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5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爾其人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爾其人
 
笛卡爾肖像,現藏盧浮宮。 Wikimedia commons

[提要]笛卡爾是近代具有開創性的哲學家。但是他走向哲學是研究科學促成的結果。他是解析幾何學的創始人,提出可以用儘可能少的基本原則,解釋所有物理現象。有科學史家認為,他是愛因斯坦相對論原則的先驅。他發明的卡式坐標系統,是現代衛星導航系統的基礎。現代生活中我們每一個人都受益於他的天才。他是法蘭西貢獻給人類的瑰寶。

問:笛卡爾出生在法國,一生卻有很長時間生活在荷蘭,最後死在瑞典。他的一生變動不居,請你先給聽友們介紹一下他這個人吧。

答:好。笛卡爾一生的經歷確實有點特殊,他不像大多數的哲學家,一生穩坐書齋。例如康德,一生未離開過柯尼斯堡。笛卡爾卻是行蹤無定,一生經歷豐富多彩。笛卡爾家族是普瓦圖人,但在笛卡爾出生前,他的母親搬到了圖雷納地區的拉海鎮。1596年3月31日,笛卡爾誕生了,四年前也就是1592年,蒙田去世。聽友們可以從我們前面介紹的蒙田的時代來了解笛卡爾所處的時代。但是有一點重要的變化,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科學,是在那個時候開始萌芽生長的。1609年,伽里略請威尼斯的官員們登上聖馬可大教堂,向他們展示了他製作的望遠鏡,讓這些官員通過望遠鏡觀察夜空,這標誌着人類開始藉助自己製造的科學儀器,探索宇宙的秘密。但是,中世紀形成的傳統宗教意識形態,不能容忍人類運用自己的理性去探索世界,因為傳統的宗教信條判定,世界上的一切現象都是由上帝的意志來安排的。上帝就是一切的理由。就在笛卡爾出生後不到四年,宣傳日心說,主張宇宙無限的布魯諾被宗教法庭判為異端,上了絞刑架。

問:看來科學的發展也充滿了血腥的鬥爭,是極為艱難的一步一步發展起來的。

答:別以為現在科學昌明,這種鬥爭就不存在了。愚昧每時每刻都在向智慧挑戰,而且經常佔上風。古羅馬哲學家皇帝馬可·奧勒留當年就發問:“愚昧與虛榮,竟會比智慧更有力量,真乃怪事”!我們給聽友們介紹那些偉大思想家的思考,就是希望大家永遠不要忘記和迷信、愚昧作鬥爭。笛卡爾十一歲進拉弗萊什學校,這所學校是亨利四世捐辦的,他有遺言說,今後他與他的家人、後代的心臟都要葬在這所學校的聖托馬斯教堂中。果然,在他遇刺身亡後,他的心臟被運回這裡。學校挑選優秀學生,迎接國王的心臟,笛卡爾就在這些學生組成的隊列中。笛卡爾從拉弗萊什畢業後到了巴黎,他也有一段時間和青年人一起過着遊樂生活,但他已經對物理學和數學有了許多新的想法,為了能夠靜下心來研究,不被別人打攪,他悄悄藏起來,不讓朋友找到他。一天,一位朋友在街上看到了他,便悄悄跟蹤他到了住處,從鎖眼兒里看他在幹什麼,只見他躺在床上讀一會兒書,又站起來在手上寫點兒什麼,又躺下又起來,知道他是在專心思考問題,便不再打攪他。在巴黎兩年後,他決定要參軍,跟着部隊四處行動。他認為,這樣可以讓他學到更多的東西,參加了部隊就好像有了進出各國的通行證。就這樣,他參加了奧倫治親王的部隊,到了荷蘭。一天,他在布蘭達市中心廣場,看到樹上掛着一張告示,他看不懂,因為他不懂弗蘭德語,他向一位荷蘭小夥子請教,這人告訴他,這是一道數學謎題,看誰能夠解答。笛卡爾請這位小夥子把題翻成了拉丁文,說自己想試着解答。第二天一早笛卡爾就到了這個小夥子的家裡,給他一個答案。這個人叫貝克曼,是一位很不錯的數學家。他立刻知道面前的這位青年是位數學天才。

問:這真有意思,有點像中國古代懸榜招英雄。

答:笛卡爾的一生,是有點傳奇性。比如1619年,他跟隨部隊到了巴伐利亞,在他稱為“暖爐”的營帳內,他一夜連作三個夢,這三個夢啟發他產生了把幾何學與數學結合起來的想法。他在夢中夢到桌子上有一部百科全書,還有一本羅馬詩人的詩集。他拿起來隨手一翻,就是奧索尼烏斯的《田園詩》第十五節。他念第一行是,“哪一條是我人生中該走的路”。笛卡爾認為,百科全書和這句詩,就是提醒他,應該把知識通過哲學整合起來。他認定這三個夢,就是神把智慧交給他,由他去統合知識,把科學,哲學和詩歌作為一個整體來研究。笛卡爾這個人天才橫溢,但他又絕不是一個傻呵呵的“理工男”。他多情善感,又英武矯健。年輕時,他曾對他的小夥伴說,人生在世,最難得的是三樣東西,第一,一位讓你傾心相愛的美麗女子,第二,一本好書,第三,一位全能的傳道者。他說的這三樣東西,反映了他內心世界的追求,一位美麗的女子,象徵他的詩的情感世界,一本好書象徵他的科學追求,一位全能的傳道者,象徵他的宗教信仰。

