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7年8月22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思想長廊之五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節 最後的日子

法國思想長廊之五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第四節 最後的日子
 
笛卡爾與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的畫像 DR網絡圖片

[提要]在笛卡爾的一生中,有兩個女人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前面我們已經介紹過波希米亞的伊麗莎白公主,而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對笛卡爾的崇拜卻葬送了他。這是任何理智都無法預見的,因為嚴寒的北歐不是溫暖的西歐。

問:笛卡爾最終去了瑞典並死在那裡。這段歷史很離奇,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這位偉大的哲學家最後的經歷,好嗎?

答:好。不過要講笛卡爾的結局,需要給聽友們先介紹一下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這也是位不得了的女人,她是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二世的女兒。這位古斯塔夫二世是歐洲三十年戰爭期間最傑出的軍事家,可以說是戰無不勝。可惜,在呂岑戰役中中流彈身亡。克里斯蒂娜是他唯一的合法繼承人,她登基時年僅六歲。十八歲親政,以自己獨特的風格統治瑞典。這個風格就是雅典風格,也就是崇尚藝術、哲學,尊重哲人、詩人。

她的理想是把斯德歌爾摩建成北方的雅典。這位女王有超常的語言天賦,她通曉希臘文、拉丁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等等,她對宗教、哲學、歷史極感興趣,而且修養深厚。她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很少在服飾化妝方面花費時間,總是穿一身男人的衣服,而且馬術精湛,槍法極佳。她更獨特之處在於厭惡婚姻,聲稱自己對女性該做的那些事兒都極為討厭。她是天主教徒,卻統治一個新教國家,但是當路易十四取消南特敕令、迫害新教徒時,她又給路易十四寫信表示抗議。

1654年她突然宣布退位,有人猜測她是為了公開她的天主教信仰,並全力鑽研她熱愛的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思想和文化。我想她是個徹底的人文主義者,內心追求自由,所以她會去抗議路易十四迫害新教徒,雖然她本人並不是新教徒,她只是對迫害他人的信仰自由感到不滿。

問:難怪她對笛卡爾的思想有這麼濃厚的興趣,非要把這位老哲學家攏在身邊。

答:是的。女王博覽群書,她讀了幾乎所有的笛卡爾的著作,她常常和法國駐瑞典大使皮埃爾·夏努討論笛卡爾哲學,而這個夏努是笛卡爾的熟人。據說克里斯蒂娜女王在一次探尋金屬礦藏的旅途中,騎在馬上讀笛卡爾的《方法導論》,而這位夏努則打定主意要獻給女王一件寶物,一件無比珍貴的禮物,來鞏固法國與瑞典的關係。他想好的這件禮物就是偉大的笛卡爾。他這算是琢磨透了女王的心思,金銀珠寶女王有的是,而笛卡爾卻是舉世無雙。

一開始夏努把他和女王討論笛卡爾哲學時的問題,寫信向笛卡爾請教,笛卡爾每次都回信詳細解釋說明。再往後,女王就開始直接向笛卡爾提問題,她想知道如何才能治理好一個國家。她問笛卡爾:“請告訴我一個優秀的統治者所應該具有的特質是什麼?”,笛卡爾給女王回了一封長信,他講述了斯多葛學派的理想,也闡述了伊壁鳩魯等哲學家的觀點。

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舉出耶穌基督為樣板,他說:“統治者所有的優良特質,皆以上帝的特質為榜樣,並設法去接近上帝的心意”。女王同意笛卡爾的觀點。她退位後居住到羅馬就是為了顯示她虔誠的信仰,並接近她所熱愛的文化。

問:後來女王似乎不滿足僅僅與笛卡爾通信,她希望直接就當笛卡爾的學生,讓笛卡爾給她親自講課。

答:確實如此,女王發現信件已不能滿足她的求知慾,她希望笛卡爾能當她的私人教師。她通過夏努力邀笛卡爾來瑞典,她想讓笛卡爾成為瑞典宮廷中的一員。笛卡爾這下子為難了,他很不願意離開舒適自由的荷蘭,去一個冰天雪地的陌生的北方之國。

但女王反覆地邀請他,夏努又從中極力撮合,笛卡爾勉強同意去任女王的宮廷教師。1649年8月,女王竟然派出瑞典皇家艦隊去荷蘭迎接笛卡爾。這下子笛卡爾是非去不可了。不幸的是,女王對笛卡爾的尊崇,卻冒犯了宮廷中的那群庸才。這些人不過是些只會尋章擇句的書獃子,他們怎麼能和偉大的笛卡爾相比?但笛卡爾不知道他這是羊入狼群。還有一點很困難的是,當笛卡爾開始給女王上課時,發現女王的習慣是清晨五點就起床讀書,她又要求每天第一個見到的人是笛卡爾。

