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7年5月24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作者
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交還李克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從加冕為“核心”後,不但獨攬黨政軍大權,還把本來應歸國務院領導的經濟領域也緊握在手中。外界因此一度傳出所謂的“府院之爭”和李克強被架空等等說法。但是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卻完全沒有被提及,取而代之的則是李克強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經濟路線。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最新84期《外參》獨家內容:中共黨內達成妥協,習近平牢控政治,經濟大權交還李克強。

法廣: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7年全國兩會上做的年度《政府工作報告》,通篇都沒有提及習近平主張“黨治”的經濟路線,這在習大權獨攬的當下引起了外界關注,請問本期《外參》雜誌對於此事做出何種解讀呢?

賀蘭若:在2015年夏秋相交之際,人們明顯地可以看出中國存在着兩條不同的經濟路線,一條是習近平的經濟路線,主張通過“黨治”來改革國有企業,把黨的組織滲透到國有企業每一個層次中去;另一條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主張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就是不刻意將國有企業做大,而是該倒閉的就倒閉,然後對生存下來的國有企業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期《外參》雜誌援引美國經濟學教授張欣的分析認為,自2015年到十八屆六中全會以前,習李兩條經濟路線一直是共存且相互鬥爭的;但是自十八屆六中全會之後,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就不怎麼再被提及,取而代之的是李克強的經濟路線佔了主流。這個趨勢能夠很明顯地從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看出來,其中完全沒有提及半點習近平的經濟路線——即黨治經濟。 

法廣:是什麼原因導致了習近平的經濟路線被放棄呢? 

賀蘭若:張欣教授在接受採訪時做出推測認為,“黨治”顯而易見是無法挽救中國經濟現狀的,因此習近平的經濟路線應該是在黨內遭到了反彈;於是中共內部達成了某種妥協和共識,那就是在政治方面,習近平的權威被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但是把經濟方面交給李克強主管。 

法廣:這麼說中國現在出現了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二分現象?這對於中國經濟是一個有利的,還是一個不利的信號呢?另外,李克強執掌經濟,但他並不是政治核心,他的經濟路線能否得以執行呢? 

賀蘭若:政治核心與經濟核心的兩分確實是李克強要面對的一個大問題,而且,目前的政治環境對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比如說霧霾,老百姓普遍認為,霧霾主要是由於工業污染造成的,但其實霧霾屬於“公共品”,並不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去解決,而需要從政治層面治理。 

還有李克強之前曾經大力推廣的“互聯網+”,互聯網經濟是需要建立在良好的互聯網環境基礎上的,但是中國政府對於互聯網的管制日益嚴苛。另外還比如金融領域,你想要改革,想要有效監管,都不可能單純通過經濟手段達到,而需要從政治層面入手。 

對於如今中國政治環境日益惡劣的現狀給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李克強肯定是不可能具體正式地指出,因此只能在字裡行間予以暗示;例如他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法治”的問題;還指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於“爬坡過坎兒”的關鍵時期,那麼這個坎能不能過去,就不好說了。 

雖然習近平似乎放棄了在微觀上管理經濟的企圖,也不再推行“黨治”國企;但是即使李克強在一定層面上得到了經濟的領導權,他能做的也只限於技術層面,非常有限。最為關鍵的是,李克強執掌經濟的權力是習近平給的,萬一哪天習近平覺得李的經濟路線和黨的路線不符合了,很有可能就會像之前毛澤東在1957,1958或者1966年那樣,將經濟大權收回去。 

法廣:在本次《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將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定在6.5%,創下了30年來的新低,這反映出一種怎樣的經濟領域信號呢? 

賀蘭若:中國過去的高經濟增長數字是有水分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靠基礎設施建設刺激;這樣的經濟增長,品質是值得質疑的。李克強此次將中國經濟增長指數定在6.5%,適當擠乾了一些水分。

 

 

  • 反右:中共對知識精英的首場大規模摧殘

    反右:中共對知識精英的首場大規模摧殘

    在國人的歷史記憶上,1957年這個年份與“反右”緊緊相連。明鏡集團在“反右”運動60周年之前出版了數套關於“反右”的檔案史料,並將回顧和反思“反右”,作為近期“歷史明鏡”電視節目的焦點話題。我們今天請“反右”史料叢書的責任編輯、《歷史明鏡》節目主持人高伐林先生來介紹。

  • 海航傷害王岐山十九大留任

    海航傷害王岐山十九大留任

    董事長陳峰下落不明,二號人物王健不知所蹤,傳說中的控制人姚慶出逃越南——資產在二十幾年中翻了一萬倍的“神奇”海航在郭文貴爆料後將走向何方?被牽涉其中的王岐山在十九大召開前的錯綜複雜政局中能否保全自己?就此,利用今天“明鏡書刊”時間,《外參》雜誌主編賀蘭若女士為大家詳細介紹最新第85期《外參》內容:海航億萬資產大半是虧空,最終百姓買單;王岐山被猜忌如何自保?

  • 海航奇蹟事涉兩家常委,王岐山該如何面對?

    海航奇蹟事涉兩家常委,王岐山該如何面對?

    以往,人們只是按照中國特色的常識假設,海航這樣的萬億級大企業必有後台,現在,郭文貴的爆料彷彿開始證明人們的假設。試想一下,如果海航的權貴背景被挖出來,海航謎團被解還會遠嗎?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博士,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最新出版的《明鏡月刊》第88期,談海航橫跨兩大常委家族,王岐山反腐面臨尷尬質疑。

  • 項俊波交代了一大批人 金融系官員驚恐不安

    項俊波交代了一大批人 金融系官員驚恐不安

    2017年,中國金融保險業整肅風暴驟起,“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中國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和安邦董事長吳小暉相繼被帶走被查。三個曾經把持中國保險金融領域,後台關係盤根錯節的高官大鱷前後出事,這之間是否存在着內在聯繫?這三人之後,還有多少金融保險業的高官與大鱷面臨被查的危險?本期“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來明鏡集團編輯賀蘭若女士,給大家詳細介紹即將出版的《中國密報》第57期內容:肖建華交出“聯絡圖”,項俊波落馬供出一批高官大鱷。

  • 金融反腐大地震,周小川 肖鋼等待結局

    金融反腐大地震,周小川 肖鋼等待結局

    其實所有的金融領域的高官不查則已,一查肯定是有問題的。證監會、銀監會和保監會和央行一個問題比一個大。對於央行“三朝元老”周小川,目前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查他,查他到什麼地步,硬摔放倒拿下還是放一馬軟着陸的問題。今天的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到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博士,讓他來給我們的聽眾介紹《內幕》第64期,談中國金融界正迎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 歷史被明鏡照出什麼樣的原形

    歷史被明鏡照出什麼樣的原形

    當代世界,光是書刊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民眾的精神需求,民眾接受信息的渠道已經極大地擴展。有鑒於此,明鏡集團開始大力發展網絡電視和廣播,“歷史明鏡”電視節目就是其產品中的一類。這次經“明鏡書刊”節目,我們請明鏡集團總主筆、“歷史明鏡”電視節目主持人高伐林來介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