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5月23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3/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蒙田的疑問之三:斯多葛派倫理觀對蒙田的影響

蒙田的疑問之三:斯多葛派倫理觀對蒙田的影響
 
斯多葛學派第三位代表人物馬可·奧勒留皇帝雕像

[提要]蒙田的隨筆集中,有大量關於倫理道德的討論,其中心思想是提倡一種隱忍、沉思、知足、樸素的生活態度。他勸告人們棄絕對奢侈生活的追求,擺脫外在名利的束縛,回到自己內心的生活中。沉思寧靜的生活,便是幸福的生活。他的倫理理想是古希臘斯多葛學派的迴響。

問:上次節目中你讓聽友們注意斯多葛學派這個詞,你也提到了蒙田和這個學派的關係。今天請你更詳細地給聽友們介紹一下。

答:好。為了理解蒙田,我門得花點時間講講斯多葛學派。這個學派很有意思,在我看來,古希臘哲學流派中,這一派和中國先秦時的老莊學派最有共通之處。從歷史背景上看,春秋戰國時期是群雄並立,互相搏殺的亂世。所謂“春秋無義戰”說的就是這種情境。戰亂中激發出的思考,與和平時期不同,中國人稱作“黍離之悲”,就是戰亂中知識分子思想中含有的一種悲愴感。“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精彩地表現出這種悲愴感。公元前三世紀的希臘,被亞歷山大大帝征服,隨着馬其頓鐵騎,希臘迅速擴張,就是所謂泛希臘化時期。那時的哲人眼看波斯、印度、埃及這樣的文明古國在亞歷山大鐵騎橫掃下紛紛垮掉,他們心中那種把宇宙看作統一體的感覺也隨之破碎。

問:時代動蕩,思想家考慮的問題一定不同,其實他總是在思考時代提出的問題。

答:確實如此。斯多葛學派的創始人芝諾於公元前336年出身於塞浦路斯島,正是亞歷山大大帝橫掃波斯、埃及、巴比倫等地的時期。公元前314年他到雅典求學,隨後在雅典的壁畫長廊下開設了一所學校,所謂斯多葛在希臘文中就是長廊的意思,所以這一派又被人稱為“廊下派”。這一派在古羅馬時期有三個重要的人物,愛比克泰德、塞涅卡和馬可·奧勒留。這三個人除了因他們的思想出名之外,還因他們個人的生平很獨特。愛比克泰德是個奴隸,從小被賣到羅馬,而且有殘疾,是個瘸子。但他勤奮好學,他拜在斯多葛學派大師魯弗斯門下學哲學,但他因自己的《名言錄》比他的老師還出名。我引幾段他的話,聽友們會從蒙田著作中找到同樣的想法。比如:“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主宰的人,是不可能享有自由的”。又如:“如果將你的身體交給一個陌生人任意處置,你一定會憤怒。但是如果你把你的精神也交給陌生人擺布,你難道不羞愧嗎?”“於順境中交友,易如反掌。於逆境中尋朋,則難於上青天”。“真正的價值,是內在的自我和我們自身擁有的品質。而人們卻把精力放在裝飾外表上”。“否定意志自由就無道德可言”。我引這幾句話,是因為蒙田完全繼承了這些思想,甚至說過幾乎相同的話。另一位重要人物是塞涅卡,他是那個最出名的羅馬昏君尼祿的老師。 尼祿曾火燒羅馬,在治國和個人品德方面,他的老師沒教會他什麼。但這位尼祿又是個極有才華的詩人和音樂家。他熱愛上台演唱,遠勝過當皇帝。塞涅卡一生的寫作,都在探求一種合乎道德的簡單生活,他的作品從來不是枯燥的說教,而是彷彿與人談心,提醒讀者不要迷信教條,要從自己的內心感受來判斷是非善惡。他的寫作風格極大地影響了蒙田。而且塞涅卡對死亡的思考,也啟發了蒙田。塔西陀在記載塞涅卡臨死前的表現時,說他似乎活着的時候就考慮好了死亡的問題,而蒙田乾脆說,學習哲學就是學習死亡。

問:塞涅卡被尼祿皇帝賜死,他是死在自己學生的手裡?

答:是這樣的。尼祿後來胡做非為,塞涅卡背後表示過不滿。他本來要教出一個過沉思道德生活的學生,誰知這個學生卻成了個無法無天、恣意妄為的人。結果有人控告塞涅卡要謀反,這很可能就是尼祿本人的猜疑。尼祿要讓塞涅卡自殺,算是恩賜。當塞涅卡知道皇帝已經下了命令之後,對他的家人說:“你們不必難過,我給你留下的是比地上的財富更有價值得多得東西,我留下了一個有道德的生活”。他的這話可以說是對斯多葛主義最終追求的總結。蒙田說,“死神在哪裡等我們,是很難確定的。我們要隨時隨地地恭候他光臨。對死亡的熟思也就是對自由的熟思。誰學會了死亡,誰就不再有被奴役的心靈”。這和斯多葛派對死亡的看法完全一致。

問:那麼這第三位代表人物馬可·奧勒留可真是一位過沉思道德生活的皇帝?

