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6月23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6月23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程曉農:美國大選、政治正確、媒體傾向性報道

作者
程曉農:美國大選、政治正確、媒體傾向性報道
 
特朗普 REUTERS/Mike Segar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11月8日,已經不到兩個月了,但對兩位對手希拉里•克林頓和特朗普來說,兩個月的時間似乎顯得太長了。在美國選舉史上,曾多次發生過臨近投票發生讓大選形勢逆轉的事件,也就是所謂的“十月驚奇”。不過這次大選,還沒到十月,“九月驚奇”似乎已經到來。
 

在今天的國際縱橫專題節目中,我們採訪在美國的著名中國學者程曉農先生,程先生談到此次美國大選中一些尚不被人注意的現象,即希拉里•克林頓團隊表現出的“政治正確”,一些美國媒體有傾向性的報道,和網絡公司對選民的影響等等。

程曉農:今年美國大選可能是美國選舉史上比較特別的一年,總統候選人身體健康出現點問題,本身不奇怪,以前帶病參選也有,但這次問題是其團隊隱瞞病情比較明顯,引起了種種猜測。這對希拉里的選情不是好徵兆,本來競選中就涉及她“電郵門”等好多問題,都沒有說實話。現在病情又被隱瞞,而且撒謊撒的很笨拙。

美國國內的幾家互聯網大公司和主要的傳統媒體,包括電視,現在放棄了新聞中立態度,谷歌也是如此,而是選擇了為一個候選人占邊,成為某個政黨的代言人,“紐約時報”就明確宣布:我們就是民主黨的代言人。這就把新聞自由破壞了,種種環境下選舉總統標誌着一系列重要問題:西方被推崇一二百年的媒體制度,政治制度,民主制度,包括媒體在民主制度中所扮演的角色,都發生變化,涉及到意識形態主導。

意識形態和普世價值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多個或大部分社會成員都基本認同的一些價值觀,比如“民主”“自由”等等,後者指的是一部分政治精英和知識精英認同的價值觀。如果一部分政治精英和知識精英用各種方法,將他們的價值觀強加與其他社會成員,這些價值觀就不是某種思想,而就成為了意識形態。

這回我們看到意識形態在選舉中發揮很大作用,也就是所謂的“政治正確”。有一部分人認為他們堅持的“政治正確”就是其他人必須服從的價值觀,產生的一個問題就是美國憲法所保障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是不是受到政治正確的影響和約束?這本身也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當然現在這些在媒體上都是不能談的,因為媒體被政治正確所支配。所以今年選舉可能不僅僅是兩個人間的競爭,其實也是價值觀間的競爭,是普世價值的基本原則和一種意識形態間的競爭。

現在我們並不知道究竟美國選民怎麼想?因為民意調查也同樣受到影響,民調數據本身並不可靠。由於政治正確的約束,很多人並不方便在各種場合發表他們真正的想法。這是很多民主國家都開始出現的問題,所以這次美國大選是對他們政治制度的重要考驗。

法廣:希拉里和特朗普分別代表了什麼不同的意識形態?

程曉農:我不認為特朗普有明確的意識形態,他只是提出自己的觀點,沒有一套系統的說法。希拉里這派的人有一套政治正確的系統的說法,有一個旗幟,就是要由政治精英來確定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就讓我想到了毛澤東思想了。我們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知道什麼是可以說的,什麼不是。但那是專制社會,不是民主社會。這次讓我感到美國媒體和互聯網同樣出現控制言論的問題,如果有人批評希拉里,他的賬號就會被關掉,這就明顯變成言論管制。我們發現希拉里陣營沒有對此提出任何不同意見,似乎是習以為常。

法廣:國際上似乎對特朗普的種種觀點感到擔憂,但他說話並沒有不自由,而是非常自由了。

程曉農:當然希拉里不能封特朗普的口,但她封的是特朗普支持者的口,而希拉里支持者可以有充分的空間發表意見,並通過媒體和網絡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相當有效地讓批評希拉里的美國選民沒有辦法發言。造成表面上的輿論一面倒。我想說的是:不管特朗普說什麼,這種狀態都和民主制度基本本質有很大背離。來封特朗普支持者的口。

