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作者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菲永周四在競選大會上。 路透社

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還有50天,一切都在加速,捲入“空餉門”的菲永的支持者一個接一個告辭,他的發言人周五告辭,他的競選辦公室主任同日告辭,然而菲永仍在抵抗。他號召支持者周日在法國人權廣場示威。這場示威的成敗或許決定菲永的下一步,如果集會失敗了,另一位在初選中被淘汰的共和黨人朱佩是否如鳳凰涅磐般再生?

周日集會菲永最後的希望?

也許,菲永最後的指望就是周日這場支持他的示威,如果如其所望,幾萬名支持者來到巴黎著名的人權廣場聲援,如果至今仍然留在他身邊的“忠臣”仍然忠誠,菲永可能如其所言,破釜沉舟,一直戰到最後,戰到大選投票的那一天,“讓法國人民做出選擇”,而不是在一場如他所稱的前所未有的“政治謀殺”面前認輸。

在這個“陰險叵測”的周五,菲永在推特上發出一部錄像短片,呼籲他的支持者,“不要讓任何人剝奪你們選擇的權利,我要求你們更進一步抵抗,我邀請你們走上前方”。菲永邀請他的支持者“大批大批前來巴黎集會”。

現在,菲永全部的成功或失敗都似乎取決於這場集會。八十二歲、住在法國西部地區的羅伊是菲永堅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將會準時到達。他說,“菲永被那些軟蛋拋棄了,他被那些政客們拋棄了,但是永遠會有許多的民眾出現在支持菲永的集會”。像他這樣直截了當表態的共和黨的支持者越來越少。

菲永,即將六十三歲,以此排除了任何在未來很快退出並讓位於現在許多中右派民意代表所盼望的朱佩的可能性。

右翼陣營崩塌式效應

然而,菲永也許仍然堅信不疑,在外部看來,一切都有點“難於上青天”。首先,他必須面對越來越多的本陣營有影響的政治人物放棄支持的挑戰。法官傳召菲永3月15日,為的是將菲永“空餉門”立案,在這一壓人的前景到來之前,儘管菲永表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清白無辜,強烈譴責自己正在遭遇來自左翼執政者的“政治謀殺”,來自左翼媒體及法官的聯合謀殺,然而,強大的輿論壓力,對於本陣營失敗的擔心,中右陣營開始動搖。首先是另一位參與初選的勒梅爾公開退出,接着是菲永自己的發言人索萊爾周五辭職。周五晚間,幫助他奪取初選勝利的競選辦公室主任斯蒂凡迪尼宣布周日正式辭職,據左翼的『解放報』統計,已經有一百名有影響的政治人物宣布放棄對菲永的支持。

右翼當政時期的前總理德維爾潘周五表示,菲永不能繼續做總統候選人,因為他再也不能帶動一場深刻的辯論來為他的想法辯護,為理想的共和和民主精神辯護。

薩科齊門前人多

周五傍晚,菲永最忠誠的支持者,前法國國民議會主席、現任共和黨總幹事阿庫耶,以及現參議院主席拉切爾專門來向前總統薩科齊諮詢,從而“思考儘快重新組織的方式”。薩科齊本來不想在右翼的這場危機中扮演積極角色,但是菲永周五兩次打電話與薩科齊諮詢。菲永告訴薩科齊他要堅持下去的願望,但薩科齊表示了“這一局面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的擔憂。但是,薩科齊並沒有要求菲永放棄競選。據多家媒體報道,私底下,薩科齊對周日人權廣場的支持活動表示擔心,他擔心右翼的形象會受損,擔心極右翼的小團夥會混入人群。

關於阿庫耶與拉切爾拜訪薩科齊具體談了什麼說法不盡相同,有人以為眾人都在找薩科齊商榷,因為他被視為是朱佩作為候選人的阻擋者。但法新社報道說,薩科齊周邊人士表示,以薩科齊今天的位置,他唯一擔心的是法國的命運和他的政治家庭的團結。

世界報報道稱,兩位向薩科齊表達了朱佩替換菲永的設想,但薩科齊疑問這樣做是否太早,這樣做的後果會不會讓共和黨的部分支持者轉而支持極右翼。

無論如何,菲永本人不屈不撓,決定走到底。他周圍人士表示,“他具有十足的戰鬥力,他的決心百分之百下定,他堅持這樣做是一個責任,因為讓位給朱佩,等於向極右翼國民陣線打開了康庄大道”。參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巴達勞表示,菲永的步驟既不盲目也不狂熱,而是在一個理性和信念的框架之下。放棄很容易,但是他深信替換方案並不存在。

朱佩鳳凰涅磐?

