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6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19:00點-20:0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4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卡斯特利奧Sebastian Castellio (1515-1563) 奮不顧身為異端辯護。

加爾文燒死了賽維特斯,這就把一個尖銳的問題擺在歐洲那些有理智,有良心的知識分子面前。這就是異端問題,什麼是異端?對某些宗教信條的不同解釋應該如何處理?異端是否有權利存在?更重要的是異端可能正是真理。

問:賽維特斯並不是個反對基督教的人,他一直說自己是個最好的基督徒,加爾文為什麼不放過他?

答:因為塞維特斯對加爾文的教義學說提出了異議.他把加爾文的 «基督教原理»讀的透透的,在書的天頭地腳寫滿批判的話,然後把這本書送給了加爾文。這是公開挑戰加爾文的地位。首先, 《基督教原理》是加爾文宗的基礎,是加爾文苦心積慮地闡述的他所理解的基督教真諦,在新教世界有着不可挑戰的地位。其次,加爾文現在是日內瓦的主人,他像一個獨裁者,統治着這裡的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他不能允許有人撹擾這個秩序。他覺得這個挑戰者就是撒旦,加爾文下定決心,他說: “如果他真的來了,只要我還在這城裡掌權,就務使他不能活着離開。”況且,賽維特斯還寫了一部書,《基督教之恢復》,他要表達對教義的不同解釋。所以加爾文和他的衝突實際上是占統治地位的教條和自由思想的衝突。這些不合正統的思想當時都被稱為異端。茨威格說的好 在獨裁統治的陰影之下,是永遠不可能有自由自在的精神在主的,而對一個獨裁統治來說,只要在它的勢力範圍內有一種獨立思想,它就永遠不能無憂無慮和充滿自信。

問:看起來賽維特斯是死於他的自由思想。

答:正是如此,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以消滅異端之名殺害了很多人,天主教教廷逼迫伽利略放棄日心說,羅馬的宗教法庭甚至判布魯諾火刑,這兩位大科學家都是以異端之名遭到審判。賽維特斯的死又是以消滅異端之名,這時,已被加爾文趕出日內瓦,住在巴塞爾的卡斯特里奧(Sebastian Castellio)憤怒了。他意識到,對這樣一個只因觀點不同就奪人性命的事件必須挺身反抗,否則宗教改革的成果就完了。因為宗教改革的理念之一就是信眾的良心自由,就是讓信眾從教廷的束縛下解放出來.自由地與上帝交流。卡斯特里奧化名 比利阿斯編了一本書,由一群基督教理論的權威人士討論異端問題,書名叫<論異端,> 書中收集了聖奧古斯丁,聖哲羅姆,路德,愛拉斯莫等人對異端的看法,甚至連加爾文本人的文字都收進去了。因為加爾文自己受迫害時也反對以劍與火對待異端。

問:卡斯特里奧這是以毒攻毒啊。

答:卡斯特里奧從三個方面批駁加爾文,為異端辯護,首先,他問 ,異端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如果一個人恨一個人,要報私仇,最好的辦法就是說他是異端,這就好比文革中打派仗,雙方都會指責對方是反黨反毛,勝利的一方就成了正統,失敗的一方就是異端。這不過是爭權奪利,完全和探討真理無關。其次,卡斯特里奧指出,<聖經>中沒有異端這個詞,在基督教內,有那麼多派,天主教,路德宗,甚至加爾文宗,都各有各的說法,誰來斷定誰是正宗誰是異端? 況且,對聖經的解釋往往存在模糊之處,有許多神秘難解的意思,他說.,宗教的真理是在它們神秘的性質之中,在經過一千多年之後,它依然出於不斷的鬥爭中,直到精神上的愛啟示我們,並最終下了結論,鮮血才會停止。他的這個想法非常重要,這個精神上的愛實際上就是說對教義的爭論都是正常的,因為它們都是出自對上帝的精神上的愛。所以,各種分歧都不是迫害別人的理由只有心懷廣博的愛,才能結束衝突。第三,他大膽推論,你所判定的異端,在別人眼中卻是最正統的。你判處火刑的人別人可能視之如烈士。所以他說,當我思考什麼是真正的異端時,我只能發現一個標準, 我們在那些和我們觀點不同的人眼中都是異端。因此,一個國家只能要求人民遵守法律行事,而每個人內心裡信仰什麼,反對什麼,都是他的權利,政府絕對無權干涉。這就是異端的權利,是人與生俱有的,那種動用權力壓制不同觀點的人只是狂妄,野蠻,殘忍。

問:卡斯特利奧的分析真夠勇敢尖銳的,在他那個時代,誰敢為異端辯護?

