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17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 網絡照片

[提要] 托克維爾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進展是不可阻擋的。但是作為一個冷靜的思想家,他也尖銳地指出,民主的實現,民主社會的民情,隱藏着一種危險,這就是民主可能會不知不覺地將社會帶入一種新型的專制,它會使人陷入一種“嚴密的、溫和的、平穩的奴役”。

問:在一般的概念中,民主和專制是對立概念,托克維爾為什麼會認為民主可能導向專制呢?

答:我先在這裡提醒聽友們注意,托克維爾常用的民主這個詞,有兩層意思。一是指美國立國的原則,內容包括憲政原則,自治原則,人民主權原則等等。美國的政治制度是建築在這些原則之上的。另一層意思是指社會中的個體的狀況,也就是托克維爾格外注意的民情。在美國,這個民情的最根本特徵就是平等。在這個層面上,托克維爾使用民主時,和平等是一個意思。托克維爾在分析民主的危險時,是在這個第二個層面上使用民主這個詞。托克維爾指出:“我不懷疑像我們今天這樣文明和平等的時代,統治者們可能比古代的任何一個統治者更容易把一切公權集中在一個人手裡”。但是這種集權又與以往不同,托克維爾以為“使專制容易出現的這個平等,又能緩和專制的嚴厲性”。所以托克維爾自己也承認,他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來說明這個現象。他說:“我試圖用一個詞精確地表達,我對這種壓迫所形成的完整觀念,但是徒勞無功。專制或暴政這些古老的詞彙都不適用,這個事物是新的,所以在不能定名以前,就得努力說明它的特點”。那麼,這種暫且用專制名之的新現象有哪些特點呢?托克維爾認為:“到那時候,將出現無數相同而平等的人,整天為追逐他們心中所想的小小庸俗享樂而奔波,他們每個人都離群索居,對他人的命運漠不關心”。而“在這樣一群人之上,聳立着一個只負責保證他們的享樂和照顧他們一生的權力極大的監護性當局。它願意為公民造福,但它要充當公民幸福的唯一代理和仲裁人”。這個父親式的人物,慢慢會包辦一切,讓公民喪失自己的意志。托克維爾認為,是平等的感覺,讓人容易接受這種無形的操控。打個比方,大家都一樣,早九晚五上下班,大家都讀同一份報紙,上同一個網站,追同一個偶像,聽同一個歌星,心理上會對操縱這一切社會氛圍的權力認同。

問:這樣的結果,不就是社會大眾原子化,單一化嗎?這不正是現代社會的癥狀嗎?!

答:你看得很准。所以有很多研究家認為,托克維爾是位大預言家。他對社會的洞察力超越了時代,在現代工業社會萌芽時,就預見到後工業社會的許多問題。他對這種潛隱的專制現象,一時找不到的詞兒,後來的法蘭克福學派的哲學家馬爾庫塞,給出了一個極妙的概念。受這種統治的人,和在這個統治之下的社會,是One Dimentional Man(單面人)和 One Dimentional Society (單面的社會)。但是托克維爾1838年就在《論美國的民主》中詳細考察了這種現象。他有一段精彩的描述:“統治者這樣把每個人一個一個地置於自己的權力之下,並按照自己的想法把他們塑造成型之後,便將手伸向全社會了。它用一張織有詳盡的、細微的、全面的和畫一的規則的密網蓋住社會。最有獨創精神和最有堅強意志的人,也不能衝破這張網,而成為出類拔萃的人物。它並不踐踏人的意志,但它軟化、馴服和指揮人的意志。它不強迫人行動,但不斷妨礙人行動。它什麼也不破壞,只是阻止新生事物。它不實行暴政,但限制人和壓制人,使人精神萎靡、意志消沉和麻木不仁。最後使全體人民變成膽小而會幹活的牲畜,而政府則是牧人”。這段話經常為人引用,來指明民主平等這些觀念,若不能和自由相結合,會造成對人的新的奴役。

問:托克維爾是一個為民主唱讚歌的人,可看起來他對民主似乎又很悲觀。

答:是這樣的。這正是一位偉大思想家的特徵。他從不相信有絕對完美的世界,因為他內心深藏的宗教情結使他知道,上帝造人,造世界時,就已經把苦難、罪孽和人的生存聯繫在一起了。我們以謙卑的理智來思考問題時,總能在光明中看到陰影,這才能深入到事物的內部,指出最好的得救之路是什麼。所以他能指出,平等的訴求中蘊含著對自由的威脅,這是因為抹平了一切地位、階層差異的“民主人”,這是托克維爾創造的一個說法,會產生冷漠和孤獨,既然身邊都是同類,心理上會產生漠然的感覺,用托克維爾的話說,“至於其他同類,即使站在他們的身旁,他們也不屑一顧”。而且,個體的平等,會造成心理上的無所依憑,懼怕混亂和社會失序,不由自主地會產生尋求依靠,尋求服從的感覺。再者,托克維爾極重視平等人之間產生的對他人的畏懼與妒嫉,因為這種惡劣的心態會轉化成自我中心,個人主義,會在民主制度的運行中,造成普遍的政治冷漠。托克維爾說:“這些人從不使自己的注意力離開個人的視野,而去操勞公務。他們的自然傾向,是把公事交給集體利益的唯一代表去管理,這個代表就是國家”。聽友們一定能注意到,托克維爾認為,個人對公共事物的政治冷漠,是民主制的一種危險,這涉及到我們在前面談到過的,貢斯當對古代自由與現代自由的區分。貢斯當強調保有個人私下的生活空間,是保有自由的必需。而托克維爾卻擔心,對公共事物的拒斥,會使人喪失真正的自由,會把個人自由不經意地轉交出去。

問:看起來托克維爾對民主和自由的看法,和當時法國的其他自由派人士,並不完全一致。

答:對。他自己明確說過,他最鍾愛的價值是自由,而民主卻有可能損害自由。民主人可能並不擁有自由,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說法。托克維爾對這個問題的論述也比較複雜,為什麼平等的民主制會損害自由,我們下次再談。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提要] 在托克維爾心目中,建立民主社會的目的,不僅僅是創造一種新的統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熱愛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們不是社會中汲汲於私利,在專制權力下碌碌生活的庸眾,而是捍衛民主價值,創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獨立自足的個體,也就是葆有民主人價值的自由人。

  •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盧梭的人民主權說,曾遭到貢斯當的批評。但托克維爾卻仔細考察了這個原則在美國的命運,考察它是如何運用於美國的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貢斯當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權原則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推向極端,引起社會混亂和專制權力膨脹。但是托克維爾卻清醒地知道,民主社會一定要立基於人民主權之上。他對美國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這個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提要] 當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時,他不過是把托克維爾一百多年前認定的歷史真相加以現代的說明。托克維爾早已斷言:“以為一個源遠流長的社會運動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豈非愚蠢!以為已經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國王的民主,會在資產者和有錢人面前退卻,豈非臆想!在民主已經成長得如此強大,而其敵對者已經變得如此軟弱的今天,民主豈能止步不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