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5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作者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菲永周四在競選大會上。 路透社

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還有50天,一切都在加速,捲入“空餉門”的菲永的支持者一個接一個告辭,他的發言人周五告辭,他的競選辦公室主任同日告辭,然而菲永仍在抵抗。他號召支持者周日在法國人權廣場示威。這場示威的成敗或許決定菲永的下一步,如果集會失敗了,另一位在初選中被淘汰的共和黨人朱佩是否如鳳凰涅磐般再生?

周日集會菲永最後的希望?

也許,菲永最後的指望就是周日這場支持他的示威,如果如其所望,幾萬名支持者來到巴黎著名的人權廣場聲援,如果至今仍然留在他身邊的“忠臣”仍然忠誠,菲永可能如其所言,破釜沉舟,一直戰到最後,戰到大選投票的那一天,“讓法國人民做出選擇”,而不是在一場如他所稱的前所未有的“政治謀殺”面前認輸。

在這個“陰險叵測”的周五,菲永在推特上發出一部錄像短片,呼籲他的支持者,“不要讓任何人剝奪你們選擇的權利,我要求你們更進一步抵抗,我邀請你們走上前方”。菲永邀請他的支持者“大批大批前來巴黎集會”。

現在,菲永全部的成功或失敗都似乎取決於這場集會。八十二歲、住在法國西部地區的羅伊是菲永堅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將會準時到達。他說,“菲永被那些軟蛋拋棄了,他被那些政客們拋棄了,但是永遠會有許多的民眾出現在支持菲永的集會”。像他這樣直截了當表態的共和黨的支持者越來越少。

菲永,即將六十三歲,以此排除了任何在未來很快退出並讓位於現在許多中右派民意代表所盼望的朱佩的可能性。

右翼陣營崩塌式效應

然而,菲永也許仍然堅信不疑,在外部看來,一切都有點“難於上青天”。首先,他必須面對越來越多的本陣營有影響的政治人物放棄支持的挑戰。法官傳召菲永3月15日,為的是將菲永“空餉門”立案,在這一壓人的前景到來之前,儘管菲永表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清白無辜,強烈譴責自己正在遭遇來自左翼執政者的“政治謀殺”,來自左翼媒體及法官的聯合謀殺,然而,強大的輿論壓力,對於本陣營失敗的擔心,中右陣營開始動搖。首先是另一位參與初選的勒梅爾公開退出,接着是菲永自己的發言人索萊爾周五辭職。周五晚間,幫助他奪取初選勝利的競選辦公室主任斯蒂凡迪尼宣布周日正式辭職,據左翼的『解放報』統計,已經有一百名有影響的政治人物宣布放棄對菲永的支持。

右翼當政時期的前總理德維爾潘周五表示,菲永不能繼續做總統候選人,因為他再也不能帶動一場深刻的辯論來為他的想法辯護,為理想的共和和民主精神辯護。

薩科齊門前人多

周五傍晚,菲永最忠誠的支持者,前法國國民議會主席、現任共和黨總幹事阿庫耶,以及現參議院主席拉切爾專門來向前總統薩科齊諮詢,從而“思考儘快重新組織的方式”。薩科齊本來不想在右翼的這場危機中扮演積極角色,但是菲永周五兩次打電話與薩科齊諮詢。菲永告訴薩科齊他要堅持下去的願望,但薩科齊表示了“這一局面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的擔憂。但是,薩科齊並沒有要求菲永放棄競選。據多家媒體報道,私底下,薩科齊對周日人權廣場的支持活動表示擔心,他擔心右翼的形象會受損,擔心極右翼的小團夥會混入人群。

關於阿庫耶與拉切爾拜訪薩科齊具體談了什麼說法不盡相同,有人以為眾人都在找薩科齊商榷,因為他被視為是朱佩作為候選人的阻擋者。但法新社報道說,薩科齊周邊人士表示,以薩科齊今天的位置,他唯一擔心的是法國的命運和他的政治家庭的團結。

世界報報道稱,兩位向薩科齊表達了朱佩替換菲永的設想,但薩科齊疑問這樣做是否太早,這樣做的後果會不會讓共和黨的部分支持者轉而支持極右翼。

無論如何,菲永本人不屈不撓,決定走到底。他周圍人士表示,“他具有十足的戰鬥力,他的決心百分之百下定,他堅持這樣做是一個責任,因為讓位給朱佩,等於向極右翼國民陣線打開了康庄大道”。參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巴達勞表示,菲永的步驟既不盲目也不狂熱,而是在一個理性和信念的框架之下。放棄很容易,但是他深信替換方案並不存在。

朱佩鳳凰涅磐?

