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0527 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5月27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7/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7/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5月28日 法廣中文第一次播音 北京時間6:00-7: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異端的權利-----加爾文不容異端

異端的權利-----加爾文不容異端
 
加爾文

法國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加爾文(Jean Calvin 1509-1564)為天主教的法國所不容。他們沒收和焚毀他的書,派警察追捕他,逼迫他逃亡國外。他的追隨者被逮捕受酷刑,上火刑柱。因為加爾文的學說在法國屬於異端邪說。但當加爾文在日內瓦掌權之後,他又迫害和他本人意見不同的人,親自批准將60多人判處死刑,並迫害敢於批評他的人。卡斯特里奧勇敢地站出來,為異端的權利辯護,他的《論異端》一書是最早點燃的捍衛言論思想自由的火炬。

問:上面我們介紹的拉波哀西和博丹兩人,似乎是對立的兩級,一為反抗暴君天然合理,一為宣揚君權神授、主權在君。看起來法國思想總是在不同思想的交鋒、辯駁中發展。

答:事實如此。而且一個民族思想的拓展與深入,絕離不開言論思想的自由,離不開對所謂異端的寬容。中國古代思想最昌明、繁盛的時代,是春秋戰國百家爭鳴的時代。自儒家被奉為正統,兩千餘年,基本是死水一潭,有所討論辯駁,也幾乎都是在儒家門牆之內。民國時期,有過一段思想學術上的黃金時代,若不是蘇俄勢力借日本侵華之力入主中國,中國現在應該已進入世界文明國家的行列了。今天我們給聽友介紹的加爾文與卡斯特里奧之爭,是一場捍衛異端權利的殊死之爭。先說說加爾文這個人,宗教改革兩大巨頭路德與加爾文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路德基本上活在他的宗教世界裡,從未試圖掌握世俗的權利,他是個思想家,雖然有時激烈,但也只局限在教理論爭中。加爾文就不一樣了,他頭腦清晰,善於把複雜的神學問題簡單化、條理化,使其易於傳播,易於為普通教眾接受。他還特別有組織能力,能夠把宗教勢力和世俗權利融合起來,使他不僅能從思想上,還能從日常生活上控制教眾。法國歷史學大家勒南對加爾文的評價很中肯:“加爾文是那種絕對的人,從一個單一的模子中澆鑄出來,他的靈魂不屈不撓,堅硬,無轉圜餘地,從不懷疑、遲疑。他沒有路德那種活躍的、深厚的同情心,也不具備方濟各的魅力和柔和感人的言語。但在基督教需要行動的時代,他比誰都成功”。加爾文從法國逃到日內瓦之後,通過講道逐漸掌握了日內瓦的大權。他控制了市政議會,通過了《日內瓦教會憲章》,詳細規定了實行宗教儀式的種種方法。在全市推行嚴格的清教生活。除了宗教聖歌,不許唱其他娛樂性的歌曲,不許跳舞、喝酒、賭博,不許穿戴新潮時裝。當時整個日內瓦城一片死氣沉沉,讀書要讀加爾文的《基督教要義》,交談要交流聽加爾文佈道會的體會。一切有違加爾文意志的思想、言論、行為都被禁止。雖然加爾文在法國深受天主教迫害,禁言,但他推行的加爾文主義,其嚴苛封閉更甚。

