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作者
法國大選:菲永還在抵抗 朱佩等待召喚
 
菲永周四在競選大會上。 路透社

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還有50天,一切都在加速,捲入“空餉門”的菲永的支持者一個接一個告辭,他的發言人周五告辭,他的競選辦公室主任同日告辭,然而菲永仍在抵抗。他號召支持者周日在法國人權廣場示威。這場示威的成敗或許決定菲永的下一步,如果集會失敗了,另一位在初選中被淘汰的共和黨人朱佩是否如鳳凰涅磐般再生?

周日集會菲永最後的希望?

也許,菲永最後的指望就是周日這場支持他的示威,如果如其所望,幾萬名支持者來到巴黎著名的人權廣場聲援,如果至今仍然留在他身邊的“忠臣”仍然忠誠,菲永可能如其所言,破釜沉舟,一直戰到最後,戰到大選投票的那一天,“讓法國人民做出選擇”,而不是在一場如他所稱的前所未有的“政治謀殺”面前認輸。

在這個“陰險叵測”的周五,菲永在推特上發出一部錄像短片,呼籲他的支持者,“不要讓任何人剝奪你們選擇的權利,我要求你們更進一步抵抗,我邀請你們走上前方”。菲永邀請他的支持者“大批大批前來巴黎集會”。

現在,菲永全部的成功或失敗都似乎取決於這場集會。八十二歲、住在法國西部地區的羅伊是菲永堅定不移的支持者,他將會準時到達。他說,“菲永被那些軟蛋拋棄了,他被那些政客們拋棄了,但是永遠會有許多的民眾出現在支持菲永的集會”。像他這樣直截了當表態的共和黨的支持者越來越少。

菲永,即將六十三歲,以此排除了任何在未來很快退出並讓位於現在許多中右派民意代表所盼望的朱佩的可能性。

右翼陣營崩塌式效應

然而,菲永也許仍然堅信不疑,在外部看來,一切都有點“難於上青天”。首先,他必須面對越來越多的本陣營有影響的政治人物放棄支持的挑戰。法官傳召菲永3月15日,為的是將菲永“空餉門”立案,在這一壓人的前景到來之前,儘管菲永表白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清白無辜,強烈譴責自己正在遭遇來自左翼執政者的“政治謀殺”,來自左翼媒體及法官的聯合謀殺,然而,強大的輿論壓力,對於本陣營失敗的擔心,中右陣營開始動搖。首先是另一位參與初選的勒梅爾公開退出,接着是菲永自己的發言人索萊爾周五辭職。周五晚間,幫助他奪取初選勝利的競選辦公室主任斯蒂凡迪尼宣布周日正式辭職,據左翼的『解放報』統計,已經有一百名有影響的政治人物宣布放棄對菲永的支持。

右翼當政時期的前總理德維爾潘周五表示,菲永不能繼續做總統候選人,因為他再也不能帶動一場深刻的辯論來為他的想法辯護,為理想的共和和民主精神辯護。

薩科齊門前人多

周五傍晚,菲永最忠誠的支持者,前法國國民議會主席、現任共和黨總幹事阿庫耶,以及現參議院主席拉切爾專門來向前總統薩科齊諮詢,從而“思考儘快重新組織的方式”。薩科齊本來不想在右翼的這場危機中扮演積極角色,但是菲永周五兩次打電話與薩科齊諮詢。菲永告訴薩科齊他要堅持下去的願望,但薩科齊表示了“這一局面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的擔憂。但是,薩科齊並沒有要求菲永放棄競選。據多家媒體報道,私底下,薩科齊對周日人權廣場的支持活動表示擔心,他擔心右翼的形象會受損,擔心極右翼的小團夥會混入人群。

關於阿庫耶與拉切爾拜訪薩科齊具體談了什麼說法不盡相同,有人以為眾人都在找薩科齊商榷,因為他被視為是朱佩作為候選人的阻擋者。但法新社報道說,薩科齊周邊人士表示,以薩科齊今天的位置,他唯一擔心的是法國的命運和他的政治家庭的團結。

世界報報道稱,兩位向薩科齊表達了朱佩替換菲永的設想,但薩科齊疑問這樣做是否太早,這樣做的後果會不會讓共和黨的部分支持者轉而支持極右翼。

無論如何,菲永本人不屈不撓,決定走到底。他周圍人士表示,“他具有十足的戰鬥力,他的決心百分之百下定,他堅持這樣做是一個責任,因為讓位給朱佩,等於向極右翼國民陣線打開了康庄大道”。參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巴達勞表示,菲永的步驟既不盲目也不狂熱,而是在一個理性和信念的框架之下。放棄很容易,但是他深信替換方案並不存在。

朱佩鳳凰涅磐?