法廣:但他說的那些話引起外界很大不安:如果美國的總統將來會是這樣一個人,

程曉農:我覺得這個看法本身有問題,雖然世界各國對美國總統是誰當,很關心,但這畢竟是美國人在選美國總統,美國人不是在選世界總統,也不是世界人民在選美國總統。對這個問題有發言權的不是外國人而是美國人。世界各國不應當由政府出面去評價美國總統應當由誰當,美國人民選誰,誰就當總統。誰是多數選民所要的總統,他就是總統。從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世界各國對美國總統候選人的看法不應當成為主導美國選舉的主流傾向,否則就變成了干涉美國內政。比方講我們作為美國選民,我們關心的是選一個為美國服務的總統,美國選民關心什麼問題。

現在一個糟糕的輿論是:不關心美國選民的想法,為什麼這樣想,而是說:你們這樣想,對我們有什麼後果。這樣的想法從道理上違背了民主制度的原則,民主制度講的是:任何一個國家,憲法確立的一個民主政體,它首先是有國界的,一個國家之外的人不應該插嘴評論第三個國家。這個角度有問題,他們應該討論的是:為什麼有選民支持希拉里或者特朗普?他們不同態度起源於什麼?這方面的討論我覺得不夠。

法廣:法國政界對美國選舉還是保持中立的,特朗普好幾次把法國當作不好的例子來說,每次法國人都是注意到的。可能法國總統就此說過幾句,除此以外沒有什麼正式評論。另外,在法國,有些媒體是有不同政治傾向的,費加羅就是右翼的,解放報就是左翼的,各有各的候選人,選民也不會受影響。

程曉農:政府下令互聯網不許批評政府政策,這在德國發生了,我剛才講的這一切在歐盟國家並不是例外。歐盟對此並沒有批評。

美國人為什麼支持特朗普?對此美國媒體並不願意討論,包括美國媒體在內,外界很少有人真正清楚:為什麼美國老百姓會支持特朗普?為什麼他們對現任政府政策不滿?對此美國也缺乏自由討論的空間;沒有充分討論,外界也無法真正了解。就我個人而言,由於看不到什麼真正可靠公正的民意調查,也無法判斷美國選民怎麼想的。都是很顯然是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支持特朗普的。我想說的是:不管這些人出於什麼原因支持特朗普,如果多數支持他,他就當選了。

他萬一當選會執行什麼政策?我覺得不重要。美國歷任總統在競選間的言論並不重要,不一定算數,更多是為了拉選票。第二,美國總統的行政團隊是比較專業化的,團隊的基本骨幹是公務員,他們不隨着選舉而變化。不管誰當總統,他們提供的政策建議基本上不會有大的變化或調整。新總統上任後會和行政團隊形成穩定長遠的政策。我不認為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期間說的幾句話就會是世界的災難或美國的災難,沒這回事。

聽眾朋友,以上是在美國的著名中國學者程曉農先生談他美國大選的一些看法。
 


同一主題

  • 美國/政治/恐怖襲擊

    美國系列恐襲後:特朗普打“恐懼牌” 希拉里謹慎

    想了解更多

  • 美國專欄

    向選民開出一張巨額支票,特朗普選情大熱民調重回高點

    想了解更多

  • 美國/大選/特朗普

    擴軍、增軍費、摧毀伊斯蘭國——特朗普宣布他的軍事戰略

    想了解更多

  • 海灣局勢風起雲湧 地緣政治重新布局

    海灣局勢風起雲湧 地緣政治重新布局

    聽眾朋友,最近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巴林、埃及、也門等國家分別宣布與卡塔爾斷絕外交關係,指責卡塔爾支持恐怖主義活動並破壞地區安全局勢,使同屬於阿拉伯世界的這些海灣國家出現了罕見的巨大分裂。斷交風波來勢兇猛,沙特同時切斷了與卡塔爾之間的全部陸海空聯繫,並敦促所有兄弟國家與公司採取同樣行動。埃及也關閉了與卡塔爾的海空聯繫。阿聯酋宣布限定卡塔爾外交人員在48小時內離境,並禁止卡塔爾公民進入阿聯酋或在阿聯酋境內旅行。巴林宣布召回巴駐卡塔爾外交人員,要求卡塔爾人員離境。