答:對極了,馬可·奧勒留就是這樣一位皇帝,而且是獨一無二的。他是羅馬五賢帝中最後的一位,在他身後羅馬帝國就一天天衰敗下去了。前幾年有一部很出名的電影《角鬥士》說的就是馬可·奧勒留被他兒子康茂德所害。康茂德確實是個不肖子孫,但謀害其父之說是後人傳說,恐怕不是事實。人稱奧勒留是哲人王,確實名實相符。他留下一部奇書《沉思錄》不知影響了多少人,連中國的溫家寶總理也說他喜讀此書。馬可·奧勒留身為羅馬皇帝,卻給自己樹立了一個目標:“過樸實的生活,摒棄一切富貴之家的惡習”。而且他完全遵循斯多葛學派的思想,把死亡當作生命的一部分,他說“既然你目前這一剎那就可能離開生命,你就按着這種情況來安排你的行為和思想吧”。聽友們可能還記得,蒙田說過幾乎一樣的話。

更有意思的是,馬可·奧勒留身為羅馬皇帝,卻相信在神面前人人平等,他在《沉思錄》中表達了這種理想,他希望有一種“能使一切人都有同一法律的政體,一種依據平等權利與平等的言論自由而治國的政體,一種最能尊重被統治者的自由的君主政府”。

問:這位羅馬皇帝的理想真是很高遠。我看現在世界上仍有許多國家離這個理想差得很遠。

答:所以斯多葛學派的思想很獨特。羅素在他那部著名的《西方哲學史》中,甚至認為十七世紀興起的“天賦人權說”是斯多葛學派思想的復活。我們知道蒙田和法王亨利四世關係密切,這位亨利四世就是馬可·奧勒留的崇拜者,他頒布的《南特敕令》是最早的宗教寬容的文件。亨利四世的外祖母瑪格麗特·瓦盧瓦是弗朗索瓦一世的妹妹。她讀了蒙田翻譯的雷蒙·塞邦的著作《自然神學》,她很欣賞,並請蒙田為雷蒙·塞邦這位西班牙神學家寫部傳記,蒙田就寫了《雷蒙·塞邦贊》。這是蒙田隨筆集中篇幅最大的一部書,裡面集中闡述了蒙田對很多問題的思考。今天我們介紹了斯多葛派,雖然很簡單,但是對理解蒙田卻很重要,下一次我們要專門談一談《雷蒙·塞邦贊》。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蒙田的疑問“我知道什麼”---人生的最高藝術就是保持自我的內心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蒙田的疑問“我知道什麼”?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之四 以恐怖維護思想專制

    想了解更多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對後世最有意義的著作是《墓畔回憶錄》。這部書寫了三十多年,記述了他一生的經歷和思考,同時也為後人留下了豐富的十九世紀歐洲文化、外交、社會、人物栩栩如生的畫卷。聖·伯夫稱,僅此一書,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這部書的背後,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勵着他完成這部著作,她就是當時法國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認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種激情,它改變了人的激情的性質,使激情與愛混合為一,從而形成藝術創造的原動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獨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種崇高的激情,追求人類的至善與博愛。在這些激情轉向藝術創造時,人類精神世界最偉大的作品誕生了。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會動蕩中,以往的社會秩序不存在了,社會運行的失序,使不同社會階層的人,質疑以往社會所遵循的道德規範。大革命摧毀了維繫法國傳統道德和社會秩序的天主教系統,從而使人的信仰崩潰。該如何收拾潰散的人心?挽救法國的傳統價值,是夏多布里昂最為焦慮的問題,他竭盡才智,為基督教奮力辯護,希望以重建信仰來拯救法國。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論僭主政治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論僭主政治

    [提要]夏多布里昂對法國大革命中造成恐怖統治的領導人,如馬拉、羅伯斯比爾深惡痛絕,認為他們是“雙手沾滿鮮血的魔鬼”。在考察希臘革命時,他發現了與這些激進領袖相當的人物,那就是僭主。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提要]面對法國大革命的疾風暴雨,夏多布里昂開始深思革命問題。在他心目中,有許多人類社會所信奉和追求的價值,會被迫通過革命來獲取。但是革命並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時革命的理想,會因革命過程中的行為,而變成罪惡。在革命的名義下,那些邪惡的個人和政黨,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類社會的悲劇。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達拉——浪漫情感的頌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達拉——浪漫情感的頌歌

    [提要]在費城告別華盛頓,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廣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無際的草原,不見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異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靈自由飛翔,想象自由擴展。他醞釀構思了小說《阿達拉》,可以說這為法國浪漫主義文學正式簽發了出生證。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參軍,成為納瓦爾軍團的少尉。他離開貢堡到了巴黎。作為貴族,他被引薦入宮,覲見路易十六,並陪同國王狩獵。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使他在未來的歲月中,既堅持保皇黨立場,又爭取思想和言論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