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7月27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7/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7月28日 北京時間6h00至7h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香榭麗舍槍戰衝擊法國總統候選人最後一場電視造勢

作者
香榭麗舍槍戰衝擊法國總統候選人最後一場電視造勢
 
巴黎凱旋門前的香榭麗舍大道,20日晚發生恐襲事件。 路透社

2017法國總統大選只剩三天,星期四對法國十一位總統候選人是一個藉助熒屏最後提升民意的機會。每個候選人擁有一刻鐘在法國電視二台幾乎“獨白”式地陳述自己的競選綱領。然而就在最後一輪迴電視亮相進行到中途的時候,巴黎著名的香榭麗舍大道發生槍戰,一名警察被打死,兩名受傷。

這場為總統候選人精心設計的電視節目始於巴黎時間八點,每位候選人單獨登場,回答記者提問。按照預計,22點45分,十一位候選人將同時出現在電視台,每位擁有兩分三十秒說服法國選民。這是一場沒有辯論的電視見面,社會黨候選人阿蒙譏諷簡直是“獨白”,沒有辯論,電視台辯稱是為了“避免戲劇性”,讓候選人有時間向法國選民陳述自己的計畫。但是任何人也不會想到,在這場節目進行到中途的時候,全世界知名的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發生槍擊案,這是否是一場預謀的恐怖主義行為 ?伊斯蘭國組織已迅即出面承認。

任何暴力都不可能阻擋法國的民主選舉,但是,法國的恐怖壓力深重。日前,法國警方剛剛粉碎一起預謀恐怖行動,從嫌犯屋子搜出許多彈藥。法國政府、法國百姓都很清楚,自2015年巴黎發生兩起嚴重的恐襲以來,法國一直籠罩在嚴重的恐怖威脅中。

然而,法國的競選活動繼續。本屆總統競選過程極為特別,十一位候選人中的前四位的民調支持率相差無幾,按照抽籤結果,進入前四名的極左翼領袖梅郎順第一個進入電視二台,他試圖說服選民,在一張白紙上建設第六共和國。這位“法國不服從“領袖宣布,“是改變我們的生產方式,我們的消費方式,重新分配我們的財富的時候了。”

節目開始前兩小時,在民調中居先的中左的前進黨候選人馬克龍成功地完成一招,一是希拉克時期的總理德維爾潘宣布支持馬克龍,另外一個收穫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與馬克龍進行電話通話,討論“歐洲前途”。馬克龍一方稱這是一通“友好的電話”。奧巴馬一方表示,“前總統希望與馬克龍就法國大選進行交流”。在距離首輪投票還有三天的時候,支持馬克龍的隊伍又有所擴大,民調顯示,“有用投票效應”發酵,尤其是左翼選民眼看社會黨候選人阿蒙無望進入第二輪前景下,紛紛轉向馬克龍。

馬克龍第一個在電視現場對槍擊事件作出反應。他在電視台首先向法國警方及受害者親屬表示慰問,隨即表示作為總統的第一使命,就是保護法國人民。他認為,在未來,法國將經常面臨恐怖威脅。接下來,馬克龍談到一旦當選總統,他將進行教育變革,真正使得所有青年人,通過教育,獲得平等的機會。在敘利亞問題上,他表示應該設法讓阿薩德下台,但不應該損害敘利亞國家,不應讓敘利亞發生伊拉克或者利比亞那樣的遭遇。記者最後問他是否後悔過,這位從未經歷過選舉戰火考驗的最年輕的候選人表示自己是一名戰士,從不後悔。他不是一個向後看的人,他要競選到最後一分鐘。

在民調中暫居第二的極右翼領袖瑪琳娜.勒龐在電視二台再次強調,一旦上台,她將恢復法國邊界,停止一切形式的移民,法國人安全至上。她與她的父親老勒龐精神上一脈相承,反移民,反歐洲。然而她巧妙地表述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法國人民。她同老勒龐不同,自從擔任國民陣線主席後,就開始向征服權力前進。為此,她儘力讓語言變得溫和,她試圖親近人民。在談及未來計畫上有時甚至借用左派的口號。她宣布,“我不會違背人民的意志做事”。勒龐在電視演講之後得知香榭麗舍槍擊案之後,通過社交網絡“向再次被當成靶子的法國武裝力量表示她的團結和情感”。

法國總統奧朗德與內政部長事發後當即趕往出事現場視察。奧朗德,這位第五共和國第一位放棄連選的總統,在他的五年任期,反恐使命一直非常吃重。在2015年巴黎發生血腥的造成130人喪生的巴塔克朗恐怖事件後,奧朗德宣布法國進入全國緊急狀態,這一狀態一直延續至今。美國總統特朗普聞訊後,以美國人民的名義,向法國人民表示深切的致哀。

與此同時,候選人還在依次陳述自己的綱領,最後一個出現在電視台的是右翼及中右翼候選人菲永,他一上台當即對遇害警察表示慰問,並取消次日的競選活動。他隨即宣布,下一屆總統最重要的使命就是恢復國家安全,消滅伊斯蘭國。他認為應該和包括俄羅斯以及伊朗等願意同恐怖主義鬥爭的國家一起反恐。在法國內部,對前往伊斯蘭國參戰的法國青年,將不允許返國。對所有對法國有威脅的伊斯蘭分子,證明其與伊斯蘭國有聯繫之後,立即進行審判。法國人再也不能生活在恐怖之中,為了防止法國人民分裂,應當與原教旨主義進行無情鬥爭。在經濟話題上,菲永重申廢除35小時制。菲永還重申改革醫療保險制度,他強調改革醫療保險制度不是為了私有化,而是為了提高效率,使每個享受醫療保險的人付出的醫療費用能夠更好地報銷。

