮮切斷經濟未來,俄羅斯有可能乘虛而入,替代中國,成為朝鮮最重要的經貿夥伴,向朝鮮輸出能夠維持其政權生存的石油等(物資),從而破壞國際社會對朝鮮的經濟和政治封鎖。但是,從目前來看,並沒有明確的跡象表明俄羅斯願意這樣做。雖然俄羅斯在一定程度上也把朝核問題作為對美施壓的一個着力點,是它向美國表示不滿、反擊美國對俄制裁和對俄政策的着力點。但是,我不認為俄羅斯會違背國際社會的意願,在朝核問題發展到如此緊張的環節,來進行破壞,向朝鮮進行規模特別大的經濟援助。

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針對的是特定的經貿項目,畢竟有一些純粹的民用經貿項目不屬於安理會的經濟制裁範圍。如果俄羅斯與朝鮮的經貿增量屬於這部分,那是完全可以正常進行的。

默認朝鮮為擁核國?

法廣:從目前情況來看,朝鮮一再挑釁的目的,就是決心要擁有核武器,希望國際社會承認它是核國家。那麼承認朝鮮為核國家,對中俄兩國意味着什麼?對兩國安全是否也構成威脅?尤其是對於中國?因為如果朝鮮確實擁有了核武器,亞洲地區就成為擁有核武器的國家最集中的地區,而中國更是處於這個地區的核心:北有俄羅斯,南有印度和巴基斯坦,今後可能就是東有朝鮮。這對中國是否也形成了一個很不安全的國際環境?

趙通:首先,承認朝鮮的擁核國身份存在兩種情況。一種是正式地予以官方承認,公開地承認。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這樣做,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感到有必要這樣做。公開地在外交層面、在官方層面承認朝鮮的擁核地位,這是明確地與國際防擴散機制和精神相違背的,是不一致的。所以,我不認為這是我們需要討論的問題。需要討論的問題是:我們是否要默認 也就是雖然不公開承認,但實際上也接受了朝鮮是一個擁有核武器能力的國家這個現實 ,這是未來需要討論的。

現在的情況是,多少年以來,朝鮮因為急劇缺乏安全感,長期把擁有核武器視為能夠生存的最基本保證。尤其是最近一兩年來,朝鮮的核和導彈項目取得了長足進展,已經實現、或者說已經非常接近實現擁有一個可靠的戰略核威懾能力。在它實現了這麼多進展之後,再試圖讓朝鮮放棄它已經獲得的戰略威懾能力、放棄它維持政權生存的能力,(這種)可能性確實已經變得非常小。歷史上尚沒有任何先例,就是說國際社會能夠純粹通過外交施壓、政治施壓、經濟、軍事施壓的方式,迫使一個已經獲得核武器能力的國家自願放棄核武器。

鑒於朝鮮如此重視其核能力,未來,如果真要讓朝鮮棄核化,唯一可能的就是軍事手段了。但這又面臨種種風險,會對韓國、日本、中國等周邊國家的人民的生命環境造成很大程度上的威脅,這又是決策者很難做出的決斷。

在這種情況下,很有可能未來發展的結果就是:國際社會逐漸默認朝鮮已經擁有核武器的事實,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嘗試通過一個循序漸進的方式,與朝鮮對話和溝通,比如先促使朝鮮同意不再發展能力更強的核武器,先給它的核和導彈項目設一個上限;然後在與朝鮮接觸的過程中,希望能逐漸培養起來一定的互信,從而逐漸轉變朝鮮的這種極度的不安全感;基本互信實現之後,也許可以進一步討論,能不能對它的核材料也進行限制,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再進一步推進,能不能逐步減小朝鮮已經獲得的核武器規模,最終實現朝鮮棄核……把朝鮮棄核設為一個長期的目標,通過一個循序漸進的方式,同時配合互信的不斷增長來實現。這有可能是一個更為現實的目標。當然,這也意味着國際社會不得不接受一個並不很理想的現實,也就是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得不把朝鮮擁核作為一個既定的現實。

法廣:那麼,默認朝鮮擁有核武器,對2015年國際社會與伊朗艱難達成的協議是否會有後續影響,尤其是現在特朗普政府對伊朗很是不依不饒?

