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8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8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大選新景:造王者貝魯棄選並與馬克龍結盟

作者
法國大選新景:造王者貝魯棄選並與馬克龍結盟
 
法國政治家弗朗索瓦.貝魯 法新社

法國老牌政治家弗朗索瓦.貝魯政治上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物,政治立場上他被劃為中右,但是他左右搖擺,素有變色龍之稱,上次大選他支持左翼社會黨奧朗德,奧朗德最後略勝薩科齊,與他的臨陣一腳不無關係。這次他原本中意的是右翼共和黨的朱佩,然而朱佩初選未能勝出,貝魯先是揚言自己說不定殺出,左右觀察,終於在周三宣布棄選,轉而向被他之前痛罵的馬克龍伸出援手。法國大選格局仍然撲簌迷離,陷於“空餉門‘的右翼大黨候選人菲永仍然未能從醜聞中拔出腳來,極右翼瑪琳娜.勒龐一路挺進。中間偏左的馬克龍希望牢牢保住民調預測他第一輪民調僅落後于勒龐的地位。那麼,貝魯與馬克龍結盟之後,後者有無決勝的把握?

貝魯是中右,他的政治盟友幾乎全是右派,他的政治傾向右翼,這一點毫無疑問。但他本人卻標榜自己是一個獨立的“中間派”,並且為追求法國尚不存在的這樣一個獨立的中間派前鼓後呼。每次選舉進入抉擇的時候,他仍不得不投靠右翼或左翼,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右翼,這也是法國所謂中間黨的宿命。

貝魯從2002年開始,2007,2012連續三次競選總統,連續三次失敗,並且民意支持率越來越低,他與薩科齊決裂後右翼幾乎視他為“叛徒”,因此,他放棄競選顯然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明智選擇。那麼,貝魯為什麼支持被排在左翼的馬克龍,他解釋是因為馬克龍也如同他一樣自己定位“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貝魯最終選擇了馬克龍,但是,人們記得,在這之前,不管在公開場合還是在私下,貝魯不停地抨擊馬克龍,特別是在金錢問題上更是抓住不放。三番五次,這位希拉克時期的教育部長批評社會黨總統奧朗德的前財長“與金錢世界關係密切”。他甚至把馬克龍的競選綱領與他痛恨的薩科齊2007年的競選計畫相提並論。九月份,當前進黨領導人馬克龍準備宣布競選時,貝魯殘酷地嘲諷說“他怎麼可能會成功”。“在他競選的背後,有一個網絡,這就是金融寡頭以及其他,他們已經不滿足於經濟權力,他們現在要的是政治權力”。幾周前,他還表示,“我再一次仔細閱讀了馬克龍的競選綱領,我沒有找到任何實質性的東西”。他指責馬克龍“向所有人許諾”。

當馬克龍辭去財政部長職務,貝魯預感到受社會黨擠壓的馬克龍可能會打中間派這張牌,侵佔自己的領地的時候,他向他連發數箭,“馬克龍是奧朗德總統經濟政策的主要負責人,幾年下來,成果在哪裡?”他發誓,“只要我站在這裡,誰也不可能拍賣中間黨,我一直與這一企圖鬥爭。”只要接受媒體採訪,這位出版過『法國大革命』的人都會不厭其煩地抨擊剛剛出版了『革命』的作者:“光說自己既非左派又非右派並不足以證明自己是一個中間派。”

現在,貝魯何以自圓其說?貝魯周三頗有點大將風度地宣稱:“在某個時候,應該顯示不要光想自己,而是要思考國家的前途,這就需要把大家團結在一起”。不止如此,貝魯還想讓人們理解他並沒有放棄他一貫的邏輯:講究政治生活的倫理。他宣稱,他已要求馬克龍把政治生活倫理寫入他的競選綱領。作為未來法案的一部分。他保證自己並非“急轉彎,而是獲得了馬克龍的保證”,“如果馬克龍不接受這一點的話我不可能與他結盟。”

貝魯知道馬克龍需要他。這位正在上升的政治明星周三就這樣把一位政壇老手,有着“造王者”的貝魯劃入自己的陣營。極右翼領導人瑪琳娜.勒龐民調一直排在第一輪第一名,並且和跟在後面的馬克龍及菲永拉開了距離,儘管法官開始調查瑪琳娜.勒龐保鏢以她的議員公關人名義“冒領工資”,這仍然沒有影響她排名第一的地位。

