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8月18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8月19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特朗普總統上任與俄羅斯“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

作者
特朗普總統上任與俄羅斯“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
 
黑山共和國一個廣告牌上特朗普與普京並列的照片 路透社圖片

近來,圍繞着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由普京總統領導的俄羅斯相交過近的指控,不斷出現在美國民眾和世界好事者們的眼前。自特朗普當選以來,在眾多美國媒體眼中俄羅斯的影子總是揮之不去。不僅前奧巴馬政府多次指責俄羅斯政府出面幫助特朗普打擊競選對手希拉里,而在大選結束特朗普成功當選後,其賴以信任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T. Flynn)、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都相繼被捲入了“過分親俄”的指控當中。正當人們以為事已至此不會再鬧大時,特朗普在本周六由通過其個人推特向其前任奧巴馬本人“開炮”,宣稱在競選期間被當時的美國政府監聽。下文也將為您就這一事件的發展做出介紹和分析。

首先在大選中,特朗普一反在歷史上一直以來以對俄羅斯和其前身蘇聯,保持警惕態度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姿態,並沒有像其他黨內同仁和前輩那樣,對俄羅斯報有着公開的懷疑態度,或者試圖與該國政府保持距離。在競選中特朗普不止一次的重複着“如果我們能與由普京總統領導的俄國搞好關係,那不很好嗎的宣言”。而特朗普在美俄關係上這種“積極友好的態度”,也使得其在當時經過了“克里米亞危機”、敘利亞和談崩裂等惡略美俄外交環境之下顯得尤為紮眼。

甚至英國媒體還傳出了通過俄羅斯國家安全部門的動作,普京手上掌握了曾在2013年到訪俄羅斯的特朗普“召妓”私密錄影帶的傳言。儘管特朗普本人隨後對此予以堅決否認,但在諸如此類的新聞和傳言中,特朗普在美俄關係上之所以持如此態度態應作何解釋,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讓外界難以分辨。

美國情報部門長官:普京下令干擾美國大選支持特朗普當選

但目前來說,根據美國媒體報道和政府部門的調查可以確定的是自大選以來,多個特朗普的親信們與俄羅斯政府、特別是俄駐美大使保持着緊密的聯繫。在未正式掌權之前就已經商議如奧巴馬對俄制裁的敏感話題進行意見的交換和讓步。同樣根據《華盛頓郵報》和隨後美國情報部門的調查顯示,俄羅斯安全部門曾在競選之中在“普京的命令下”與由阿桑奇領導的維基揭秘合作,將希拉里本人和其競選團隊的機密資料公布在了後者的網站之上。而民主黨方面隨後也同樣對這一消息予以證實,並對俄羅斯政府給予指責。

之後,奧巴馬在任期的最後時刻對俄羅斯政府進行了嚴厲的外交制裁。但就在特朗普上任和制裁生效後的這段時間中,美國媒體就在上個月爆出了其首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曾在這段時間內與俄羅斯大使通話,並從中提及特朗普上台後將會取消美國對俄制裁一事,從而嚴重削弱了奧巴馬就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下令制裁的原有效應。弗林本人也得不得在隨後迫於媒體,以及美國法律規定不得以個人名義從事外交活動的壓力之下而辭職。

正當特朗普以為其因與俄羅斯關係過近被外界攻擊的事件將就此告一段落時,本周美國現今司法部長塞申斯,又被被媒體曝出其本人曾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進行交談的記錄。如若上述消息屬實,曾宣誓表示自己沒有與俄羅斯有聯繫的塞申斯,則在擔任部長宣誓時向國會公開撒了謊。幾名美國民主黨議員向隨後提出建議,要求設立特別調查官員,就俄羅斯可能干涉美國大選展開獨立調查。

面對來自國會反對黨議員的質問和美國媒體的窮追不捨,特朗普本人也似乎沉不住氣了。他在本周六發推反攻到:“司法部長塞申斯被指控與其會面的俄國大使曾在奧巴馬總統期間到訪白宮22次,僅去年就與奧巴馬政府接觸了4次”。同樣一名匿名的白宮官員對此曾說:“塞申斯當時以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的名義會見俄羅斯大使,並沒有不當”。

經這樣一說,似乎奧巴馬政府官員也有親俄的政治嫌疑。但仔細想想,作為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在白宮接待到訪的美國大使,與時任國會參議員被指控在私下接觸前者的塞申斯有着質的區別。同樣在當天,正當人們以為事件不會再鬧大時,在沒有提供證據的情況下,特朗普又通過推特向奧巴馬本人直接開火,宣稱在競選期間被當時的美國政府監聽,他還示意奧巴馬政府的竊聽提案遭到了相關法院的否決。