在距離首輪投票還有50天的時候,法國右翼處在一個類似災難電影的景象中,所有的民調都預言菲永將在第一輪選舉時被淘汰。現在,許多中右派又把目光轉到朱佩身上。法國總統候選人必須要有500名民意代表背書,菲永已經第一個拿到足夠的人數,今天,法國憲法委員會宣布,為朱佩背書的名單正在陸續抵達憲法委員會。媒體報道說,朱佩本人已經做好了準備。

法新社為此發表“朱佩--法國右派的鳳凰”。完結了又捲土重來,前總理朱佩,很長時間不受民意歡迎,在中右翼初選中嚴重挫敗,今天在右翼眼中卻變成一位可能的“救世主”,一旦菲永退出競選,非朱佩莫屬。

71歲,這位前總統希拉克的親信,曾過早地被許之以將會登上政治高峰,然而卻遭遇一系列重挫,現在,沒想到11月份徹底埋葬的總統之夢又和朱佩好像發生了聯繫。

鳳凰真的會涅磐?星期日也許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法國總統候選人菲永頭上的達摩克里斯懸劍

    想了解更多

  • 法國報紙摘要

    法總統選舉角逐隨菲永事件重新洗牌

    想了解更多

  • 法國總統大選

    菲永空餉門危機:法國右翼大黨呈現第一條裂縫

    想了解更多

  • 歐盟準備為第二階段脫歐談判開綠燈

    歐盟準備為第二階段脫歐談判開綠燈

    歐盟領袖本周準備在英國脫歐談判問題上開綠燈:與英國就脫歐過渡階段、以及英國所嚮往的未來歐盟與英國的商業關係模式展開談判。不過,在開放綠燈前,歐盟首先要英國保證落實第一階段談判所作的承諾,英國首相特蕾莎梅與歐盟達成的這一協議必須形成一個“法律文件”。

  • 以色列總理歐盟之行徒勞無功

    以色列總理歐盟之行徒勞無功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把美國大使館遷往該城之後,以色列總理貝塔尼亞胡來到歐盟遊說。他信心滿滿地說:“我以為所有歐盟國家,至少絕大多數會把他們的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以色列總理的預言落空了。

  • 特朗普耶城決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內外困境

    特朗普耶城決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內外困境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周日抵達巴黎開啟了年底前的訪法之旅。儘管早在上月中旬黎巴嫩政府首腦危機正熱之際,內塔尼亞胡與馬克龍的此次會談就已經被兩國政府對外公布,但也許讓內塔尼亞胡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上述局勢逐漸趨於穩定的情況下,他卻面臨著自上台以來最大的外交和國內政治危機。而這一切卻戲劇性的與以色列官方在近期所採取的任何行為都沒有直接的聯繫。本應通過此次訪問加強法以兩國傳統聯繫,特別是促進雙方對中東政局合作的內塔尼亞胡卻面臨了突如其來的挑戰。內塔尼亞胡本人也與作為東道主的馬克龍出現政見分歧,那就是如何看待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本月6號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定。

  • 法國與“幸福的意義”搖滾偶像約翰尼·哈里戴說再見

    法國與“幸福的意義”搖滾偶像約翰尼·哈里戴說再見

    近來所有關注法國和世界樂壇新聞動向的朋友們都突然獲知了一個不幸的消息。法國搖滾史上最偉大的歌星,演藝生涯曾橫跨半個多世紀,影響法語區和全球幾代人的74歲搖滾巨星約翰尼·哈里戴(Johnny Hallyday)在本周三因病於其家中去世。這位被他所有歌迷們親切地直呼其名,稱為“約翰尼”的歌手被公認為是來自法國最為知名的歌星,也是總統馬克龍口中“法蘭西英雄人物”的代表之一。

  • 英國和歐盟就脫歐第一階段談判達成協議

    英國和歐盟就脫歐第一階段談判達成協議

    英國和歐盟12月8日星期五針對英國脫離歐盟達成歷史性原則協議,英國首相特蕾莎梅保證北愛爾蘭不會出現設有通關檢查的硬邊界。英國同意支付分手費,並且保障居住在英國的大約300萬歐洲公民的權益。這樣,英國的脫歐談判將得以進入第二階段也就是貿易談判階段。

  • 特朗普耶路撒冷決定:巴勒斯坦人動員起來了

    特朗普耶路撒冷決定:巴勒斯坦人動員起來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以色列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及加沙走廊周四爆發示威和衝突,巴勒斯坦伊斯蘭組織哈瑪斯則號召對以色列發動新的投石起義行動。

  •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撿芝麻丟西瓜”外交政策?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撿芝麻丟西瓜”外交政策?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憑藉獲得了國內右翼和極右翼保守派選民支持,從而成功上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周三力排眾議,做出了堪稱歷史性的決定。他代表美國政府宣布承認有着世界三大宗教聖城之稱的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他還在講話中表示,這是一個“早就該做的決定”,且會幫助中東的和平進程。然而,稍微熟悉世界歷史的人們都知道,自古羅馬時代以來中東地區各個文明對耶路撒冷的爭奪就是破壞當地和平穩定的主要導火索,隨着伊斯蘭教的隨後崛起和其與基督教勢力之間的相互討伐,對聖城的文明之爭自中世紀以來更是添加了濃厚的宗教色彩,並伴隨着各國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在歷代的衝突中大量損失的慘劇。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