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0817 法廣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時間8月17日19-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1小時)2017年8月18日 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笛卡爾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證實知識的確定性

  笛卡爾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證實知識的確定性
 
笛卡爾信件片段影印件

[提要]笛卡爾一生工作的重點就是要探討人如何獲得知識,又如何確定知識的有效性。這些都是哲學認識論的問題,也就是對知識本身進行哲學反思。在哲學認識論的發展上,笛卡爾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

問:你上次談到笛卡爾對現代科學的發展有重要貢獻,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

答:好。笛卡爾的思想比較複雜,因為他是從中世紀經院哲學出發,來思考科學發展中出現的問題,所以難免有互相矛盾之處。在笛卡爾時代,科學和哲學還沒有明確的區分,那時人們所談到的科學,實際上就是人所獲得的對外部世界的知識,對知識有效性的反思,就慢慢演化成科學。而這個反思的過程,反思的方法,通常是形而上學的方法,也就是哲學方法。笛卡爾設想的,用最簡單、最基本的幾條原理來解釋一切物理現象,導致他努力寫一部大著作《論世界》,書中的內容,包括光學、氣象學、幾何學,涉及熱、重量、星球的形成、潮汐等等自然現象。他試圖找到這些現象背後的統一的原則。這就自然和傳統宗教中上帝創世說發生了衝突。當笛卡爾知道,伽里略在羅馬受審,被迫收回他的科學主張後,笛卡爾停止了《論世界》的寫作,並不讓已寫成的部分出版發行。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我只想尋求安詳、平和的心靈。然而,在這些外在的惡意下,這變成無法達成的目標。我只希望可以教導其他人,特別是那些已從錯誤主張中得到利益,並且害怕失去利益而避免事實被揭露的人”。

問:看起來,笛卡爾相當明白他面對的處境。如果繼續寫下去,發表出來,以後他的研究工作,怕就很難往下進行了。

答:我想是這樣的。從笛卡爾話中,你可以看出來,其實他心裡很明白,他要說的對象是誰。但他更明白,這些人從錯誤主張中得到利益,他知道那些掌握教會權力的人並不關心真理問題。如果真理和他們的利益發生衝突,真理就可以是謬誤。這種現象從古至今似乎沒有大的改變。那麼聰明無比的笛卡爾,用什麼辦法來向世界說出他的思考呢?他選擇的突破口是方法論。他出版的第一部書是《方法導論》,他從談研究方法入手,一點點建立起他的哲學。他從數學出發,因為“數學從最抽象的原則出發,經由嚴格的推理,而達到正確的結論”。在數學中,推理的邏輯如果錯了,那你就不可能得出正確的結論。笛卡爾說,數學的邏輯驗證方法,使他產生了“懷疑”這個概念,因為在數學推導中,邏輯會引導你不停地問,對嗎?對嗎?正是這種懷疑的態度,一步步把人引向正確的結論。所以他斷定,對萬物諸事還未被確定為“真”之前,都要抱懷疑的態度。這就是笛卡爾主義的一條重要原則。

問:前面你給聽友們介紹蒙田時,曾講過蒙田的懷疑論是方法而不是結論。笛卡爾的懷疑論似乎也是這個路子。

答:對,但笛卡爾對懷疑這個方法,有一套邏輯嚴密的推論。因為他是個數學天才,又關注科學問題,要解決的問題是“我們的知識何以為真”?這個認識論的問題。這和蒙田的散漫的散文式的議論完全不同。笛卡爾給自己定下了四條原則:一,絕不對人云亦云的事物,信以為真,只對我自己完全不懷疑的事物才視為真理。二,要將每一個難題,儘可能分解成各個部分,以便正確地解決它們。三,引導思路從最簡單的問題着手,循序漸進到最複雜的問題。四,仔細審視全部想法,以確定沒有遺漏任何細節。那麼,怎樣回到最簡單、最基本的起點呢?你可以視世界萬物為虛妄,你可以懷疑一切,但你不能懷疑你在懷疑。也就是說有一個笛卡爾在懷疑一切,這是一個矛盾證明法。我否定一切為真,但若我這個否定一切為真的我不真,則我的否定便不能存在。也就是說,若我的存在不真,則我就無法產生懷疑,也不能假設宇宙萬物皆為偽。就此,笛卡爾說出了他的名言“我思故我在”(cogito, ergo sum) ,笛卡爾就這樣回到了最基本的起點。