趙通:伊核與朝核之間的影響關係是雙向的。如果國際社會確實默認了朝鮮的擁核現實,這畢竟客觀上會刺激其它想發展自己的核武器的國家試圖重走朝鮮發展核武器的道路的動力。所以,這可能鼓勵一些本來沒有核武器的國家也希望儘快發展出自己的核武器,造成一種既成事實,最後迫使國際社會接受。這確實會對國際防擴散機制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伊朗如果仍然有發展核武器的野心的話,這確實會有一定的推動作用。

在另外一個層面,伊核也會影響朝核的發展。尤其是在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包括中國、俄羅斯在內,已經與伊朗達成了一項限制它的核能力的政治協議的情況下,特朗普政府公然違背之前的美國承諾,單方面要撕毀協議,這也非常不利於朝核問題的解決,因為在朝鮮政府眼裡,美國政府表現得非常不具有遵守條約的義務,沒有可信度,一換政府,之前簽署的條約轉眼就可以撕毀。這也使得我們與朝鮮進行談判、試圖達成一個可以限制朝鮮核能力的外交努力變得更加困難。就是說,這兩者間的影響是雙向的。

中俄兩國有否能力影響危機走向?

法廣:中俄兩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過去也都與朝鮮關係密切。如何理解中俄兩國沒有能夠阻止朝鮮的核武器和彈道導彈開發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如今,中俄兩國又在何種程度上還有能力影響危機走向?

趙通:這段歷史比較複雜。首先,朝鮮發展核武器的決心也並不是一開始就非常堅定,也是在不斷嘗試、不斷探索、不斷發展的過程中,逐步堅定的。而且中間有很多曲折。國際社會曾經成功地與朝鮮,至少兩次,達成過全面的協議:1994年的框架協議、2005年六方會談期間達成的9•19共同聲明,這些都是全面解決朝核問題的重要協議。朝鮮在這些協議里已經同意放棄核武器,然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與朝鮮改善關係,承諾不武力威脅朝鮮等等。但這些協議的執行過程中,雙邊都存在一些問題,朝鮮也存在問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也一樣。種種原因導致這些協議沒有能夠成功執行。朝鮮因此逐漸喪失了對美國的信任,也逐漸堅定了自己的信念:最終還是要發展自己的核力量,才能從根本上鞏固政權的生存。所以,並不是一開始朝鮮就堅定地要發展核武器。這也使得一些國家,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在那個階段,不願意考慮極端的方式,通過徹底地切斷朝鮮的經濟命脈、把朝鮮逼上絕路的方式,來迫使朝鮮接受放棄發展核能力。而且,即使在當時的情況下,朝鮮也已經擁有了使用常規武器,對首爾、對周邊國家進行大規模打擊的能力。如果那個時候採用極端手法,不管是經濟封鎖,還是軍事打擊,它能夠產生的負面後果也是非常嚴重的。就是說,歷史問題很複雜。不能簡單地說是因為中國和俄羅斯的支持,甚至是慫恿,而使得朝鮮逐步地擁有了核武器。我相信在朝鮮擁核問題上,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是有責任的。美國政府,尤其是小布什政府,在與朝鮮關係發展前景非常好的情況下,突然轉變政策……這些美方政策的轉變,很大程度上扼殺了之前外交解決朝核問題的前景。

“不排除朝鮮對中國進行直接或間接軍事威脅”

法廣:中國與朝鮮之間的關係近些年漸趨冷淡。中國政府如今是否還有足夠的溝通渠道,來影響朝鮮政府的決策?

趙通:我個人的理解是,鑒於中朝雙方的政治關係、官方關係逐漸趨冷,而且甚至是已經達到一個歷史低點,我不認為中國有足夠的能力在涉及朝鮮自身安全的重大安全議題上,對朝鮮施加實質性的影響。甚至有跡象表明,朝鮮在一定程度上非常不樂意中國在核問題上對它進行說教,表現出了很強的獨立性,對中國的很多政治影響表現出了非常反感和抵制的態度。隨着中國不斷加強對朝鮮的全面經濟制裁,中朝關係甚至有逐漸演變成對立關係的風險。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更多的擔心是:如果進一步激怒朝鮮,會不會使得朝鮮的核武器最終變成對中國國土安全的直接威脅?所以,沒有特別明確的可能性,說中國與朝鮮依然有密切的特殊關係,可以利用自己的影響力,說服朝鮮棄核。而且,在涉及安全問題上,朝鮮向來是不信任中國、不信任其他國家的,即使中國有意願向朝鮮提供一些安全保障,朝鮮也決不會以此就放棄發展自己的、獨立自主的核威懾能力。所以,到現在這個階段,我不認為中方有能力在朝鮮的核問題上,對朝鮮施加特別有效的影響力。

法廣:就是在某種程度,朝鮮最後將核武器的(打擊)目標轉向中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趙通:對。如果中國真的最終決定全面切斷朝鮮的經濟命脈,包括原油和油產品的供應,使得朝鮮出現重大經濟危機、社會動蕩,使得朝鮮政權生存面臨直接威脅,那麼朝鮮完全有可能忌恨於中國。為了迫使中國儘快地取消全面的經濟封鎖,不排除朝鮮會對中國進行直接,或間接的軍事威脅。

法廣: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是否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了一個矛盾衝突焦點相對不那麼集中的一個中間人呢?