答:他不僅為異端辯護,還公開提出宗教寬容。他說,讓我們彼此寬容吧,讓我們不要譴責別人的信仰吧,他對那些手握大權,迫害異端的人說,不要聽那些為迫害異端叫好的人,因為當你面對最後審判時,這些人不會站在你身邊幫你。如果耶穌基督在世,他不會叫你去殺害人即使他們有錯即使他們偏離了正路,。他為賽維特斯的死伸張正義,因為燒死他的命令不是基督的意願,而是加爾文個人的決定。他直指關鍵處,把一個人活活燒死,不是保衛教義,而是屠殺一個人。聽友們不要小看這句話,他實際上宣布了一條至高無上的原則,人道主義的原則,是那些教義,觀念,意識形態重要,還是人重要。想想文革中我們有許多同胞就是為了一個虛假的信念而被殘殺,我們就能理解四百年前卡斯特利奧對加爾文的指責多麼有力。在他看來,以基督之名把人燒死比撒旦更惡劣。

問:卡斯特里奧這不就把矛頭指向加爾文了嗎?

答:對,他的勇敢也就在此,當時加爾文勢力多大啊,所以卡斯特里奧說自己是 蒼蠅戰大象 .這場鬥爭如何展開,我們下次再談。

 

 

 

 

 

 


同一主題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四:—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別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四:—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別

    [提要] 貢斯當分析了古代自由與現代自由的區別,引發當代政治思想史界對自由概念的進一步討論。柏林提出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觀念,深化了貢斯當的自由觀,但也引起一些爭論。消極自由的保障是什麼?如果我們斷定只有共和代議制政體能保障消極自由,那麼為獲得這樣一種民主政治形式,不是必然需要公民的政治參與,也就是積極自由的投入嗎?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三: 捍衛個人自由是捍衛一切自由的基礎

    [提要] 古代人以捍衛城邦,參與城邦政治來享有公民自由。同時,也以壓制個人自由,以集體的專斷剝奪公民自由。在現代社會中,所謂“沒有了國家,你什麼都不是”,是一句愚蠢邪惡的話,它為一切以國家人民的名義,剝奪個人自由的罪行背書。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衛自由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二 ——分析自由以捍衛自由

    [提要] 本傑明·貢斯當是一位堅定的自由主義者,他對自由毫不動搖的信仰,源於他對自由理念的清晰了解。他對自由這個人類思想史上重要的觀念,進行了歷史的分析,使個人自由的理念立基於最日常,從而也是最堅實的現實之上。他的分析指明,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剝奪個人自由。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一:魂不守舍的天才

    [提要] 本傑明·貢斯當 (Benjamin Constant 1767年10月25日-1830年12月8日)是十九世紀自由理念的最重要的闡釋者和捍衛者,也是十九世紀自由主義運動的代言人。當代自由主義大師哈耶克將他與孟德斯鳩、托克維爾並列,認為他的思想是英國自由主義傳統在法國的表達。他對古代自由與現代自由區別的分析,又啟發了以賽·柏林對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分。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對後世最有意義的著作是《墓畔回憶錄》。這部書寫了三十多年,記述了他一生的經歷和思考,同時也為後人留下了豐富的十九世紀歐洲文化、外交、社會、人物栩栩如生的畫卷。聖·伯夫稱,僅此一書,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這部書的背後,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勵着他完成這部著作,她就是當時法國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認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種激情,它改變了人的激情的性質,使激情與愛混合為一,從而形成藝術創造的原動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獨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種崇高的激情,追求人類的至善與博愛。在這些激情轉向藝術創造時,人類精神世界最偉大的作品誕生了。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會動蕩中,以往的社會秩序不存在了,社會運行的失序,使不同社會階層的人,質疑以往社會所遵循的道德規範。大革命摧毀了維繫法國傳統道德和社會秩序的天主教系統,從而使人的信仰崩潰。該如何收拾潰散的人心?挽救法國的傳統價值,是夏多布里昂最為焦慮的問題,他竭盡才智,為基督教奮力辯護,希望以重建信仰來拯救法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