而笛卡爾卻習慣於夜間思考,早晨起得很晚,這個習慣與女王的作息時間完全不合拍,但笛卡爾出於禮貌並沒有向女王提及,所以你想想,在凜冽的寒冬,他要清晨五點就起身給女王上課,上課的地點是女王的圖書館,而這裡卻沒有取暖設備,這對已經不年輕的笛卡爾可是件要命的事兒啊。

問:所以他在瑞典很快就病倒了,應該說這是不可避免的。

答:笛卡爾在離開荷蘭前往瑞典時,似乎預感到他的歸宿。他和朋友告別不像是暫時分手,倒像是永別。更何況伊麗莎白公主本來就堅決反對他去,可他又想讓女王幫助改善伊麗莎白公主的處境,可這女王對笛卡爾又是無比熱愛,他似乎陷入了一種三角關係。這可以從他給伊麗莎白公主的信中看出來,信中說:“克里斯蒂娜女王很快就問我,是否有您的消息,我立即告訴她,我是多麼思念您。女王意志堅定,我一點不擔心她會嫉妒。同時我也肯定當我坦率地告訴您,我對女王的感覺時,您也一定不會生嫉妒心”。

就這樣,笛卡爾克服生活上的種種不便,開始給女王上課。女王也實在是個好學生,每天清晨聽完笛卡爾的課,她還要花幾個小時繼續研讀,甚至在外出狩獵時都帶着書,她向笛卡爾請教的範圍很廣,除了哲學,還有文學、宗教、政治等各個方面的問題,比起亞里士多德的學生亞歷山大大帝,克里斯蒂娜女王要刻苦謙遜得多。但生活的不適應終讓笛卡爾病倒,從他的病症看,很可能是嚴寒着涼引起肺部疾病導致死亡。有傳記作者說,笛卡爾是被那些妒忌他的小人毒死的,但其實沒有證據。

女王對笛卡爾的死是傷心欲絕,她要給這位“我傑出的導師”修一座宏偉的陵墓,把他和歷代瑞典國王葬在一起,但是夏努反對這樣做,幾年後笛卡爾終於遷葬回法國。法國大革命時,曾有決議要把笛卡爾葬入先賢祠,但不知什麼原因,這個提議不了了之。現在他安息在聖日耳曼草地教堂中,我曾去那裡憑弔過他。在我們今天的生活中,會時常有得益於這位偉大哲人之處,我們應該永遠深深地感謝他。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身體與心靈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笛卡爾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 :人如何證實知識的確定性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笛卡爾的信念“我思故我在: 笛卡爾其人

    想了解更多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四:大憲章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四:大憲章的啟示

    伏爾泰在他的《哲學通信》中,考察了英國的政制形式,他談及英國政府時,敏銳地注意到“大憲章”在英國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這部憲章是“英國各項自由的神聖來源”。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提要]一個蠻橫的貴族以棍棒對待智慧,一個專制的政府以監獄代替辯論,伏爾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獄。幸運的是,攝政時代的寬鬆氣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長期監禁。伏爾泰很快獲釋,他的眼光投向英格蘭,他要去看看這個有民選議會的國家是怎樣對待自由思想的。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二: 巴士底獄的收穫

    [提要]被囚禁在巴士底獄期間,小阿魯埃做成了兩件事,第一他開始了史詩《亨利亞德》的創作,第二他開始使用伏爾泰這個名字,今後這個名字將成為人類思想發展史上的一個標誌。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 伏爾泰戲劇性的人生

    [提要]啟蒙時代聲名最顯赫的人物是伏爾泰,他的思想遺產極其豐厚也極其複雜。他是一個時代的標誌,在他身上集中體現了十八世紀社會思潮的走向。他畢生為之奮鬥的思想自由與宗教寬容,已成為人類文明社會的基本價值。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四——共和國之名的虛妄

    [提要]孟德斯鳩把政體分為三種,並分別指明了它們的原則,他指出共和政體的性質,是人民全體或某些家族在那裡握有最高權力。共和政體的運行應該由人民公開選舉出他們的代表來實施。但是它依然可能不是這樣運行,依然可能剝奪人的自由。共和之名並不保障公民的自由權利。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洞見之三——以權力約束權力

    [提要]孟德斯鳩極為睿智地指出: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經驗。濫用權力意味着侵犯人的自由,因為當權者不知道施用權力應該在何處停止,因此制約權力就是捍衛自由的第一要務。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提要]孟德斯鳩的“政體分類說”指明,共和國的統治原則是品德,君主國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則需要恐懼。這個原則至今未有改變。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