每個人陳述完自己的綱領後,所有的候選人一起出現在電視台,利用各自擁有的兩分半時間,繼續表態,試圖說服法國選民。他們幾乎不約而同首先對香榭麗舍大道發生的血案致哀,表示他們與警方的團結。

法國幾乎從未出現過類似的總統大選,在距離投票還有三天的時候,四名領先的候選人之間的差距如此之小。以至於民調機構不敢貿然預告哪兩位最有可能進入第二輪。法國的總統大選從來也沒有像今天一樣籠罩在恐怖陰影之下,香榭麗舍大道發生的恐怖槍殺讓法國人悲傷憤怒,但絕不會阻擋他們星期天前往票站投票的腳步。

 


同一主題

  • 法國/巴黎/突發事件

    香榭麗舍大街發生槍戰 一警察殉職 IS宣稱製造這起事件

    想了解更多

  • 法國總統大選/電視辯論

    法總統大選:11位候選人參加電視訪談

    想了解更多

  • 法國

    恐怖陰影籠罩 法國大選警方加強維安

    想了解更多

  • 耶路撒冷清真寺廣場安全門點燃巴人怒火

    耶路撒冷清真寺廣場安全門點燃巴人怒火

    以色列拒絕取消進入耶路撒冷清真寺廣場必先經過安全門的決定引發巴勒斯坦人憤怒,連日來一系列暴力已造成八人喪生。聯合國安理會周一將緊急商討耶路撒冷局勢。

  • 極端伊斯蘭毒瘤正在菲律賓印尼滋長

    極端伊斯蘭毒瘤正在菲律賓印尼滋長

    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傳統上十分溫和的印尼,正經歷着極端伊斯蘭勢力的強力反彈;菲律賓南部,正面臨著聖戰武裝紮根並且建立大本營的危險。一句話,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在東南亞不斷擴大地盤,法國『世界報』為此發表題為“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東南亞大地的極端伊斯蘭毒藥”的社評。

  • 任職半年 特朗普號戰船顛簸不已

    任職半年 特朗普號戰船顛簸不已

    特朗普入住白宮半年,爭議不斷。星期四是整整半年的正日子,這個日子的標記是特朗普一連串對針對司法部長塞申斯進行的抨擊,他指責塞申斯決定迴避有關俄羅斯涉嫌干擾美國去年總統選舉的調查。星期五,白宮發言人斯派賽辭職,據指原因是他堅決反對特朗普任命華爾街金融家斯卡拉穆奇出任新的白宮通訊總監。

  • 中共19大前的習近平崇拜

    中共19大前的習近平崇拜

    中共十九大即將在四個月後舉行,中國官方媒體加緊為習近平造勢。中央電視台從7月17日開始,在每晚黃金時段播出十集大型政論專題片《將改革進行到底》。第一集《時代之問》突出聚焦“毛鄧習”三人間的斷代傳承關係。而“習核心”已然升格至“習思想”,甚至“習主義”的最高水平。

  • 劉曉波逝世“頭七”之日:網絡發起全球公祭

    劉曉波逝世“頭七”之日:網絡發起全球公祭

    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日病逝,15日當天“被火化”和“被海葬”後,海外各界連日來繼續悼念劉曉波。由劉曉波生前好友、零八憲章簽署人等成立的“自由劉曉波工作組”和“劉曉波先生追思會”,本周一通過網絡共同發起全球公祭劉曉波活動,呼籲在7月19日劉曉波病逝“頭七”這一天的北京時間晚8點,全球各地人士在同一時間公祭劉曉波。

  • 特朗普不講人權中美關係仍困難重重

    特朗普不講人權中美關係仍困難重重

    7月14日,美國國會眾院審議通過“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其中要求美國國防部長評估美台軍艦互訪的可能性。顯示特朗普不斷利用大陸與台灣關係來向北京施壓,這自然立即引發北京的怒火。

  • 法以首腦悼念一個“玷污了法國歷史的黑暗一頁”

    法以首腦悼念一個“玷污了法國歷史的黑暗一頁”

    75年前的今天,在還尚處於德國納粹佔領下的巴黎發生了一件令法國歷史難以磨滅的“黑暗一頁”。根據巴黎警察局當時的記錄顯示,從1942年的7月16日凌晨四點開始,經過了納粹黨衛軍、蓋世太保和維希政府高層的共同商議決定,在接到指令的巴黎警察們與極右翼分子的幫助下,開始了於大巴黎地區針對猶太人的大逮捕行動。在此次行動中,共有13152名猶太居民被捕,其中包括共超過4千名孩童。在遭到逮捕後,他們被關押在了巴黎“冬賽場”自行車賽場及巴黎郊區的集中營中。而在此之後這些人中的大多數人則被送往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並遭到納粹德國毒氣室的殺害。在二戰結束後,只有811人活着重新回到了法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