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0817 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8月17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1小時)2017年8月18日 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卡斯特利奧Sebastian Castellio (1515-1563) 奮不顧身為異端辯護。

加爾文燒死了賽維特斯,這就把一個尖銳的問題擺在歐洲那些有理智,有良心的知識分子面前。這就是異端問題,什麼是異端?對某些宗教信條的不同解釋應該如何處理?異端是否有權利存在?更重要的是異端可能正是真理。

問:賽維特斯並不是個反對基督教的人,他一直說自己是個最好的基督徒,加爾文為什麼不放過他?

答:因為塞維特斯對加爾文的教義學說提出了異議.他把加爾文的 «基督教原理»讀的透透的,在書的天頭地腳寫滿批判的話,然後把這本書送給了加爾文。這是公開挑戰加爾文的地位。首先, 《基督教原理》是加爾文宗的基礎,是加爾文苦心積慮地闡述的他所理解的基督教真諦,在新教世界有着不可挑戰的地位。其次,加爾文現在是日內瓦的主人,他像一個獨裁者,統治着這裡的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他不能允許有人撹擾這個秩序。他覺得這個挑戰者就是撒旦,加爾文下定決心,他說: “如果他真的來了,只要我還在這城裡掌權,就務使他不能活着離開。”況且,賽維特斯還寫了一部書,《基督教之恢復》,他要表達對教義的不同解釋。所以加爾文和他的衝突實際上是占統治地位的教條和自由思想的衝突。這些不合正統的思想當時都被稱為異端。茨威格說的好 在獨裁統治的陰影之下,是永遠不可能有自由自在的精神在主的,而對一個獨裁統治來說,只要在它的勢力範圍內有一種獨立思想,它就永遠不能無憂無慮和充滿自信。

問:看起來賽維特斯是死於他的自由思想。

答:正是如此,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以消滅異端之名殺害了很多人,天主教教廷逼迫伽利略放棄日心說,羅馬的宗教法庭甚至判布魯諾火刑,這兩位大科學家都是以異端之名遭到審判。賽維特斯的死又是以消滅異端之名,這時,已被加爾文趕出日內瓦,住在巴塞爾的卡斯特里奧(Sebastian Castellio)憤怒了。他意識到,對這樣一個只因觀點不同就奪人性命的事件必須挺身反抗,否則宗教改革的成果就完了。因為宗教改革的理念之一就是信眾的良心自由,就是讓信眾從教廷的束縛下解放出來.自由地與上帝交流。卡斯特里奧化名 比利阿斯編了一本書,由一群基督教理論的權威人士討論異端問題,書名叫<論異端,> 書中收集了聖奧古斯丁,聖哲羅姆,路德,愛拉斯莫等人對異端的看法,甚至連加爾文本人的文字都收進去了。因為加爾文自己受迫害時也反對以劍與火對待異端。

問:卡斯特里奧這是以毒攻毒啊。

答:卡斯特里奧從三個方面批駁加爾文,為異端辯護,首先,他問 ,異端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如果一個人恨一個人,要報私仇,最好的辦法就是說他是異端,這就好比文革中打派仗,雙方都會指責對方是反黨反毛,勝利的一方就成了正統,失敗的一方就是異端。這不過是爭權奪利,完全和探討真理無關。其次,卡斯特里奧指出,<聖經>中沒有異端這個詞,在基督教內,有那麼多派,天主教,路德宗,甚至加爾文宗,都各有各的說法,誰來斷定誰是正宗誰是異端? 況且,對聖經的解釋往往存在模糊之處,有許多神秘難解的意思,他說.,宗教的真理是在它們神秘的性質之中,在經過一千多年之後,它依然出於不斷的鬥爭中,直到精神上的愛啟示我們,並最終下了結論,鮮血才會停止。他的這個想法非常重要,這個精神上的愛實際上就是說對教義的爭論都是正常的,因為它們都是出自對上帝的精神上的愛。所以,各種分歧都不是迫害別人的理由只有心懷廣博的愛,才能結束衝突。第三,他大膽推論,你所判定的異端,在別人眼中卻是最正統的。你判處火刑的人別人可能視之如烈士。所以他說,當我思考什麼是真正的異端時,我只能發現一個標準, 我們在那些和我們觀點不同的人眼中都是異端。因此,一個國家只能要求人民遵守法律行事,而每個人內心裡信仰什麼,反對什麼,都是他的權利,政府絕對無權干涉。這就是異端的權利,是人與生俱有的,那種動用權力壓制不同觀點的人只是狂妄,野蠻,殘忍。