趙通:在一定程度上是這樣。畢竟中國在對朝施加經濟壓力方面起了帶頭的作用,所以朝鮮的主要忌恨目標是中國。相反,俄羅斯的領導人和高官在很多國際場合發表的言論,在一定程度上傳遞出的信息是理解朝鮮,對朝鮮表示出同情。所以,在一定程度上,目前與朝鮮最親密的國家應該是俄羅斯,而不是中國。俄羅斯也有意願在協調朝核問題上扮演更強的政治角色。


同一主題

  • 美國/俄羅斯/朝鮮

    普京與特朗普通電話談朝鮮危機

    想了解更多

  • 要聞解說

    美朝直接對話的可能性是否正在增大?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朝鮮

    北京阻擋安理會討論朝鮮人權遇挫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朝鮮半島

    中國準備因應接納朝鮮難民?

    想了解更多

  •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梵蒂岡教廷在與北京中斷外交關係半個多世紀之後,似乎近期有望與北京談判取得共識,並簽署協議。教廷顯然希望儘快改變中國教會一分為二、政府承認的愛國教會與忠實於羅馬教皇的地下教會分庭抗禮的局面。但教廷與民間觀察人士以及海外華人天主教會顯然對中國目前的宗教自由狀況有不同的觀察與判斷。羅馬方面的最新立場引發很多不解和擔憂。梵蒂岡為何如此迫切要與北京達成協議?梵蒂岡立場有何改變?協議達成之後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護中國國內的天主教徒?我們電話採訪了巴黎外方傳教會的沙百里神父。

  •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近期,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的談判有望很快達成共識的消息吸引輿論各方的關注。教廷也許希望儘快結束中國天主教會分裂為官方認可的愛國教會與堅持只忠於羅馬教廷的地下教會的局面,但中國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後遭受的迫害與苦難,以及中國近年來對包括宗教信仰在內的公民社會空間收緊控制的現實也令一些輿論對教廷目前的選擇多有異議。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比利時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主任韓德力神父談談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自上個世紀80年代起就開始推動與中國大陸天主教會的往來,這其中既有官方承認的愛國教會,也有被中國當局排斥的地下教會。

  •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2018年3月,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齊因涉嫌在2007年的總統競選活動中接受前利比亞卡紮非政權資金而被起訴。指控罪名是:被動受賄、非法籌集競選資金和窩藏利比亞被挪用公款。被起訴雖然並不等於司法審判,但表明調查人員已經掌握了足夠嚴重而且彼此吻合的線索,將進一步調查。如果說前任一國之元首被警方拘押48小時足以構成眾人矚目的新聞事件的話,此案的特別之處遠遠超出了普通的非法收取政治獻金調查。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就試着梳理一下這可謂千頭萬緒的疑案的主要線索和相關人物。

  •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2018年年初,旅美中國作家陳破空先生的又一部新書在日本問世。作為一名對中國政局洞若觀火的作家和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在這部新書中,揭示了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走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針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旅美政論作家陳破空先生2018年年初在日本出版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突出了金錢在中共統治和中國社會發展中的畸形作用。特彆強調了間諜和成龍現象。陳破空先生向我們介紹了他的寫作思路。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近年來,朝鮮半島局勢始終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過,緊張的半島局勢近來出現了轉機。隨着金正恩邀請特朗普舉行高峰會的提議,長期處於衝突邊緣的美朝兩國關係明顯緩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氣。應該說,朝美峰會如能如期舉行,將構成兩國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如何解讀美朝高峰會?此一峰會最終能否實現?對此,旅居法國的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達賴喇嘛希望 “中間道路”的主張能夠獲得當局的回應

    夏明:達賴喇嘛希望 “中間道路”的主張能夠獲得當局的回應

    3月10日,對西藏藏人來說,是一個特殊的日子。59年前的這一天,藏人集會,幾天後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開啟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流亡生涯。西藏問題從此便受到世人的廣泛關注。在迎來又一個3月10日之際,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針對西藏相關問題闡述了他的觀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