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2018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 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2018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 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大選新景:造王者貝魯棄選並與馬克龍結盟

作者
法國大選新景:造王者貝魯棄選並與馬克龍結盟
 
法國政治家弗朗索瓦.貝魯 法新社

法國老牌政治家弗朗索瓦.貝魯政治上是一個難以捉摸的人物,政治立場上他被劃為中右,但是他左右搖擺,素有變色龍之稱,上次大選他支持左翼社會黨奧朗德,奧朗德最後略勝薩科齊,與他的臨陣一腳不無關係。這次他原本中意的是右翼共和黨的朱佩,然而朱佩初選未能勝出,貝魯先是揚言自己說不定殺出,左右觀察,終於在周三宣布棄選,轉而向被他之前痛罵的馬克龍伸出援手。法國大選格局仍然撲簌迷離,陷於“空餉門‘的右翼大黨候選人菲永仍然未能從醜聞中拔出腳來,極右翼瑪琳娜.勒龐一路挺進。中間偏左的馬克龍希望牢牢保住民調預測他第一輪民調僅落後于勒龐的地位。那麼,貝魯與馬克龍結盟之後,後者有無決勝的把握?

貝魯是中右,他的政治盟友幾乎全是右派,他的政治傾向右翼,這一點毫無疑問。但他本人卻標榜自己是一個獨立的“中間派”,並且為追求法國尚不存在的這樣一個獨立的中間派前鼓後呼。每次選舉進入抉擇的時候,他仍不得不投靠右翼或左翼,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右翼,這也是法國所謂中間黨的宿命。

貝魯從2002年開始,2007,2012連續三次競選總統,連續三次失敗,並且民意支持率越來越低,他與薩科齊決裂後右翼幾乎視他為“叛徒”,因此,他放棄競選顯然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明智選擇。那麼,貝魯為什麼支持被排在左翼的馬克龍,他解釋是因為馬克龍也如同他一樣自己定位“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貝魯最終選擇了馬克龍,但是,人們記得,在這之前,不管在公開場合還是在私下,貝魯不停地抨擊馬克龍,特別是在金錢問題上更是抓住不放。三番五次,這位希拉克時期的教育部長批評社會黨總統奧朗德的前財長“與金錢世界關係密切”。他甚至把馬克龍的競選綱領與他痛恨的薩科齊2007年的競選計畫相提並論。九月份,當前進黨領導人馬克龍準備宣布競選時,貝魯殘酷地嘲諷說“他怎麼可能會成功”。“在他競選的背後,有一個網絡,這就是金融寡頭以及其他,他們已經不滿足於經濟權力,他們現在要的是政治權力”。幾周前,他還表示,“我再一次仔細閱讀了馬克龍的競選綱領,我沒有找到任何實質性的東西”。他指責馬克龍“向所有人許諾”。

當馬克龍辭去財政部長職務,貝魯預感到受社會黨擠壓的馬克龍可能會打中間派這張牌,侵佔自己的領地的時候,他向他連發數箭,“馬克龍是奧朗德總統經濟政策的主要負責人,幾年下來,成果在哪裡?”他發誓,“只要我站在這裡,誰也不可能拍賣中間黨,我一直與這一企圖鬥爭。”只要接受媒體採訪,這位出版過『法國大革命』的人都會不厭其煩地抨擊剛剛出版了『革命』的作者:“光說自己既非左派又非右派並不足以證明自己是一個中間派。”

現在,貝魯何以自圓其說?貝魯周三頗有點大將風度地宣稱:“在某個時候,應該顯示不要光想自己,而是要思考國家的前途,這就需要把大家團結在一起”。不止如此,貝魯還想讓人們理解他並沒有放棄他一貫的邏輯:講究政治生活的倫理。他宣稱,他已要求馬克龍把政治生活倫理寫入他的競選綱領。作為未來法案的一部分。他保證自己並非“急轉彎,而是獲得了馬克龍的保證”,“如果馬克龍不接受這一點的話我不可能與他結盟。”

貝魯知道馬克龍需要他。這位正在上升的政治明星周三就這樣把一位政壇老手,有着“造王者”的貝魯劃入自己的陣營。極右翼領導人瑪琳娜.勒龐民調一直排在第一輪第一名,並且和跟在後面的馬克龍及菲永拉開了距離,儘管法官開始調查瑪琳娜.勒龐保鏢以她的議員公關人名義“冒領工資”,這仍然沒有影響她排名第一的地位。