問:這就很難讓人理解,受過迫害的人,迫害起別人來更變本加利。

答:我倒覺得沒什麼奇怪的。上次我們已經和聽友們討論過這個問題,但加爾文的情況有點不一樣。他不是重新進入這個體制,而是反出這個體制。他反天主教,進行了宗教改革,但他依然不容異端,這就是思想體系上的問題了。一個人受過迫害,絕不能代表這個人就具有寬容、尊重不同思想、捍衛言論自由的心胸,更多的情況反而是越受迫害越偏狹,越生報復心,越不能容忍異見。他沒有寬容和異端的權利這種概念,這個觀念深入人心要在啟蒙運動之後。加爾文受天主教迫害,但他碰到其他的人在一些宗教信條上與自己的觀點不一致時,他是絕不寬容的。這時,他碰到了一個與他作對的人,西班牙教士塞維特斯。這個人不僅鑽研神學,還鑽研科學,他是第一個提出肺部血液循環的人。他繼承阿里烏斯派的信條,反對三位一體說。他認為,聖經中從來沒有說過三位一體。耶穌是人不是上帝之子。聖靈也不具人格,他只是上帝派到人間的靈。他尖銳地問:如果有三位一體,那上帝豈不成了三頭怪物?他給加爾文寫信,和加爾文辯論,但是他1553年悄悄跑到日內瓦時,被人認出來告發,結果被逮捕了。加爾文起草了一份有39條罪狀的起訴書,最後塞維特斯被判有罪,上了火刑柱,他的死是加爾文不容異端的結果。1553年10月27日,這是個重要的日子,天才執著的塞維特斯只因為他自己對某些宗教信條堅持不同意見,而被活活燒死。這距今已經464年,但我們卻仍然需要為寬容和言論自由奮鬥。1903年,一群加爾文派的信徒,在燒死塞維特斯的小山上立了一塊碑,上面刻了這樣一段話:“我們是宗教改革者加爾文的忠實感恩之後裔,特批判他的錯誤,這是那個時代的錯誤。但是我們根據宗教改革運動與福音的真正教義,相信良心自由超乎一切,特立此碑,以示和好之意”。

問:我們也要不斷的努力,早日建立這樣一個紀念碑。

答:是啊,文明社會的發展,在西方也並不容易。對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的迫害,也是相當殘酷的,像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不知送多少人上了火刑架,原因大多是因為宗教觀點不同。那時異端是一定會受懲罰的,加爾文的表現在那個時候很正常,但是卡斯特里奧卻站出來反對他了,這倒是很特殊的事情。從兩個人的地位來看,加爾文是日內瓦的宗教領袖,既是精神領袖,又是世俗權力的領袖,信眾成千上萬。在新教世界中,他是大宗師,一言九鼎。而卡斯特里奧不過是一個靠翻譯和教希臘文為生的傳教士,所以他自嘲自己和加爾文的鬥爭是蒼蠅戰大象。他以超絕的勇氣,痛斥加爾文對塞維特斯的迫害,他寫了一部《論異端》,公開為言論自由爭權利。他的勇敢、堅定、睿智,讓人敬佩。我來講講這件事情,和聽友們共享。

先介紹一下卡斯特里奧這個人。他1515年出生在法國邊境上的多菲納省,他在里昂大學讀的書,精通拉丁文、希臘文、希伯來文、德文,不用說法語、意大利語就是他的母語。他是一位勤奮、好學的人,知識淵博,而且懂音樂,靠教授音樂來換取微薄的收入。他年輕時讀過加爾文給弗朗索瓦一世的獻詞。在這篇獻詞中,加爾文大膽地向國王要求宗教寬容,他在信中表現出的那種熱情與開放,吸引了卡斯特里奧。他趕到斯特拉斯堡去會見加爾文,兩個人見面後,加爾文很賞識卡斯特里奧的學識,他聘請卡斯特里奧去日內瓦學院任教,還任命他當了院長。但是後來,卡斯特里奧翻譯了拉丁文本的《聖經》,想在日內瓦出版,可那個時候,想在日內瓦出書,必須得到加爾文的同意。可是加爾文呢,不喜歡他的譯本,而且以加爾文的個性,他是不會花時間和卡斯特里奧討論的,以他的地位,他只需要說行還是不行,因為他自信自己是基督教思想最好的解釋者,所以他絕不會聽別人的批評。當卡斯特里奧要求他公開辯論來討論聖經的文本時,加爾文憤怒了,他要求把卡斯特里奧驅逐出日內瓦。卡斯特里奧的傳記作者茨威格下了這樣一個判斷:“不論占統治地位的思想是什麼,一旦藉助於恐怖統治作為工具,對不同的信仰強求一律,他所實行的就不復是理想主義,而是野蠻行為了”。加爾文正是憑藉他手中的權力來壓制不同意見,但卡斯特里奧不屈服,下次我們再詳細談一談他們的鬥爭。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博丹的主權觀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之四:人是怎樣進入自願奴役狀態的?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 自願奴役的狀態及對這種狀態的反抗