問:卡斯特利奧的分析真夠勇敢尖銳的,在他那個時代,誰敢為異端辯護?

答:他不僅為異端辯護,還公開提出宗教寬容。他說,讓我們彼此寬容吧,讓我們不要譴責別人的信仰吧,他對那些手握大權,迫害異端的人說,不要聽那些為迫害異端叫好的人,因為當你面對最後審判時,這些人不會站在你身邊幫你。如果耶穌基督在世,他不會叫你去殺害人即使他們有錯即使他們偏離了正路,。他為賽維特斯的死伸張正義,因為燒死他的命令不是基督的意願,而是加爾文個人的決定。他直指關鍵處,把一個人活活燒死,不是保衛教義,而是屠殺一個人。聽友們不要小看這句話,他實際上宣布了一條至高無上的原則,人道主義的原則,是那些教義,觀念,意識形態重要,還是人重要。想想文革中我們有許多同胞就是為了一個虛假的信念而被殘殺,我們就能理解四百年前卡斯特利奧對加爾文的指責多麼有力。在他看來,以基督之名把人燒死比撒旦更惡劣。

問:卡斯特里奧這不就把矛頭指向加爾文了嗎?

答:對,他的勇敢也就在此,當時加爾文勢力多大啊,所以卡斯特里奧說自己是 蒼蠅戰大象 .這場鬥爭如何展開,我們下次再談。

 

 

 

 

 

 


同一主題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提要]一個蠻橫的貴族以棍棒對待智慧,一個專制的政府以監獄代替辯論,伏爾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獄。幸運的是,攝政時代的寬鬆氣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長期監禁。伏爾泰很快獲釋,他的眼光投向英格蘭,他要去看看這個有民選議會的國家是怎樣對待自由思想的。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獄期間,小阿魯埃做成了兩件事,第一他開始了史詩《亨利亞德》的創作,第二他開始使用伏爾泰這個名字,今後這個名字將成為人類思想發展史上的一個標誌。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提要]啟蒙時代聲名最顯赫的人物是伏爾泰,他的思想遺產極其豐厚也極其複雜。他是一個時代的標誌,在他身上集中體現了十八世紀社會思潮的走向。他畢生為之奮鬥的思想自由與宗教寬容,已成為人類文明社會的基本價值。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提要]孟德斯鳩把政體分為三種,並分別指明了它們的原則,他指出共和政體的性質,是人民全體或某些家族在那裡握有最高權力。共和政體的運行應該由人民公開選舉出他們的代表來實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這樣運行,依然可能剝奪人的自由。共和之名並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權利。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提要]孟德斯鳩極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經驗。濫用權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為當權者不知道施用權力應該在何處停止,因此制約權力就是捍衛自由的第一要務。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提要]孟德斯鳩的“政體分類說”指明,共和國的統治原則是品德,君主國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則需要恐懼。這個原則至今未有改變。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提要]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確立了現代文明政制的原則,明確了評價政治制度的基本標準,那就是:這種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這部著作不僅從一般法學理論上論述了法與一切其他事物的關係,而且提出了切實可行的、具體的政制建構。孟德斯鳩謙遜而自豪地說:“如果我的書能使那些發號施令的人增加他們應該發布什麼命令的知識,並使那些服從命令的人,從服從上找到新的樂趣的話,那我便是所有人們當中最快樂的人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