  • 匈牙利連串立法引發內外爭議

    匈牙利連串立法引發內外爭議

    匈牙利、歐盟、NGO、難民、中歐大學、索羅斯、……,這是本次專題的六大關鍵詞。關注歐洲的聽眾朋友們一定注意到了幾個月來,位於歐洲中部腹地的匈牙利與歐盟之間不斷發生的口角爭議,其中的原因涉及多方面,除了緣起多年的難民問題持續外,親俄的匈牙利右翼歐爾班政府推動立法試圖立法關閉金融大鱷索羅斯在布達佩斯創辦的知名大學“中歐大學”CEU、以及限制國內非政府組織、打壓關閉異見媒體等做法引發國內外批評,幾個月來該國不斷發生規模不等的反政府示威,歐盟對此多次表達異議和關注之後,於5月17日通過歐洲議會譴責議案,並將可能首次動用歐盟里斯本協議相關條款,啟動對布達佩斯制裁直至停止其在歐洲委員會的投票權。目前依然強硬的匈牙利政府未來兩個月內會做出怎的的答覆?我們就一起回看這一波匈歐爭議的來龍去脈。

  • 一帶一路戰略與中亞的地緣政治

    一帶一路戰略與中亞的地緣政治

    聽眾朋友,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戰略正在迅猛推進,前不久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上,中亞國家的重要性十分突出。中亞五國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都是一帶一路中的關鍵節點,是中國以鐵路溝通世界的重要部分,是一帶一路戰略開展的中心,除土庫曼斯坦外,四國都是一九九六年成立、由中國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與中國素有密切的政治聯繫與經濟合作。

  • 文在寅執政與解決朝核危機的前景

    文在寅執政與解決朝核危機的前景

    聽眾朋友,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解決朝核危機似乎又出現了新的曙光,文在寅早前奉行〝陽光政策〞,主張與朝鮮對話,還反對部署薩德系統。但就在文在寅上任僅四天後,朝鮮就試射了至今射程最遠的彈道導彈,對此文在寅表示,絕不容忍朝鮮的核挑釁,如果金正恩不放棄核武導彈計畫,韓朝不可能重啟談判。

  • 禁止核武器: 聯合國啟動國際談判

    禁止核武器: 聯合國啟動國際談判

    聽眾朋友,聯合國《禁止核武器條約》談判今年3月27日在紐約正式啟動,以便談判制定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禁止核武器的文件。在會議的開幕式上,聯合國裁軍事務高級代表金垣洙強調,建立一個沒有核武器的世界是所有國家的共同義務,他呼籲有核武器和無核武器國家都參與到這項談判中來。

  • 花甲之年歐盟所面臨的挑戰

    花甲之年歐盟所面臨的挑戰

    聽眾朋友,1957年3月25日,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以及盧森堡六國首腦和外長簽署了《羅馬條約》,奠定了歐洲一體化的基礎。本月25日,歐盟將在意大利首都羅馬召開峰會,慶祝《羅馬條約》誕生60周年,並重新制定歐盟的政治經濟計畫。

  • 看有關國家對“一帶一路”的評價與反響

    看有關國家對“一帶一路”的評價與反響

    聽眾朋友,中國今年5月將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推動這一倡議向縱深發展。自從習近平上任,推出“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之後,有關國家和地區對此反應不一,既有積極的回應,也有顧慮和懷疑。儘管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是側重經濟,但也必然涉及到地緣政治和國際安全體系問題,因此倍受關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