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5 11h15 GMT
  • Emission mandarin 22h00 - 22h15 tu
    新聞節目 07/11 22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作者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從加冕為“核心”後,不但獨攬黨政軍大權,還把本來應歸國務院領導的經濟領域也緊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傳出所謂的“府院之爭”和李克強被架空等等說法。但是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卻完全沒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則是李克強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經濟路線。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84期《外參》獨家內容:中共黨內達成妥協,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大權交還李克強。

法廣: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7年全國兩會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報告》,通篇都沒有提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這在習大權獨攬的當下引起了外界關注,請問本期《外參》雜誌對於此事做出何種解讀呢?

賀蘭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際,人們明顯地可以看出中國存在着兩條不同的經濟路線,一條是習近平的經濟路線,主張通過“黨治”來改革國有企業,把黨的組織滲透到國有企業每一個層次中去;另一條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主張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將國有企業做大,而是該倒閉的就倒閉,然後對生存下來的國有企業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參》雜誌援引美國經濟學教授張欣的分析認為,自2015年到十八屆六中全會以前,習李兩條經濟路線一直是共存且相互鬥爭的;但是自十八屆六中全會之後,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就不怎麼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佔了主流。這個趨勢能夠很明顯地從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看出來,其中完全沒有提及半點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即黨治經濟。 

法廣: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習近平的經濟路線被放棄呢? 

賀蘭若:張欣教授在接受採訪時做出推測認為,“黨治”顯而易見是無法挽救中國經濟現狀的,因此習近平的經濟路線應該是在黨內遭到了反彈;於是中共內部達成了某種妥協和共識,那就是在政治方面,習近平的權威被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是把經濟方面交給李克強主管。 

法廣:這麼說中國現在出現了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二分現象?這對於中國經濟是一個有利的,還是一個不利的信號呢?另外,李克強執掌經濟,但他並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經濟路線能否得以執行呢? 

賀蘭若: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兩分確實是李克強要面對的一個大問題,而且,目前的政治環境對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比如說霧霾,老百姓普遍認為,霧霾主要是由於工業污染造成的,但其實霧霾屬於“公共品”,並不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去解決,而需要從政治層面治理。 

還有李克強之前曾經大力推廣的“互聯網+”,互聯網經濟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聯網環境基礎上的,但是中國政府對於互聯網的管制日益嚴苛。另外還比如金融領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監管,都不可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達到,而需要從政治層面入手。 

對於如今中國政治環境日益惡劣的現狀給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李克強肯定是不可能具體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裡行間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問題;還指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於“爬坡過坎兒”的關鍵時期,那麼這個坎能不能過去,就不好說了。 

雖然習近平似乎放棄了在微觀上管理經濟的企圖,也不再推行“黨治”國企;但是即使李克強在一定層面上得到了經濟的領導權,他能做的也只限於技術層面,非常有限。最為關鍵的是,李克強執掌經濟的權力是習近平給的,萬一哪天習近平覺得李的經濟路線和黨的路線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會像之前毛澤東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樣,將經濟大權收回去。 

法廣:在本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將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定在6.5%,創下了30年來的新低,這反映出一種怎樣的經濟領域信號呢? 

賀蘭若:中國過去的高經濟增長數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礎設施建設刺激;這樣的經濟增長,品質是值得質疑的。李克強此次將中國經濟增長指數定在6.5%,適當擠乾了一些水分。

 

 

  • 習近平博鰲提四大改革,承諾恐難兌現

    習近平博鰲提四大改革,承諾恐難兌現

    4月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提出四大改革,被視為是對美國一連串貿易攻勢的妥協。但北京是否甘願低頭,真的能說到做到?抑或這只是另一次的拖延戰術,最終仍會故態復萌?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劉欣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34期節目:習近平四大妥協,這次中共承諾是否可信?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100期《明鏡月刊》雜誌中。

  • 明槍暗箭重創中國經濟,習近平如何應對

    明槍暗箭重創中國經濟,習近平如何應對

    中美貿易戰,中國未打先輸;外彙儲備下跌,央行降准給中小企業輸血也是杯水車薪。面對中國經濟的內憂外患,身為國家主席的習近平應該如何面對?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火拍編輯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火拍第238期《明鏡編輯部》節目:明槍暗箭重創中國經濟,習近平如何扭轉頹勢?本期《明鏡編輯部》節目完整文字整理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69期《內幕》雜誌中。

  • 習近平團隊做局營造習近平大權在握

    習近平團隊做局營造習近平大權在握

    因為十九大結果不完全是習近平想要的,於是,習近平想到了兩會這個遊戲場所。正是通過人大這個系統,習近平得以將因為“七上八下”規矩而下台的王岐山再請回政壇,也就是說,十九大習近平玩輸了,那麼他利用人大扳回來一局。 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主持人沈若,給大家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33期明鏡火拍主持人陳小平對高光俊律師的採訪內容。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76期《內幕》雜誌中。

  • 打貿易戰北京無實力,中國根本不可能勝利

    打貿易戰北京無實力,中國根本不可能勝利

    現在特朗普一下子對準1500億美元,手裡還有3700億美元的資本;中國跟完了也不過1500億美元,這就真跟《環球時報》所說的跟美國不貿易了也要打,特朗普再加碼,中方沒籌碼啦。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主持人陳小平,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32期節目。陳小平和中國金融評論家賀江兵討論了中美經濟戰。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76期《內幕》雜誌中。 …

  • 特郎普慢慢擰緊水龍頭,貿易戰對中國政府衝擊相當大

    特郎普慢慢擰緊水龍頭,貿易戰對中國政府衝擊相當大

    中國與美國近來爆發貿易戰,雙方你來我往,不見停手的跡象。這場規模高達數萬億美元的大國經濟戰爭,究竟會如何發展?中國真能不怕不躲?特郎普賭上自己政治生命宣戰,又能收到什麼戰果?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電視編輯劉欣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明鏡編輯部》第223期節目:中式聰明遭遇商人總統,經濟侵略者人民幣跌成盧布?該節目完整文字稿收錄在最新出版的第96期《外參》雜誌中。  

  • 文集《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出版

    文集《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出版

    今年3月的中國第十三次全國人大會議,通過了中共中央提出的修憲草案,舉世矚目熱議。正當此時,明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學人干政與憲政轉型》的文集。這次“明鏡書刊”節目,我們就請明鏡集團總主筆高伐林先生來介紹這本書。

  • 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中國從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習近平修憲不是個人行為,中國從未有希望走向民主

    習近平修改憲法,取消主席任期制限制,中共自改革開放之後的集體領導終結。對於這個改變,外界普遍將其看作是習近平的個人意願與舉動,譴責其開歷史倒車,恢復集權統治。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本期“明鏡書刊”欄目,我們請來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編輯賀蘭若女士,介紹2018年3月8日《明鏡編輯部》電視節目的文字稿,刊載在《明鏡月刊》99期:習近平回歸集權不完全是個人行為,而是中共制度必然;中國從來沒有走向民主的希望。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