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作者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從加冕為“核心”後,不但獨攬黨政軍大權,還把本來應歸國務院領導的經濟領域也緊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傳出所謂的“府院之爭”和李克強被架空等等說法。但是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卻完全沒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則是李克強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經濟路線。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84期《外參》獨家內容:中共黨內達成妥協,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大權交還李克強。

法廣: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7年全國兩會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報告》,通篇都沒有提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這在習大權獨攬的當下引起了外界關注,請問本期《外參》雜誌對於此事做出何種解讀呢?

賀蘭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際,人們明顯地可以看出中國存在着兩條不同的經濟路線,一條是習近平的經濟路線,主張通過“黨治”來改革國有企業,把黨的組織滲透到國有企業每一個層次中去;另一條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主張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將國有企業做大,而是該倒閉的就倒閉,然後對生存下來的國有企業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參》雜誌援引美國經濟學教授張欣的分析認為,自2015年到十八屆六中全會以前,習李兩條經濟路線一直是共存且相互鬥爭的;但是自十八屆六中全會之後,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就不怎麼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佔了主流。這個趨勢能夠很明顯地從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看出來,其中完全沒有提及半點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即黨治經濟。 

法廣: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習近平的經濟路線被放棄呢? 

賀蘭若:張欣教授在接受採訪時做出推測認為,“黨治”顯而易見是無法挽救中國經濟現狀的,因此習近平的經濟路線應該是在黨內遭到了反彈;於是中共內部達成了某種妥協和共識,那就是在政治方面,習近平的權威被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是把經濟方面交給李克強主管。 

法廣:這麼說中國現在出現了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二分現象?這對於中國經濟是一個有利的,還是一個不利的信號呢?另外,李克強執掌經濟,但他並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經濟路線能否得以執行呢? 

賀蘭若: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兩分確實是李克強要面對的一個大問題,而且,目前的政治環境對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比如說霧霾,老百姓普遍認為,霧霾主要是由於工業污染造成的,但其實霧霾屬於“公共品”,並不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去解決,而需要從政治層面治理。 

還有李克強之前曾經大力推廣的“互聯網+”,互聯網經濟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聯網環境基礎上的,但是中國政府對於互聯網的管制日益嚴苛。另外還比如金融領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監管,都不可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達到,而需要從政治層面入手。 

對於如今中國政治環境日益惡劣的現狀給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李克強肯定是不可能具體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裡行間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問題;還指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於“爬坡過坎兒”的關鍵時期,那麼這個坎能不能過去,就不好說了。 

雖然習近平似乎放棄了在微觀上管理經濟的企圖,也不再推行“黨治”國企;但是即使李克強在一定層面上得到了經濟的領導權,他能做的也只限於技術層面,非常有限。最為關鍵的是,李克強執掌經濟的權力是習近平給的,萬一哪天習近平覺得李的經濟路線和黨的路線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會像之前毛澤東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樣,將經濟大權收回去。 

法廣:在本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將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定在6.5%,創下了30年來的新低,這反映出一種怎樣的經濟領域信號呢? 

賀蘭若:中國過去的高經濟增長數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礎設施建設刺激;這樣的經濟增長,品質是值得質疑的。李克強此次將中國經濟增長指數定在6.5%,適當擠乾了一些水分。

 

 

  • 川普稅改中國有兩大應對手段:行政干預加壟斷

    川普稅改中國有兩大應對手段:行政干預加壟斷

    美國現任總統川普的稅改計畫歷經波折後終獲通過。此次稅改在公司和個人所得稅方面均有較大幅度變動。在全球市場一體化的背景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稅改會給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帶來何種影響?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186期節目:川普稅改,為什麼美國叫好中國政府不爽?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72期《內幕》雜誌中。

  • 史上最大排華事件:驅趕低端人口北京蓄謀已久

    史上最大排華事件:驅趕低端人口北京蓄謀已久

    魯難先生披露北京當局驅逐“低端人口”蓄謀已久。“低端人口”這個詞已多次出現在北京市政府的各個網站上,他們對經營第三產業,為北京市服務的小企業全部關停並轉,趕出北京,已經有準備,並且已經做了很長時間了。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火拍電視主持人陳小平先生,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法治與社會》第84期對魯難先生的專訪。

  • 陳云為何說對中共創始人陳潭秋之子“要特別警惕”

    陳云為何說對中共創始人陳潭秋之子“要特別警惕”

    中共創始人之一陳潭秋的幼子陳楚三,最近在明鏡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回憶錄《人間重晚晴:一個所謂“紅二代”的人生軌跡》。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就請這本書的責任編輯高伐林,來給大家做一個介紹。

  • 習近平反美外交大掉頭,傾國之力款待特朗普總統

    習近平反美外交大掉頭,傾國之力款待特朗普總統

    不少人士認為習近平掌權以來的外交和內政一直沿襲一條“親俄”路線。榮劍認為,習近平的外交已從第一屆任期內的“親俄遠美”轉為第二屆任期開始的“親美疏俄”,這是一個外交路線的華麗轉身,說明習近平撞到南牆也會回頭。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期間受到超級待遇和拿到的巨額大單就是習近平向美國表達誠意的標誌。這樣就能為業已形成的外交困局解套,不過內政問題與外交的二元對立仍有可能使中共重蹈蘇聯的覆轍。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火拍電視主持人邱家軍先生,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明鏡編輯部》第178期陳小平對榮劍的專訪。    

  • 郭文貴訴訟案纏身,法律事小但時間金錢挑戰大

    郭文貴訴訟案纏身,法律事小但時間金錢挑戰大

    在郭文貴持續通過媒體與個人推特爆料的同時,被爆料的中國官商也加大了對他的法律壓力。究竟現在郭文貴被哪些案子纏身?這些訴訟進展到什麼地步?郭文貴又將在各個案子遭遇到什麼樣的法律麻煩?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編輯劉欣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一期《內幕》刊登的明鏡火拍《法治與社會》欄目11月6日節目整理稿:系列訴郭案追蹤,目前看不出郭文貴有法律麻煩。

  • 王滬寧入常,習近平打響政治轉型第一槍?

    王滬寧入常,習近平打響政治轉型第一槍?

    中共十九大閉幕,學者謀士出身的王滬寧成為政治局常委讓很多人始料未及。那麼,既無充分地方行政管理經驗,又沒有強硬人脈關係的王滬寧入常,是習近平無人可用的將就之舉,還是另有深意?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編輯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第91期《外參》內容:王滬寧是習近平埋下的棋子,入常打響政治轉型第一槍。

  • 湖南文革大屠殺機密檔案

    湖南文革大屠殺機密檔案

    一提到文革屠殺,人們就會想到湖南省的道縣。整整半個世紀之前的1967年,道縣及周邊地區的大屠殺,是中國在文革期間最駭人聽聞的重大慘案之一。國史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中共官方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關於這次慘案的內部調查報告和結論等等文件,為徹底揭開這一慘案的真相提供了翔實可信的資料。這次節目,我們就請這本書的責任編輯高伐林來做一個介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