這也為貝魯加盟提供了另一個證據,他強調法國正面臨極右翼當政的巨大風險,“這是一個最壞的威脅法國和歐盟生存的風險”,因此,他“挺身而出”。

馬克龍立即接受了民意支持率只有百分之五的貝魯的提議,他稱讚貝魯的決定是“一個勇敢的姿態,從未有過的姿態。”他宣布,總統大選的轉折點出現了。其實,貝魯準備棄選的台階已經鋪設了數周,這當中他逐漸軟化了對馬克龍的評價,他現在“完全分享”從前的“金錢代表”有關“國家局勢處於危險關頭的觀點”。

在距離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還有兩個月的時候,由於左翼的四分五裂,由於右翼領袖菲永深陷“空餉門”,大選前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模糊和難以肯定。菲永初選勝出後幾乎被認定是註定要當選下屆總統的候選人,空餉門曝光後,輿論迅速轉向。極右翼的瑪琳娜.勒龐領導的黨同樣糾纏於司法官司,然而目前仍然享有相當高的支持率。

不過,數月以來的民調都有一個共同的趨勢,第一輪,極右翼領先,第二輪,極右翼慘敗,不管左翼還是右翼,只要設法進入第二輪,就註定勝選。在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後,有關法國極右翼註定失敗的預測會不會在關鍵時刻落空?法國的政治預言家們不敢完全排除這一夢魘般的結局。

 

  • 南北韓局勢暫緩 美軍加緊備戰

    南北韓局勢暫緩 美軍加緊備戰

    在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難得地釋放緩和信號,即將派出代表團赴韓國平昌參加冬奧會之際,美國仍然希望最大限度地向朝鮮施加壓力,希望與國際社會一道迫使平壤棄核。各種跡象顯示,美國軍方正在加緊備戰,此舉意味着美方不大相信金正恩會改變其尋求核武器的“破壞性行為”。

  • 西班牙警告加泰流亡領袖勿插手 否則接管自治區

    西班牙警告加泰流亡領袖勿插手 否則接管自治區

    加泰羅尼亞獨立議題經過極短暫的沉默後再度爆發出來,獨立黨人占多數的新一屆議會即將開會,發起獨立公投,推動上屆議會宣布加泰獨立後逃至比利時的獨立領袖普伊格蒙特是否會遠距離領導加泰?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周一發出警告,假如普伊格蒙特試圖這樣做,加泰羅尼亞將再次處在中央政府監管之下。

  • 中國電信公司進軍美國新年開局不順

    中國電信公司進軍美國新年開局不順

    2018新年開年後不到一個月中,中國電信公司進軍美國市場迎頭連遭三棒。最新一棒是:美國國會兩位重量級議員1月9日發起一項議案,要求禁止政府機構採購與中國軍方關係密切的華為、大唐及中興產品和服務。

  • 雲南40位基督徒被審判山西金燈台教堂被拆

    雲南40位基督徒被審判山西金燈台教堂被拆

    中國的宗教自由權一直受到侵害,最新的例證是:雲南昆明等地40多位基督徒因涉嫌組建“邪教組織”罪而被審判。而在北部的山西,一座有五萬多基督徒做禮拜的福音派教堂被拆毀。

  • 特朗普對金正恩顯示“靈活性”

    特朗普對金正恩顯示“靈活性”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從上台至今,不知說過多少不得體或自相矛盾的驚人之語,每次都使得美國的盟國們不知所措啞口無言。但對於像朝鮮這樣難纏的“敵國”,美國總統在表達上的無限自由度和語帶玄機也未嘗不是一種特別的博弈手段。

  • 習近平因嚴控媒體而獲“獎”

    習近平因嚴控媒體而獲“獎”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本周三在其網站的博客版塊刊登調侃性“評選”結果,為那些壓制新聞自由的國家領導人“評獎”。其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獲得“嚴控媒體獎”,美國總統特朗普則獲得“破壞全球新聞自由整體成就”獎。

  • 中法領導力:馬克龍的空想?

    中法領導力:馬克龍的空想?

    法國總統2018年1月的首次中國之行結束了,就在馬克龍顧不上回國直接飛往意大利參加歐盟會議的途中,法國媒體繼續對這次總統訪問“挑鼻子挑眼”進行點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