    想了解更多

  • 啟蒙的時代——理性尋找光明

    啟蒙的時代——理性尋找光明

     什麼是啟蒙? [提要]自17世紀中葉起,歐洲的一批人文學者形成一種共識,認為人能憑藉自己的理性來認識世界,理性會引導人類社會的進步。這個認識在研究自然界時,推動了科學的發展。在研究社會時,確立了人類個體的權利。他們確信,只要人的理性認識到真理之所在,就可以改變人的實際生活狀況,使人類由蒙昧走向光明。所謂啟蒙(Enlightenment),在法文中就是Lumières,它的原始意味就是光亮,啟蒙就是讓人的理性之光照亮黑暗。

  • 帕斯卡爾的《思想錄》中對神與人的思索

    帕斯卡爾的《思想錄》中對神與人的思索

    [提要]在笛卡爾的理性主義邏輯下,人們關注簡明、清晰、科學的論證方式。秩序、進步與征服自然具有天然的合理性。而在帕斯卡爾的思想中,這些並不是唯一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價值。而直覺、情感、模糊不清的內心糾結、反省、自責,是人存在的內在邏輯。前者通向科學,後者通向宗教。

  • 帕斯卡爾悲劇性的宗教觀: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帕斯卡爾悲劇性的宗教觀:人在此世能否得救?

    [提要]詹森派認為,人能否得救,全然不依賴人的自由意志,不依賴他在塵世的行為,而是命中注定的。神已經選擇了要賜予恩典的人,這是一種命定論的救贖觀,其實質是把人生活動置於悲劇的舞台。

  • 帕斯卡爾:人是會思想的蘆葦

    帕斯卡爾:人是會思想的蘆葦

    [提要]與笛卡爾活動在同一時代的帕斯卡爾(Blaise Pascal1623---1662),是一位懷有強烈宗教情感的大科學家和思想家。他一方面批判經院哲學對人類科學發展的阻礙,一方面又虔誠地信奉上帝。他是一位詹森派信徒。正是這個矛盾,使他更深刻地體會到人的能力和限度。他的名言“人是會思想的蘆葦”既指出了人的理性的獨特與尊嚴,又表明人的脆弱易損的處境。

  • 法國思想長廊之五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節 最後的日子

    法國思想長廊之五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節 最後的日子

    [提要]在笛卡爾的一生中,有兩個女人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前面我們已經介紹過波希米亞的伊麗莎白公主,而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對笛卡爾的崇拜卻葬送了他。這是任何理智都無法預見的,因為嚴寒的北歐不是溫暖的西歐。

  •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體與心靈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體與心靈

    笛卡爾和伊麗莎白的交往,影響了他晚期的研究方向。一貫關注抽象的數學、幾何圖形和認識論問題的笛卡爾,開始了對身心關係的研究。儘管笛卡爾與伊麗莎白公主極為小心地隱藏起他們之間的感情,但從笛卡爾思考的問題中,我們能斷定他感受到激情的困擾。為了化解這困擾,他投身於對激情的研究。

  •   笛卡爾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證實知識的確定性

    笛卡爾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證實知識的確定性

    [提要]笛卡爾一生工作的重點就是要探討人如何獲得知識,又如何確定知識的有效性。這些都是哲學認識論的問題,也就是對知識本身進行哲學反思。在哲學認識論的發展上,笛卡爾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