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6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6月26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在聲討特朗普的喧囂中美國還有沉默的一群

在聲討特朗普的喧囂中美國還有沉默的一群
 
2017年1月29日紐約街頭抗議特朗普移民禁令的人群。 圖片來源:路透社/Stephanie Keith

如今在美國,聲討新當選的總統特朗普是最時興的事情:媒體上,口誅筆伐,鋪天蓋地;大街上,示威遊行,無日無之;美國的一些地方政府,也一個接一個的宣布對抗特朗普,甚至與他打官司。沒有人統計這些人佔美國總人口的比例有多少,但肯定不會超過半數。還有一半人似乎沒有進入人們的視野,他們是在聲討特朗普的喧囂中沉默的一群。

聲討特朗普的主要是這樣一些群體:大公司的管理層,移民和少數族裔權益組織,婦女權益組織,穆斯林團體,非法移民庇護城市的官員,移民律師,媒體,大學與智庫的學者。這些人總括起來可稱作美國的左派或自由派,奉行美國與西方國家的“政治正確”——人道關懷、接納、包容、意識形態和文化與宗教的共存,這些人沒有錯。特朗普的主張和政策不符合他們的理念,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所以他們要聲討特朗普。但這些人沒有看到他們理念和他們的利益,損害着另一群人的理念和利益,就是那沉默的一群。

沉默的一群主要是以白人為主的藍領階級。他們是民主黨政府幫助美國大企業推動“經濟全球化”的受害者。他們原本從事製造美國產品的工作,但是近十幾年來,他們的工廠只剩下廠房,生產線全部遷移去中國等國家,他們居住的城市百業蕭條,他們從中產階級淪為靠領取政府救濟的貧民。底特律市50歲出頭的失業工人喬治,從他的爺爺開始就在汽車廠工作,他看到這座城市的興旺,成為汽車王國美國的驕傲,現在則看到這座城市的衰敗,變成一座鬼城,城市的周邊成了機器停轉的“鐵鏽地帶”。喬治有四個孩子要撫養,他養不起了,他的妻子原本不用上班,現在不得不出去找活干。喬治作為男人,他感到自尊心受損。而特朗普答應,要讓美國的企業返回美國,把美國人的工作還給美國人,並且正在兌現承諾。所以他不會去聲討特朗普,但沒有媒體來問他的感受,他只有沉默。

不要以為美國的藍領對“政治正確”一無所知。喬治是虔誠的基督徒,是美國最傳統、最保守的上帝子民。他的祖先飄揚過海來到美洲大陸,披荊斬棘,含辛茹苦,是要建立一個上帝的國家。但自911以後,和平的美國不斷的受到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恐怖襲擊,同時,一個個穆斯林社區在形成,一座座清真寺建立起來,還不斷有穆斯林移民湧入。喬治眼看着歐洲離伊斯蘭化已經不遠,他不能不為美國的未來擔憂。他不明白特朗普限制穆斯林移民來美國,發布暫停七個穆斯林國家旅客來美國的禁令,有什麼不對,竟要遭到那麼多人聲討。只是,沒有媒體來問他的看法,他只有沉默。

喬治不是一個喬治,喬治代表的是數以千萬計的美國白人藍領。喬治原本支持民主黨,這次把票投給了特朗普。他相信特朗普能讓美國經濟重現繁榮,給他一份像從前一樣的工作,也相信特朗普能讓美國更安全。

喬治看到美國東西兩岸聲討特朗普的喧囂一陣高過一陣,他相信這些聲討者不代表所有的美國人,至少不能代表自己和與自己一樣十幾年來日子過得一天不如一天的藍領階級。不過,媒體把喬治他們忘記了,也沒有學者來研究他們。所以儘管他們人數眾多,儘管是白人,卻只能是沉默的一群。

  • 特朗普掉進了習近平的陷阱

    特朗普掉進了習近平的陷阱

    自4月7日美國佛羅里達海湖莊園“特習會”後,特朗普就放棄了美中關係的美國強勢地位,由逼迫中國讓步,以解決美中之間長期積累的問題、掃除中國為美國實施亞洲政策所製造的障礙,一夕之間就成了祈求中國幫助,甚至向中國讓步低頭,由強勢而變成了弱勢。箇中原因曾令人不解,現在終於明白:特朗普已經掉進了習近平為他挖的陷阱,未來的特朗普很可能成為這樣一位總統:他為了維護和擴大其家族在中國巨大的經濟利益,背叛自己對選民的承諾,不惜損害國家利益。

  • 沒有開始便知道結果的“美中外交與安全對話”

    沒有開始便知道結果的“美中外交與安全對話”

    美國國務院15日宣布:美中兩國將於21日舉行“外交與安全對話”。這是4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佛羅里達海湖莊園“特習會”上商定的美中四場對話的其中一場。上網打開谷歌搜索一番,發現美國媒體並沒有對這場對話予以特別關注,原因很簡單:這是一場從宣布那天人們就知道結果的對話。結果是什麼?告訴你:是沒有結果。

  • 叛逆的加利福尼亞州

    叛逆的加利福尼亞州

    加利福尼亞州,是美國人口最多的州,加州的國民生產總值,如果作為國家計算,排世界第七位。加州有美國文化的象徵好萊塢,有引領人類進入數碼時代的矽谷,但這些都不是加州目前的獨特之處,那麼是什麼呢?是對特朗普政府的叛逆。

  • 六四紀念日的年輕人

    六四紀念日的年輕人

    對解決六四問題抱持悲觀態度的人,如今有理由樂觀了,原因在於: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了紀念六四、尋求六四真相、追究六四責任的行動。

  • 美國的東亞政策或將走出泥沼

    美國的東亞政策或將走出泥沼

    近來發生的事態表明特朗普可能發現自己在東亞已陷入泥沼,正試圖改變他為美國政府制定的愚蠢的東亞政策。5月17日,美軍一架WC-135核物質偵察機在東海國際空域執行搜集大氣中的核物質、監視朝鮮核試驗動向的任務,遭到中國兩架戰鬥機攔截,中國戰機在美國偵察機前面做翻滾動作。美軍核物質偵察機過去一直在東海上空執行同樣的任務,這一次遭到攔截,說明中國比過去更加反對美國對朝鮮核試驗進行監視。

  • 彈劾特朗普,談何容易

    彈劾特朗普,談何容易

    據哈佛大學肯尼迪公共行政學院近日公布的一份報告:特朗普上任四個月來,媒體說他壞話與說他好話的比例是八比二,不過那只是說而不是做。近來,在華府政治圈,颳起了一陣彈劾特朗普的旋風,這就不僅是說而且要行動了。一個經過美國選民投票選出的總統,想彈劾就彈劾得了嗎?說說容易,做起來談何容易。

  • 馬克龍的“歐盟優先”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

    馬克龍的“歐盟優先”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

    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龍14日上任,在就職慶典結束後,他便要前往柏林,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法國與德國是歐盟的兩大支柱,馬克龍上任後第一時間便與默克爾會見,顯示他未來五年的任期,決心兌現他“歐盟優先”諾言,挽救這個搖搖欲墜的歐洲政治、經濟聯盟。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