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亞洲

戛納金棕櫚獎片《 小偷家族》關注邊緣人

media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榮獲2018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 REUTERS/Eric Gaillard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周六(5月19號)晚上在盧米埃爾電影宮舉行了頒獎儀式,金棕櫚獎由日本著名導演是枝裕和的影片《小偷家族》獲得。在歌星斯汀的歌聲中,持續了12天、一年一度的戛納電影盛會落下帷幕。

美國影星凱特.布蘭切特擔任主席的九名評委將今年的金棕櫚大獎頒發給了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影片《小偷家族》實際上也是眾望所歸。這部影片通過日本導演擅長的懸疑片的手法和一個簡單的故事,最終揭露出可怕的秘密,進而對人性進行深度的探索。是枝裕和是1997年導演今村昌平的《鰻魚》獲得金棕櫚獎之後,日本導演再次獲得這個榮譽。

是枝裕和本人是戛納電影節的常客,2004年憑影片《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曾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這部影片表述的是四個被母親遺棄的孩子們的生活,當時年僅14歲的主演柳樂優彌獲得當年最佳男演員獎,他也因此成為戛納影展史上最年輕的影帝。2013年,是枝裕和憑《我的意外爸爸》獲得評審團獎,2015年《海街日記》入選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在周六的頒獎儀式上,是枝裕和表示,他每次獲邀來到戛納,都會感覺這是一個可獲得很多鼓勵的地方。而由於他的影片中表述的是邊緣人士族群的生活,他也表示看到了希望,也許通過電影,那些世界上對立的人可以互相融合起來,因此,他接受戛納電影節頒發給他的鼓勵和希望。

實際上,儘管今年戛納電影節入圍金棕櫚獎的影片評論一致認為水平並不是很高,尤其是法國的兩部影片《太陽之女》和《心上之刀》都獲得很多差評,認為不夠入圍的資格,但同時,也有幾部影片因為各自的原因和特色而獲得青睞,比如韓國導演李滄東的《燃燒》,俄羅斯導演基里爾-謝列不達尼科夫的影片《夏日》,土耳其的《野梨樹》都獲得不少好評,應該說,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金棕櫚獎,評委們決定將金棕櫚獎頒發給日本導演是枝裕和事實上也是眾望所歸。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主任李迅之前就十分看好《小偷家族》,認為有獲得金棕櫚獎的希望,他的分析是:

實際上這部影片和是枝裕和的一貫風格有些改變,這次描寫的是一個奇怪的家庭,而他之前特別擅長寫“正常的家庭”的人物關係。這個小偷家族中的成員都十分奇特,都是撿來的孩子,靠偷竊為生,沒有身份,躲躲藏藏地生活着,這個家族人物的關係跟正常的家族有很多的差異,但是在某些情感的問題上,又有一個比較深刻的共通處,這種關係的表現就需要導演獨特的表現手法和方式,而他在這個方面做得非常成功,演員選擇也很好,故事的表現也很有意思,不只是一個沉重的,表現邊緣人士生活方式的故事,是枝裕和通過幽默的調子以及對人物獨特的理解和感受。實際上,這樣的故事在編排上講,很容易到後邊就要用主流社會的眼光進行評價,常常會安排人物回歸主流社會的結局,變成普通大眾,我也一直有這樣的擔心會重複這樣的模式來結尾,但最後,導演安排他們不跟主流社會玩,堅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包括人的想法,如何過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日子等問題,他們都是在自己流浪式的,邊緣化的小人物的自身價值觀進行考慮,這一點我覺得非常難得。一般導演都會回歸主流,但這部影片中可以看到,每個人物都堅持自己的生活,這一點非常難得。

感謝李迅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