問:我們還很少見到一位大哲學家把美麗的女子放在難得、珍貴的地位上。

答:笛卡爾不僅這樣說,還真這樣做。在圖雷納他的家鄉,他曾和一位美麗的女子互相傾慕,但因為笛卡爾總是雲遊四方,所以關係一直沒有進展。1625年,他返鄉探望家人,在奧爾良附近的一個旅館停下來歇腳,突然看到了他青年時的戀人。兩人四目相視,竟無語凝噎。這位女子已經跟別人訂了婚,但見到笛卡爾有點恨不相逢未嫁時的感覺,情緒激動,難以自持。她身旁的未婚夫看着有點兒不對勁兒,便衝過來要和笛卡爾決鬥。兩人拔劍相搏,可他不知道笛卡爾從軍多年,是個格鬥高手,幾個回合就讓笛卡爾打掉了劍。笛卡爾以劍鋒指着他的喉嚨對他說:“這位小姐有雙美麗的眼睛,為此我饒你一命”。這位美麗的女子,走到笛卡爾身旁,笛卡爾深情地對她說:“你的美麗無與倫比,但我愛真理甚於愛美麗”。然後轉身走了,從此兩人再未見面。這位女子嫁了人,人稱羅莎夫人。後來她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她的告解神父,據她說,當時笛卡爾把劍架在對手的脖子上,對他說:“你的生命屬於這位小姐,而她也曾是我獻出生命的人”。

問:想不到笛卡爾這麼一位大科學家、哲學家還是一位浪漫的騎士。

答:要說起人格的完整,人性的充沛,文藝復興前後的那些大科學家、大藝術家都極具特色。所以許多歷史學家都認可,那時是一個巨人的時代。現代科學,使社會分工細化,同時也碎片化了。從人的自身能力,人性的完滿上看,我個人認為是大大退化了。因為海量的信息使個人可以完全沉浸在彷彿是無限豐富的信息之中自足自樂,可是信息不是知識,人的視野和胸懷被信息局限了,變得越來越狹窄。生活在信息之中,並不是生活在活生生的現實世界之中,這是很危險的。人原子化、碎片化的情況已經出現。所以我們更要經常重溫那些巨人們的事迹和思想,才能保持自己內心的人性和對現實世界的熱愛。我個人認為這幾乎是唯一的方法。好,先不扯遠了,笛卡爾後來還會遇到對他關係重大的兩位女性,我們下面再談。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我知道什麼?《雷蒙·塞邦贊》中蒙田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蒙田的疑問之三:斯多葛派倫理觀對蒙田的影響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蒙田的疑問“我知道什麼”---人生的最高藝術就是保持自我的內心自由

    想了解更多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八—— 《墓畔回憶錄》與雷加米埃夫人

    [提要]夏多布里昂一生著作等身,但對後世最有意義的著作是《墓畔回憶錄》。這部書寫了三十多年,記述了他一生的經歷和思考,同時也為後人留下了豐富的十九世紀歐洲文化、外交、社會、人物栩栩如生的畫卷。聖·伯夫稱,僅此一書,便足以使夏多布里昂不朽。然而在這部書的背後,有一位偉大的女性在支持、鼓勵着他完成這部著作,她就是當時法國社交界美人中的美人雷加米埃夫人。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七: 基督教的詩學——激情

    [提要]夏多布里昂認為,基督教本身就是一種激情,它改變了人的激情的性質,使激情與愛混合為一,從而形成藝術創造的原動力。那些殉道者、忍受孤獨的沙漠教父,都以一種崇高的激情,追求人類的至善與博愛。在這些激情轉向藝術創造時,人類精神世界最偉大的作品誕生了。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六——基督教的真諦

    [提要]在大革命造成的社會動蕩中,以往的社會秩序不存在了,社會運行的失序,使不同社會階層的人,質疑以往社會所遵循的道德規範。大革命摧毀了維繫法國傳統道德和社會秩序的天主教系統,從而使人的信仰崩潰。該如何收拾潰散的人心?挽救法國的傳統價值,是夏多布里昂最為焦慮的問題,他竭盡才智,為基督教奮力辯護,希望以重建信仰來拯救法國。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論僭主政治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五——論僭主政治

    [提要]夏多布里昂對法國大革命中造成恐怖統治的領導人,如馬拉、羅伯斯比爾深惡痛絕,認為他們是“雙手沾滿鮮血的魔鬼”。在考察希臘革命時,他發現了與這些激進領袖相當的人物,那就是僭主。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提要]面對法國大革命的疾風暴雨,夏多布里昂開始深思革命問題。在他心目中,有許多人類社會所信奉和追求的價值,會被迫通過革命來獲取。但是革命並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時革命的理想,會因革命過程中的行為,而變成罪惡。在革命的名義下,那些邪惡的個人和政黨,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類社會的悲劇。

  •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達拉——浪漫情感的頌歌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達拉——浪漫情感的頌歌

    [提要]在費城告別華盛頓,夏多布里昂在北美廣袤的大地上旅行。一望無際的草原,不見天日的森林,湍急的河流,怪異的印第安部落,刺激他的心靈自由飛翔,想象自由擴展。他醞釀構思了小說《阿達拉》,可以說這為法國浪漫主義文學正式簽發了出生證。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參軍,成為納瓦爾軍團的少尉。他離開貢堡到了巴黎。作為貴族,他被引薦入宮,覲見路易十六,並陪同國王狩獵。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使他在未來的歲月中,既堅持保皇黨立場,又爭取思想和言論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