在距離首輪投票還有50天的時候,法國右翼處在一個類似災難電影的景象中,所有的民調都預言菲永將在第一輪選舉時被淘汰。現在,許多中右派又把目光轉到朱佩身上。法國總統候選人必須要有500名民意代表背書,菲永已經第一個拿到足夠的人數,今天,法國憲法委員會宣布,為朱佩背書的名單正在陸續抵達憲法委員會。媒體報道說,朱佩本人已經做好了準備。

法新社為此發表“朱佩--法國右派的鳳凰”。完結了又捲土重來,前總理朱佩,很長時間不受民意歡迎,在中右翼初選中嚴重挫敗,今天在右翼眼中卻變成一位可能的“救世主”,一旦菲永退出競選,非朱佩莫屬。

71歲,這位前總統希拉克的親信,曾過早地被許之以將會登上政治高峰,然而卻遭遇一系列重挫,現在,沒想到11月份徹底埋葬的總統之夢又和朱佩好像發生了聯繫。

鳳凰真的會涅磐?星期日也許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法國總統候選人菲永頭上的達摩克里斯懸劍

    想了解更多

  • 法國報紙摘要

    法總統選舉角逐隨菲永事件重新洗牌

    想了解更多

  • 法國總統大選

    菲永空餉門危機:法國右翼大黨呈現第一條裂縫

    想了解更多

  • 特朗普重返白宮四年任期能否到頭難說

    特朗普重返白宮四年任期能否到頭難說

    特朗普假期結束,周一重返裝修一新的白宮。然而,特朗普度假的這兩周,正是白宮十分混亂的兩周。重返華盛頓的特朗普面臨的形勢很複雜、很嚴峻。

  • 世界報:囚禁三青年  中國把一代港人置於對立面

    世界報:囚禁三青年 中國把一代港人置於對立面

    香港高等法院周四判處2014年佔中運動三名學運領袖分別以六、七、八個月的監禁,這一事件引起西方輿論相當大的反響,『紐約時報』載文呼籲應給三人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前香港總督彭定康認為,有一天習近平的名字將不會有任何人記得,但是三名入獄的雨傘運動領袖的名字還將會被記住。法國頗有影響的大報『世界報』周六就此事發表社評指出,習近平絕不允許香港人成為民主的榜樣。

  •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被視為“灰衣大主教”的白宮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終於被特朗普解僱。好挑鬥,充滿爭議,數周來一直陷於將要被罷免的流言之中,聲言美中經濟戰你死我活。終於,在白宮一派緊張氣氛中,班農終結了白宮戰略顧問的生涯。

  •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當地時間本周四下午5點左右,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加泰羅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羅那市發生了一起重大貨車撞人恐怖襲擊事件。該事件現已造成至少13人死亡,100人受傷,另有兩名涉案男子已被警方逮捕。隨後,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通過其宣傳喉舌,阿馬克新聞社宣布對這一事件負責,並揚言是“他們的士兵”發起了這一毫無人性的恐怖襲擊事件。

  •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種族暴力衝突事件餘波尚未平息,事後各方論戰卻又有愈演愈烈之勢。不僅特朗普總統因為事後發表的言論深陷爭議漩渦當中,同樣該事件再次引發了美國社會和輿論,對於如何面對本國種族主義歷史和區分在此次事件中,究竟誰應為這一造成,一人死亡19人受傷的暴力襲擊事件而負責的大爭論。

  •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現年44歲以“超級低俗屠夫”的名號在互聯網上,得到大量網民關注的中國大陸著名維權人士吳淦,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於本周一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閉門審理。在此之前,同樣在吳淦曾熱衷於進行維權活動和發表個人觀點的網絡上,還流出他本人所書寫“開庭前聲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宣稱在庭審開始之前,就被告知此次審理“只是一場過場和為了判其有罪的鬧劇”。吳淦也因此決定將不對自己的“所言所行進行辯護”。吳淦還在該聲明中進一步表示:“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

  •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白人種族主義分子與反對示威者之間的對抗和暴力事件,自開始至今已有四天的時間。一名20歲的白人男子在周六駕車向反對者示威人群中撞去,從而造成1名32歲的女性抗議者死亡,另有二十人受傷的慘劇。該事件的發生也使整個對峙事件升級成為了,反對“極右翼分子”抗議者們口中的,一次由白人至上主義在美國本土影響的“恐怖襲擊事件”。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