問:這個推論確實簡單而且無可懷疑。我思故我在,是不可懷疑的。

答:有些哲學家,比如和笛卡爾辯論多年的伽桑蒂就不認為“我思故我在”這條結論是通過理性的推理而得出的,他認為這是一種直覺。但笛卡爾堅持認為,這是一個邏輯推論的必然結果。因為直覺是感性的一部分,而感性卻常常給我們帶來錯誤的觀念。所以感性所提供的經驗,必須由理性加以證明來判斷真偽。在近代哲學中,有一個著名的“小約翰原理”。小約翰住在飛機場旁邊,他總是看到一架大飛機飛起來,越變越小。當他長大以後,一次他坐了飛機,在飛機升到空中時,他轉身對他父親說,看來我錯了,這架飛機從來沒有變小過。這個例子常被用來說明感性的錯覺。笛卡爾還把這種論證方法用來證明上帝存在。因為笛卡爾是一位天主教徒,宗教問題是他哲學思考中的一大難題,若我們憑藉感性相信上帝的存在,那所有的神跡就應該是真實的。但科學的認識卻不同意,因為神跡是違背自然的。笛卡爾乾脆不談現實中神跡,而只在邏輯推論上做文章,方法和論證“我思故我在”一樣,使用矛盾推論。人類社會、自然世界都是不完美的,這是一個事實判斷。但是當你下不完美這個判斷時,已經暗含了一個前提,就是有完美之物存在。這個完美的存在只能是上帝。就像現實世界中不存在完美的三角形和圓形,但理性告訴我們,它是存在的。這個存在可以歸之為無可爭辯的真。上帝的存在證明也是同一道理。我們從笛卡爾煞費苦心的論證中看出他的用心,只要在理性推論中,上帝是存在的,這就足夠了。這個存在不應該打攪我們在現實世界中從事科學研究。而且在倫理學上,如果沒有上帝這個至善存在,我們以什麼當標準去判斷人間的善惡呢?

問:那麼看起來笛卡爾論證上帝是完美的存在,主要是用來論證和思考人世間的倫理道德問題。

答:是這樣。特別是自1643年5月,他和波西米亞的伊麗莎白公主開始通信之後,他的關注點漸漸轉向倫理道德學說。這位伊麗莎白公主是波西米亞國王腓德烈五世的女兒,又聰明又美麗,她智力超群,讀笛卡爾的著作着了迷,當她知道笛卡爾也住在荷蘭並且離她不遠,她便希望成為笛卡爾的學生。笛卡爾和伊麗莎白公主見面之後,驚為天人,他讚揚公主有洞察先機之能力,頑強的學習精神,有能力深入思考自然和幾何學的奧秘。後來他們兩人之間的通信成為傳世經典。二十四歲的公主和四十六歲的哲學家,譜寫出一段超越世俗的深厚情感,我們下次再談。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爾其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我知道什麼?《雷蒙·塞邦贊》中蒙田的思考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蒙田的疑問之三:斯多葛派倫理觀對蒙田的影響

    想了解更多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提要]一個蠻橫的貴族以棍棒對待智慧,一個專制的政府以監獄代替辯論,伏爾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獄。幸運的是,攝政時代的寬鬆氣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長期監禁。伏爾泰很快獲釋,他的眼光投向英格蘭,他要去看看這個有民選議會的國家是怎樣對待自由思想的。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獄期間,小阿魯埃做成了兩件事,第一他開始了史詩《亨利亞德》的創作,第二他開始使用伏爾泰這個名字,今後這個名字將成為人類思想發展史上的一個標誌。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提要]啟蒙時代聲名最顯赫的人物是伏爾泰,他的思想遺產極其豐厚也極其複雜。他是一個時代的標誌,在他身上集中體現了十八世紀社會思潮的走向。他畢生為之奮鬥的思想自由與宗教寬容,已成為人類文明社會的基本價值。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提要]孟德斯鳩把政體分為三種,並分別指明了它們的原則,他指出共和政體的性質,是人民全體或某些家族在那裡握有最高權力。共和政體的運行應該由人民公開選舉出他們的代表來實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這樣運行,依然可能剝奪人的自由。共和之名並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權利。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提要]孟德斯鳩極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經驗。濫用權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為當權者不知道施用權力應該在何處停止,因此制約權力就是捍衛自由的第一要務。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提要]孟德斯鳩的“政體分類說”指明,共和國的統治原則是品德,君主國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則需要恐懼。這個原則至今未有改變。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提要]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著作。它確立了現代文明政制的原則,明確了評價政治制度的基本標準,那就是:這種制度是否保障了人的自由。這部著作不僅從一般法學理論上論述了法與一切其他事物的關係,而且提出了切實可行的、具體的政制建構。孟德斯鳩謙遜而自豪地說:“如果我的書能使那些發號施令的人增加他們應該發布什麼命令的知識,並使那些服從命令的人,從服從上找到新的樂趣的話,那我便是所有人們當中最快樂的人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