在距離首輪投票還有50天的時候,法國右翼處在一個類似災難電影的景象中,所有的民調都預言菲永將在第一輪選舉時被淘汰。現在,許多中右派又把目光轉到朱佩身上。法國總統候選人必須要有500名民意代表背書,菲永已經第一個拿到足夠的人數,今天,法國憲法委員會宣布,為朱佩背書的名單正在陸續抵達憲法委員會。媒體報道說,朱佩本人已經做好了準備。

法新社為此發表“朱佩--法國右派的鳳凰”。完結了又捲土重來,前總理朱佩,很長時間不受民意歡迎,在中右翼初選中嚴重挫敗,今天在右翼眼中卻變成一位可能的“救世主”,一旦菲永退出競選,非朱佩莫屬。

71歲,這位前總統希拉克的親信,曾過早地被許之以將會登上政治高峰,然而卻遭遇一系列重挫,現在,沒想到11月份徹底埋葬的總統之夢又和朱佩好像發生了聯繫。

鳳凰真的會涅磐?星期日也許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法國總統候選人菲永頭上的達摩克里斯懸劍

    想了解更多

  • 法國報紙摘要

    法總統選舉角逐隨菲永事件重新洗牌

    想了解更多

  • 法國總統大選

    菲永空餉門危機:法國右翼大黨呈現第一條裂縫

    想了解更多

  • 中美談判得失解讀 各自表述陰影猶存

    中美談判得失解讀 各自表述陰影猶存

    魔鬼都藏在細節里,但是這次中美聯合聲明的最大問題就是缺乏細節。從氣氛來看,中方高興的程度遠勝過美方,中方報喜,都以習近平特使劉鶴所定的基調為主,“此次中美經貿磋商的最大成果”是“雙方達成共識,不打貿易戰,並停止互相加征關稅”。劉鶴還以“成功”來形容此行。

  • 商貿戰---特朗普開闢多條戰線

    商貿戰---特朗普開闢多條戰線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美國優先,保護美國利益的名義,三月以來向多個美國重大的貿易合作夥伴發動攻勢。這一攻勢風險巨大,隨時會導致一場大範圍的商貿大戰爆發。下面介紹特朗普開闢的幾條主要戰線。

  • 特朗普制裁伊朗  歐洲畏懼 中俄得利

    特朗普制裁伊朗 歐洲畏懼 中俄得利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定,恢復對伊朗制裁,迫使歐盟縮減或者中斷在伊朗的經貿合作之時,中國俄羅斯卻找到一個極好的機會,無懼美國威脅,在伊朗鞏固市場,佔領更大的市場。

  • 歐盟指特朗普在伊朗和貿易問題上任性

    歐盟指特朗普在伊朗和貿易問題上任性

    歐盟領袖周三晚間齊聚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商討集體反擊特朗普在伊核問題及國際貿易問題上的“任意行為”。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在工作晚餐上呼籲28國,面對來自美國的挑戰“團結一致”。

  • 巴以流血衝突引發國際關注

    巴以流血衝突引發國際關注

    2018年5月14日對以色列和特朗普美國政府來說是“偉大的一天”,但對巴勒斯坦來說則是不惜流血拚死抗爭的一天。

  • 實現政黨輪替 馬來西亞開闢新紀元

    實現政黨輪替 馬來西亞開闢新紀元

    馬來西亞反對黨贏得歷史性勝利引起世人矚目,首先這個反對黨從來沒有取勝過的國家歷史性地選擇了反對黨;其次是馬哈蒂爾以92歲高齡,從一個從前的獨裁者變成進步黨人,率領反對黨重返政壇,令世人刮目。另外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與前死敵、尚在服刑的安華政治和解,一笑泯恩仇,聯手推翻執政黨。

  • 伊核協議還有得救嗎?

    伊核協議還有得救嗎?

    列強十二年談判終得以於2015年簽署的『伊核協定』,從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遭到威脅。特朗普周二宣布退出這一協定並且恢復對伊朗的制裁,此舉雖然沒有給伊核協定立即以致命一擊,但形同於判處死緩。執迷於廢除前任奧巴馬完成的所有協議,特朗普一上台就宣布伊核協定是“美國歷史上從未簽署過的一個最壞的協議”。現在,特朗普的做法等於玩火。不管敘利亞戰爭已演變成地區強權之間的衝突,以色列與伊朗的對峙越來越直接;不管其他簽署國首先是歐盟不斷發出地警告,特朗普繼續堅持做出了這一荒謬的決定,這一行為在中東地區產生的效應,將會是災難性的。在特朗普宣告退出伊核協定後,歐洲和中國承諾共同合作維護這一協定,但是,最強大的美國將要恢復對伊朗的制裁,其他簽署國如何做才能維持這一協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