這也為貝魯加盟提供了另一個證據,他強調法國正面臨極右翼當政的巨大風險,“這是一個最壞的威脅法國和歐盟生存的風險”,因此,他“挺身而出”。

馬克龍立即接受了民意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五的貝魯的提議,他稱讚貝魯的決定是“一個勇敢的姿態,從未有過的姿態。”他宣布,總統大選的轉折點出現了。其實,貝魯準備棄選的台階已經鋪設了數周,這當中他逐漸軟化了對馬克龍的評價,他現在“完全分享”從前的“金錢代表”有關“國家局勢處於危險關頭的觀點”。

在距離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還有兩個月的時候,由於左翼的四分五裂,由於右翼領袖菲永深陷“空餉門”,大選前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模糊和難以肯定。菲永初選勝出後幾乎被認定是註定要當選下屆總統的候選人,空餉門曝光後,輿論迅速轉向。極右翼的瑪琳娜.勒龐領導的黨同樣糾纏於司法官司,然而目前仍然享有相當高的支持率。

不過,數月以來的民調都有一個共同的趨勢,第一輪,極右翼領先,第二輪,極右翼慘敗,不管左翼還是右翼,只要設法進入第二輪,就註定勝選。在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後,有關法國極右翼註定失敗的預測會不會在關鍵時刻落空?法國的政治預言家們不敢完全排除這一夢魘般的結局。

 

  •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被視為“灰衣大主教”的白宮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終於被特朗普解僱。好挑鬥,充滿爭議,數周來一直陷於將要被罷免的流言之中,聲言美中經濟戰你死我活。終於,在白宮一派緊張氣氛中,班農終結了白宮戰略顧問的生涯。

  •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當地時間本周四下午5點左右,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加泰羅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羅那市發生了一起重大貨車撞人恐怖襲擊事件。該事件現已造成至少13人死亡,100人受傷,另有兩名涉案男子已被警方逮捕。隨後,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通過其宣傳喉舌,阿馬克新聞社宣布對這一事件負責,並揚言是“他們的士兵”發起了這一毫無人性的恐怖襲擊事件。

  •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種族暴力衝突事件餘波尚未平息,事後各方論戰卻又有愈演愈烈之勢。不僅特朗普總統因為事後發表的言論深陷爭議漩渦當中,同樣該事件再次引發了美國社會和輿論,對於如何面對本國種族主義歷史和區分在此次事件中,究竟誰應為這一造成,一人死亡19人受傷的暴力襲擊事件而負責的大爭論。

  •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現年44歲以“超級低俗屠夫”的名號在互聯網上,得到大量網民關注的中國大陸著名維權人士吳淦,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於本周一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閉門審理。在此之前,同樣在吳淦曾熱衷於進行維權活動和發表個人觀點的網絡上,還流出他本人所書寫“開庭前聲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宣稱在庭審開始之前,就被告知此次審理“只是一場過場和為了判其有罪的鬧劇”。吳淦也因此決定將不對自己的“所言所行進行辯護”。吳淦還在該聲明中進一步表示:“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

  •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白人種族主義分子與反對示威者之間的對抗和暴力事件,自開始至今已有四天的時間。一名20歲的白人男子在周六駕車向反對者示威人群中撞去,從而造成1名32歲的女性抗議者死亡,另有二十人受傷的慘劇。該事件的發生也使整個對峙事件升級成為了,反對“極右翼分子”抗議者們口中的,一次由白人至上主義在美國本土影響的“恐怖襲擊事件”。

  • 好戰好表演 特朗普與金正恩異同

    好戰好表演 特朗普與金正恩異同

    的確,一個是全球頭號民主國家的領袖,一個是冷血的獨裁者,毫無任何共同之處,任何比較都顯得過分。然而,從喜好挑釁到置家族於國家權力中心,朝鮮的領袖與美國總統分享着不少共同之處。

  • “今夜就能戰鬥”---朝鮮半島周邊驚人的美軍軍力

    “今夜就能戰鬥”---朝鮮半島周邊驚人的美軍軍力

    “今夜就可以戰鬥”,這句座右銘概括了美國面對朝鮮隨時出擊的軍事態勢。因此,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發推稱,美國已“槍炮上膛”,朝鮮膽敢挑釁,美軍隨時可以出擊。特朗普並未誇口,五角大樓也並未重新部署軍力。面對朝鮮威脅,美國早就荷槍實彈,周邊部署的武力着實驚人。一旦口水大戰演變成真,華盛頓與平壤爆發戰爭,美國機動化或可以機動的軍事力量大致如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