特朗普:對我如此監聽奧巴馬是一個“壞人或變態”

外界推論這一切都與聯邦政府調查當時作為總統候選人的特氏競選團隊,與俄羅斯過近聯繫的努力有關。對此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資深的民主党參議員本·卡爾丁(Ben Cardin)說道,如果奧巴馬政府確實監聽了川普大樓,確實需要“外國情報監控法”法庭的批准。特朗普更是在推文聲稱,如此行事奧巴馬是一個“壞人或變態”(Bad or sick guy)。

對於這一來自特朗普本人的指控,奧巴馬也隨後通過代理人宣稱:“由我領導的政府職權之一就是保證白宮工作人員不會介入司法部門的調查。我本人或其他白宮成員也從未下令監聽過任何一位美國公民”。奧巴馬在發言中否定了來自現總統特朗普的這一指控。

  •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特朗普與戰略顧問班農分手

    被視為“灰衣大主教”的白宮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終於被特朗普解僱。好挑鬥,充滿爭議,數周來一直陷於將要被罷免的流言之中,聲言美中經濟戰你死我活。終於,在白宮一派緊張氣氛中,班農終結了白宮戰略顧問的生涯。

  •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巴塞羅那地標遭遇重大貨車恐怖襲擊 世界各地傳來哀悼和支持

    當地時間本周四下午5點左右,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加泰羅尼亞自治區首府巴塞羅那市發生了一起重大貨車撞人恐怖襲擊事件。該事件現已造成至少13人死亡,100人受傷,另有兩名涉案男子已被警方逮捕。隨後,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通過其宣傳喉舌,阿馬克新聞社宣布對這一事件負責,並揚言是“他們的士兵”發起了這一毫無人性的恐怖襲擊事件。

  •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州暴力事件:“另類左翼”和“極右翼”勢力都負有責任?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種族暴力衝突事件餘波尚未平息,事後各方論戰卻又有愈演愈烈之勢。不僅特朗普總統因為事後發表的言論深陷爭議漩渦當中,同樣該事件再次引發了美國社會和輿論,對於如何面對本國種族主義歷史和區分在此次事件中,究竟誰應為這一造成,一人死亡19人受傷的暴力襲擊事件而負責的大爭論。

  •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被控“顛覆政權罪”卻又拒絕自我辯護的吳淦是誰?

    現年44歲以“超級低俗屠夫”的名號在互聯網上,得到大量網民關注的中國大陸著名維權人士吳淦,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於本周一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閉門審理。在此之前,同樣在吳淦曾熱衷於進行維權活動和發表個人觀點的網絡上,還流出他本人所書寫“開庭前聲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宣稱在庭審開始之前,就被告知此次審理“只是一場過場和為了判其有罪的鬧劇”。吳淦也因此決定將不對自己的“所言所行進行辯護”。吳淦還在該聲明中進一步表示:“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

  •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特朗普為何轉變態度 首度譴責“弗州事件”白人至上主義?

    美國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市發生的白人種族主義分子與反對示威者之間的對抗和暴力事件,自開始至今已有四天的時間。一名20歲的白人男子在周六駕車向反對者示威人群中撞去,從而造成1名32歲的女性抗議者死亡,另有二十人受傷的慘劇。該事件的發生也使整個對峙事件升級成為了,反對“極右翼分子”抗議者們口中的,一次由白人至上主義在美國本土影響的“恐怖襲擊事件”。

  • 好戰好表演 特朗普與金正恩異同

    好戰好表演 特朗普與金正恩異同

    的確,一個是全球頭號民主國家的領袖,一個是冷血的獨裁者,毫無任何共同之處,任何比較都顯得過分。然而,從喜好挑釁到置家族於國家權力中心,朝鮮的領袖與美國總統分享着不少共同之處。

  • “今夜就能戰鬥”---朝鮮半島周邊驚人的美軍軍力

    “今夜就能戰鬥”---朝鮮半島周邊驚人的美軍軍力

    “今夜就可以戰鬥”,這句座右銘概括了美國面對朝鮮隨時出擊的軍事態勢。因此,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發推稱,美國已“槍炮上膛”,朝鮮膽敢挑釁,美軍隨時可以出擊。特朗普並未誇口,五角大樓也並未重新部署軍力。面對朝鮮威脅,美國早就荷槍實彈,周邊部署的武力着實驚人。一旦口水大戰演變成真,華盛頓與平壤爆發戰爭,美國機動化或可以機動的軍事力量大致如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