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7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7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特朗普與自由派媒體的不解之仇

特朗普與自由派媒體的不解之仇
 

在民主國家,政治家們與媒體總是保持良好關係,即使媒體批評自己,也都笑臉相迎。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是個例外,他似乎和不支持他的媒體結下了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他交惡的主要是美國的自由派媒體。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的期間,便指責一些媒體對他歪曲報道,他在競選電視辯論會上,抱怨主持人偏袒對手希拉里。上任後,他的第一場記者會,開成了炮轟記者的會,他竟然不準CNN的記者向他提問。在2月24日舉行的美國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上,他稱媒體是人民的敵人。當天白宮的例行新聞簡報會,拒絕CNN、《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媒體入場,使得會場空空蕩蕩,第二天的《華盛頓郵報》把空蕩的會場作為頭版圖片。25日的最新事態是:特朗普表示他不出席白宮記者協會的晚宴,一年一度的白宮記協晚宴通常是總統發表幽默講話與媒體緩和緊張關係的機會。

美國的媒體分為自由派與保守派兩大類:自由派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紐約時報》等等,保守派如福克斯電視網FOX、《華爾街日報》等等。兩大派別的媒體,分別是美國政界和大學、智庫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人士和學者的集結地。一般來講,自由派媒體支持民主黨,保守派媒體支持共和黨。從本屆總統競選一開始,美國的許多媒體便派別色彩鮮明,成為替自己支持的候選人的助選者。保守派媒體熱衷於報道和批評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的“電郵門”事件,和希拉里的丈夫、前總統克林頓的“克林頓基金會”斂財等負面消息;自由派媒體熱衷於報道特朗普的各種醜聞,諸如12個女人投訴他性騷擾,繪聲繪色,極盡渲染。自由派媒體還在報道中扯出特朗普的妻子、女兒、兒子,做一些傷及無辜的事情。

而美國的媒體,以自由派居多。特朗普上任後,頒布了一系列新政,自由派媒體一概反對。尤其是《紐約時報》,走火入魔,逢“特”必反,一些言論失掉一張嚴肅大報應該把握的分寸,使得情緒的宣洩代替了理性的論述。並且為了反對特朗普,該報在評述美中關係和特朗普的中國政策時,偏袒中國,使人看到這張大報偏執而淺薄的一面。

特朗普在自由派媒體排山倒海般的質疑、批評、反對中失去了理智、涵養和應有的風度。美國的媒體是三權分立之外的第四權,憲法賦予媒體新聞與言論的自由,任何領導人都負有保護新聞與言論自由的責任。特朗普向媒體開戰,打的是一場不但錯誤而且贏不了的戰爭,其結果只能激化與媒體的矛盾,加重對立情緒,到頭來受損的是特朗普自己。昆尼皮亞克大學民調中心(Quinnipiac Poll)22日公布全國性民調顯示,61%的選民不贊同特朗普對媒體的態度,只有35%贊同。建國之父湯瑪斯.傑佛遜說:“如果讓我在有政府而沒有報紙和有報紙而沒有政府之間選擇,我會毫不猶豫選擇後者”。特朗普不明白這個道理,他在處理與媒體的關係方面同樣偏執而淺薄,缺乏理性與智慧。

不過特朗普上任以來,儘管反對他的示威無日無之,批評與責罵聲不絕於耳,有人甚至在謀畫如何推翻他,他卻沒有抓任何人,沒有屏蔽任何信息,沒有封殺任何網站,沒有關閉任何報紙,沒有取締任何電台、電視台。他與媒體結下不解之仇,不惜與媒體開戰,好像他仍然是公司老闆特朗普;不迫害異見人士和批評他媒體,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在精神上還處於半個老闆、半個總統的狀態。特朗普現在需要的是,儘快完成從老闆特朗普向總統特朗普的轉型。

  • 彈劾特朗普,談何容易

    彈劾特朗普,談何容易

    據哈佛大學肯尼迪公共行政學院近日公布的一份報告:特朗普上任四個月來,媒體說他壞話與說他好話的比例是八比二,不過那只是說而不是做。近來,在華府政治圈,颳起了一陣彈劾特朗普的旋風,這就不僅是說而且要行動了。一個經過美國選民投票選出的總統,想彈劾就彈劾得了嗎?說說容易,做起來談何容易。

  • 馬克龍的“歐盟優先”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

    馬克龍的“歐盟優先”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

    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龍14日上任,在就職慶典結束後,他便要前往柏林,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法國與德國是歐盟的兩大支柱,馬克龍上任後第一時間便與默克爾會見,顯示他未來五年的任期,決心兌現他“歐盟優先”諾言,挽救這個搖搖欲墜的歐洲政治、經濟聯盟。

  • 勒龐敗選的特朗普因素

    勒龐敗選的特朗普因素

    不妨把2017年5月7日法國總統大選看作是2016年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在法國的重演,不同的是,法國的“特朗普”勒龐輸了,獲勝的馬克龍也不是美國的左派希拉里,他是一位中間派。左派梅朗雄在4月23日的第一輪投票中被選民淘汰了,法國選民拒絕了左派,但對右派充滿疑慮,選擇了中間派,因此馬克龍獲勝,勒龐敗選。

  • 特朗普上任百日後的政策走向與面臨的風險

    特朗普上任百日後的政策走向與面臨的風險

    特朗普總統在強烈的批評聲和熱烈的讚頌聲中度過了他上任一百天的日子。4月29日這一天,他拒絕像以往歷任總統那樣,參加白宮記者協會一年一度的晚宴,而去賓夕法尼亞州的哈里斯堡向支持他的民眾發表演講,宣揚自己上任百日來所取得成績,並號召美國民眾:“要為即將到來的偉大戰役做準備,以便贏得每一仗。”

  • 從美國視角看法國總統大選——西方世界左右對決的歐洲前哨戰

    從美國視角看法國總統大選——西方世界左右對決的歐洲前哨戰

    如果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是西方世界政治理念左右兩大陣營在美國的一場對決,那麼這場對決的戰場目前又從美國移往歐洲,23日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從美國的視角看來,是歐洲左右對決的前哨戰。

  • 美國從20年對朝政策失敗中怎樣吸取教訓?

    美國從20年對朝政策失敗中怎樣吸取教訓?

    上個月,美國新任國務卿蒂勒森訪問日本時,表示美國以往20年的朝鮮政策都是失敗的。他雖然沒有說今後美國怎樣從失敗的朝鮮政策中吸取教訓,但從最近美國對朝鮮的一系列舉動來看,美國已實施新的朝鮮政策,特朗普總統顯示了他要除掉中國的這個小兄弟、東亞以及世界和平的禍害,徹底解決朝鮮問題的決心。

  • 美中百日談判,特朗普與虎謀皮

    美中百日談判,特朗普與虎謀皮

    4月6日、7日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灘海湖莊園舉行的“特習會”,第一天下來,美國總統特朗普說“我什麼也沒得到”;第二天,終於有了收穫,就是他與習近平商定,開啟美中百日談判,解決兩國間的問題。這對特朗普來講是最糟糕的收穫,而對習近平來講是最理想的結果。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